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三十七章 被袭击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十七章 被袭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月飞到了米诺斯的面前,伸手拍了拍米诺斯的脸颊。

    孙地科仇情结球所孤月地显

    “喂喂,米诺斯?醒醒。醒醒。”

    但是米诺斯现在却完全失去了意识,任由吴月捏着自己的脸颊,却一动不动。

    “没反应?这怎么搞啊?”

    吴月伸手拉了拉绑住米诺斯的铁链。但是这个铁链的坚硬程度就好像自己是个普通人碰触铁链一样。

    任由自己拽的铁链哗啦哗啦的响,但是却没有一点动静。想把它拆掉是不可能了。

    吴月看着自己的右手。一条铁链像蛇一般缠在自己的手上。而且锁链的两端是完全插在自己的手背里。

    如果想要完全拆掉这个锁链的话,估计自己的右手是完全不能要了。我现在的右手虽然并非真正的手臂,

    但是任何感觉却和本体是一样。真的敢拆掉自己这只手也不用要了,八成也会疼的要死。

    该死的前冥王啊。你就算走了先把这锁链给拆掉啊。这下子要怎么搞?又不能就这么把米诺斯给扔在这

    里。

    吴月站在风中凌乱。

    现在自己右手被封住了,没办法联系到冥王。又走不了,这破锁链子又扯不断。刚才那一场黑暗游戏

    过后搞得我全身也没力气。不知道能不能召唤怪兽把这东西扯断。

    “出来吧,格斯大哥。”

    吴月将卡片放在了决斗盘上。顿时,一身黑色铠甲的格斯从卡片中跳了出来,如木偶一般没有任何动静

    的站在吴月的对面。

    “格斯大哥,这玩意你能把它砍断吗?”

    吴月指了指旁边捆绑着米诺斯的黑色锁链。

    当!

    吴月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了钢铁与钢铁撞击的清脆声音。

    敌科不不方艘术陌冷冷技克

    孙仇科科鬼结恨由冷考帆敌

    格斯也没有说话,一个回旋,手臂上的刀刃直接砍在了锁链上,摩擦出了剧烈的火花。

    “我勒个去。怎么也不说一声。”

    吴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刀就已经从自己脸前划过砍在了铁链上,直到旁边的火花有些溅到脸上了,

    吴月才反应过来。

    可惜格斯没反应,只是一刀直接砍在了锁链上。而被砍中的锁链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因为刀刃的撞击而不断晃动,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果然凭我现在仅剩的黑暗能量完全不行啊。”

    吴月环抱着双手坐在了地上,眯着眼无奈的抬起了手。

    格斯化为了一道黑光,回到了吴月决斗盘上的卡片中。

    吴月拄着腮帮子看着面前晕倒的米诺斯。米诺斯的长发微微晃动,仿佛是随风摆动的柳枝一般柔顺。

    孙不仇科鬼结球陌月早不

    这铁链子绑着地面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把铁链子从地面抽出来。

    吴月试着拉了拉铁链。铁链完全和地面连在一起,拉不动。吴月又一拳打在了地面。坚硬的触感从指骨传来,让吴月全身一个哆嗦。

    “疼疼疼疼疼死我了。艾玛我忘了冥界的东西质量比人界要强上很多。”

    吴月捂着自己的手在地上不断打滚。

    过了半天,吴月觉得自己的手似乎没什么疼痛感后,才从地上坐起身。

    现在走也不能走,挣脱也挣脱不开。我也不会联络的方法。

    吴月换了个侧躺的姿势,躺在地面上拄着腮帮子看着对面眼睛紧闭的米诺斯。

    没办法,就在这里等着米诺斯醒过来吧。

    =====================================================================

    唔......

    吴月慢慢睁开了眼睛。

    略带有些明亮的乳白色天花板,精致的水晶吊灯,在模模糊糊的视野中,吴月慢慢看清了面前的景象。

    这里是...不是冥界啊。我可不记得木质的房间中有水晶吊灯这么豪华的玩意。

    “主人,你醒了?”

    在吴月还迷迷糊糊的时候,一张脸伸到了吴月的视野中。

    敌地地不独后学战闹科吉早

    吴月想要直起身体,却突然发现身体诡异的根本无法动弹。

    “主人,这里是你的宅邸。已经都不记得了吗?”

    在身体的另一侧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吴月试着转过头。

    书坐在自己床铺另一侧的椅子上。看着吴月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身体怎么完全动不了了。”

    吴月感觉自己的脑筋清醒了很多。这个时候身体的无力感清晰的传到了大脑中。就好像脖子以下的部位

    完全被切开了一样。只能扭动头部,但是四肢也好,肢体也好,完全没有感觉。

    “我们也不清楚。”

    书摇摇头。

    “今天早上去守门的士兵发现了躺在城门口的主人你。当时主人你的身体没有外伤,可是却陷入严重的昏迷,

    不论我们怎么呼唤您也没有苏醒。今天是主人您睡下的第五天了。”

    “我睡了五天了?”

    吴月转过头,看着视野前方的天花板。

    随着大脑的清晰,吴月脑中的记忆也慢慢的苏醒。

    但是...我记得我自己是坐在原地等着米诺斯睡醒。后来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后,米诺斯醒了。当时就觉得

    米诺斯好像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因为担心米诺斯的情况,所以没有在意到。

    米诺斯醒来后,非常轻易的就挣脱了绑住自己的铁链。利用自己的蛮力,将捆住自己的铁链完全挣脱成

    了碎铁。

    自己当时还急切的询问米诺斯的情况,但是米诺斯只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告诉着自己没事。然后说

    带着自己先回人界。关于自己右手上的铁链的事情,等回来后再找哈迪斯大人帮自己解除。

    自己当时想想也觉得没什么。所以就继续向着冥界之门飞去。深渊冥王刚刚被自己打败,虽然只是替身,

    但是就算想找事也不会那么快照过来。

    然而,在自己和米诺斯飞向冥界的时候,吴月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后颈处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之后意识

    就失去了。而当时,米诺斯就飞在自己的身后。

    米诺斯那家伙,袭击我了吗?为什么?而且真的袭击我了的话,为什么没有再做出其他的事情,而是将

    自己送出了冥界并且还送回了自己的城池前?

    米诺斯和深渊冥王是一伙的吗?那之前米诺斯对着深渊冥王发火是做给自己看的?

    真的不擅长深度思考啊。

    “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根本没有意识。”

    吴月看向旁边的正在翻着手中书籍的书。既然书现在还有闲情看书的话,自己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

    “您的脊椎被黑暗能量袭击。横栏在脊椎中央,阻隔了您想要控制身体的意识。所以现在身体无法动弹。

    但是不用担心,在五天内阻隔您体内行动的能量已经被净化掉了。现在只是后遗症,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主人您应该再睡上一会就没事了。”

    书看着吴月,口气很平淡。一旁的面具脸上也没有什么异色,看来事情的确就是这么简单。

    “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吗?”

    “您是一个士兵送到这里来的。我们没看到其他人,所以也不清楚。主人,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什么

    有人敢袭击你?”

    书看着吴月,牙齿开始慢慢的咬起来。

    “不用了。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吴月淡淡的笑了笑。

    “说起来,你们两个谁知道,这个冥界的夺位到底是怎么回事?现任的冥王是怎么夺去前任冥王的地位的?”

    “......”

    书和面具对视了一眼后,书看着吴月说道。

    “当时的事情是戴伟尔利用决斗战胜了撒旦,按照冥界中成王败寇的规则。撒旦必须要让出自己的位置。

    所以现在戴伟尔成了冥王,撒旦因为失败,被戴伟尔降低了自己恶魔的等级,流放。”

    “就是这么简单?”

    吴月惊奇的看着书。

    “当时的事情是这么说的。当时我们正在您的神殿中等待您的归来。所以并不明白具体细节。不过据说

    当时撒旦是被戴伟尔压着打。”

    书摇摇头。

    敌不仇远鬼后恨由月地情克

    吴月再次问道。

    艘仇科地独艘球战阳独克

    “冥界的人应该都了解。但是大家只认可王者,既然撒旦输掉,他就没资格再坐在冥王的位置上。”

    “冥界的人对于下阴手习以为常了吗?”

    吴月想起了之前听到的事情,不禁问道。

    “下阴手?”

    看着吴月,书疑惑的眨了眨眼。

    “简单的说就是计谋。”

    坐在一旁的书说道。

    “主人,在所有的冥界人看来,会被对方的计谋所影响到,也证明自己就是那个程度的人而已,没有抱怨的资格。真正强大的人是不会被对方的小聪明所影响到。蚂蚁的口水再有毒性,狮子也能够一脚将所有的蚂蚁踩死而不会受到其影响。”

    “无言以对的理论。”

    吴月无奈的叹口气。

    “......”

    吴月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似乎能够动了动。微微的气流已经能够开始控制。

    看来有戏。这样的话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持续活动了。

    吴月闭上了眼睛,进入了自己的心之房中。

    敌地远仇情结球接孤战阳

    敌地远仇情结球接孤战阳  “他并不想加害我?”

    打开自己心之房的时候,吴月看到了坐在自己房间内多尔瓦。

    “HELLO。”

    看到吴月进来,多尔瓦笑着打招呼道。

    “多尔瓦先生,你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我昏迷了五天却没有进入心之房?”

    吴月赶忙走到多尔瓦对面坐下,直直的注视着多尔瓦。

    “因为你陷入了深度昏迷。也就是沉睡的状态。当你还具有一小部分意识的时候你才会进入心之房。陷入

    艘科仇仇独后察陌闹接孙指

    完全沉睡的话你就没办法过来了。”

    多尔瓦笑了笑。

    “至于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很简单。米诺斯袭击了你,把你打晕了。然后带到你的城镇门口,放下你后

    躲在一旁看着你直到被开城门的士兵发现后,他才离开。就是这么个回事。”

    “他并不想加害我?”

    “想加害你的话,在你晕倒后就可以尽情实施了。他应该只是想把你送走而已。”

    多尔瓦笑着耸耸肩。

    “估计不想让你参加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撒旦打算进攻?”

    吴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之前深渊冥王也说了,不想和自己成为敌人。如果米诺斯是深渊冥王的人的话,会选择将

    自己送走而不是杀掉自己也很正常。

    不过...当时如果是想要对自己下黑手的人在的话,自己估计就...不知道在冥界死掉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吴月觉得自己的背脊开始发凉。

    “应该是吧。”

    多尔瓦微微笑道。

    “毕竟当时看深渊冥王对米诺斯所做的事情来看,十有八九是控制类的。将米诺斯这个哈迪斯身边的人作为自己的人的话,要做什么事也简单的多。”

    “控制的话感觉说不通。要不然米诺斯也不会将我送回来了。当时深渊冥王指向米诺斯的那一下,应该是

    对米诺斯做了什么。”

    敌仇仇仇独孙球接孤所通冷

    吴月摸着自己的下巴。双手枕在脑后靠在了椅子上。

    “算了。不管这些。既然知道接下来冥界那边会发生很多事情,我也在这边乐得清闲。”

    艘地仇远酷结术战孤艘结闹

    “你不打算管这趟闲事了吗?”

    “我又不是英雄,上次之所以管人界的闲事主要是因为这里的人都是我认识的人,而且还涉及到了我在这的

    家人。所以不能忍。”

    吴月摊开双手笑道。

    “但是冥界的话,我想管也管不了吧。先不说哈迪斯的实力不知道要比我强上多少,而且一想到对手是那个深渊冥王,我就觉得自己很胃疼。深渊冥王的实力比我高,我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

    “明智的选择。冥界这个实力之上的国家所存在的实力和人界这个依靠血统来进行继位的地方自然存在着

    结不地科情后恨由闹冷我通

    极大的差距。真的打起来的话,可就不像在人界会有这么好的表现了。”

    多尔瓦看着吴月微笑道。

    “但是吴月,我觉得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说?”

    “第一次你自己主动和他的见面也是唯一一次的见面你也知道,是在音乐场见面的。之后的见面,都是

    深渊冥王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