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痛苦的吴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八十三章 痛苦的吴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就算要死,也要让这个腐朽的国家重新惊醒过来啊!!!”

    刀化为了金色的流光冲向了爱尔柏塔。 刺耳的破空声一瞬间传遍周围。而同时,刀疤脸这一击似乎使用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立刻倒了下去。周围蠕动的黑暗生物顿时扑了上去,完全笼罩了刀疤脸,吞噬着刀疤脸的身体。

    看到金光向着自己冲来,爱尔柏塔的双手被制住,根本无力动弹。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那道已经成为金光的剑在自己的视野中变得越来越大。

    下一秒,吴月突然出现在了爱尔柏塔的面前。但是这个时候,刀已经来到了面前。吴月根本没有任何方法来防御住这个攻击。

    嗖!

    金光冲过了吴月的右臂,被吴月用肩膀撞得错开了方向。以分毫之差刚好偏过爱尔柏塔的身体。向着后方毫无阻碍的空地飞去。仿佛子弹一般,飞快的速度眨眼间便让刀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足以看出这个刀刃到底冲的有多快。

    “吴...月...”

    爱尔柏塔瞳孔不断的收缩,看着面前的吴月,声音都在不断的颤抖。

    吴月转过身,看着爱尔柏塔。而现在,吴月的整条右臂已经没有了。肩膀以下,只有血液在不断的流淌。手臂因为刚才那包含着钻石骑士的全力一击,而完全被剑内所蕴含的力量冲散消失。想拿回来接上,都不可能。

    吴月看到爱尔柏塔没事,才注意到自己右臂的情况。看到血液如泉水一般涌下,吴月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抬起左手在右手的肩膀上抹了一下。

    右肩膀银光笼罩,银色的气流在肩膀上流动。血液,立刻便制住了。但是右边缺失了一块,怎么看都非常违和。

    虽然吴月现在可以利用黑暗力量重新制造出一根手臂。但是那毕竟不是自己原本的手臂,哪怕接在自己身体上,如果不利用思想来时时刻刻去控制的话,他只是一根毫无用处的肉块而已。那样会很麻烦。现在自己好像又变成了之前那种,虽然能够感觉到痛楚,但是却没有任何感觉的状态。所以就算手臂被整个完全毁掉,吴月也没什么表情。

    吴月看向周围,所有的黑衣人都已经被黑暗吞噬。消失在了地上。现在整个地面上,只有被绑架的学生和站着的吴月而已。

    吴月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惊愕的看着自己的爱尔柏塔和格瑞兰德。还有后方已经脱力的各位贵族学生。便转身向后走去。将周围笼罩起来的黑暗也缓缓消失。天空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晴朗。

    “吴月等等!”

    爱尔柏塔立刻喊道。吴月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爱尔柏塔。

    然而爱尔柏塔在看到那双银色的瞳孔后,嘴巴只是一张一合,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已经大致清楚了。正因为如此,她才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不起。”

    爱尔柏塔还是失落的低下了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该说些什么。自责与懊悔,正在一点一滴的摧毁着她的心智。

    “......”

    吴月只是淡淡的看了爱尔柏塔一眼。背后突然展开了一对能量翼。吴月猛地跳起,瞬间便飞向了天空。在流动的巨大气流中,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在飞船的甲板上看到一切的众人,还在惊愕中。

    钻石骑士,黄金骑士,白银骑士。霸魔导士,贤者魔导士,黑魔导士等等各种强大的人聚集起来的千人队伍。这些队伍哪怕要攻占国家也是可以的。但是却因为吴月一个人而被消灭了。而且是灵魂以及肉体完全被消灭。

    所有人头皮都在发麻中。连吴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做到现在这个地步。

    但是飞翔在空中的吴月根本不想去在意这些事情。不仅没有意义。也让吴月觉得很厌烦。右手上的手镯和戒指,在阳光下不断闪烁着光芒。

    吴月没有回到自己的宅邸。而是疯狂的扇动着自己的翅膀毫无目的的向前飞去。也没有使用防护罩。任由强烈的气流猛烈的刮着自己的脸颊,让整张脸蛋挂刮的生疼。

    “可恶啊!!!!!!!!!!!!!!!!!!!!!!!!!!!!!!!!!!!!!!!!!!!!!!!!!!!!!!!!!!!!!!!!!!!!!!!!!!!!!!!!!!”

    吴月冲到了一处山头,站在山头上,再也不能忍住心中的情感,仰起头愤怒的喊道。声音中充满了凄凉与悲伤,还有愤怒。仿佛失去了一切希望。整个山头因为这句蕴含着强烈情感的一句话而不断颤抖着。

    “吴月......”

    心里传来了多尔瓦那有些担心的声音。

    吴月愤怒的吼完过后,因为用力过猛而不断的喘着粗气。原本已经停住的眼泪,现在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吴月跪在了地上。再也忍不住心里的那种难过的感觉。开始痛哭起来。毫无形象毫无连贯的哭声不断的回响,但是山顶的风却在瞬间,就将吴月的哭声给消散。让脸上干燥与湿润混合,异常的不舒服。

    眼泪不断的流,汇聚到下巴成为一条线不断的流下。强烈的风吹到充满泪水的脸上,让脸蛋显得很冰凉,也很难受。眼泪很快就会吹干,但是很快就会被新的眼泪掩盖。

    吴月手支撑在地面上放声大哭。但是吴月也知道,这个哭泣毫无意义。但是心里面仿佛要将心脏挤爆的酸楚仍然一阵阵的袭击着吴月的身体。让吴月难受的浑身颤抖。

    其实只要自己走就没问题的。只要不理会这些人,就没关系。毕竟那是国家级的贵族,家世都非常显赫,而周围的那些护卫实力也都很好。之所以一开始失败主要是被措手不及的攻击了。飞船本身也配备武器,那里离人类城镇也不远,调兵很简单,只要攻击的话,要消灭那些黑衣人并不是难事。

    但是就算是这样。自己这么回去了。这件事仍旧会成为一个包袱,永远都留在自己的心头。毕竟就算能够消灭黑衣人,会牺牲很多人是在所难免的。这会让自己一辈子都无法释怀。既然自己有可能会一辈子活在痛楚之中,那么自己宁愿选择将这件事解决,让自己留在这里。也不愿意回去。

    神圣妖精龙只是不希望会有人类造成无谓的牺牲,所以将事情告诉了自己。她并不是想要让自己现在这么痛苦。

    黑衣人想要改变这个人类社会,自己也承认,这个社会的确比想象中还要夸张。贵族和平民与奴隶,简直就是三个次元。贵族在这片有尽的大地上享受着无尽的权利。而平民却在无穷无尽的劳作着辛苦度日。奴隶更是没有任何的权利与尊严。会有组织想要反抗也是必然。而拥有着写有国家魔法的魔法书以及能够随意使用国家级魔法的自己,更是这场反抗的最佳领导人。他们会希望来找自己也很正常。绑架那些贵族子弟也是希望能够牵制住那些拥有强劲实力的护卫。

    没有人有任何错误,每一个人只是希望事情向着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当这些情况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就构成了现在的状况。

    按照欧贝里斯克的话,自己就算去了混沌界,以自己的实力,也不足以抗衡里面光与暗的交融所散发出的能量波动,去的话只会让身体一点点被吞噬,直到最后灵魂都会消失。而且自己也知道,就算到了混沌界,那个与自己没有任何交集的混沌战士也同样不可能会爽快的帮自己。一年只有一次的时空穿梭,迪欧斯本身就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想要让他帮自己,根本是不可能的。只是自己一直在心里在给自己一个理由而已。

    什么都没有了。什么方法都不存在。什么希望都不会剩下。

    早知道会这样,自己一开始就留在之前的动漫世界就好了。这样格斯大哥他们在回到混沌界后说不定能够寻着线索找到自己,然而现在,因为自己擅自来到了这个世界。什么线索都不会剩下了。

    懊悔,自责,愤怒,悲伤,痛苦,无力,焦虑,紧张,恐惧,怨恨,等等很多连吴月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感一瞬间融合在了心里。让吴月放生大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吴月坐在了地上。往后倒去。让自己睡在被阳光晒得有些温暖的地面上。

    “还好吗?吴月。”

    多尔瓦成为灵魂状态,漂浮在吴月的旁边。看着吴月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知道。只是觉得现在很累。我现在什么都不相干。”

    吴月伸展着四肢,看着面前晴朗的天空。眼神缓缓失去了聚焦,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如果连多尔瓦先生都不在我身边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竟然这么害怕一个人。一直以来,格斯大哥,迪欧斯大哥也好,多尔瓦先生也好,大家都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从来感觉不到所谓的孤单。现在突然一个人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去原来的世界,见不到自己的父母,见不到自己的朋友,见不到关心自己的人。我突然觉得非常害怕,害怕到连行动都不行。要是连多尔瓦先生都不在的话,我担心自己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没关系。我一直都在。”

    多尔瓦落到吴月旁边,坐在地上,看着吴月微笑着。

    “我呢。以前看小说的时候,有时候会很羡慕里面的主人公穿越到一个世界里,然后威风八面,要什么有什么,看谁不爽揍谁。学会各种各样强大的能力,拥有说不尽的钱财,还有永远关心自己爱着自己绝对不会变心的女孩。逍遥的过一辈子。但是现在......”

    吴月手肘搭在自己的眼睛上。

    “我才发现那些都是扯淡。我不想要这些。我现在只是觉得,能够回家就好。回到那个平凡的生活中,不要这些无所谓的东西也罢。”

    “......吴月。慢慢生活下去吧。这个世界也许比想象中要更强大一些。以后你在这里好好修炼的话,也许以后能够自己开启次元之门。你现在已经向神得到了能够扭曲空间的能力。以此为基础,好好修炼的话早晚有一天能够回去。”

    “我知道。可能需要很多年。但是现在我没有别的选择了。”

    吴月坐了起来。

    “现在整个人类国家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偏见了。我要带够足够的金钱与货物。离开这里。”

    “你要去哪?”

    “冥界。不论这里是以前或者过去。格斯大哥应该都在这里。不论他认不认得我,我想要去见他,我现在非常想要去见格斯大哥。然后在他身边修炼。”

    说道格斯的时候,吴月的眼神微微变得精神了些。

    “冥界吗?对于你这个拥有暗冥功法的人来说。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嗯。”

    吴月从地上站了起来。手中出现了一张卡。

    “融合解除。”

    吴月的身体涌出一阵白光。重新变成了吴月之前穿着银色风衣的样子。而吴月的面前,还飘着一张冰帝的卡片。吴月将卡片拿了起来,放入了自己的决斗盘。

    吴月扇动着自己的翅膀,飞入了空中。

    “吴月你现在就去吗?”

    多尔瓦也重新回到了吴月的身体中。问道。

    “我不想呆在这里了。一点也不想。我先回到皇宫向爱尔柏塔和格瑞兰德道别。然后将莉莉娅他们的事情交代完。然后便离开这里。”

    吴月飞向了前方。向着人类城镇飞去。

    在吴月回到古之森的时候,飞船已经离开了原地。应该是向着学院驶去了。

    吴月看了一眼后方那宽阔的巨大的森林。还是选择进入了结界,向着皇宫飞去。

    在吴月飞到恩底弥翁,进入皇宫的时候,吴月一眼就看到了停在宽阔草坪上的那艘巨大的飞船。还有很多士兵在飞船上上上下下做着什么的样子。应该是在检查飞船的损坏问题。

    有士兵发现到了进来的吴月。吓了一跳,立刻迎接了上来。

    “是吴大人!请问您过来有何吩咐?”

    一个士兵跑到了吴月面前,单膝跪地恭敬的问道。因为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的交代,现在自己也算是这个皇宫的熟人了。

    “我想去见一下爱尔柏塔和格瑞兰德,他们两个现在还好吗?”

    吴月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士兵。便说道。

    “是的。王子殿下也吩咐过,如果你过来的话,就请把你带到他那里。但是这要尊重吴大人您的选择。请问您现在要过去吗?”

    “嗯。走吧。”

    吴月点点头。士兵立刻站起身,带着吴月向前走去。在路过飞船的时候,吴月看到了飞船的船身上有很多地方都出现破损或者焦黑,应该是之前的战斗中受到了损伤。

    之前果然还是进行了相当严重的战斗吗?那些黑衣人本身实力还是非常强劲,如果不是自己因为神的赐予会使用空间扭曲的话,能不能赢真的是一个问题。

    士兵带着吴月到了一栋豪华的房屋前。向着吴月鞠躬过后,便离开了。

    这里是格瑞兰德所居住的房屋。但是难得大门会紧闭着。以前格瑞兰德很喜欢自己的房间被阳光覆盖,所以不喜欢关上大门。但是现在,果然之前的绑架事件造成了相当大的心里伤害。

    吴月走上前,敲了敲门。

    “请进。”

    门内传来了格瑞兰德的声音。声音并没有躲过的失落,只是微微有些没有精神而已。

    吴月推开门,走了进去。进门便看到了诺达客厅内蜷缩着坐在沙发上的格瑞兰德。

    格瑞兰德转过头看着来人。然而在看到是吴月的时候,明显吓了一跳。竟然直接从沙发上摔了下去。摔倒在地面上。

    “吴月,你...你怎么来了?”

    格瑞兰德立刻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惊愕的看着吴月问道。

    “道别。”

    吴月表情毫无波澜的说道。

    “道别?吴月你难道要走吗?去哪?现在就要去?为什么?”

    听到吴月的话后,格瑞兰德立刻冲到了吴月的面前。但是在看到吴月那只剩下肩膀的右手后,格瑞兰德的脸蛋又低沉了下来。

    “说的也是......对不起。都是我们太没用了。我明明觉醒了龙魂之力,但是在这场战斗中完全没派上什么用场。但是至少,让我们做出补偿。”

    “不需要。我没有什么想要的。就算给我,我也不要。不论你们怎么想,你是我在这个世界的朋友。所以在离开之前,我打算和你们进行最后的道别。”

    吴月只是看了一眼格瑞兰德后,便转身向后走去。

    “既然道别了,我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等...等一下。”

    格瑞兰德赶忙抓住了吴月的左臂。但是在吴月那冰冷的眼睛转头看向自己的时候,格瑞兰德眼神闪躲了一下。

    “至少...请你向我姐姐道别。我姐姐不也是你的朋友吗?”

    “......也好。”

    吴月想了想后,还是点点头。

    然而在格瑞兰德带着吴月来到爱尔柏塔房间门前的时候,两人看到了在爱尔柏塔房间前一脸头疼表情的两位女仆。那是爱尔柏塔的贴身女仆。虽然爱尔柏塔几乎什么都会做,但是作为一位公主,还是需要女仆来照料,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要让自己做。

    “发生什么事情了?”

    格瑞兰德上前问道。

    “王子殿下。”

    两位女仆赶忙向着格瑞兰德行礼。直起身后,一位有着黑色修长头发的少女对着格瑞兰德说道。

    “实际上,公主殿下在回来后,便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将我们赶了出来。不愿意让我们进去。”

    “......姐姐真是的。”

    格瑞兰德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走到门前,抬起手轻轻敲了敲。

    “姐,是我。开门啊。”

    “格瑞兰德,你先回去吧。我现在想要一个人静静。”

    房间内传来了爱尔柏塔那同样毫无生气的声音。

    “姐!快点出来啊!吴月就要走了,你再不出......”

    “彭!”

    房门被突然推开,狠狠撞到了格瑞兰德的脸上。

    “格瑞兰德你说什么!吴月发生......吴月?”

    爱尔柏塔突然打开了房门,从房间内跑了出来。在看到外面站着的吴月时,爱尔柏塔立刻愣住了。格瑞兰德在一旁捂着脸疼的不断晃头。但是现在自己姐姐都出来了,如果再发出声音将她逼回去就不好了。格瑞兰德只能忍着疼看着面前的两人。一旁的女仆赶忙拿出湿毛巾轻轻擦拭着格瑞兰德的脸颊。

    吴月看着面前的爱尔柏塔。发现到爱尔柏塔的眼眶上明显红肿了一圈。

    哭了吗?为什么?

    然而在看到爱尔柏塔那看着自己的右臂有些歉意的表情时,吴月大致也猜到了到底怎么回事。

    吴月的右手中出现了一团银色的光芒。光芒凝结成了手臂,出现在了吴月的身体上。

    吴月握了握自己的右手。果然不是真正的手,就算手指握在一起,也没有任何感觉啊。但是就算是这样,现在也只能这么做。原本就是不想让你们出事才停下的,现在倒好,反而因为自己让爱尔柏塔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吴月,你要离开是怎么回事?”

    爱尔柏塔赶忙向着吴月问道。

    “因为要去找我的亲人。”

    吴月说道。

    “但是吴月你不是......”

    爱尔柏塔想说什么,但是说道中途想道了什么,又让自己吞下了后面的话。

    “我有我自己的原因。不想要说太多事情。”

    吴月看着爱尔柏塔说道。

    “我留下的原因,不是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的手想要解决的话,就会像现在这样,随时可以解决。”

    吴月动了动自己的右手。

    “我只是想要去找到我的亲人,在他身边好好锻炼自己的实力,才将这个伤痕留下来的。所以你没有必要这么在意。”

    “......吴月。进来喝杯茶吧。”

    爱尔柏塔想了想后,突然向着吴月有些请求的说道。

    “也好。”

    吴月点点头。

    在爱尔柏塔的房间中,明亮的房间内,凡是能够放东西的地方,存放着各种各样的布偶。不论是动物的,还是人类的,还是无生命的布偶,各种各样可爱的布偶都整齐的放在床上,桌子上,柜台上。但是这次吴月进入了这间拥有浓重少女味的房间后,已经没有了什么感觉。

    “请随便坐吧。”

    爱尔柏塔招呼着吴月说道。

    吴月和格瑞兰德都坐在了沙发上。爱尔柏塔则是倒了两杯红茶分别放在吴月和格瑞兰德面前。坐在了吴月的对面。

    吴月伸出左手端起了茶杯。慢慢喝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你将我叫进来,应该是有问题想要问吧。”

    “......”

    爱尔柏塔双手抓紧了自己的裙子。

    “吴月,一定要走吗?”

    “嗯。”

    吴月只是微微点头。

    “能说明去什么地方吗?”

    爱尔柏塔看着吴月,眼神有些颤抖。似乎还在自责。

    “不能说。”

    吴月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子上。淡淡的看着爱尔柏塔。

    “这样啊...说的也是呢。说了的话可能又会出现麻烦。”

    爱尔柏塔的头低了下去。

    “那奖赏呢?”

    “不需要。”

    “美女?”

    “.....不要。”

    吴月无奈的叹口气。

    “爱尔柏塔,把你真正想问的问出来吧。你把我叫进来,应该不是想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吧。”

    “......”

    在吴月这么说的同时,爱尔柏塔的眼神有些闪躲。

    “吴月,你这次离开,打算带多少人?”

    “我一个人。”

    “你连女仆都不带吗?”

    听到的话,爱尔柏塔立刻抬起头问道。

    “不需要。”

    吴月只是无所谓的说道。看着爱尔柏塔的眼睛,明显不悦起来。

    “......”

    看到吴月的眼神,爱尔柏塔叹了口气。眼神又闪躲起来。脸蛋慢慢开始发红。

    “吴月,你这次离开。我能和你一起吗?”

    “不行。”

    吴月拒绝的简单干脆。

    “为什么?”

    爱尔柏塔明显愣了一下。立刻抬起头紧张的看着吴月问道。

    “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多一个人会很麻烦。”

    吴月说道。

    “......”

    爱尔柏塔虽然还想要什么,但是身体刚刚站起来,嘴巴张了张,却又重新坐了回去。表情也变得难过起来。

    “对不起。我真的只会添麻烦。”

    “......”

    吴月微微抬起头看着面前低着头的爱尔柏塔。突然站了起来。向着大门走去。

    “等等吴月。”

    爱尔柏塔立刻站起身,想要抓住吴月的手臂。但是刚刚抓住吴月的右手,爱尔柏塔的瞳孔就猛地收缩起来。

    “手...是冰的。”

    吴月转过头看了看爱尔柏塔。右手臂突然涣散成了银色的雾气,爱尔柏塔的手因为抓不住雾气,手指立刻松掉。紧接着气流就重新聚集成了吴月的右臂。

    吴月动了一下自己右手的五指。

    “冷的还是热的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反正只要能用就可以了。”

    “吴月我......”

    爱尔柏塔看着吴月。瞳孔不断的晃动着。

    “我真的不想要让你走啊!”

    竭斯底里的喊声霎时间回荡在整个诺达的房间中。

    “因为我,让你失去了右手。还让你失去了唯一一次回去的机会,让你放弃了家人,我...如果你现在走了,我就没有办法弥补我的错误。”

    “别太自以为是。至少你现在的样子,没有让我呆在你身边的心情。我之前为你所做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

    吴月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爱尔柏塔。立刻向前走去。

    彭!

    大门被突然推开。霎时间阻挡了吴月的前进。

    一身华贵衣裳的女王站在大门口,蓝色的瞳孔充满着威严的看着吴月。索菲站在女王的身后,也没有了往日的嬉笑,严肃的看着吴月。

    “吴月。你想要离开吗?不打算和我说一下吗?”

    涅瑞亚只是看着吴月微微笑了笑。之前出现的那种威严的气势就完全消失了。但是吴月还是觉得,现在不是该走的感觉。至少现在涅瑞亚不希望自己就这么走。

    但是那又怎么样?

    吴月毫不避让的看着面前的女王。向着女王微微鞠躬。

    “女王陛下。”

    “起身吧。先回答我的问题。”

    “是的。我接下来要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

    既然混沌界是现在的自己还不能够去的话,那么就在自己有实力后,再回来这里就好。

    “我现在打算出去旅行。大约出去一年。或者两年。之后会再回来这里。”

    “你几乎拯救了我们的国家。不打算让人们知道吗?”

    涅瑞亚向前走去。来到了沙发上。缓缓坐了下来。索菲倒了一杯红茶,放在了涅瑞亚的面前。

    “那对我来说只是很恶心。”

    吴月转过身看着涅瑞亚。

    “女王陛下来到这里,到底所为何事......不。抱歉。一不小心就搞错了。这里是我多余才对。”

    “不用在意。只是听到吴月你过来了,所以想要过来看看你到底怎么样了。不过现在看来。不是很好。”

    涅瑞亚看着吴月那虽然有着人类外观的右手,但是却松散的垂在身体上。无奈的笑了笑。

    “不用关心。还能用。”

    吴月的右手抬了起来。如果不用思考来完全控制右手的话,整只右手就仿佛肉块一般,只是无力的瘫软在身体上。所以才不想要具现话出来。

    “女王陛下,你是来进行赏赐的吗?”

    “差不多。但是根据你现在的情况,我也大致得知。说实话,现在的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应该赏赐你什么。”

    女王陛下端起红茶微微喝了一口。将茶杯重新放回了桌子上。

    “我现在的确不知道应该要什么。但是不代表以后不要。这个赏赐就先留着。等我下次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向你要回这个赏赐。”

    吴月只是看着涅瑞亚说道。

    “如果现在真的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想要先行告退。可以吗?”

    “......你以后还打算回来的话,那就没有必要将这件事弄得那么伤感。想要回去的话,就先回去吧。但是该有的奖赏还是有的。”

    涅瑞亚看着吴月笑道。索菲拍了拍手。外面立刻有两个士兵抬了一个大箱子,放到了屋里。打开箱子后,士兵便退了下去。

    吴月看向面前几乎有一人高的巨大箱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宝石,钻石,紫色的晶石或者水晶,还有一些卷轴,看起来很特殊的制品之类的东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