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六十一章 向哈迪斯的告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十一章 向哈迪斯的告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另外两张混沌幻影。 ()发动三张混沌幻影的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的降雷皇,幻魔皇和神炎皇,因此场上的混沌幻影当成是三幻魔。失乐园的效果发动,我从卡组中抽两张卡。”哈蒙再次抽出了两张卡。“开始战斗!降雷皇,攻击你场上的黄泉青蛙。”

    “攻击成立的话,降雷皇的效果会给与我1000分的伤害。这样我就输了。”吴月立刻将手伸向墓地。“除外墓地中磁悬浮龟。直接结束你的战斗阶段。”

    “又被躲过去。那么我将两只等级4的混沌幻影叠放。”

    “不详的预感啊。”

    “叠放做超量召唤,阶级4,我我我枪手(阶级4,攻击力1500,守备力2400)守备表示。”

    仿佛西部牛仔一般的枪手从空中跳了出来。半蹲在了地上。

    “补刀枪手。又来了。果然和动漫中一个套牌卡组不一样,真正的决斗还是会选择在卡组中加入各种需要的卡片。”吴月苦笑的抓抓后脑勺。

    “知道就好。你现在的生命值可只有600点。不足以抵抗枪手的一枪。我我我枪手的特殊能力发动,守备表示时,给与对手800分伤害。”

    “不能用不就好了。舍弃手中的效果遮蒙士(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对方回合可以将手中的这张卡舍弃,无效对手的一只怪兽效果。我我我枪手效果无效。”吴月再次将一张卡片塞入墓地。吴月的前方出现了一对透明的纱衣翅膀,翅膀交叉在一起挡在吴月面前。我我我枪手的子弹完全射在了翅膀上,只是让翅膀产生一阵涟漪,却没有任何现象。

    后远地远酷孙术陌闹由陌羽

    “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5000,0)

    后远地远酷孙术陌闹由陌羽  “这次来,是打算要走了吗?”哈迪斯放下了手中的书,将视线集中在吴月身上。

    “在你的回合结束阶段,发动墓地中真源的帝王特殊能力,除外帝王的深怨,真源的帝王在场上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接着是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将手伸向了墓地。“墓地中等级偷窃虫的特殊能力。将等级五的真源的帝王等级下降1,在场上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刚才手牌抹杀而丢弃的卡片竟然又被利用了。”

    “充分运用可以运用的条件。不是吗?”吴月笑道。“发动墓地中泛神的帝王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的泛神的帝王,选择卡组中的真源的帝王,帝王的烈旋和帝王的深怨。你选择一张加入我的手牌吧。”

    “帝王的深怨。”看着吴月手中的三张卡。哈蒙指向吴月中间的那张卡。

    “那么将帝王的深怨加入手牌。另外两张卡片放回卡组。发动墓地中冥帝厄瑞玻斯的特殊能力,主要阶段舍弃手中一张帝王的魔法陷阱卡,选择墓地中一张攻击力2400以上而守备力1000的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加入手卡。我舍弃帝王的深怨,墓地中的天帝埃忒尔(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加入手牌。”吴月将墓地中弹出的卡片给哈蒙展示过后加入了手牌。将场上的等级偷窃虫和黄泉青蛙拿了起来。“将黄泉青蛙和等级偷窃虫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天帝埃忒尔。天帝埃忒尔的特殊能力,将卡组中的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烈旋送入墓地,将卡组中的怨邪帝盖乌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攻击表示特殊召唤。等级8的怨邪帝盖乌斯和等级8的天帝埃忒尔叠放,超量召唤。NO107,银河眼时空龙(阶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

    “启动盖牌,陷阱卡奈落的落穴。攻击力1500以上的怪兽召唤成功时破坏并从游戏中除外。”这个时候,哈蒙突然打开了盖牌。

    太久没吃坑了还真是有些怀念,不过也过于大意了啊。看到好不容易出现在场上的黑色巨龙却向着地面出现的深渊洞穴坠去,吴月只能苦笑。

    “那么我发动墓地中的升阶魔法紧急型混沌之力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在墓地存在,自己场上有5阶以上的XYZ怪兽特殊召唤时,墓地的这张卡可以加入手卡。我将紧急型混沌之力加”“入手牌。接着银河眼因为奈落的落穴效果破坏,并从游戏中除外。”时空龙完全坠向洞穴,消失在了空中。

    “接下来发动墓地中帝王的冻汽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深怨。选择你场上盖放的一张卡破坏。我破坏你最后的那张盖牌。”

    “启动盖牌,永久陷阱卡,光之护封壁。支付3000分的生命,只要这张卡在场你们没有办法将攻击力3000以下的怪兽来进行攻击。”

    “那么召唤攻击力召唤3000的怪兽不就好了。”吴月笑道。“发动墓地中第二张真源的帝王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烈旋,在场上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然后继续发动等级偷窃虫的特殊能力,真源的帝王等级下降1,等级偷窃虫在场上攻击表示特殊召唤。紧接着等级4的真源的帝王和等级4的真源的帝王叠放,超量召唤,阶级4,NO39,希望皇霍普(阶级4,攻击力2500,守备力2000)。接着将希望皇自身作为叠放素材,超量召唤NO39,希望皇霍普雷(阶级4,攻击力2500,守备力2000)。希望皇霍普雷的特殊能力发动,除外这张卡的三个超量指示物。你场上的我我我枪手攻击力降到0,霍普雷的攻击力增加1500点,到达4000点。”

    “......过于谨慎小心反而造成我现在的失误了吗?”

    “只是没想到我会有这么一手吧。”吴月说道。“魔法卡,强制转移。双方选择一只怪"shou jiao"换控制权”

    “......我场上只有我我我枪手。”

    “我选择攻击表示的等级偷窃虫。”

    场上的等级偷窃虫和对面的我我我枪手所在空间发生了一阵晃动,两体交换了位置。出现在对面的等级偷窃虫不断的扇动着自己的翅膀,向着对面的希望皇霍普雷挑衅着。

    “战斗!希望皇霍普雷,攻击等级偷窃虫。”

    握紧了手中的刀,霍普雷向着哈蒙冲去。手中的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圆润的弧线砍向了等级偷窃虫。等级偷窃虫直接从中间被砍成了两半。刀刃的冲击冲到了哈蒙的身体上,哈蒙的生命值飞速下降,直接降为0.

    “干的很好。是我输了。”哈蒙看着吴月,微微笑道。“没有从你身上感觉到任何的命运力的波动。刚才的决斗只是单纯的利用运气来进行战斗。不过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好的开展。你变强了,吴月。”

    “谢谢。”吴月微微鞠躬。“这么长时间以来多谢你的照顾了。”

    自己现在的实力会有那么大的改变,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哈蒙的功劳。自己竟然在哈蒙这里经受训练。修炼关于命运力和战斗的经验。

    “恩。”哈蒙也不打算客气,只是单纯的点点头。“这次走了,是不是就不回来了。”

    “不能给出肯定的答案。”

    “我知道了。路上小心点。”哈蒙看着吴月。“很抱歉我没有可以送行的礼物。能给你的,在这两年里我都教给你了。”

    “不需要礼物。该有的东西我在就拿到了。”吴月笑道。背后黑色的光子不断凝聚,化为了一个黑色的羽翼。羽翼扇动,吴月慢慢从地面上腾空而起。“再见了。哈蒙先生。”

    “再见。”哈蒙对着吴月摆摆手。

    吴月猛地扇动翅膀,化为了一道黑色的流星向着远方冲去。吴月消失在了空中。

    抬起头看着吴月消失,哈蒙重新将视线转移到旁边的士兵身上。“那么训练继续。所有人分成两人一组开始进行战斗模拟!”

    吴月最后来的,是位于冥界中央的万恶殿。哈迪斯的宫殿。

    在吴月到了哈迪斯的卧室时,哈迪斯正坐在房间内的窗户旁看着书籍。那也是吴月送给哈迪斯的书籍。因为哈迪斯对于吴月那个世界很感兴趣,所以就将一些自己右手中的书籍送给了他。反正那种书从来都是格斯大哥喜欢看的,自己也看不懂。现在格斯大哥不在,刚好拿来当人情。当然送过去的书中其中也有自己喜欢看的轻小说和漫画。

    顺便说一句,哈迪斯非常喜欢吴月喜欢的这类书籍。漫画书或者小说书之类的书籍哈迪斯基本上都非常喜欢看。这让吴月非常想笑。然而格斯大哥喜欢的哲学类的书籍哈迪斯却从来只是翻上两下就不看了。说实话吴月还以为按照哈迪斯那种深沉性格的人会喜欢这样的书籍。意外的反差萌。吴月的书籍虽然多,不过两年时间天天看也早就看完了。所以现在哈迪斯手中所看的《龙珠》已经是第五遍看了。虽然是老式的漫画,但是有趣的东西就是有趣,这点不会变。

    因为送书的关系,吴月经过特别允许。不需要通报可以直接到哈迪斯的住所。不过进门之前要先敲门。

    “这次来,是打算要走了吗?”哈迪斯放下了手中的书,将视线集中在吴月身上。

    关于自己要走这件事,吴月以前就告诉过哈迪斯。只不过没有说出准确时间。哈迪斯从吴月身上察觉到了独特的气息,有了这种感觉。

    “恩。”吴月走到了哈迪斯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哈迪斯大人,这么长时间以来谢谢你的照顾。没有你的话,我是不可能在这个冥界立足。”

    “只是对于贵宾应该有的事情而已。”哈迪斯拉过了旁边的桌子。手在桌子中央按了一下,桌子中央的石板翻了过来。竟然是一副象棋的棋盘。是在石桌上精心雕刻出来的。“要下棋吗?”

    “不了。这次只是过来告别的。”

    这里的人一直下的都是西洋棋,但是那个东西吴月并不会下。所以吴月就将自己知道的象棋教给了哈迪斯。哈迪斯也很喜欢这种新型的策略棋局。经常邀请吴月一起下。不过两个人的胜率真的很难说。除了一开始哈迪斯刚学吴月还能胜两盘之外,现在吴月和哈迪斯玩象棋纯粹就是找虐。脑筋根本不一样。不愧是统帅一个世界的王,手段和见识异于常人。现在是五十八连败。

    “什么时候走。”哈迪斯摸着旁边的桌子,头也不抬的说道。“你师父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所以在师傅离开的时候,我也跟随着离开。毕竟我是他的徒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呆在他的身边为他送终是义务。”吴月微笑道。“不过,师傅走了。我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了。”

    敌仇科地方敌术由月察我

    “是吗?都要走了。”哈迪斯的声音中,透着一丝落寞。

    吴月看着对面的哈迪斯,在心中叹了口气。

    哈迪斯拥有着无与伦比,与其职位完全相称的实力。卡片的攻击力虽然很弱,但是这绝对不代表他自身就弱。不论是见识还是手段,都有着身为王该有的果断。自当亲信于民的时候会亲信,而该冷酷的时候,他会将犯人在众人眼中直接处死。

    但是这么久的相处以来,吴月能够从哈迪斯身上感觉到,某种与他完全相违背的感觉。那是一种哈迪斯并不喜欢自己现在的位置,但是却不得不这么做的感觉。那庞大的身躯所散发出的威严那么强大,但是又那么孤独。

    哈迪斯之所以会那么礼待来自别的世界的人,就是因为从别的世界所来的人不像这个冥界的人,对哈迪斯有着那么强的惧意。平静,平等,这是哈迪斯喜欢的事情。所以吴月才会被允许随意出入这个皇宫。因为吴月也是一个平等对待哈迪斯的人。

    吴月不知道哈迪斯为什么一定要呆在这个位置,但是同时吴月也不是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所以也不打算问。只是平时受了哈迪斯不少照顾,走之前有必要继续说一下。

    然后是巴菲尔的离开。就是字面意思。死亡。冥界的存在是灵魂的轮回之一的道路。但是不代表冥界的人就不会死。死亡是平等的,即使是神也要迎接虚无一样的死亡。不过巴菲尔的死亡并不是所谓的病症或者是诅咒。就是简单的...老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