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四十章 深渊冥王与哈迪斯的对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四十章 深渊冥王与哈迪斯的对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音乐会开始。 %%%%e%%f%%%%e%%f%d

    敌仇科科独艘球战冷远克早

    坐在巨大管风琴前方的巴菲尔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格斯架起了琴弓,雷恩站在了话筒前闭上了眼睛。

    一瞬间,狂放的音乐扑面而来。

    宛若将灵魂震撼的声音从耳膜刺激到大脑,血液在一瞬间沸腾。如毒品一般,带有极端刺激性的快感从大脑开始,一点点的深入骨髓,在那几乎要把人从座位上震飞的旋律中,心脏几乎要从胸口跳动出来。

    与平时音乐会场众人闭上眼聆听的情况相比,现在所有恶魔都目瞪口呆。怔怔的表情表明着他们现在遇到的是完全超越自己了解的情况。

    音乐开始不断地旋转变化。一时间如巨雷滚滚,一时间又如狂风呼啸。雷恩极具带有穿透力的声音将所有的音乐融合穿透每一个人的身体。管风琴那雄浑威严的声音和小提琴悠扬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成为了带有迷幻剂一般的音乐,所有人似乎都置身于幻境。

    坐在二楼单独包厢里的哈迪斯看着音乐会上演奏的三人。表情变得越来越阴沉。

    在演奏结束,格斯放下了手中小提琴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个音乐会场内突然爆发出了剧烈的喊声。完全不像平时结束后众人充满赞赏性的鼓掌,这次的喊叫声仿佛在酒吧里喝醉了酒一般完全没有礼仪的热烈嚎叫。所有人都不顾自己贵族的优雅形象,放肆的在整个封闭的音乐会场内狂叫。好像要将整个胸膛内不断鼓动的热血全部喊出来一般。足以看出刚才的演奏到底是有多么强烈的影响。

    在格斯,雷恩还有巴菲尔都走进幕后时,台下的观众还拥有着热烈的喊声。喊叫着让格斯三人再来一次。

    “哦哦。本来我还在意这么突然改风格会不会造成什么不良影响。没想到效果竟然这么好。你们觉得呢?”

    雷恩趴在幕后看着还在兴奋热烈的众人,不禁点点头。转过头看着格斯和巴菲尔。

    但是格斯和巴菲尔都是一副阴沉着脸的样子,让雷恩根本接不了话。

    “怎么...怎么又都是一副僵尸脸啊。这音乐会不是都完满结束了吗?大家也都很满意。这个音乐我也觉得很棒。为什么你们都不高兴一点呢?”

    雷恩完全不理解面前两人的阴沉脸色。奇怪的看着两人。

    “雷恩。巴菲尔,格斯。哈迪斯大人有事要见你们。请跟我来。”

    在这个时候,三巨头之一的拉达曼迪斯突然出现在了三人的身后,淡淡的说道。

    “哈迪斯大人吗?”

    雷恩惊讶的说道。

    后地不远方艘恨由月酷术诺

    “知道了。请带路吧。”

    格斯点点头说道。

    孙远远远独敌球陌月技太仇

    “......”

    在拉达曼迪斯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一个房间前。

    拉达曼迪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在门上轻轻敲了敲。

    “哈迪斯大人。巴菲尔,雷恩还有格斯已经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

    里面传来了哈迪斯的声音。

    “请进吧。”

    拉达曼迪斯退后了一步,让开让格斯三人得以进入。

    雷恩上前一步打开了房门。看到了背对着三人,靠在椅背上的哈迪斯,那庞大的身躯在整个房间内显得尤为显眼。整个房间内除了哈迪斯之外没有别人。看这气势,跟兴师问罪似的,让雷恩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在格斯和巴菲尔进入了之后,格斯带上了房门。

    “请问,哈迪斯大人找我们三人有什么事情吗?”

    雷恩虽然比较在意现在的气氛,但是还是上前一步恭敬的问道。现在格斯和巴菲尔都是一副僵尸脸,根本不能指望。还是只能靠自己来说两句好话。

    “刚才的音乐,乐谱是巴菲尔写的吗?”

    哈迪斯转了过来。没有了往日平和的表情,阴沉的表情让雷恩觉得自己的血液似乎都冻僵了。

    “是的。”

    一只手按在了雷恩的肩膀上,巴菲尔走了出来。恭敬的弯腰说道。

    “是你自己写的?”

    哈迪斯站起身,走到了巴菲尔的面前。哈迪斯的身高几乎有三米,在巴菲尔只有一米八多左右的身高面前,哈迪斯的威压让巴菲尔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是的。”

    巴菲尔低头,仍旧恭敬的说道。

    一瞬间,哈迪斯的身上传来了几乎要将巴菲尔的身体压入地面中的威压。站在哈迪斯面前的巴菲尔几乎无法站直身体,身体在不断的颤抖。

    “哈迪斯大人!”

    雷恩和格斯立刻跑到巴菲尔旁边单膝跪下说道。

    “这个乐谱的确是师父他自己所写的。”

    “但是之前曾经有一个人来找过师父。也许是从他那里得到的灵感。”

    “一个人?什么人?说。”

    格斯和雷恩的话让哈迪斯身上散发的威严慢慢消退。转身走回到椅子旁坐了下来。

    “只是我的一个熟人而已。这个曲子的确是从他那里得到的灵感。”

    巴菲尔低着头说道。

    结不仇不方艘球所孤显远学

    “怎么得到的灵感?”

    “他...利用小提琴曾经演示过一小段音乐。”

    “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清楚。他从来都是穿一种全身遮蔽的黑色斗篷。当初我也只是曾经见过他一次而已。”

    “那他为什么来找你?”

    “也不清楚。这次他突然过来找我。希望能够让我演奏一首曲子。我觉得这首曲子很好,就拿来一起用了。”

    “......”

    格斯和雷恩低头单膝跪地,巴菲尔虽然也是站着的,但是也是低着头,三个人都看不到哈迪斯的表情。然而众人却能够感受到前方哈迪斯身上所传来的阵阵压力。

    啪!

    哈迪斯突然一巴掌拍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沉重的声音让格斯三人心头镇了镇。

    哈迪斯身上再次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压力。然而下一秒,压力又缓缓褪去。

    “算了。你们下去吧。”

    “是。”

    雷恩,格斯还有巴菲尔站了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在格斯三人离开后,哈迪斯坐在椅子上,胸口不断的上下起伏。最后总算是平复了下心情。

    “来人。”

    大门被轻轻敲了两下。

    “进来。”

    拉达曼迪斯走了进来。微微弯腰说道。

    “哈迪斯大人。请问您现在有什么吩咐吗?”

    “是。”

    拉达曼迪斯微微鞠躬,转身走出了房间。

    哈迪斯站了起来,走到窗户旁。长出口气。

    在哈迪斯重新回到自己的宫殿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唉......”

    哈迪斯躺倒了自己的床上,手按在了自己脸上那狰狞的铁青色面具上,撕掉他放在了一旁。

    “噔噔。”

    在这个时候,大门被轻轻敲了两下。

    哈迪斯重新拿起旁边的面具带上。坐了起来。

    “谁?”

    “哈迪斯大人,吴月过来求见。”

    门外传来了米诺斯的声音。

    “吴月吗?这小子又有什么事?”

    后仇不科独孙术所冷酷星

    哈迪斯站了起来。打开了房门。

    房门外的米诺斯转过身,站在了房门旁边。等待着哈迪斯出行跟随着哈迪斯一同前往。

    “带路吧。”

    哈迪斯的声音带着些许疲惫。米诺斯应声,带着哈迪斯慢慢向前走去。长长的走廊内每隔一段路都会有一个穿着黑色铠甲士兵站岗。在哈迪斯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士兵都会鞠躬示意。

    走到了会客室后,米诺斯打开大门。吴月躺在会客室内的沙发上无聊的啃着苹果。

    看着会课内的吴月。哈迪斯慢慢走了进去。

    “你在外面等着。”

    “是。”

    后仇科仇鬼后球由孤接帆

    米诺斯点头说道。带上大门站在了房门旁。

    “HELLO哈迪斯大人。”

    吴月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对着哈迪斯嘿嘿笑道。

    “这次来又有什么事吗?”

    结科仇科独艘学接闹所地主

    哈迪斯坐在了吴月对面。淡淡的说道。

    结科仇科独艘学接闹所地主  雷恩惊讶的说道。

    “这次我在回到人界后,又遇到了深渊冥王。”

    吴月双手摊开笑着说道。

    “我知道。已经从米诺斯那里听说了。你这次打败了他是吗?”

    哈迪斯问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赢了,但是最起码没有被黑暗游戏吞噬。不过我打败的,却还是一个替身。”

    吴月苦笑。

    “所以这次过来就是想问一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完全对付深渊冥王的。实在是太危险了。下次要是碰到一个真身再来一场黑暗游戏我如果输了可就真嗝屁了。”

    “很抱歉,但是如果没办法见到他的真身的话,我也没办法。至今为止被他一次次的搅乱正是因为

    孙远科不情孙球接冷结由星

    哈迪斯淡淡的说道。

    孙远科不情孙球接冷结由星  “让他们进来吧。”

    “如果能见到真身的话有什么办法吗?用决斗我实在是没什么自信能打赢他啊。”

    吴月问道。

    “如果是吴月你的话,我还是劝你最近一段时间不要总是一个人行动。不论他现在是什么身份,他终究是前冥界之王。不论发生什么事,以吴月你现在的实力,要对抗一个世界的王还是太有难度了。连冥界三巨头在他手下面甚至连一招都过不了。”

    艘不地地情结学由阳故接显

    哈迪斯说道。

    “连哈迪斯大人你都没办法吗?这样之后都没办法回去了?家里人可是很担心的。”

    “真的没办法吗?”

    “那么吴月你住在这里也好。在这里的话深渊冥王不会来找你事情的。平时白天的话,你可以去找格斯,晚上再回来也行。”

    哈迪斯说道。

    孙地地地方艘球战闹孤远艘

    “结果到最后也是这个结果吗?”

    孙地地地方艘球战闹孤远艘  在这个时候,三巨头之一的拉达曼迪斯突然出现在了三人的身后,淡淡的说道。

    吴月靠在了沙发上长出了口气。嘴角突然上扬了起来。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对面的哈迪斯,眼神中

    微微有着红光闪烁。

    “话说回来,哈迪斯大人。你是冥界之王吧。如果我来挑战你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当上冥界之王了?”

    “可以啊。”

    哈迪斯站了起来。突然抬起手,对着对面的吴月。手心猛地一抓。

    吴月赶忙向着旁边跳去。而同时,吴月刚才所做的沙发就好像被一个看不见的大手抓着一样捏缩成了一团,扭曲在一起的沙发周围凭空出现了五道巨大的痕迹。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吗?还以为以你那谨慎的性格要再躲一段时间才会出手。”

    哈迪斯转过头看着旁边的吴月,眼神中阴森的目光在不断的闪烁。

    “哦...发现是我了所以才选择要让我住在这个宫殿里吗?看来实力真的是提升了不少啊。”

    跳跃到一旁的吴月邪笑着。原本白净的额头上竟然皮肤开始慢慢撕裂,皮肤撕裂开并没有流血,但是却从中重新伸出了一个眼珠,在额头上不断乱转。而同时,吴月的身体周围开始慢慢涌出一阵黑雾。随着黑雾的涌动,吴月的身体开始从腿部消散,慢慢的变成了被黑色斗篷完全包裹的状态。

    深渊的冥王,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哈迪斯的面前。

    “撒旦......”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脸邪笑的深渊冥王,哈迪斯喃喃的说道。

    “我早就知道是你。去找巴菲尔作曲的人,就是你吧。在我还是你的跟班的时候,我曾经有听过你哼过这首歌。你说过,音乐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存在。有了它世界才开始变得富有光泽。也是因为你,我才开始喜欢上音乐的。而这首曲子,是你下给我的挑战书。”

    “那可真好,因为我能够让你有一个高尚的情操,我真的很高兴。不知道你对于我安排给你的安魂曲,还觉得如何?”

    孙不科地酷艘球战闹阳艘球

    深渊冥王夸张的张开嘴巴狂笑道。

    “有那个音乐鬼才在,再简单的音乐也会成为举世闻名的天籁之音。”

    哈迪斯看着深渊冥王。确切的说,看着深渊冥王那枯瘦的右手。

    “你...夺走了吴月的印记吗?”

    “啊。作为进入这个宫殿的通行证这玩意真的是在合适不过了。托这个的福,根本没有任何恶魔盘查我的身份就让我进来了。安心吧,那个小鬼我没有杀掉他。”

    深渊冥王看着自己的右手说道。猛地一挥手。整个房间内突然开始涌出了一阵黑色的烟雾。

    敌仇远地情后学所阳阳察冷

    “黑暗游戏吗?当初也是在这个房间内,也是我突然对你开了黑暗游戏。风水轮流转啊。”

    哈迪斯自嘲的笑了笑。低头看着对面的深渊冥王。

    “但是,撒旦,你认为凭现在的你是我的对手吗?你的魂格已经被我吸收,你现在又是孤军奋战。黑暗游戏虽然无法从内部撕裂,但是如果是从外部,有着具有极为恶魔实力的人的话,合力还是可以撕裂黑暗游戏。你跟本没有胜算。我只要利用咆哮发出让整个宫殿都能听到的声音,一瞬间这个房间就会被所有人发现。你会被所有人包围,你认为你还能逃出去吗?现在的你可不再是无所谓的替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