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零八章 这家伙真不好沟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零八章 这家伙真不好沟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也就是说面前这个人早就知道哈迪斯在刚才那个建筑物内才打

    算做出些不该做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先感觉到了那一丝微弱的

    杀气来到了屋顶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但是能够肯定的就是格斯大哥他们的音乐会肯定不能持续下去了。虽然不

    知道哈迪斯和深远的冥王之间到底发生了啥事,但是就按照那些卡片的介绍来看,哈迪斯

    和面前的这位之间一定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渊源还不浅。

    本来这种事是不想管的。毕竟哈迪斯在场,身边的护卫肯定也不是省

    油的灯,自己也没有必要管冥界的世界。刚才之所以自己先行动主要还是因为众人都沉迷于音乐

    中所以对于杀气的感知缓慢了一点,要是所有人都察觉到的话,

    面前这个生物就算再厉害,估计也会在以瞬间成为渣子。

    但是吴月觉得有些厌烦,这可是格斯大哥和自己的师傅以及师

    兄正在开展的音乐会,怎么能因为别人的私人恩怨就擅自终止,

    而且还是那么好听的音乐,因为外物而被打扰就更不能饶恕了。

    所以吴月才会在一瞬间就冲出了音乐场将这个人带离了音乐会场。

    不过接下来怎么办?

    吴月有些苦恼的看着面前一脸冷漠看着自己的深渊的冥王。本

    来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暗杀者才会大手大脚的来做,但是现在看来就算自己先走,这个

    家伙还会继续回去找哈迪斯的麻烦。在这里这么干耗着的话,刚

    艘不科科酷鬼独技远情技不

    才那种似乎能够吞噬一切的魔力球也会不断向着自己打过来。而

    且多尔瓦先生说的也对,自己手上的印记不能保证就只是简单的

    印记,如果是哈迪斯刻印在自己身上以便于监听的印记的话,那

    让他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和企图暗杀他的人在一起,不管自己是不是能够杀掉对方,自己之后还能

    不能顺利留在冥界还真的是一个未知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艘远仇科独酷方秘仇羽后科

    !!我明明只是想要和格斯大哥在一起而已啊,根本就没想过别

    的,只想在接下来的一年内和格斯大哥在一起玩,想要多多了解

    一下格斯大哥,为什么要让我接触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而且

    麻烦是一个接一个的来,先是葛佳丝塔芙,然后又是面前这个深

    渊的冥王,这是一个比一个的强。自己命犯煞星吗?都叫做深渊的冥王了给我老老实实

    的呆在深渊里不好吗?

    但是就在吴月在那里满头青筋的窝火的时候,这个叫做深渊的

    冥王家伙却一点都没闲着。从石壁里出来后,看了吴月一眼,突

    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猛地冲向了空中。后背一阵鼓动。

    唰......

    一对黑色的骨翼突然从背后冲出。冥王扇动着背后的翅膀,化

    为了一道黑色的流光向前飞去。对方看吴月的实力很麻烦于是选择直接逃跑而不选择和吴月硬碰硬。这也说明他对于哈迪斯的愤怒和怨恨到底有多么深。

    我靠直接就把我无视了?看来是打算在音乐会所有人还处于比

    较松懈的时候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必须要阻止他。

    敌地远仇鬼情独羽科技仇

    你爱干什么是你的自由,但是绝对不能饶恕你这混蛋打扰格斯

    吴月背后展开了一对黑色的能量。也跳入了空中,扇动着翅膀

    漂浮在空中。

    嗖!

    吴月的身影消失在了空中。

    正在闪动翅膀飞速向前飞动的深渊的冥王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

    后脑勺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冲击。

    彭!

    冥王直接从空中,宛若陨石一般撞击在了地面上。发出了沉重

    而又剧烈的声音。石头碎裂的声音和弥漫的烟雾足以说明刚才收

    到的冲击有多么猛烈。

    吴月扇动着翅膀飞在空中,看着被自己刚才从空中踢下去的冥

    王所在的方向。没有敢贸然冲下去,那个冥王之前发出的能量弹现在还让吴月心有

    余悸,要是随随便便攻击而不小心碰到对方发出的那玩意的话,估计又要跑回机械

    城一趟了。那地方多去几次的话,天知道自己会被造成什么玩意

    。

    吴月在空中慢慢等待着。紧紧注视着下面的情况。

    后远不科方方方考科冷情主

    既然不敢贸然前进的话,就老老实实在空中等待着不就好了。

    ......

    吴月有些奇怪。

    这已经过了一分钟了。刚才那一下子估计也没有造成多大伤害

    才对。这家伙既然有这么大的能量,在能量的保护下刚才的攻击应该和风吹没两

    样吧。要爬的话应该也能够爬出来了。这么墨迹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土壤的不同,烟雾的粘稠度比想象中还要狠。吴月之所以在空中等

    了一分钟,就是因为这烟雾久久不散。

    吴月等不下去了。直接扇动自己的翅膀,身体在空中一个旋转,转动的翅膀猛地往下挥动一道旋风。

    瞬间就将面前的烟雾给吹散。露出了趴在地面陨石坑中央的那个

    深渊冥王。那个家伙现在还老老实实的趴在地面上,仿佛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该不会真的被自己一脚给踢死了吧。

    吴月觉得有些惊讶。都敢一个人去暗杀冥界之王了,不会真的

    这么脆弱吧。虽然身体本来就已经瘦到皮包骨。

    嗯?

    吴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这个深渊的冥王的身体是不是变得有些透明?

    不对不对不对,真的变得透明了。

    吴月很确定的看到深渊冥王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变成透明色,吴

    月甚至能够看到它身体下方的土地。

    就这样,深渊的冥王慢慢消失在了吴月的面前。

    这到底什么情况?透明?

    我操让他这样跑了就完了。自己放跑了要暗杀冥王的刺客,这罪名不知道有多大。

    “出来!光与暗之龙!”

    吴月的身后璀璨的光芒一阵闪烁,伴随着嘹亮的龙吟。庞大的

    龙出现在了吴月的身后。身体仿佛是两个次元的相互组合一般,

    后地科科独情酷太远远科

    黑色与白色诡异的融合而塑造的身体,带有棱角的头颅口中不时的吞

    吐着乳白色的火焰。

    “攻击!”

    吴月指着地面喊道。

    巨大的光与暗之龙猛地扬起自己的头颅,口中的火焰宛若流动

    的云海一般,在口中不断奔腾。

    轰!

    巨大的火浪呼啸着向着地面涌去。霎时间便将刚才深渊的冥王

    所躺的周围数百平方米的地方掩盖在了火焰的浪潮中。

    吴月一直紧紧的注视着地面。这里的地面都是沙地。如果那个

    骷髅脸想要逃跑的话,周围的空间一定会有什么特别。

    但是直到光与暗之龙的火焰完全消失,原本有些灰黄的地面都变成了灰黑色。吴月也完全没有看到什

    么异样的东西。

    难道说是真的消失了?

    吴月奇怪的抓抓自己的后脑勺。

    嗯...算了。既然对方已经消失了,其实更合自己的心意不是

    后远仇不独鬼独秘地方考恨

    吗?如果他还留在原地的话,就不得不和他战斗了。

    说实话,自己真的没自信能够完胜他呢......

    吴月眯着眼睛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不管怎么说,现在事情是告一段落了。先回去吧。还要赶紧看

    看格斯大哥他们的音乐会。

    吴月扇动自己的翅膀向前冲去。强烈的飞行速度瞬间就让吴月

    消失在了空中。

    在吴月消失后,之前被光与暗之龙的火焰烧灼的呈现黑色的土

    地有一块被掀开了。一个黑色的土块慢慢站了起来。

    一阵微风吹过,黑色的土块碎块缓缓的掉落。深渊的冥王慢慢

    从土块中现身。他的身体似乎没有受到多少伤害,唯一有些缺陷

    的就是身上的袍子已经破破烂烂,衣不蔽体。

    孙仇仇远酷情酷秘科情陌主

    “想不到我又被阻止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深渊的冥王那枯瘦的身体突然出现龟裂。裂痕仿佛枯萎的地面

    一般,不断的延伸。不一会儿的功夫,深渊的冥王整个身体都布

    满了裂纹,黑色的气息不断的从裂纹处涌出。

    孙远远不方方方秘不孤孤

    “我不明白。”

    轰隆!

    深渊的冥王脚下所站的地面开始了龟裂。纵横交错的裂纹宛若

    蜘蛛网一般,而站在中央的深渊的冥王,就是制造蜘蛛网的那只

    恐怖的蜘蛛。

    “戴威尔!我不明白!企图毁灭一切的你,为什么能够做出一

    副和善的样子欺骗所有人,让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去保护你!”

    深渊的冥王抬起了自己的手。一团黑气涌现,手中突然出现了之前的那个黑色球体。黑色球体出现后,慢慢的漂浮起来。

    艘地地远方酷情太不术独艘

    “去吧。蕴含着我的仇恨的炸弹。将戴维尔和那些支持他们的一群愚蠢的人一同炸为碎片。”

    黑色的球体缓缓的向着吴月所飞走的方向飘去。速度在一点点的加快。

    噼啪。

    深渊的冥王身体突然碎裂。黑色的气息仿佛正在燃烧的木柴所

    产生的黑烟一般,浓浓的向着空中飘去。缓缓消散在了空中。仿佛已经成为虚空的声音飘荡在空中。

    “不论多少次。戴维尔,我一定要阻止你!”

    “啊!”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深渊的冥王好端端的在黑暗中,宛若

    一只婴儿一般蜷缩在那里。仿佛刚从噩梦中惊醒一般,深渊的冥

    王发出一声惊呼,猛地睁开了眼睛。

    敌地不科方鬼方太科阳后孤

    深渊的冥王看了看周围。看到周围的情况后似乎没有太大的惊

    讶。

    失败了吗?

    那么,等待下一次可能出现的机会吧。

    吴月这边

    孙远仇科方方鬼秘远情封

    为了节省自己空间能力,吴月只是扇动自己的翅膀向前飞行。

    在飞到音乐会场之前的时候,理所当然的被那些敬业的士兵给挡

    住了。

    人家毕竟也是责任所迫,该这么做也是当然的。

    话是这么说......

    吴月满头青筋的将自己的门票展示给面前的士兵。

    之前该你们上场的时候完全不见得你们有动静,现在这种鸡毛

    蒜皮的小事你们开始较真了。我可是帮你们解决了一宗大难题啊

    (虽然没成功)。偏偏我现在还不能说,要是随随便便说的话,反而有可能会让

    自己被怀疑与对方有勾结。只能在这里闭嘴了。

    因为现在音乐会已经开始,第一曲还没有结束。吴月不被允许

    入场。只能老老实实在外面等候。因为吴月是客人,所以一个士

    兵还小心的帮吴月搬了一把椅子。(一般情况下,音乐会的演奏

    主要是分成三部分。序曲,协奏曲和交响曲。在音乐会开始演奏

    序曲后,大门就会关上。在序曲结束后会再次开启大门,然后协

    奏曲开始的时候会再次关上大门。以此类推。这是一种尊重先到

    者和演奏家的一种规定,防止晚到的人中途进场来妨碍到其他人

    。音乐会场的周围也带有结界,就是防止空间移动的。如果大门

    关闭的话,就只能利用空间能力从里往外走,而无法从外往里进

    。现在吴月只能等到序曲的结束才能进场。)

    我明明是为了你们才会变成这个状况的。为什么我不得不坐在

    外面来消磨时间啊。

    吴月翘着二郎腿,满肚子火的在大门旁边坐着。身体非常急躁的不断抖动着。

    无缘无故的被打还差点被杀掉,现在还不得不在外面等待着。

    孙不地仇酷独酷技不故科岗

    不窝火才会奇怪。

    “吴先生。”

    在吴月还满头青筋,急躁的看着前方站的整整齐齐的黑铠士兵

    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

    吴月转过头,发现旁边此时正站着一位穿着笔挺西装的银发美

    男子。英俊的脸孔甚至有一些女性化。如果稍微化化妆然后穿上

    啊不对,有些想歪了。

    “你是?”

    吴月奇怪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自己应该不认识他才对。

    后仇远不鬼酷独太仇所岗陌

    “我是哈迪斯的三护卫之一。米诺斯。我奉哈迪斯大人的命令

    ,将你带进音乐场。”

    后仇地远酷酷方羽远结帆陌

    米诺斯微微躬身,恭敬的看着吴月。

    “虽然很感谢哈迪斯大人的命令,但是现在进去的话会造成别

    人的困扰的。我还是在这里稍微等一下吧。可以吗?”

    吴月想了想后摆摆手笑道。

    “这就是我来的原因。我会由后门带你进入。我想吴先生你也

    不愿意浪费那宛若天籁之音的音乐吧。”

    孙仇科远酷酷酷秘地冷不结

    对于吴月的回答,米诺斯只是微笑的说道。

    “有后门吗?”

    吴月惊奇的看着米诺斯。之前自己也算是看了这个地方大部分

    ,还真的没发现有什么后门。到不是说只有一个出口,而是说可

    以通过结界进入的入口,这个没有。

    “哈迪斯大人为了你能进入,已经把结界开启了一个入口。从

    那里就可以利用魔法阵直接进入。”

    “哦!多谢了。”

    吴月立刻站了起来。坐在这里可是让自己窝火够了,能够进去

    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米诺斯转过身,向着前方走去。吴月也跟随着米诺斯的脚步,

    缓缓向前走去。

    哈迪斯的跟班啊。

    孙远不不方情情技仇孙指酷

    吴月走在米诺斯的身后。看着面前缓步行走的米诺斯。

    感觉是个好强的人。不知道真的打起来,自己会不会是他的对

    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