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巴菲尔的遭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十五章 巴菲尔的遭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哈迪斯走出了房门。 吴月也赶忙跟了走了出来。走到哈迪斯旁边问道。“哈迪斯大人,你在生气吗?是不是巴菲尔大人太过麻烦你了。那我代师傅向你道......”

    但是一只大手按在了吴月的脑门上,阻止吴月鞠躬道歉。

    吴月抬起头,看到哈迪斯那张严肃的脸。原本血红色的瞳孔又因为几乎溢出的情感而显示出淡蓝色。

    哈迪斯的确在悲伤,刚才没有转过身就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样貌。就像是一国之君不会随便在外人面前展示出自己的情绪一样,哈迪斯作为冥界之王自然也要保持自己的威严。不知道为什么,哈迪斯似乎并不会在自己面前掩饰情感。因为将自己当做朋友吗?

    “我不想看到巴菲尔那副样子。所以语气平淡了些。”哈迪斯收回了手,淡淡的说道。“毕竟巴菲尔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人。在我成为冥王之前我就认识他了。从我认识他到现在,他永远都是一副无厘头的样子,好像一辈子都与痛苦无力这些负面情况无缘。”

    “是的......”吴月低下了头。深有同感。两年里吴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巴菲尔那种随和的性格。这种人一辈子都是与烦恼无缘。所以当这样的人烦恼的时候,看着他的人也会随之被他所感染。

    “我一直以为生活会永远那样下去。但是当我看到巴菲尔那一副病态的样子后,我不得不意识到时间其实一直在往前走。有些人还总是擅自加速。”哈迪斯叹了口气。“陪我下棋的人也要离开,原本一直用音乐引导我的人也即将入土,就连我的哥哥...不,忘记这件事吧。”

    敌仇地地鬼结球所孤考地指

    哈迪斯慢慢向前走去。“你是他的徒弟。好好在最后的时间陪陪他吧。重要的人就要在他还在的时候好好珍惜。”

    “是。谢谢你哈迪斯大人。”吴月向着哈迪斯的背影鞠躬。

    哈迪斯的脚下闪烁起一个魔法阵,哈迪斯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在回到休息室后,巴菲尔已经睡着了。原本身体就已经极其虚弱,刚才又透支体力进行长达三个半小时不间断的管风琴演奏。就算是年轻人也要累的不行,更别说是已经身体退化的巴菲尔。刚才的情况就是能量透支的原因。恶魔的黑暗能量类似于人体的生命能量,所以一旦能量虚弱的话,身体就会很虚弱。现在的巴菲尔完全依靠哈迪斯所输入的能量支持。

    将能量按照别人身体的能量波动来输入。这需要很强的能力控制。就算是极位恶魔都不一定能够做到。格斯和雷恩就算想要帮忙都不行。

    吴月试着跟着做了,发现要做到好像不是很难。自己对于能量的控制还是一如既往诡异的乱七八糟。不过能量终究是外来的。也就相当于人体注射葡萄糖一样。虽然能够维持体内机能,但是毕竟不是自身所产生的能量。身体还是在不断退化。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人界,海洋。

    没有从太空的俯瞰图,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海洋到底有多大。但是和真正的海洋也没有太大区别。因为靠近陆地,泥沙较多而显得发黄的海水不断拍打着海岸。金黄色的沙滩和被水浸湿后而显得发灰的海滩对比明显。

    因为海滩距离人界较远,而别的生物又很少靠近这里。所以海滩看起来很干净。吴月想起来以前曾经到过一次海滩,垃圾很多也就算了,还有很多玻璃碴子埋在土里。有次想充分感受下沙子淹没脚踝的触感,结果脚底被玻璃割伤在医院病床上躺了两天。现在这样,沙滩上除了仿佛宝石一般晶莹漂亮的贝壳外还有就是鲜红的螃蟹在缓缓的爬动,纯净的感觉让人心情很放松。

    而此时,只穿着沙滩短裤和印着夏威夷景色衬衫的巴菲尔正站在一块礁石的顶端。双手展开呼吸着湿润的空气。

    这里并不是夏威夷,不过阳光很充足,湿润的海风吹的很舒服。但是只是站在这里的话,并不能确切感觉到海的状况。视野尽头都是水,白色的泡沫不断蔓延在海滩上转瞬即逝,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寂寥的反而有种无聊的感觉。

    不是具有情调的人的话,感觉这里貌似也不是太有趣。可以的话,我倒是更想要在自己那个世界的夏威夷,躺在摊子上带着墨镜,假装睡觉来看过往的比基尼美女。

    吴月站在礁石旁的沙滩上看着前方的海洋不禁在心里叹口气。旁边的格斯和雷恩也都坐在沙滩上,曲着长长的腿无所谓的看着前方的海。

    现在人界时间大概是早上,冥界和人界的时间会稍微错开一下。阳光还不算很耀眼。海洋也没有蔚蓝到让人心旷神怡。

    后科不远鬼后察战阳接孤远

    吴月躺在沙滩上,扭过头看着已经站在礁石上站了五分钟的巴菲尔。这二货在恢复后立刻生龙活虎的拽着吴月三人到了人界。看到那副活波的样子吴月觉得非常想扇他一巴掌,让他把自己之前的悲伤都给还回来。

    这样海也看了,下面还干啥子。

    按照格斯大哥告诉自己的情况,巴菲尔竟然是从这里开始音乐历史的,倒是让人很是惊讶。本来以为巴菲尔这种随性转折的人要开始做一件事最起码应该有些神遭遇,但是这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要怎么开始音乐历程?

    “哈哈哈海风真爽。阳光也好舒服。人界就是不一样啊。”这个时候,巴菲尔从礁石上跳了下来,掐着腰哈哈大笑。爽朗的样子和昨天那一副快死的虚弱样子真的是天差地别。

    “师傅你就不能小心点啊。再这么狂放你小心身体再次出毛病。”吴月从地上坐了起来,苦笑的看着巴菲尔。

    “没办法啊。毕竟冥界的阳光无论如何也无法到达暖和的程度,充其量也就是不冷的程度。就算你用虚拟装置给我弄一个环境出来也只是有那种气氛,没有这种温暖的感觉。”

    “现在还只是早上,到了中午阳光会更好。”吴月说道。

    “不过我看吴月你兴致缺乏的样子,这里不好吗?格斯和雷恩都比吴月你享受。”巴菲尔疑惑的看着吴月。

    “不。我本来就不是文艺路的人,所以精神世界的享受,音乐这类还比较容易理解的还好,别的话,借景抒情就有点难了。对于景色的感慨也就只有好看和不好看两种感觉。”吴月苦笑着说道。“师傅,你说的善始善终...你当初是怎么在这里想道要开始音乐的?那学习音乐之前,师傅你又是干什么的?”

    这是吴月非常想要理解的情况。巴菲尔这种随意到爆的人,像对音乐以外的事情专注真的很难想象。巴菲尔以前的样子真的想象不出来。

    敌仇仇科鬼孙学战阳察战星

    “以前嘛......嘿嘿嘿,说出来你可不信。”巴菲尔掐着腰仰着下巴一副骚气十足的样子。“学习音乐之前,我可是冥界数一数二的强者哦。就连上任的撒旦都想将我拉拢到他的组织中。”

    “哇啊...还真是令人惊奇啊。”

    “什么啊这幅完全捧读的敷衍语气。你现在脸上就差写着不信这俩字了。”巴菲尔大喊着指着吴月。又将手指向旁边的格斯。“格斯和雷恩也是,你们俩那什么眼神。我教你们的暗冥功法不是让你们的实力突飞猛进吗?就这点来看我的实力不就很强吗?”

    “恩......”格斯似乎很想承认巴菲尔的语言,但是表情怎么看怎么勉强。

    孙科不仇情后球接阳陌秘术

    “别扯了师傅。光是掌握这个功法就花了我三十年的时间。格斯还天才点花了二十五年。接下来的进步就神慢了。一般恶魔只需要花费十年左右就能够达到的程度我和格斯却需要将近三倍的时间。不仅如此吸收的能量还非常不容易控制,如果没有人帮忙调和的话能量还会暴走。这种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到别扭典范的功法还是师傅你自己创造的。老实说还真的和师傅你的性格没啥差别。”

    雷恩说的句句穿心,每说一句巴菲尔的脸色就变紫一点。雷恩说完的时候,巴菲尔一副快哭的表情。

    “但...但是...这种功法不是能够大量吸取能量吗?能够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就拥有远超自己等级的力量,要排解...排解的话不是有我吗?所以你们才会这么年轻就拥有上级恶魔的实力。”

    这声音意外的好没有底气啊。你自己也知道功法的悲剧吧。看到巴菲尔的表情吴月也是笑。

    结仇远地方敌察所冷通地帆

    不过话说回来,三十年...二十年...这速度是不是也太慢了点。

    “算了。就说到这里吧。再说下去我担心师傅心脏病要范了。”吴月赶忙笑道。“我就暂且相信师傅你是个斗士吧。那么为什么又从斗士到达音乐家?而且既然撒旦都想拉拢你的话,为什么你没有去参加反而还到了人界?”

    “什么暂且啊。”巴菲尔撇撇嘴还想要说什么。但是也不想继续刚才那种让自己想哭的话题。呼吸一口气后,坐在了吴月的旁边。捡起了地上一个海螺,在手中把玩着。“我肯定不会参加国家性的组织。因为那样就太过纪律了,这不能干那不能干,很烦人的。你也知道,我很随意啊。让我看着别人脸色行事还不如一巴掌拍死我。不想加入组织又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反正在决斗场赚了足够生活的钱,每天的生活我也就四处乱逛。”

    “好颓废。”

    结地远远情敌球陌月酷帆恨

    “哈哈哈说的也是啊。现在想起来以前的生活真的是挺颓废的。”巴菲尔也不回嘴,笑道。“后来,我在决斗场上的行为受到了当时撒旦的赞赏。得到了冠军。撒旦为了展示拉拢的决心表明愿意答应我的一个愿望。我便向撒旦表示自己想要到人界去一趟。因为在我旅行的途中,有听过一些恶魔说过关于人界的传闻。我一直都很想看看那个所谓鸟语花香温暖舒适的地方。我这种无权无势的恶魔如果擅自到了人界的话,可是会因为违反法律而被处刑的。能去人界的只有那些具有贵族家室的恶魔。”

    “那也就是说,成功了?”

    “恩。虽然只有三天的时间,但是我的确被允许到达人界。”巴菲尔指了指面前的沙滩。“当时想玩点有趣的啊。就直接利用传送阵随机开了一个传送点。”

    “随机?还真敢玩。”吴月嘴角抽搐的说道。传送阵有些类似于时空穿梭。但是如果不事先设置坐标的话谁都无法保证你在出了传送阵后会到达哪个鬼地方。如果是传送到陆地上还好,万一直接传送到某个实体物质中央,比如说大山中。你如果没办法破坏山体的话,就只能活活闷死在山中,这种事可是想想都很吓人。所以大部分人和恶魔都不会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找事。巴菲尔果然还是闲的蛋疼。

    结远科地独艘恨由闹方陌战

    “是啊。当时直接传送到海中。而且好像还挺深的。我当时出现在水中后手忙脚乱的向上游,结果耳朵鼻孔眼球嘴角还莫名其妙的飙血了。哈哈哈......”

    “哈哈你个头啊。幸好你身体结实。要不然你就死定了知道吗?在我们那个世界就连不会潜水的都知道在深海区中不能突然上浮。”

    后地地不方后恨由冷孙早月

    “是啊。当时还真的是超难受的。我在看到水面的时候已经精神恍惚了。脚也抽筋了。因为想好好玩就没有让人跟着我。所以那时候真的和挂了差不多。”巴菲尔还在笑。笑的吴月真的很想一巴掌拍过去。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以巴菲尔那什么都无所谓的性格,他真的会那么做。

    “不过当时我被人救了上去。是被一对双胞胎少年。”巴菲尔笑道。“少年是靠这里打渔为生。当时在潜水的时候发现到了在水中不断下沉满脸飙血的我,就给救上去了。现在想想真危险啊,要不是有人来救我真的挂定了。”

    敌科科地方孙球所阳冷帆陌

    “好了,别说这些让我无法评论的话。反正后来有格斯大哥和雷恩哥看着你,谅你也做不了什么大事。后来呢?”

    “后来就暂时在这里蹭住下来呗。我学习音乐就是跟着这两个孩子学得。双胞胎一个银发一个黑发,就年龄来看和吴月你差不多吧。银发的是兄长,黑发的是弟弟。双胞胎过得很贫苦,仍旧利用竹子做了竹萧和竹笛来吹音乐。当时我学会的第一个音乐就是笛和萧。虽然朴素,不过感受着音乐,我意外的觉得不无聊。原本可有可无的时间也过的飞逝。一不注意感觉就天黑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