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屠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八十一章 屠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只要你不打呼的话。 ”

    混沌帝龙似乎早就习惯了现在的情况。也让自己慢慢陷入了沉睡。

    飞船这边

    巨大的飞船甲板上,坐着之前出去进行探险森林的学生,但是人数少了几乎一半。骑士和魔法师们,有的也都坐在甲板上,让旁边的护士帮自己疗伤。有的则是站在甲班边缘,忧心忡忡的看着前方。卡西欧坐在甲板上,身上的伤最终,几乎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被鲜血染红。旁边有两个护士摸样的少女正在伸出自己的双手。双手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光芒,不断的向着卡西欧身上涌去。卡西欧看着甲班外面的情况,一双眼睛似乎很是着急。

    而在飞船的前方,一片空地上。上千名穿着黑色袍子的人围成一个重重的大圈,而大圈的中央。一片空地上,带着某种石头手铐的学生都蹲在地上,有的在哭泣,有的则是一脸的死灰。而在学生的最前方,温西凡特.赛因,坐在地上。双手的手腕上也带着一个黑色的石拷。而在温西凡特的身旁两侧,爱尔柏塔和希伯来文正坐在那里。

    而现在,温西凡特的对面,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坐在一块石头上。左眼上有着一串巨大的伤疤。从额头上方开始,一直划到了下巴。刀疤让整张脸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这就是传说中的霸魔导士啊。根本不够看啊。”

    坐在石头上的刀疤男手拄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对面的温西凡特一脸骄傲的笑容。

    “毕竟我也老了。不可能再像年轻时一样。”

    虽然被绑着手铐,但是温西凡特却非常的从容。仿佛对待老朋友一般,面带着笑容。

    “切!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是没有一点害怕!不愧是最强的魔导士。”

    对于温西凡特的态度,刀疤男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笑着。

    “这个国家应该还有很多像你这样的人吧。哪怕即将面临死亡,也始终保持着自己作为一个贵族的尊严吧。但是......接下来就不同了。”

    “你所打的注意,是吴月手中的书吧。”

    格瑞兰德立刻说道。

    “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手里不够的人,如果看到超出自己极限的魔法,只是给自己徒增伤害而已。”

    “哦~~王子殿下。没看出来你还挺关心我。真是让人感动的上位者视线啊。”

    刀疤男将眼神转到格瑞兰德。

    “但是不对。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看国家级魔法?一个少年都能够立刻学会的国家级魔法,我为什么不能?”

    “吴月是不同的。他的实力和天赋,已经不是天才能够形容的。你们不会是他的对手。”

    格瑞兰德喊道。

    “而且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们最好做出相应的计策。否则可能会全盘皆输。”

    “全盘皆输?”

    刀疤男站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笑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在这里的数千人中。钻石级骑士十二位。黄金骑士八十三位。霸魔导士5位,贤者魔导士66位。剩余的骑士和魔法师中,实力最弱的人也是白银骑士和熟练的黑魔导师。这样的战斗力,去面对一个人,我们要是还能输,那么魔法师和骑士这种玩意根本就可以回家种田了。”

    刀疤男突然出现在了格瑞兰德的面前。一只手抓住格瑞兰德的衣领,将格瑞兰德抓到了自己的面前。只剩下一只的眼睛,宛若鹰一般,用着尖锐恐怖的视线直直的瞪着格瑞兰德。

    “别太小瞧人了王子殿下。在我们从那个叫做吴月的少年手中得到书后,我们就会利用这股力量去推翻这个恶心的政权。”

    刀疤男猛地一甩,将格瑞兰德扔到了地上。张开了自己的双手。

    “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我们人类现在,还不得不为了可能随时会袭击过来的各种猛兽而担惊受怕!但是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我们人类的国家又是什么样的?贵族占有着大片大片的土地。那些土地宁愿荒废着也不愿意分给农民去耕种让国家拥有更多的粮食。高位者所想的不是如何能够改善我们人类的生活,不是去扩大我们的领土,不是去让世界知道我们人类到底有多忙强大!而是如何得到更多的美女!更多的金钱!更好的生活!更大的权利!简直腐朽!恶心!肮脏!而现在,竟然还要让一个毫无任何实力的女人来统治我们人类......”

    刀疤男闭上了眼睛,身体微微颤抖着。猛地睁开眼!

    “别开玩笑了!女人这种软弱的生物凭什么统治强大的男人!在现在的世界,是要去不断的扩大,不断的扩大,让整个世界瞧瞧我们人类是如何强大的生物!人类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生物!而现在,机会来了!”

    刀疤男哈哈大笑起来。

    “出现了。一个强大无比的男人出现了。那个叫做吴月的少年,会是我们新一任的王。他将带领我们,将整个人类族达到一个新的巅峰。他现在实力可能还不够,但是尚且处于年幼的他已经有了媲美霸魔导士的实力,只要多加培养,他会是这个世界上让任何生物闻风丧胆的存在!所以,你们这些会反抗人类走向繁荣阶梯的害虫,要全部消灭!”

    “你...不是想要吴月的书吗?”

    格瑞兰德趴在地上,微微抬头惊奇的看着刀疤男。

    “看。当然要看。但是那必须是要吴月同意才行。因为那是属于他的书。只有他有资格去分享他的知识。我们是新世界的队伍。而那位异界来的少年,将成为我们的王,取代那个软弱的女人,成为世界的主宰。我们,将会为他献上生命。我们愿意用我们的血肉让整个人类走上最强的道路。”

    嗡!

    在这些穿着黑袍的人类前方。空间突然如水面一般不断的扭曲晃动着。

    突然间,从那片不断晃动的空间中,一身银色风衣的吴月,走了出来。银色的长发随风摆动,遮挡了吴月的脸庞。吴月是低着头,无人看到他的表情。

    吴月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但是身体却散发着无比恐怖的气势。如雪一般美丽的银色中,却仿佛是血一样让人心头颤抖!

    “这份威严,这种实力!王!是我们的王回来了!”

    刀疤男立刻挤过外围的人群。跑到了吴月的面前。单膝跪地在了地上。

    “欢迎回来。我们的王。”

    吴月慢慢抬起头。那是一张被泪水完全浸湿的脸。

    “是你们,要绑架他们吗?”

    吴月......

    趴在地上的格瑞兰德看到了吴月的脸庞。他知道,出事了。

    “无聊的反抗者而已。王,我们主要是为了见你,让你了解到你有着如何强大的信徒。能够随手使用国家级魔法的你,一定可以我们人类走上最强的道路。而我们,就是你带领人类走上世界顶端的阶梯。”

    “快逃!你快逃啊!”

    格瑞兰德双手被手铐拷住,不容易起身,就趴在地上对着那个刀疤男喊道。

    “吴月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你只是想要让人类更加强大,这不是错误。你还有改正的机会,所以赶紧逃......”

    彭!

    格瑞兰德话还没有说完。正转过头不屑的看着格瑞兰德的刀疤男突然倒飞了出去。直接撞到了后方的一群黑袍人身上。强大的冲击力竟然直接将一大片黑衣男撞倒。

    吴月收回了自己弹出食指的右手。右手中出现了两张卡。

    “融合。发动。”

    冰冷的声音如最坚硬的寒冰,没有一丝温度。

    嗖!

    吴月的身体周围突然涌起了一阵乳白色的寒气,成为了一团白色的龙卷风将吴月牢牢实实的围住。

    彭!

    龙卷风破碎,穿着一身银色铠甲的吴月,出现在了黑衣人的面前。而刚才被吴月一根食指弹飞的刀疤男,此时脸部已经完全肿了,倒在地上似乎晕了过去。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吴月抬起头,融合后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泪痕。但是吴月的一双银色的瞳孔中,却再次流出了清泪。晶莹的泪不断的顺着脸颊滑落。

    “王,我们,我们只是想追随你。”

    一位黑衣人感觉到了吴月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赶忙说道。

    “那你们为什么要绑架他们?”

    吴月立刻喊道。

    “这些愚蠢的贵族妄想利用无聊的友情来牵制住你,所以我们要将他们绑起来,来抹杀掉。”

    黑衣男立刻说道。

    “王,如果是你,一定可以带领我们整个人类,走上最强的道路。”

    “愚蠢的是你!!!!!!!!!!”

    吴月突然愤怒的喊道!仿佛一瞬间刺破耳膜的愤怒吼声眨眼间便扩散到了所有人的大脑中。吴月突然出现在了刚才那个说话的黑衣人面前。拳头化为了雷光,狠狠的向着黑衣人打去。

    哗啦!

    被吴月打中的黑衣人整个上半身都成为了冰块,被吴月一拳打散。

    只剩下腰部和腿部的躯干,缓缓跪到地上,倒了下去。整个腰部现在还是一片冰块。而旁边的地面上,是一堆散落的碎冰块。但是可以看到冰块内部,是黑色的。那是刚才那个黑衣人的躯体。已经被完全打烂了。

    “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吴月愤怒的喊道。声音竭斯底里!一脚踢了出去。对面的两个人眨眼间,也和刚才的那个人一样,直接被打成了碎冰块!

    “可恶!别怪我们不客气!”

    一个黑衣人向着吴月冲了过来,举起了手中的长剑。黑色的袍子下面,是一身散发着晶莹光泽的骑士型铠甲。那是一个钻石骑士。

    当!

    吴月只是微微抬起手,两根手指就夹住了钻石骑士挥过来的长剑。

    彭!

    随着吴月的一拳,面前的钻石骑士直接被打成了碎冰块。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现在。你们早一些来不好吗?晚一些来不好吗?为什么偏偏是现在这个时候,为什么是偏偏选择要杀死他们!为什么是今天啊啊啊啊啊啊!!!!!”

    吴月愤怒的向天怒吼。强烈的冻汽眨眼间肆虐纷飞,周围的数百个黑衣人,竟然在瞬间就成为了人形的冰雕。那恐惧的表情也定格在了冰的下面,看起来格外诡异。

    “啊!!!!!!!!!!!!!!!!!!!”

    吴月的吼声成为了音波,将周围的数百个冰雕直接震成了冰渣。一瞬间,吴月的周围出现了一大片由冰组成的空地。

    “我明明已经见到神了。我明明已经打开了那扇大门了。我明明就和我的亲人只有一步之遥了。”

    吴月握紧自己的拳头。面前的视野已经布满了一层水雾。吴月的脸颊上,泪水不断的向下流去。

    “我的父母,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的爱人,我明明只要再向前走出一步,就可以见到他们!但是却因为你们!因为你们那无聊的理想!让我不得不放弃!让我不得不选择一个人永远的,永远的!!!!永远的呆在这个孤零零的世界啊啊啊啊啊啊!!!!!!!”

    吴月的愤怒吼声似乎让整个地面都在颤抖。而同时,吴月周围的冰之地面,突然产生了数十处裂纹。

    哗啦!

    地面突然裂开,从地面的冰洞中,爬出了穿着和吴月一样盔甲的吴月。数量足足有五十个。脸上的表情全都是如冰一般寒冷。没有一丝感情。

    “你们让我不得不一个人呆在这个世界!那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不论你们是谁!我要将你们永远的陷入万劫不复的境界!上啊我的分身!把他们的骨头都打碎!一根都不许留!”

    随着吴月的命令,周围的五十个吴月开始立刻向前跑去。虽然地面是寒冰,但是这些吴月跑起来速度却非常的恐怖。只是眨眼间,便出现在了那些黑衣人的面前。一拳或者一脚,就直接将面前的黑衣人身上某个部位直接拆了下来。黑衣人比较集中,现在吴月冲入了他们的阵营,让他们一时间乱了手脚。一瞬间,痛苦的喊声回响在了周围。

    “光!这些分身怕光!”

    黑衣人中突然有人喊出了这个。而同时,周围有上百个魔法师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魔法杖,魔法杖的顶端,光芒开始凝聚。

    嗖!

    无数的光成为了成千上万条会拐弯的线,绕过了前方的黑衣人,向着正在攻击黑衣人的那些分身冲去。

    但是诡异的是,在光线即将冲到吴月分身的瞬间,那些光线突然拐弯。向着吴月所在的方向冲去。全部进入了吴月面前漂浮着的一扇不断旋转着乳白色漩涡的镜子中。

    “什么!”

    黑衣人看到这个情景,不禁惊讶起来。

    “聚集不起来。光之魔力聚集不了。”

    有些魔法师手中的魔杖刚想再次聚集光之魔法的时候,光在瞬间就散掉。无法聚集起任何魔力。

    “吸入光明的魔法镜。在这个镜子面前,任何光之魔法都无法使用。”

    吴月淡淡的说道。冷冷的注视着那些黑衣人。

    “你们,所有人,都要给我陪葬。我要你们所有人,永远,永远也别想要安宁!”

    吴月握碎了手中某个东西。身体突然涌出一阵黑气,黑气在空中凝结成了冥帝的样子。狰狞的黑色铠甲和让人心头颤抖的死亡之气,让所有人的表情瞬间恐惧起来。

    “厄瑞玻斯,将死者的灵魂抽出。”

    冥帝立刻落到了地面上。冲到了一名被吴月分身打穿了心脏的黑衣人面前。抬起自己右手的爪子,直接插入了面前的黑衣人的身体中,而在抽起来的同时,冥帝的手中还抓着一个和地面上的黑衣人有着相同相貌,但是却是半透明身体的生物。

    看到邪帝手里的东西时,所有的黑衣人明显都镇了镇。

    “啊!!!!!!!!!!!!!!”

    被冥帝尖锐的爪子抓在手里的灵魂发出了让人双脚发软的痛苦喊声。仿佛凝聚了世界上一切痛苦的喊声顿时让被围在中央的那些学生大部分尿了裤子。

    呼!

    冥帝手中的灵魂身体突然涌起了一阵黑色的火焰。被火焰灼烧的灵魂在充满了无尽痛苦的喊声中,化为了灰烬。

    “连灵魂我都不会给你们留下!给我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

    吴月愤怒的指着对面的黑衣人喊道。脸上已经被眼泪完全浸湿。

    吴月所制造出来的分身不再像当初大赛上一般留情。直接扭掉或者打爆别人的头颅。而下一秒,那些死者的灵魂便会被冥帝从尸体中抽出,被黑色的火焰烧成灰烬。而那些魔法师和骑士,不论是将对面的吴月砍成碎片,还是将其烧成灰烬,冻成冰渣,哪怕是利用禁锢魔法将其禁锢,也无法伤其分毫。下一秒那些吴月就会立刻恢复。并且将对面的人的身体贯穿,而那些人可就没有办法再次复活。

    一时间,此起彼伏的痛苦喊声回荡在整个天空中。

    “水障!”

    “火盾!”

    “影防!”

    “风卷!”

    魔法师眼看根本不是面前分身的对手,想要施其防护罩来抗衡面前的吴月分身。但是同样的,下一秒,吴月的分身数个一同上前,便直接打碎了对面的屏障。猎杀内部的黑衣人。

    现在才是真正的屠杀!所有的生命在吴月分身和冥帝的手下,完全的化为灰烬。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有上百名黑衣人倒了下去。

    “雷龙!”

    一道宽有两米,长有七八米的雷电组成的巨龙咆哮着向着吴月冲去。魔法师们察觉到吴月的分身是不死的,便将矛头指向了吴月。

    吴月只是微微抬起头,一个黑洞突然扭曲了空间,出现在了吴月的面前。雷龙冲进了黑洞。黑洞瞬间消失。而同时,那些黑衣人的上方,天空一阵晃动,黑洞突然出现在了空中。刚才进入黑洞的雷龙突然从黑洞中冲出,向着下方的黑衣人冲去。

    噼啪!

    雷龙眨眼间便击中了下方黑衣人的身体上。数十名黑衣人被这阵巨雷完全电成了黑炭。倒在地上,焦黑的身体还在不断的散发着黑烟。

    “这是...次元魔法?”

    黑衣人看到这个魔法的时候,全都躁动起来。只有混沌界的人才会使用的次元魔法,吴月竟然随手就使用了出来。这让所有的黑衣人不禁头皮发麻起来。

    “啊啊啊啊啊!!!”

    大部分黑衣人开始害怕了。开始四处逃跑。

    “你们毁了我的未来!我有可能放你们逃跑吗!”

    吴月竭斯底里的喊道。周围的空间突然一阵晃动。空间变为了水面一般的波纹。那些逃跑的黑衣人在冲过面前的空间的时候,突然又从对面跑了回来。

    “什么!”

    看到对面黑衣人跑回来时,其余的黑衣人都愣了起来。

    “从现在开始。在我死去之前,没有任何人能够离开。这个次元魔法,就是我利用我的未来换回来的魔法。我放弃了回去的打算,放弃了与我最喜欢的亲人见面,得到的,就是这个将你们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的能力。”

    吴月微微抬起手。一阵剧烈的冻汽霎时间向前冲去。七个黑衣人眨眼间便成为了冰雕。

    “你们让我离开亲人,离开一切。让我一个人呆在这个世界,那么我也不会让你们活下去!不论你们是谁,是男是女,我要你们所有人都陷入无尽的痛苦中!肉体也好,灵魂也好!什么也别想留下!”

    “吴月!立刻住手!否则小心我杀了他们!”

    在黑衣人的后方,突然传来了之前刀疤男的喊声。

    吴月背后展开了一对银色的能量翼,带着吴月慢慢飞了起来。随着吴月的升高,黑衣人的后方,一大片空地中央,蹲着数十位学生。而在最前方,刀疤男手中提着一把刀,架在了温西凡特的脖子上。而在刀疤男的两侧,还有两个黑衣人将手中的刀架在了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的脖子上。

    吴月脸上的泪水已经凝结成为冰块,消失在了空中。一张脸如冰一般寒冷。微微抬起了手。原本正在大肆屠杀黑衣人的五十个吴月的分身立刻化为了银色的气流凝聚到了吴月的身体中。冥帝也在同时变为了卡片飞到了吴月的面前。被吴月拿起,插入自己的卡组中。

    吴月的身体在空中一个晃动,出现在了刀疤男的面前。两人的距离现在只有两米左右。看到吴月突然出现在面前,刀疤男明显吓了一跳。但是手中的刀也对着温西凡特的脖子紧了紧。旁边的两个黑衣人也将刀架紧了些。刀刃已经在三人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真是让我吃惊。当初王子殿下说我们可能会全盘皆输的时候,我还不信。但是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没想到你竟然见到了神,还得到了次元的能力。而且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好像还把你非常重要的事情给坏了。现在好像没办法再让你带领我们重新塑造人类了。”

    刀疤男看着吴月,额头上不禁流下了冷汗。

    “不论你做出什么抵抗。你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肉体我会完全的粉碎,灵魂会完全被焚烧。什么,我都不会给你剩下。”

    吴月只是冷冷的注视着面前的刀疤男。抬起自己的手指着面前的黑衣人。

    “放了他们。我考虑然你们死的顺畅一点。”

    “真是傲慢的态度啊。但是很可惜,我们并不想死。人类还需要我们这些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

    刀疤男看着吴月说道。

    “吴月,把书交给我们。然后放我们走。否则我就杀了王子,公主还有这个老人。包括后面的那些学生。”

    现在后面的那些学生身旁,都有一位黑衣人拿着刀架在脖子上。那些学生的手腕上都有着黑色的石拷。应该就是封印魔力和斗技的特殊手铐。

    “吴月。你会选择留下来,不就是因为这些人吗?如果因为自己的固执而害的他们丧命,那么你放弃一切留下来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只要你将书交给我们,我们就立刻离开,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

    吴月抬起了自己的手腕。手腕上银光凝聚。一个天蓝色的决斗盘突然出现在了吴月的手腕上。而在同时,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凝聚起来。黑色的气流和烟雾聚集在了每个人的周围,脚下。空气变得沉重,让人有种喘不过气的难受。原本晴朗的天空变得暗淡起来。在黑暗的角落,似乎有各种黑影在不断蠕动。

    突然陷入这种诡异的黑暗中,学生们全都吓了一跳。有很多女生已经吓得哭了起来。

    “决斗!”

    吴月将卡组插入决斗盘,抬起了自己的手腕。指着那些还在将刀子架在脖子上的黑衣人说道。

    “你们。选择一个代表来决斗吧。而我是这些学生的代表。输掉的一方,将会牵连这个队伍所有人,陷入无尽的黑暗。黑暗游戏已经开始,现在你们没有逃跑的选择。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决斗。”

    “你...你竟然将学生的生命陷入不顾吗?”

    刀疤男惊愕的看着吴月。

    “一群废柴要他们何用。”

    吴月愣愣的注视着刀疤男。

    “如果他们能够更强一些。我就没有必要离开我的父母,离开我的亲人。说到底都是他们的错。我没有直接杀掉他们来泄愤已经很好了。”

    吴月冰冷的眼神将所有想要抗议的学生硬生生压了回去。

    “选择吧。最好选择你们最强的人出来。失败的一方不仅仅是肉体,连灵魂都会被吞噬。而在决斗中,生命值的损失会化为同等的伤害给与所属队伍的每个人。为了不让不参战的自己也受到伤害。最好选择一个你们信赖的人出来吧。”

    “可恶。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开启黑暗游戏。”

    刀疤男懊恼的看着吴月。放开了手中的刀。将温西凡特扔到了后方。一个黑衣人立刻冲了过来,将刀子架在了温西凡特的脖子上。

    刀疤男抬起了自己的手腕。一个黑色的决斗盘出现在了手腕上。刀疤男抬起自己的手,一个卡组出现在手中。刀疤男将卡组插入了决斗盘。

    “我来和你战斗吧。我胜利的话,能够得到书吗?”

    “如果你能胜利的话。”

    吴月冷冷的注视着刀疤男。

    ““决斗!””

    在两人喊出的同时,场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骰子在不断的旋转着。

    “猜单双吧。猜中的人有选择先攻的权利。”

    吴月说道。

    “我猜单。”

    “那么停下吧。骰子。”

    吴月说道。在吴月说完的时候,场上不断旋转的巨大骰子慢慢停了下来。在地上不断的弹了几下后,停了下来。

    是5.

    “是单。也就是说,我来选择先攻。”

    刀疤男看到骰子的时候,立刻哈哈大笑。

    “随你。”

    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五张卡。

    “我的回合。”

    刀疤男也立刻抽出了自己的五张卡。看到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未来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吴月,你就因为反抗我们而后悔吧。我召唤狱火机十进管(等级1,调整,攻击力500,守备力200)。发动狱火机十进管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时候,才能发动。从卡组把狱火机十进管以外的一只狱火机怪兽送去墓地。这张卡等级上升那只怪兽的等级数值。并当做同名卡使用,得到相同效果。我选择卡组中的狱火机亚德米勒(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0)送入墓地。狱火机十进管的等级上升8.然后发动魔法卡。怪兽之门!”

    刀疤男立刻将一张卡片插入了决斗盘。

    “解放自己场上一只怪兽,从自己卡组最上方开始翻起。直到翻到一张可以通常召唤的怪兽为止。将怪兽特殊召唤。其余的卡片送入墓地。我解放狱火机十进管。”

    刀疤男立刻翻起了卡片。

    “第一张,阿斯塔洛特,第二张狱火机亚德米勒。第三张天魔神诺雷拉斯(等级8,公里2400,守备力1500)。第四张,狱火机别西卜(等级2,攻击力0,守备力2000)。第五张,狱火机撒旦(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第六张......”

    刀疤男翻到第六张的时候,停下了动作。将卡片放到了决斗盘上。

    “是怪兽卡。混沌幻影(等级4,攻击力0,守备力0)。特殊召唤上场。”

    “......”

    吴月也不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对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