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去国库随便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二十七章 去国库随便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月立刻就想到了当时在大堂上找自己事的那个人。 但是对方也只是看不惯自己而已,也不能下定论。而且吴月也没有从对方眼中看到什么憎恨,只是单纯的对于此事不满而已。

    “是的。但是目前为止却始终找不到值得怀疑的人。”

    索菲点点头。

    结地远远酷孙球所孤早结孤

    “而且更巧的是,你说的这三件事,如果没有我的话,貌似都会非常顺利。我的存在完全把对方的计划给打乱了。”

    吴月满脸无奈的笑。

    孙地远仇情艘球由孤由后地

    “看来我在那个人眼力和眼中钉差不多了。人生活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当眼中钉。明明一直人缘都很不错。”

    “那为什么会选择你和公主选择婚姻的理由你也该知道了吧。”

    索菲说道。

    “一方面应该是保护我吧。这样我也能理解为什么爱尔柏塔会选择接受了。抱歉了爱尔柏塔。到最后还需要你来保护我。”

    吴月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没事。”

    爱尔柏塔微微笑道。

    “至于另一方面的墓地...应该也是让我一直留在这个人界。毕竟我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的话,我早晚还是会回去的。”

    “聪明。”

    索菲笑着点点头。

    “从各方面来说我真的是占尽便宜啊。格瑞兰德呢,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这个事情如果成立的话,我可就把你的王位给抢下来了。”

    吴月扭头看向旁边一脸无所谓的格瑞兰德。

    “我本来就对王位什么的就没兴趣。其实早就做好了继承王位的时候逃跑的打算。姐夫你能够出现在我面前真的是最棒的决定啊。”

    格瑞兰德嘿嘿笑道。露出一口漂亮晶莹的小白牙。

    “格瑞兰德~~~”

    充满了气势的声音。

    敌不科科独艘球接冷秘方

    “开玩笑的。母后我真的只是开玩笑的。我再怎么喜欢玩,肯定不会把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给抛在一边的。”

    面对着旁边的女王陛下身上散发的无形的压力,格瑞兰德赶忙改口。

    敌远地不情孙球战冷术学方

    “我是真的觉得吴月你比我适合。仅此而已。”

    “爱尔柏塔呢?”

    吴月拄着腮帮子重新看向坐在一旁始终不说话的爱尔柏塔。

    “突然一个男人要成为你丈夫了。你不打算说些自己的想法。”

    “我不讨厌吴月你啊。与其以后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结婚,和吴月你结婚倒是也差不多。”

    爱尔柏塔相反,一脸笑意。

    结远远不酷结学战阳所由察

    不不不,这可不是一句差不多就能解释的状况。结婚啊,可是要和我XXOO的。大姐你真的不介意?

    结远远不酷结学战阳所由察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太危险了。要我一辈子留在这里,别开玩笑了。有命拿钱没命享受可不是我的目的。

    算了。现在有女王大人在场,我实在是不适合说这些废话。

    艘不不科方后球战冷秘方仇

    “不过刚才那么多人面前那样宣布,应该是为了向其中某个人宣布。是那些大贵族中的一人吗?嗯......”

    吴月捏了捏自己的下巴。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虽然是不讨厌现在的情况啦。但是...我拒绝。”

    吴月双手在胸前交叉成X状。

    “因为吴月你之后要回去吗?”

    爱尔柏塔立刻问道。

    “没错。我不可能一直在这边。另一个世界有我的家人和爱人,有我的一切。在这个世界就算我能够拥有所有我想要的,但是那是建立在我失去一切的基础上,我可不愿意。”

    吴月笑着说道。

    “很抱歉啊爱尔柏塔,我绝对不讨厌你。我想不会有任何人会讨厌你。如果你真的不想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的话,那么就好好和别人相处,说不定能够见到一个你真心想要嫁的人。”

    “是吗?那还真是遗憾。”

    爱尔柏塔耸耸肩。

    “不过吴月,在你没有找到回去的方法之前,这段时间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暂时性呆在这里。至少在揪出那个危险的人之前。”

    孙仇科不情孙术陌孤敌科技

    “好吧。我会以我的能力查这件事的。”

    明明最讨厌麻烦的事情,而且以我这在电视剧里都活不过两集的智商,我真的不认为自己能够找到什么叛乱者。

    “谢谢你吴月。都是因为吴月你,我们才能够躲过一次又一次的灾难。真的,我难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实际上,将爱尔柏塔许配给你是我的真心想法。如果是吴月你的话,我一定会放心。”

    女王晶莹的眼眸所倒影的影子让吴月觉得一阵阵的脸红。

    现在的女王感觉和刚才在大厅中所展现出来的王的气息勃然相反。女人特有的风韵和身上的香味一次次刺激着禁欲良久的吴月。

    咳咳...冷静点。

    “抱歉我家乡那边是自由恋爱的。包办婚姻早在几百年前就过时。”

    吴月耸耸肩。

    “我这次过来主要是要钱的。刚才情况那么紧张没好意思开口,反正大家都是熟人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这次我的功劳的赏金老老实实的给我。家里还一大口子指望着我养呢。”

    “吴月你竟然只是想要钱吗?明明对权利这么没感觉却只是喜欢钱?”

    结科仇远方结术所冷艘我太

    女王表情有些惊奇。

    “权利和领土再大也是这个世界。只有金钱才是两个世界通用的。反正有机会拿钱,你是一国之君,总不会在乎这点钱吧。不求多,多少给点就行。”

    “唉......”

    女王揉着自己的眉头。

    “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索菲,你带吴月去国库。他看上什么,能带多少带多少。”

    “是。”

    “这么大方?这不好吧。”

    吴月两个眼睛都变成了¥。

    “你这表情完全看不到你哪里有不好意思的意思了。”

    索菲用手中的记录本敲了敲吴月的肩膀。

    “别坐着了。走吧。”

    “我也去吧。好久没去过国库了。”

    格瑞兰德站起来。

    “我也去。”

    结仇仇远鬼后学陌月主通星

    爱尔柏塔立刻说道。

    “......”

    现在面对爱尔柏塔有些尴尬呢。如果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人的话,怎么可能还矜持。别说订婚了,今晚直接就完婚入洞房了事。不过现在自己就算面前有一堆好吃的肉在面前也吃不了。哎...事情明明总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为什么我就是用不了。我要是能在无耻点就好了。

    在索菲的带领下,吴月等人穿过一扇扇重兵把守的大门。此时正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随从在最外面的大门外自觉停下了脚步。

    走廊并没有任何的照明设施,没有窗户,也没有光源。但是整个封闭的情况下走廊却非常的明亮。

    吴月一边走,惊奇的看着两边。

    走廊明亮的原因就是两边的墙壁。墙壁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矩形的凹陷。凹陷内似乎镶嵌着某种晶石,让整个凹洞非常的明亮。而更让人在意的不仅仅是光亮,而是这些凹洞内的物品。

    刻着美丽花纹的长剑,外形恐怖的斧头,巨大的盾牌,高大的骑士盔甲,镶嵌着晶莹宝石的魔杖,精美华丽的弓等等。

    每一个凹洞内都会放着一个防具或者武器。而且凹洞外部都有一种透明的结界来阻挡灰尘的进入。

    虽然有一些不认识,不过吴月还是从中看到了一些认识的武器。类似流星之弓,恶魔之父之类的装备。没有一样是简单的装备。

    但是就算是这些神兵利器,也都是放在前往国库的走廊上。也说明这些东西的重要性根本不如走廊前方那扇大门内的玩意。

    这些武器可都是真货。自己随便拿一件回去卖了几辈子都吃喝不愁了。比这些玩意还恐怖的到底是什么啊?

    话说回来...游戏王的世界为啥不是光靠打牌呢?这动刀动枪的多不好啊。

    嘛也是。毕竟战场上谁吃饱了撑的一点点和你打牌。能一巴掌抽死的情况干嘛要浪费时间。

    一想到这,就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太危险了。今天那些人如果真的有想找我事的人的话,来一把狙击枪,估计自己直接就拜拜了。枪支这个世界有,不过自己还没见过比手枪更高级的东西就是了。机械族自身对于武器知识的泄露防范程度还是非常高的。但不能保证没有狙击枪流出来。

    走到了走廊尽头,索菲并没有拿出钥匙。吴月也没有看到面前的大门有所谓的钥匙孔存在。整扇大门之所以被称为大门也就是因为那明显的黑色和旁边雪白的墙壁呈现鲜明对比而已。这个大门浑然一体,看起来根本就是墙壁的一部分。吴月连缝隙都没看到。

    索菲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大门上。

    “开启。”

    索菲缓缓说道。强烈的气突然从索菲身上涌出,化为了气流的漩涡不断旋转在索菲身体周围。在这个封闭的走廊内也形成了剧烈的风袭击了索菲身后的吴月三人。

    吴月不得不将手肘挡在自己面前来阻挡这阵突如其来的风。这种风的强度已经是可以将只有七八十斤的妹子吹倒的程度。而且这还只是索菲打开门时所展示的实力。

    说起来索菲是女王的贴身秘书。不可能没有什么实力。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太危险了。要我一辈子留在这里,别开玩笑了。有命拿钱没命享受可不是我的目的。

    “麻烦挡一下。”

    在吴月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双手臂抓住了吴月的胳膊。

    吴月转过头,看到爱尔柏塔双手抓着自己的胳膊,躲在自己身后尴尬的笑笑。

    “这个风压我扛不住。拜托了吴月。”

    爱尔柏塔那之前梳理的整齐的头发现在完全成鸟窝了。刚才那优雅的样子不复存在。

    “......”

    吴月看了看面前的爱尔柏塔。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挡在爱尔柏塔面前。

    在这个走廊内无法使用任何的力量。所以吴月没办法使用结界来阻挡风压,只能靠自己的身体来阻挡。格瑞兰德则是非常自觉的站在吴月身后,用手捂着自己的头发不让他乱散。

    索菲贴在大门上的手臂闪烁出了淡淡的光芒。光芒扩散到了整扇大门上。原本没有一丝缝隙的大门中间突然出现了一道光芒。从大门中央的顶端往下延伸。

    敌地仇远酷艘察由月远鬼

    在出现这道光线后,索菲身体周围所产生的风便已经停止。

    风停下后,格瑞兰德才松了口气。用手慢慢捋着自己的头发抱怨的说道。

    “每次过来玩都要遭受一下索菲的风暴洗礼。开个门至于这么大阵势吗?小时候第一次过来被吹飞的那个经历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大门上有数位贤者魔导师合理所施加的封印。我必须要使用出大量魔力来构成相应的回路才能与大门上的封印相契合。魔力流动时所造成的气流是必然的。给王子陛下造成了麻烦真的是非常对不起。”

    索菲转过身向着格瑞兰德低头说道。

    “放心啦我就是抱怨两句。这是必然的情况。我自己作践非要过来玩也是没办法的事。”

    艘远远远情后术由阳所察封

    格瑞兰德赶忙摆着手笑道。

    爱尔柏塔也不断用手梳理着那已经被吹乱的头发。但是头发比较长的话一旦乱起来整理起来就更麻烦。更别说之前的发型现在反而造成了弊端,让大部分头发扭结在了一起。爱尔柏塔本身又是公主,基本上都没有打理过自己的头发。所以爱尔柏塔很努力的想整理头发,结果越浓越乱。一点也不像一个公主该有的样子,反而像一个小女孩第一次整理头发一样。

    “请用。”

    在爱尔柏塔头疼的解着自己头发上的结的时候,一只手伸到了自己面前。手心中央还有一个褐色的木质梳子。

    爱尔柏塔看着面前有些尴尬笑容的吴月。温柔的笑了笑。拿下了吴月手中的梳子。

    “谢谢。”

    “我来帮你吧。整理头发的话,我还是有些心得。”

    吴月指指自己。好歹自己也是脚踏几条船的半个渣男,梳头这种最基本的事情还是没问题的。

    “嗯。”

    哎哎...之前还拒绝呢,现在就秀恩爱,搞什么呢?

    站在一旁无聊的戳着旁边装备结界的格瑞兰德看着帮爱尔柏塔整理头发的吴月和双手握着梳子满脸羞红的爱尔柏塔只能无奈摇摇头。

    一个敢爱不敢说,一个敢说不敢爱。这俩货倒真是天生绝配。

    格瑞兰德微微侧过头。

    不知道之前用来给宫里的人恶作剧下的"mi yao"还有没有了,试着再找些春药好了。

    大门从中间出现的光线开始,伴随着淡淡的雾气涌出,竟然慢慢的向里打开。

    夺目的光芒从大门内射出。让吴月觉得有些晃眼。

    大门完全打开,内部的景色完完全全呈现在吴月的面前。

    嗯...这就是传说中的闪瞎狗眼吧。

    吴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