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六十章 朴素的决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十章 朴素的决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这瞬间,发动场上幻魔皇的特殊能力。 %%%%e%%f%%%%e%%f%d每次对方召唤怪兽,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1只「幻魔衍生物」(恶魔族·暗·1星·攻/守1000)。因为你召唤了邪帝。所以召唤一个幻魔衍生物。连锁幻魔皇的特殊能力。启动盖牌,永久陷阱。魔族之链。选择对方场上一张怪兽卡。怪兽效果无效,而且无法攻击。我选择邪帝。邪帝的上级召唤效果无效,然后我特殊召唤一个幻魔衍生物。”

    出现在场上的邪帝周围突然冲出了五根纯黑色的锁链。牢牢捆住了邪帝的四肢和脖颈。完完全全的制住邪帝。

    “还真是可惜。果然有神炎皇的话,卡组一定会有永久陷阱。我竟然忽略了这一点。”吴月苦笑的看着被捆的严严实实的邪帝。“发动魔法卡,继承之力。把自己场上1只怪兽送去墓地。选择自己场上1只怪兽。选择的那只怪兽的攻击力,在发动回合的结束阶段前上升送去墓地的那张卡的攻击力的数值。我将邪帝献祭,希望皇龙的攻击力上升到6400点。战斗!希望皇龙,攻击幻魔皇拉比埃尔!”

    “启动盖牌,陷阱卡。力量框架。自己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怪兽被选择作为持有比那个攻击力高的攻击力的怪兽的攻击对象时才能发动。那次攻击无效,这张卡给1只攻击对象怪兽装备。装备怪兽的攻击力上升那个时候的攻击怪兽和攻击对象怪兽的攻击力差的数值。我无效希望皇龙的攻击,然后将力量框架装备给幻魔皇。幻魔皇的攻击力上升到6400点。”

    “哈哈哈哈...这下子可危险了。”吴月将一张手牌插入决斗盘。“那么我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8000,0)

    孙地远地方结球战闹帆学地

    “我的回合,抽牌。”看到自己抽到的卡片后,哈蒙将一张手牌拿出,把卡片放入了场地区域。“发动场地魔法,失乐园。在自己场上有三幻魔之一存在时,一回合一次,我可以从卡组中抽两张卡。”

    出现了。毫无节操的动漫原作卡。

    看着那张卡,吴月觉得非常的头疼。

    “那么因为拉比埃尔的存在,我从卡组中抽两张卡。接下来启动盖牌,永久陷阱。烈焰加农炮弹匣。将一张火山怪兽送入墓地抽一张卡。我选择火山弹(等级1,攻击力100,守备力0)送入墓地,抽一张卡。”哈蒙将刚才自己抽到的卡片放入了墓地,抽出了一张卡。“紧接着发动墓地中的火山弹的特殊能力,自己的主要阶段这张卡在墓地存在,自己的主要阶段时1次,可以通过支付500基本分,从卡组把1只「火山弹」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第二张火山弹加入手牌。”

    “......那么启动盖牌。陷阱卡,裁决的天秤。”吴月这个时候突然启动了盖牌。

    “恩?”

    “哈蒙先生你似乎在意我的盖牌,所以才没有再第一时间就攻击上来而是选择先增加手牌扩充攻势。那么我也要在被完全封住之前将卡片用掉才行。”吴月笑道。“裁决的天秤效果,对方场上的卡数量比自己的手卡·场上的卡合计数量多的场合才能发动。自己从卡组抽出那个相差的数量。你的场上有幻魔皇,幻魔衍生物,烈焰加农炮弹匣,力量框架和魔族之链。而我的场上只有裁决的天秤和希望皇龙两张。所以我抽三张卡。”吴月将卡片抽出三张。

    “原来是抽卡辅助卡。那么就没有继续担心的必要。将一个幻魔衍生物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恶魔将星(等级6,攻击力2500,守备力1200)。恶魔将星的特殊能力发动,上级召唤成功时,可以从自己墓地选择1只6星的名字带有「恶魔」的怪兽表侧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将墓地中因为第一回合手札斩杀送入墓地的恶魔将星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没想打手札斩杀扔的卡没一张浪费的,全用了。”

    “要合理运用自己手中的每一样东西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实力。具有局限的目光可是最危险的。这些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哈蒙看着吴月。金黄色的瞳孔看的吴月苦笑。

    后远不远方后术所冷恨科

    “很多事情虽然道理都懂...但是要做到很难啊...”吴月只能赔笑。自己经常在哈蒙收下锻炼,所以经常受到哈蒙的教导。

    “唉...算了。到了必要的时候该懂的道理你自然会懂,不懂的强行要你知道也没用。”哈蒙拿出自己的另一张手牌。“发动魔法卡。堕落。自己场上有恶魔字样的怪兽存在才能发动。我得到装备怪兽的控制权。希望皇龙虽然可以自身躲避怪兽效果,但是魔法效果可没办法躲开。因此我得到希望皇龙的控制权。”

    “那可不行。发动手中幽鬼兔(等级3,攻击力0,守备力1800)的特殊能力。”吴月立刻将一张手牌塞入墓地。“场上的怪兽的效果发动时或者场上的已是表侧表示存在的魔法·陷阱卡的效果发动时,把自己的手卡·场上的这张卡送去墓地才能发动。场上的那张卡破坏。因此,堕落,破坏。”

    原本在希望皇龙身上开始不断涌出的黑色气息,在一瞬间化为粉末,消失在了空中。因为黑色气息而不断发出痛苦哀嚎的希望皇龙也安静了下来。

    “没想到又被躲了过去。那么发动拉比埃尔的特殊能力,解放守备表示的恶魔将星,攻击力再次上升2500,到达8900点。”

    拉比埃尔抬起手放在了恶魔将星的头顶。恶魔将星的身体涌出一阵蓝色的电光。身体在雷电中缓缓消失。雷电向着拉比埃尔巨大的爪子上涌去。拉比埃尔吸收了闪电,开始发出阵阵的低吼。攻击力再次上升,到达8900.

    “战斗!”哈蒙指向吴月场上的希望皇龙。拉比埃尔这次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地面上瞬间展开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魔法阵。希望皇龙的身体开始涌出一阵黑紫色的气体。猛地从空中摔了下来,砸在了地面上。黑紫色气体的每次涌出,似乎都在将希望皇龙的灵魂抽出。

    噼啪!

    希望皇龙的身体直接在黑色魔法阵中缓缓腐蚀,消失在了空中。吴月的生命值也下降了4900点,到达3100点。

    “恶魔将星,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艘远地仇方孙球陌闹仇艘月

    艘远地仇方孙球陌闹仇艘月  “原来是抽卡辅助卡。那么就没有继续担心的必要。将一个幻魔衍生物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恶魔将星(等级6,攻击力2500,守备力1200)。恶魔将星的特殊能力发动,上级召唤成功时,可以从自己墓地选择1只6星的名字带有「恶魔」的怪兽表侧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将墓地中因为第一回合手札斩杀送入墓地的恶魔将星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恶魔将星抬起自己的右手。紫色的闪电在空中化为了野兽向着吴月扑去。吴月的生命值再次下降2500,到达600点。

    “这么一来,埋伏一张卡。我的回合结束。”(6500,1)

    “总算是撑了下来。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抽到卡片后,便将其放入了手牌中。“墓地中的黄泉青蛙效果发动,这张卡在场上特殊召唤。然后连锁发动魔法卡,敌人控制器。”

    “什么?”

    “是我以前玩卡的时候经常用的配合了。只不过现在习惯使用各种帝王,很少用了。我发动敌人控制器的第二个效果,解放黄泉青蛙,直到回合结束前得到对方场上一只怪兽的控制权。我选择的当然是幻魔皇拉比埃尔。”吴月笑道。

    黄泉青蛙化为了水流,向着对面的幻魔皇冲去。水流并没有被幻魔皇那庞大的身躯冲散,而是进入了幻魔皇的身体中。幻魔皇大步向前走去。来到了吴月的场上。

    敌仇地远情后恨接闹闹不地

    “那么我继续发动弹匣的能力,舍弃手中的火山弹,抽一张卡。连锁加农炮弹匣,发动盖牌。”哈蒙场上的卡片立了起来。“陷阱卡。特洛伊炸弹。”

    “早就了解到会有这个状况吗?”

    后仇远科方孙恨陌闹秘故显

    “要考虑完全才行。这种情况并非特殊。不过你那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出现的慌张到现在也没有出现,应该不会受到这种程度的威胁。”

    “因为手中刚好有这张卡。”吴月说道。“发动速攻魔法卡,禁忌的圣杯。选择幻魔皇,直到结束阶段时,选择的怪兽的攻击力下降800,不受这张卡以外的魔法·陷阱卡的效果影响。因此拉比埃尔不会受到你的特洛伊炸弹影响。”

    拉比埃尔全身上下开始涌出火红色的光束,仿佛体内正在有熔岩在流动,下一秒身体就会爆开。但是拉比埃尔猛地握紧双拳,黑色的气流涌遍全身,身上的光束顿时消失。

    “又被躲过去了吗?你的手牌抽到的是不是好运的有些过分?使用了命运力。”

    “不。不是攸关性命的决斗的话,我还是想要更好的享受决斗。刚才的一切真的只是简单的因为运气。否则我也不会这么朴素的扑场开场还被一发打的只剩600的血。”吴月耸耸肩。“那么回合接续。现在还处于准备阶段。黄泉青蛙的特殊能力,再次在场上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在场上泛起的水花中,黄泉青蛙再次跳到了场上。半蹲在场地上。

    “拉比埃尔,攻击你场上的恶魔将星。”吴月指向对面的恶魔将星。

    拉比埃尔立刻抬起了自己的拳头,一拳砸向了对面的恶魔将星。巨大的拳头完全将恶魔将星砸进了地面中。在拳头下,恶魔将星化为了碎片消失在了场上。哈蒙的生命值下降1500点,到达5000点。

    “接下来发动魔法卡,上级抽卡。解放等级10的幻魔皇,我抽两张卡。”吴月毫不犹豫的将幻魔将解放,抽出了自己的卡片。看了看后,将一张插入了墓地。“运气不错。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舍弃手中的帝王的冻汽。从卡组中抽两张卡。紧接着发动墓地中泛神的帝王特殊能力。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才能发动。从卡组把3张「帝王」魔法·陷阱卡给对方观看,对方从那之中选1张。那1张卡加入自己手卡,剩余回到卡组。我选择卡组中三张帝王的深怨。那么我就自己拿一张了。可以吧。”

    吴月将三张帝王的深怨展示给哈蒙。哈蒙点点头。

    吴月将一张帝王的深怨拿出,其余的卡片放入卡组。但是卡片立刻又放入了墓地中。“发动第二张泛神的帝王,舍弃帝王的深怨,抽两张卡。回合结束。”(600,3)

    “那么我的回合。抽牌。”哈蒙也不介意,直接抽出了自己的卡片。看到后,立刻说道。“发动墓地中的火山弹的特殊能力,支付500分的生命。将卡组中的火山弹加入手牌。接下来发动加农炮弹匣的效果,将第三张火山弹送入墓地。我抽一张卡。接下来发动墓地中洗牌苏生的特殊能力,将场上的魔族之链回到卡组。从卡组中抽一张卡。不过在回合结束阶段我需要除外一张手牌。”

    敌远仇仇独艘恨所孤阳显孤

    敌远仇仇独艘恨所孤阳显孤  “没想打手札斩杀扔的卡没一张浪费的,全用了。”

    因为邪帝并非被破坏,所以就算邪帝离场,魔族之链仍旧留在场上。

    “接下来发动魔法卡,魔法花盆。将加农炮弹匣送入墓地,我从卡组中抽出两张卡。”

    自己将所有的陷阱卡都给送入墓地,神炎皇是不打算利用正常手续造出来吗?

    “发动魔法卡,手札抹杀。双方舍弃所有手牌。”哈蒙发动每回合必发卡的片。“我有四张,抽四张。”

    “我有三张。抽三张。”吴月将自己的三张手牌放入了墓地。抽出了三张卡。

    “发动魔法卡,偷偷靠近的黑暗。将墓地中的两张恶魔将星从游戏中除外,选择卡组中一只等级4的暗属性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等级4的混沌幻影(等级4,攻击力0,守备力0)加入手牌。”

    果然。又是混沌幻影。毕竟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我除外墓地中的地狱公路巡警。特殊召唤手中攻击力2000以下的恶魔族怪兽。我特殊召唤混沌幻影。接着发动速攻魔法,来自地狱的暴走召唤。攻击力1500以下的怪兽特殊召唤成功时,你场上又有怪兽存在,我可以将特殊召唤的同名怪兽从我卡组墓地和手牌特殊召唤,而你也可以选择与自己场上怪兽同名的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混沌幻影。”

    敌科地远方后术所冷考指球

    “黄泉青蛙只能在场上存在一只。我没办法特殊召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