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巴菲尔的决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十三章 巴菲尔的决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天后

    在休息室,吴月看着面前的小提琴。还是多尔瓦先生所寄宿的小提琴。现在放在提包里没有拿出来。

    还有二十分钟,演出就要开始了。吴月现在能够听到外面传来的噪杂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是自己最后一场音乐会的关系。巴菲尔这次选择的音乐会场空前盛大。所能够容纳的人数达到八千人。而且这次巴菲尔也已经提前声明,这次音乐会结束后,将会退出音乐界。

    在这个冥界,巴菲尔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消息的放出更是让所有人趋之若鹜。结果能够容纳八千人的座位,却有将近两万人要硬挤进来。各种七大姑八大姨托着关系要进来。然后就是现在的状况,不得不把周围的墙壁拆掉。利用魔法阵硬生生的扩大音乐会场地面积。让所有人能够更好的参加进来。同时将音乐会的穹顶打开,成为露天音乐会。这样虽然没办法让声音更好的回荡,不过只要利用法阵扩散的话,声音足以扩大。

    结不远不情结术所阳帆战帆

    大门被推开,格斯和雷恩走了进来。格斯会进来并不奇怪。每次演出开始前格斯都会进来查看自己的情况,确保吴月是处于平静状态后才会放心离开。但是雷恩就不同,平时这个时候雷恩都会坐在自己的休息室闭目养神,让自己的心情降到平均值。这个时候跟着格斯一起进来还真是少见。

    “如何。没关系吗?”格斯在进来后,看到坐在沙发上盯着面前小提琴的吴月,一如往常的问道。

    “恩。”吴月抬起头看着格斯,点点头。“雷恩哥的话,怎么会突然过来?”

    “在我房间里坐不下呗。”雷恩大步走到吴月旁边的沙发,一屁股坐了上去。手搭在了沙发背上,翘起二郎腿。动作还是那么随意,不过表情却很阴沉。“心里糟透了。”

    “发生什么事了?”吴月问道。

    “一想到师傅突然要退役,就感觉怪怪的。那个老爷子,我跟了他二百年了,他对音乐的痴迷我比谁都清楚。但是突然要退役,我脑子里到处都是奇怪的想法,根本冷静不下来。”雷恩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找格斯商量下,但是他要到你这里,所以就跟着过来了。银你就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吗?”

    吴月看向坐在一旁的格斯。格斯看着这边,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眉头隐隐皱了起来。看来格斯也对这件事耿耿于怀。话说雷恩都跟了巴菲尔两百年了?那现在雷恩有多少岁?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件事应该怎么说。

    吴月头疼的看着两人。怎么办?这件事不是好事,但是不说出来的话,这两个人这幅心事重重的样子万一把这最后一场音乐会搞砸了怎么办?就算现在乐谱已经熟到闭着眼睛都能倒着写出来,可是万一心情一个荡漾手指不小心弯曲的话,一切就都完了。微小的错误是会造成致命的损伤。

    艘不不不独结术战阳由地情

    “因为没时间了。”

    大门被推开,巴菲尔慢慢走了进来。而巴菲尔的后面,竟然站着哈迪斯。刚才的话,就是哈迪斯所说。

    巴菲尔推开门后,就站在了一旁,让哈迪斯先进去。虽然哈迪斯对巴菲尔敬若上宾,但是毕竟是一个世界的王,最起码的礼仪是必须要做。

    “什么意思。”雷恩扭过头问道。原本见到冥王是需要行礼。但是雷恩,格斯,巴菲尔还有吴月,是由哈迪斯所特别允许,不需要多礼的人。雷恩的这个行为并不失礼。

    “唉......”哈迪斯叹了口气。慢慢走到了旁边一个单人沙发旁坐下。“这件事还是亲自由你们的师傅自己说出来比较好。”

    “师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干嘛一副那么不适合你角色设定的表情?是不是你觉得烦了?烦了就别办音乐会了好好休息啊!”雷恩的声音有些大,似乎不想要听到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答案。雷恩的嗓子如果他想要的话,几乎可以让声音呈现极具穿透力。现在的嗓门明显高于正常分贝。

    察觉到什么了吗?

    吴月看着浑身颤抖的雷恩,心里微微叹气。

    格斯也抬起头看着巴菲尔。神色明显不正常。巴菲尔坐在一旁,双手握在一起,神色凝重。从来没见他神色这么庄重过,寒冷的像石头一样。吴月甚至感觉到了一种威严。

    难道是打算在这个时间段说出来?这可是个豪赌啊。如果搞不好,这个音乐会可就不用在担心失误的情况,而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但是如果成功的话,格斯也好,雷恩也好,都会以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这个演奏。

    吴月看向哈迪斯。哈迪斯只是抬起自己的手,对着吴月做了一个静观其变的手势。

    “格斯,雷恩,银。”巴菲尔坐在三人的对面,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珍珠一般晶莹的光泽。“我的时间所剩不多了。这一次的音乐会之所以选择结束后就隐退,正是因为,我已经没办法继续在舞台上演奏下去。“

    “......”格斯的眼神黯淡了下去。雷恩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双手紧紧捏着自己的额头。

    “难以接受吗?”巴菲尔看着格斯和雷恩两人的神情,不禁叹息道。

    吴月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因为在察觉到巴菲尔身上的改变后,吴月就已经向巴菲尔求证。毕竟一开始吴月也不愿意相信这种事情。所以一开始,巴菲尔就知道吴月的情况。刚才的话主要是对格斯和雷恩说的。

    “不。格斯就算了,跟了你那么久,你身体什么状况我自然清楚。虽然不想承认。”雷恩从手指间的缝隙看向巴菲尔。“是吗?这就是最后一场了。”

    “......”格斯低下了头。突然间站了起来,大步向外走去。

    “格斯大哥。”吴月赶忙跟了上去。

    “银。坐下吧。”巴菲尔突然说道。

    “但是......”吴月担心的看着格斯离开的方向。

    “格斯不是孩子了。他能够自己解决问题。但是要一时间让他承受这些还不行。距离演出还有些时间,让他想清楚点吧。”巴菲尔对着吴月说道。

    “巴菲尔先生,为什么你要现在说出这些事情?提前说的话不是能够有更多时间思考吗?现在说,也许巴菲尔你的最后一场音乐会就这么被毁了。”吴月喊道。

    “时间,不多了。”巴菲尔看着自己的双手。“我本想着能够在演出结束后,就和你们坦白一切。但是......”

    巴菲尔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如果现在不是哈迪斯大人用能量为我延迟身体痉挛的话,现在的我甚至想要停止自己的手抖都不行。这一次的演出,也许都没办法完成。”

    吴月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双手按在了自己的脸上。将自己的脸隐藏在手心中。

    虽然知道这一天会来,但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个老家伙还长得那么帅,但是马上就要死了。搞什么啊那么乱,就不能好好躺在床上让我们这些徒弟伺候你到你寿终正寝吗?都知道自己只剩下最后这一点时间了还不老实还办音乐会,将事情搞得那么复杂。

    “我原本是想要静静接受自己的结局到来。但是我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音乐。可以的话,我希望最后能陪着我的,不仅仅是我的徒弟们,还有这个陪了我一辈子的老家伙。这个叫做音乐的老家伙。”巴菲尔向后依去,靠在椅背上。“所以这一场音乐会,我不希望就这么平静的让他结束。这是闭幕式,是最后一场,具有非凡意义的演奏!是标志着我这一生音乐价值的演出!他要拥有无比的价值!只是平平淡淡一如往常的结束我绝对不能接受!”

    越说道后来,巴菲尔的声音就越响。好像要将心中不甘都喊出来。

    他不想就这么和音乐道别。就像当初耳朵已经完全失聪的贝多芬仍要选择上台指挥一样。不想承认自己就要就此与音乐绝缘一般。他想要一直一直与这个从自己在懵懂少年开始就一直呆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存在在一起。

    但是已经不行了。没有能量的支持巴菲尔甚至控制不了肌肉的痉挛。所以巴菲尔选择了妥协,他希望这最后一场音乐会,不仅仅是自己,也要让自己的徒弟完全融入其中。将自己的感情,将自己的努力,将自己的思想完全的释放出来。这是一场音乐会,也是巴菲尔向自己的音乐人生所交的一份,期末考试的答卷。

    吴月和雷恩都默不作声。不知道说什么。现在说什么都是在狡辩。与宁愿硬撑着也要来继续演奏的巴菲尔相比,四肢健全有着用不完力气的自己,有什么值得说的。自私吗?但是谁不自私。而且这份自私,吴月只能感觉到对音乐那份无比的尊重。

    吴月拿起了旁边的乐谱。这两年的最后半年,巴菲尔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演出。因为他一直都在写这个乐谱。写了改改了写。不断的演奏找出缺点不断精挑细剪。这是巴菲尔最后人生的总结。

    “巴菲尔。好好看看自己带出来的徒弟吧。”哈迪斯站了起来。拄着手中金色的手杖缓缓向前走去。离开了房间。

    这时,雷恩也站了起来。

    “雷恩哥。”吴月赶忙拉住雷恩的衣摆,他担心雷恩就这么走了。

    “放心吧。这件事我早就在心里有准备了。”雷恩向着吴月报以一个安心的微笑。又看着对面低着头,一脸懊悔之情的巴菲尔。

    走上前,突然伸出双手抱住了巴菲尔。

    巴菲尔被抱住,一脸没有接受状况的表情。

    结仇科不情后术战阳陌酷阳

    后仇科科鬼结察所阳不指结

    “都说了别这种不适合你角色的表情。你不是除了音乐,什么都不会让你在意吗?干嘛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八百多岁了,人类八十多岁的人都比你成熟。稍微有点自制力。”雷恩站直自己的身体,向着巴菲尔笑道。“师傅。你去调整一下心情吧。大家心里不好受。你也一样。我回房间去喝点润喉茶。我会拿出我平生最好的姿态来配合你。你如果掉链子了。那就不怪我了。”

    “恩。”巴菲尔像是小孩子一样,双脚踩在椅子上,身体缩成了一团。小小的回应道。

    敌地不远方孙察由阳孙故孙

    “那我先出去了。”雷恩对着吴月指了指面前低着头的巴菲尔。示意吴月看着他。

    吴月点点头。雷恩也对着吴月笑着摆摆手。也走出了房间。

    雷恩饶了一下道,走到格斯的休息室门前。

    “等一下好好演奏。如果这次的演奏砸在你手上的话,我会使出我平生最大的力气在你脸上来一耳光子。”

    “恩。”门的另一边传来格斯轻轻的回应。

    “记住了。”雷恩大步走到自己房间,带上了门。

    吴月的休息室

    吴月和巴菲尔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傻在屋子里。巴菲尔双手抱着自己的小腿,整个人缩成一个球,耷拉着眼皮好像在思考什么。吴月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敌地地仇酷后学接阳远球敌

    报出自己的死训,最难过的说不定就是巴菲尔。

    “师傅,那个......”

    艘不科不方结学战阳察科早

    “吴月。”

    吴月想要说什么来鼓励一下师傅,但是巴菲尔却突然这么说道。让吴月一时愣住了。因为巴菲尔喊的不是自己说出的假名,而是吴月这个名字。

    “你,是谁?”

    “哎?”吴月大脑一时间当机了。这个尘封已久的问题突然问出来,而且还是说出自己的真名。吴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别一副傻掉的表情。你那些女仆知道你的真名,要从她们嘴里套出话来再简单不过了。我不关心音乐以外的事情不代表我傻。刚才已经向哈迪斯大人证实过了。”巴菲尔看到吴月呆愣的表情,不禁笑道。“你们人类那几十年的寿命真以为在我面前有能力卖弄智商吗?”

    吴月愣住了。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一件事。巴菲尔的寿命是八百多岁。人类七八十岁的人都足以成为贤者,更别说是拥有着十倍的年龄。巴菲尔并不傻,正因为看透一切才不想说。

    后远科仇酷艘术由月不结克

    现在突然提出来,应该只是不想让这个疑问带到棺材里去吧。

    “不知道怎么说。以前也有想过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吴月苦笑着摸摸自己后脑勺。一时间事情挤进来有些多,突然让自己说,吴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是现在我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脑筋乱的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