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再次与深渊冥王的决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十三章 再次与深渊冥王的决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米诺斯听到这个回答后,表情显示愣了愣。 紧接着牙齿不断的紧咬。表情慢慢狰狞起来。

    “当初是一对一的决斗!不论过程如何,输了就是输了,结果就是一切!从来不是所谓的强者必胜,而是胜利的才是强者。现任的哈迪斯大人胜了你这个前任的哈迪斯。这就是结果。身为冥界的王你难道不会更比别人了解这个规则吗?撒旦大人!以前的您强大,自信,但又比任何一个人具有礼节,您是我从古至今最敬佩的一个人,这是从来没有改变的!但是你看看现在到底都在干些什么!简直就是小孩子潵泼打闹一样,可笑!愚蠢!!”

    米诺斯大声呵斥道。严厉而又充满愤怒的声音简直就像是要把胸腔中所有的空气都喊出来一样。一向温和而又理性的米诺斯第一次展现出这种就好像心中的理想崩溃一般,带有一丝丝自暴自弃的声音。

    “我当然了解这个规则。我是冥界的王,我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对于米诺斯的呵斥,深渊冥王并没有什么异样的神色。表情慢慢恢复了正常,抬起头,毫无愧疚之色的看着空中的米诺斯。

    “米诺斯,我也了解你。你现在的心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也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你在我身边呆了数百年,在你还是个只懂得使用力量而不懂得节制的小鬼的时候你就已经在我身边了。所以我认为,你一定是最理解我的人。”

    后科仇科独敌术所孤方帆主

    在剑阵中的深渊冥王竟然慢慢抬起了手。在暗之护封剑的有效时间内,剑阵中的任何人任何生物都没有办法进行任何活动才对。但是深渊冥王却没有任何一丝沉重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什么!”

    结不科不方后察由阳结冷闹

    看到这个状况,还不明白什么情况的米诺斯凭借本能立刻扇动自己那类似蝙蝠的骨翼向着空中飞去。想要离开深渊冥王的身边。

    突然间,米诺斯的骨翼一瞬间展开,展开到那翅膀能够伸展的极限。瞳孔猛地扩大,就好像身体突然被击中一样表情一阵阵的茫然。下一秒,米诺斯的身体直直的往下掉了下去。而在同时,深渊冥王周围的地面伸出了

    数条纯黑色的巨大锁链。锁链宛若巨蛇一般扭曲游动向着空中掉下来的米诺斯冲去。

    “可恶......”

    米诺斯扭动身体想要逃离这些不断向自己周围扭动缠绕的锁链,但是现在米诺斯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挣扎。自然无法挣脱这宛若巨蛇一般锁链的缠绕。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米诺斯就被黑色的锁链牢牢的困住了身体。

    被固定在了空中,而高度,正好是深渊冥王的前方。

    结远仇远鬼艘球接阳察艘考

    结远仇远鬼艘球接阳察艘考  深渊冥王抬起右手,手指对着吴月微微勾了勾。

    卧槽果然有陷阱啊!

    吴月立刻扇动自己的翅膀向下飞去。手已经伸到了腰间的卡盒中。

    “别动。”

    但是这个时候,一句淡淡的话让吴月的身体却又停在了空中。

    吴月惊愕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面前。

    因为此时在吴月的面前,另一个深渊的冥王就这么漂浮在空中,凝视着对面的吴月。

    这什么情况?分身?

    吴月惊愕的看着面前的深渊冥王。但是立刻吴月就恢复正常,既然是分身,那就没有纠缠的必要。

    “出来吧!邪......”

    吴月抬起的拿着卡片的右手就这么僵硬在空中。因为在自己面前深渊冥王的背后冲出了一阵黑气。黑气化为了一道屏障,迅速笼罩在两人的周围。

    黑暗游戏?

    看到这个结界的时候,吴月愣住了。

    如果启动黑暗游戏的话,就要强制以决斗的方式分出胜负。否则就算自己在这里把面前的深渊冥王打趴下,自己也会被永远困在这个黑暗游戏的结界中,无限轮回。无论多强的实力都无法打破这个限制。这是规则,就好像死掉就会永远无法行动一样。这是任何开启黑暗游戏的人都无法打破的规则。哪怕是深渊的冥王,还是这个冥界的冥王。

    “我去这是要拖时间啊。”

    吴月无奈的抬起手腕。从自己右手中拿出了决斗盘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就是不知道这个深渊冥王的替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命运力如果也像上次一样那么恐怖的话,这次在黑暗游戏中可能就没办法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你...难道以为在你面前的我是个替身吗?”

    看到吴月一脸急切的表情,对面的深渊冥王没有拿出决斗盘,只是突然缓缓说道。

    我去什么时候替身还会说话了。不对啊,两个都会说话?为什么?

    吴月只是凝神看着面前的深渊冥王。

    在剑阵中的深渊冥王抬起手,手指点在了被锁链捆的严严实实的米诺斯的额头上。米诺斯想要仰起头躲开深渊冥王的手指。但是锁链的严实程度比想象中还要强。而且这黑色的锁链,实际上是魔族之链。被这个由魔界专门打造的锁链缠住,任何生物都没办法动弹,也没办法使用力量。可以说就是外用型的暗之护封剑。

    米诺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任由深渊冥王那黑色纤细到几乎只有骨头的尖锐手指点在了自己的眉心。手指碰到眉心的时候,一圈淡淡的黑色波纹在米诺斯的眉心处扩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波纹扩散的瞬间,米诺斯突然发出了惨叫,身体开始止不住的痉挛。

    “米诺斯!!”

    结仇仇远酷后恨所闹羽孙方

    吴月看着下方大声喊道。

    结仇仇远酷后恨所闹羽孙方  深渊冥王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看了看后,便将一张卡插入了决斗盘。

    “不要吵。现在的你是没办法救他的。”

    吴月面前的深渊冥王突然抬起了手。朝向了吴月。深渊冥王的手心中突然冲出了一道一模样的黑色锁链向着吴月冲过去。

    “卧槽!也想锁住我?”

    吴月立刻想要转过身来躲过这个锁链。然而,吴月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绑了几百公斤的铁块一样

    无比沉重,根本动不了了。锁链直直的冲向吴月。吴月惊恐的看着宛若蛇一般不断盘旋环绕向自己冲过来的锁链。但是奇怪的是,锁链只是单纯的缠绕在了自己的右手上。确切的说,是自己的手背上。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有困住。

    咔嚓。

    锁链撞击的清脆声音提醒着吴月现在的状况。锁链的沉重和冰凉,让吴月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阵阵颤抖。

    吴月的双臂因为重力只能下垂。但是在慢慢习惯了这个重量后,吴月运行着体内的黑暗能量,觉得身体的重量减轻了很多。

    吴月看着自己被锁链捆的严实的右手。又看着对面的深渊冥王。

    下方被锁链牢牢困住的米诺斯已经晕了过去。对面的深渊冥王只是单纯的看着面前的米诺斯。身体慢慢变得透明。直至消失。

    消失了?下面一个才是替身?也难怪下面的深渊冥王不会受到暗之护封剑的影响。原本就是幻影的话,自然不会受到攻击的影响。但是那又是为什么?为什么下面的那个会说话?还能够发动攻击。这里又是怎么回事?自己的身体沉到不用黑暗力量流转身体甚至都无法移动。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

    “看你的样子似乎满肚子疑问啊。”

    吴月对面的深渊冥王看着一脸疑惑的吴月。嘴角微微上扬。这个时候才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手腕上黑光涌动,成为了一个黑色的决斗盘。

    孙科仇仇方孙学所月太闹技

    “但是很可惜。我不打算回答你的疑问。你右手上的印记已经被封印了,哈迪斯无法再通过这个印记了解到这里发生了什么。想从这里出去的话,就来试着打倒我吧。你是个威胁,我现在决定要让你永远不能成为威胁。”

    “那...先把我身上的...这个奇怪的重量解除啊...”

    后远远仇酷艘察由月酷主通

    吴月努力抬起自己的双手。如果不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双手,吴月甚至以为自己的双手臂上是不是用绳子各自挂着一个两百公斤的杠铃。只是平举自己的手臂就已经耗费了所有的力气。肺部也觉得越来越热,好像胸腔中开始燃烧一样。

    “只是简单到小孩子都会的重力压迫而已。让身体的重力增加五倍。对于恶魔而言,只要运转体内的能量就可以轻易无视。”

    深渊冥王抬起右手,手指对着吴月微微勾了勾。

    “人类的身体果然还是太弱小了。”

    随着深渊冥王的动作,吴月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顺便变得轻松起来。

    “那是肯定的。人类那只有几十年的生命,在你们这些平均年龄一千年甚至数千年的人眼中应该只是和猫狗一样可笑吧。”

    吴月捏着自己的脖子让自己那酸痛的脖子微微轻松点。

    “不过猫狗也有自己的尊严。我可不打算让自己就这么被你弄死。”

    吴月抬起了自己的手腕。手腕上的决斗盘猛地展开。

    “那么开始决斗吧!”

    既然以命运力相搏不是对手的话,那就老老实实的靠实力。

    “决斗!”

    “决斗!”

    吴月和深渊冥王同时喊道。

    吴月和深渊冥王的面前同时出现了一枚巨大的骰子开始飞速旋转。

    “进化的这么快,你的决斗盘什么时候也装了骰子系统了?”

    吴月奇怪的看着面前两个相等大小的骰子问道。

    “只是我自己具现话出来的骰子而已。这样的话,你就觉得公平了吧。”

    深渊冥王面无表情的说道。

    “用不用这么贴心啊。”

    吴月觉得有些别扭。明明上一秒两个人还是处于对立的一方。

    在骰子停下后,吴月的是3.而深渊冥王的是2.

    “好,开场不错。我就选择后攻。”

    看到这个骰子的结果后,吴月兴奋的说道。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是帝王卡组了,那么也就不用在意。趁机多占点便宜总是好的。

    “那么我的回合。”

    深渊冥王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看了看后,便将一张卡插入了决斗盘。

    “发动永久魔法,强欲的碎片。”

    看到这,吴月额头上开始流下冷汗。也不知道自己的卡组能不能帮自己解决现状。

    “再发动永久魔法卡,不死式冥界炮。埋伏一只怪兽。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8000,0)

    敌科科仇独后察陌阳考毫独

    敌科科仇独后察陌阳考毫独  吴月捏着自己的脖子让自己那酸痛的脖子微微轻松点。

    不死式冥界炮?我去这么古老的卡都出来了?上次不是帝王用的很溜吗?怎么突然变成不死族了?

    “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抽出了自己的卡片。不论怎么样,先抽牌再说。

    “好。发动魔法卡,妖鸟的羽毛扫。破坏对方场上所有的魔法陷阱卡。管你什么卡,给我全部破坏。”

    “启动盖牌,陷阱卡。反大革命。”

    深渊冥王突然打开了自己的盖牌。

    “要让场上的卡2张以上破坏的效果怪兽的效果·魔法·陷阱卡发动时才能发动。那个发动无效并从游戏中除外。因此妖鸟的羽毛扫效果无效,除外。”

    深渊冥王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三角形屏障,将场上吹起的狂风阻挡在屏障外,保护了深渊冥王的卡片。

    “反...反大革命?在现在这个星光大道泛滥的场地上竟然还会用这种卡啊。”

    吴月惊奇的看着深渊冥王说道。刚才的不死式冥王炮和现在的反大革命一样,真的是有够古老的卡片。

    “我的卡片都是具现话出来的。星辰龙的话......和她不是很熟。就算具现话出来,我用着也不舒服。”

    深渊的冥王眼神有些遥远。

    “我去。打个牌还讲究那么多。”

    吴月只好将卡片放到了除外区。

    艘仇地仇酷孙术战冷恨战技

    “那么发动魔法卡,光之援军。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送入墓地,选择卡组中一只光道怪兽加入手牌。”

    吴月翻开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反正又是三张关键卡或者无关紧要的卡片吧。

    后不地不独结术由冷孙结吉

    “......”

    等级偷窃虫,黄泉青蛙,粹蛙。

    卧槽这什么情况?今天运气怎么好?

    吴月惊奇的将三张卡片塞入了墓地。从卡组中将一张卡加入了手牌。

    “我选择光道魔法师莉拉(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200)加入手牌。然后召唤光道魔法师莉拉。战斗!光道魔法师莉拉,攻击你场上的盖牌怪兽!”

    光道魔法师手中的魔杖开始不断的聚集起光能。

    嗖!

    一道光束猛然间冲向深渊冥王的场上。直接贯穿了深渊冥王场上的盖卡。卡片翻开,是个背部有着金字塔

    一般壳状物的乌龟。

    “发动金字塔龟(等级4,攻击力1200,守备力1400)的特殊能力。这张卡被战斗破坏送往墓地的时候,从卡组中选择一张守备力2000以下的不死族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守备力1200的哥布林僵尸(等级4,攻击力1100,守备力1200)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