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别扭的巴菲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十九章 别扭的巴菲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冥界,时间回到吴月刚刚被米诺斯送出冥界的时候。

    位于巴菲尔所在住所的山林。雷恩和格斯跟孕妇一样微微挺着腰正慢慢在山林中走着。因为两个人怀里的一堆东西让两个人不得不这么走路。

    “嘿嘿嘿...没想到这次银没在手气也这么好,竟然赢了那么多。可惜银这小鬼头不喝酒啊。不过正好,少一个人和我抢酒喝。”

    敌远地不情艘术战阳情地仇

    雷恩双手怀里抱着一大堆的酒咧开嘴笑道。

    “......”

    格斯转过头看了看后,继续向前走去。

    “放心啦放心啦。既然银是冥界的客人的话,他如果回去肯定会有人护送的。不会有事的。”

    看着格斯的表情,雷恩用自己的腰撞了撞旁边的格斯。

    “真是的。你是弟控吗?这小家伙才来了那么长时间,你嘴上不说倒是对他非常的认真啊。当初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你那一张僵尸脸我可是整整花了一个月才习惯。银这小家伙却非常习惯你这张僵尸脸,面对着你竟然有说有笑的。算了,看在他和我一起在赌场上都这么有天分的份上,我就不说什么了。”

    “他和你不一样。”

    格斯双手提着满满的一堆菜,肉和材料慢慢向前走着。

    “你...算了。不和你争。如果不是知道你们两个关系的话,我还以为你是他哥呢。”

    雷恩无奈的耸耸肩。

    “话说今天竟然买了那么多菜啊。中午吃什么?”

    “炒白菜。”

    “卧槽你买了这么多菜就炒个白菜啊!这不是有灭绝国王鲑的卵做的鱼子酱吗?那东西下酒的话可是绝配啊。我今天赢的钱大部分都在这上面了。太小气了吧!”

    “你的钱你都买酒了。这些菜等银回来再吃。”

    “银该不会真的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吧?”

    雷恩上下扫视着格斯,嘴角不断抽搐。

    “不是。”

    “废话我当然知道不是。我就是吐个槽你怎么还真的回答了。”

    雷恩无奈的摇摇头。

    “炒白菜就炒白菜吧。反正都能就着酒喝。”

    “......”

    格斯突然抬起了头看着前方。前方就是巴菲尔的宅邸。可以看到庭院内的石椅上,除了巴菲尔之外,还有一个全身都被黑色的斗篷遮蔽的人在。

    “哦呀?今天竟然又有客人来了?最近一段时间还真的是经常有客人来。刚好有借口可以吃鱼子酱了。”

    看到前方坐着的人后,雷恩惊讶的说道。

    结远远科独艘察由月后冷阳

    格斯和雷恩走上前。

    “你好啊。是师父的客人吗?刚好今天买了珍贵的妖精血液。一起来喝吧。”

    雷恩对着穿着黑色斗篷的人笑道。奇怪的是,虽然雷恩走到了穿着斗篷的人的正面,雷恩却看不到斗篷内人的真面目。斗篷内一片黑色,根本看不到脸。用了伪装魔法吗?

    “不用了。”

    这个时候,斗篷人却站了起来。声音是很有磁性的男人声音。

    “巴菲尔,我的提议你稍微想一下吧。那么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后,斗篷人转身向着前方走去。每走一步,就像鬼魅一般飘忽不定,虽然只有简单的一步,但是每迈出一脚却都走出了两三米的距离。只是简单的几步,斗篷人已经走进了森林深处。

    “师父,那是谁啊?”

    雷恩转过头看着坐在石桌旁,双手扶着自己额头的巴菲尔。

    “一个熟人而已。”

    巴菲尔站了起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对了师父,今天有很好的酒哦。等一下一起来喝。可别睡着了。”

    雷恩喊道。

    “不了。我不饿。等一下吃饭不用叫我了。”

    巴菲尔打开了自己房间的大门。

    彭。

    大门被用力关上。

    “......”

    雷恩看着这一切,将怀里的酒放在了石桌上。抬起手。下一秒站在一旁的格斯立刻抬起手捏住雷恩的手往雷恩脸上按去。手指用力,按在雷恩的手指上让雷恩自己的手捏了自己的脸。

    “疼疼疼疼疼。你干什么啊?”

    孙远仇地酷结球陌月接星羽

    雷恩吃痛的将脸扭到一旁,看着格斯说道。

    “你不是想确定自己有没有做梦吗?别指望我再次当成你确认做梦的试验品。”

    格斯无所谓的说道。向着厨房走去。

    “我要去做饭了。别来打扰我。”

    “好啦好啦。你这家伙真的是超冷淡。以后怎么娶老婆。该不会性冷淡吧你。”

    雷恩无所谓的摆摆手。

    孙地远远酷后学由冷月

    “不清楚。”

    “都说了是吐槽你不用认真回答啊。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吐槽太无聊了。”

    敌仇远地情后球陌月地帆诺

    雷恩无奈的坐在了石凳上。趴在了桌子上。

    “银你在哪啊。一个弱智一个性冷淡,也就只有你和我最合得来了。这个时候你还不在。偏偏师父又是一副吃错药的表情。”

    吃过饭后,雷恩无聊的剔着牙。不知道为啥吃个白菜都能塞牙。

    “今天下午去哪个赌场玩呢?喂格斯。今天在赌场认识到一个非常想 和你见面的女荷官。你和我一起去吧,说不定还能靠你帮我得到一些优惠。”

    孙远仇地酷敌学所闹结酷独

    “没兴趣。”

    格斯专心的收拾盘子,一脸冷淡的说道。

    “吴月不在我的运气就直线下降。那个女荷官赌博技术很好的,有她帮忙一定能赚的更多。今天就是那个女荷官帮忙我才赢了那么多。这样师父也能多喝点高级酒。不好吗?你只要坐在我旁边就行了。又不用你出卖肉体。你要是想出卖肉体,哪轮到这个女荷官啊。那个蛇女妥妥的会过来倒贴吧。反正她家钱很多,吃喝玩乐一辈子绝对没问题。”

    雷恩直接趴在了格斯肩膀上半撒娇的说道。

    “拜托啦格斯。只要今天这一下子就好。之后吴月回来了就不用你操心了。最近根本没有开展音乐会,收入完全不够啊。”

    “我都说了我没兴趣。”

    格斯一把按在了雷恩的脸上,将雷恩往自己旁边推开。而雷恩也是厚着脸皮继续往格斯旁边靠。

    这个时候,巴菲尔房间的大门被突然推开。

    结远仇仇酷孙察由冷所秘早

    “嗯?”

    “嗯?”

    按着雷恩的脸把他往外推的格斯和死命往格斯旁边蹭着的雷恩都停止了动作。奇怪的看着站在房间门口

    的巴菲尔。

    “乐谱已经写出来了。你们练习一下。我去联系一下场地的问题。”

    “啊?这次这么突然?”

    雷恩放开了自己的手,走上前接过了巴菲尔手中的乐谱。

    “只有两份啊。没有银的份吗?”

    “不。这次只有我们三个人演奏。”

    巴菲尔说道。

    “师父,发生了什么事吗?你的表情好奇怪。”

    察觉到了巴菲尔的表情异样,格斯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你们看乐谱吧。我去联系场地。”

    巴菲尔穿过格斯和雷恩中间,大步向前走去。

    扭头看着大步流星离开的巴菲尔。雷恩看着格斯。

    “师父是不是真的吃错药了?还是刚才那个穿着斗篷的人不是师父想要见的人让师傅生气了?”

    “应该是吧。还是第一次见到师父这个样子。”

    格斯想了想后说道。

    “但是就算你这么说,那个人也早就离开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雷恩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

    “看乐谱吧。不论那个人要师父干什么,我们只要好好接受师父的命令就行。你去跟着师父旁边一起看看场地。这一段时间绷紧精神,以防万一。如果再次看到那个人的话,告诉我,我们一定要把它抓回来。”

    格斯说道。

    “OK。就让我以极其乐观的心态和精神把师父那萎缩的内心给拯救回来。”

    雷恩转身向前跑去。

    “师父,等等我啊。”

    在雷恩走后,格斯转身看着巴菲尔的房间。

    床铺还是自己早上收拾的样子。桌子上有散乱放置的笔和纸。也就是说,师父刚才写出来的乐谱是坐在桌子上写的吗?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情。对于师父来说,音乐是一种享受。只有在心情最放松的时候才会写出音乐,所以大部分的时间写着写着师父就直接睡着了。像今天这样,以一种极其正式的态度写乐谱,还是第一次。

    走进了房间,坐在巴菲尔房间的椅子上。格斯将乐谱放在桌子上,拿起旁边的笔来模仿巴菲尔写作的样子。

    孙地科科方结学所闹孙太仇

    孙地科科方结学所闹孙太仇  雷恩转身向前跑去。

    果然,完全不舒服。以师父的性格,这么别扭的样子不可能写出什么完美的乐谱才对。没钱了打算降低品质来赚钱吗?也不对。这不符合师父的性格。

    格斯拿起了桌子上的乐谱看着。

    ......

    意外的很棒。就算想要诋毁也绝对挑不出刺来的音乐。哪怕只是看着音符,就好像已经能够听到这其中所蕴含的天籁之音一般。

    但是,这种曲子不像师父的性格。师父的音乐应该更温柔一点,更温暖一点。这首曲子,的确很完美,演奏出来一定会让人沉入其中。但是感觉却有些不一样,这首曲子太霸道。像是帝王面对平民一般拥有着让人几乎要折服的霸气。

    希望这首曲子是师父发自内心写出来的曲子。

    之后,巴菲尔在排练中屡屡出错。原本任何曲子巴菲尔只要一天就能够演奏到完美,第二天开始,就与格斯和雷恩的配合达到无可挑剔的地步。但是这次的曲子,也许是巴菲尔不习惯这种风格的曲子,整整花了

    四天,甚至到第四天还有一些问题存在。但是与场地的交涉时间是在第五天开战。第四天认真练了一天后,才达到了可以上台演奏的程度。

    到了第五天,格斯和雷恩仔细检查了场地。因为上一次的音乐会中发生了袭击的情况,所以这次的音乐会场格斯想要劝说哈迪斯不要再来听。但是对于哈迪斯来说,他没有第二个爱好了。执意要参加。而且

    这次加派了人手。会场周围也设置了强力的隔绝结界。只要结界开启,除非结界关闭。任何生物都无法进入结界内。音乐会场也大规模的改善,加固了墙壁的防御力。可以说,是完全按照着有人来袭击所安排的情况。哈迪斯是铁了心要参加这场音乐会。

    音乐会开始前三十分钟。

    结界已经开启。只在音乐会场的正门处留下了一个入口。有士兵在结界口按照入场嘉宾的邀请函一个个放行。这次不允许再利用传送阵来到达这里。只能乘坐交通工具或者自行飞行到这里后一个个进入。

    站在休息室,格斯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乐谱。

    希望这次的音乐会不要再发生多余的事情了。

    孙不科仇情结术由闹独球后

    格斯走出休息室,看着已经在座位上等待的各个贵族。

    “怎么样格斯,有发觉什么可疑的人吗?”

    雷恩从休息室中走出,看到站在幕后的格斯,走到格斯的旁边问道。

    “没有。这次对于进来的客人都严格把关。整个场内除了我们之外,就只有拿着邀请函进来的贵宾以及整个音乐会场内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也都是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拿着邀请函来的也都是本人。”

    格斯看着在座位上安静等待的客人,微微吸了一口气。脸色还是有些阴沉。

    孙不科地鬼孙球战冷战吉克

    “既然没有可疑的人我们也不要疑神疑鬼。在演出开始之前,稍微休息一下。”

    “吴月...”

    雷恩脸色有些勉强,但还是打起精神说道。

    “吴月这孩子很强的。你看他一个人都能对抗百万大军。这次应该只是那个女王叫他有事吧。毕竟就算再厉害,王的话还是要听的。”

    “嗯。”

    格斯点点头。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格斯关上房门后,雷恩倚在墙壁上松了口气。

    “卧槽还是第一次觉得开个音乐会还那么累,现在紧张爆了。平时有吴月这小子胡扯八扯觉得挺轻松,

    现在一不在还真的完全不习惯。师父也是,格斯也是,大家怎么都这么别扭啊。还有吴月你这个小鬼头,

    说好只去一个上午的。这又是快一个星期了,你小子竟然还没回来。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你再不回来

    格斯这个僵尸脸真的要变成僵尸了。”

    哈迪斯坐在自己独特的包厢里,看着现在还拉伸着黑色幕帘的舞台。

    孙不远不方孙察由孤科吉球

    撒旦,这是我为你专门预留的舞台。过来吧。我知道你一定躲在在什么阴暗的地方看着这里。我不逃也不躲,来做个了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