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七十章 索要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七十章 索要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个声音,神?难道是神吗?”

    在吴月还在疑问的时候,耳旁突然传来了书那浑厚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但是情感实在是太慌乱了。 %%%%e%%f%%%%e%%f%d就好像一个农民见到百万人民币放在眼前一样,肾上腺素分泌过剩的样子。

    “好了好了是我。你冷静一点。”

    吴月无奈的捏了捏自己的耳朵说道。有些吵。

    “你也知道我是神?”

    “这是当然。神您的气息和一般人是不同的。当然这种气息只有我们黑暗道具能够察觉到。人类是察觉不到神你那特殊的气息的。”

    耳朵旁传来了书那恭敬的声音,现在是心灵感应,所以声音也恢复了恭敬。

    “气息啊。”

    吴月奇怪的看着自己的手。这上面到底什么地方存在着气息了?

    “对了神。”

    “嗯?”

    “关于您之前询问的问题。当时因为有外人在,为了不让神您的身份暴露,所以没有选择回答你。我感到万分的罪恶。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

    “问题?嗯......我当时问了什么来着?”

    吴月摸着下巴仔细思考着。但是想不出来。当时本来就没有怎么在意那些问题,现在既然想不起来了也很正常。只不过是书这家伙太敏感了。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以及我的内容这两个问题。神您现在还想知道的话,我可以说答案。”

    “好像挺有趣。说说看吧。”

    吴月重新坐回了马车内,睡在内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首先是关于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实际上,我当初也和面具一样,通过传送门来到人界后,认为你就在那里,所以在人界四处寻找着神您的踪迹。但是我找了数百年,也完全没有打听到神你的踪迹。甚至整个世界,都没有神您所留下的痕迹。所以,就放弃在地球的人界继续找下去。”

    书立刻说道。

    “我们之所以到地球的人界,主要就是因为通过神您神殿里的传送门到达这里的。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我就觉得可能是我们的思维受到限制了。”

    “连续找了几百年,这已经不是限制思维,而是死脑筋。”

    吴月想也没想的说道。一群道具这脑筋真的不是一般的死。都找了几百年还不放弃,忠心真的......让人佩服。

    “神你有可能到的地方,既然不在地球的人界,就应该在别的地方。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世界的人界了。因此就运用自己全部的力量,自己进行时空转移。虽然成功来到了这里的人界,但是没想到时空穿梭消耗的力量比想象中还多。来到这个世界后,我甚至无法将肉体凝聚出来。结果...就被这个学院的校长给带了回来。原本可以装作普通的书,但是还是暴漏了自己的能力,让对方知道我能够说话。”

    “为了保护自己书中的内容吗?”

    “是的。我的全部只有神你一个人可以观赏。”

    “......这句话好像什么地方怪怪的。”

    吴月无奈的搔搔脸蛋。

    “你会来这里说到底还是为了找我。这点大致能够猜出来。只不过力量不足外加无法补充能量所以才什么都做不到。我能够理解。那内容呢?既然是只有我看的内容,该不会是什么很诡异的内容吧?”

    “是世界级魔法。”

    “厄......这个听名字就觉得非常不妙的词汇是什么意思?我对于魔法的等级不太了解。”

    听到这个名字后吴月觉得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滴了下来。

    “魔法的等级是根据破坏程度来区分。能够击杀一般人的普通级魔法。一招毁灭一个城镇的城镇级魔法。一招毁灭一个国家的国家级魔法,以及,一招能够改变世界的,世界级魔法。这个人类世界,能够使用的最大级别,充其量也就是国家级。世界级的魔法,他们没有使用出来的魔力,也没有那份知识。因为那是属于神的领域。”

    “一招改变世界?”

    吴月思考了一下后问道。

    “那么这种招数我能用出来吗?”

    “对不起神。如果是当初的神的话,是没问题的,您随便一击,就足以将一个国家轻轻松松化为灰尘。但是现在的神,虽然实力仍旧远远超过普通人。可是也只是比普通人强。所以......”

    “也就是说,用不出来?”

    “是的......”

    耳朵旁传来书有些暗淡的声音。看来否定自己的神对他来说很在意。

    “但是没关系的神,您现在还处于成长阶段,也终究是人类之躯,以后绝对会变得更强,早晚有一天你会脱离人类那虚弱的肉体,重新得到那君临天下的姿态。到那时,世界级的魔法您随手都能够用出来。”

    “这个我不介意。”

    要是我能用出改变世界的魔法我才会觉得奇怪。毕竟在一年前我还只是过着普通的生活,一年时间哪有多大的变化。不过在祖母暗之书说道世界级的魔法后,吴月反倒有另外一件事觉得很在意。

    “书,我问你。关于影响到这个世界与人类世界的魔法阵,你知道吗?”

    “对不起神。您说的事情我不明白。可以说的详细一点吗?”

    “实际上......”

    吴月简单的将格斯大哥他们被魔法阵吸收,并且灵魂被抽离,肉体消失来到地球的事情说了一下。

    在说完后,书明显在思考。

    半晌后,书才说道。

    “神,这个魔法阵,按照我的记载来看,应该是鬼噬阵。”

    “鬼噬阵?又是一个听名字就觉得非常诡异的名字。”

    “顾名思义。被这个魔法阵吸收的生物,就像被恐怖的厉鬼吞噬一般。属于国家级魔法。实际上,这种魔法阵也是传送阵的一种,但是却是一种强硬吸收生灵并进行传送的魔法阵。主要是用来将敌人引开自己的身边。鬼噬阵主要是将吸收者传送到异次元中。异次元内部的能量并非有任何种类。是隶属于虚无的一种。不论多么强大的生物,到了这个异次元而没有任何防备的话,肉体,精神,意识和灵魂,都会逐渐的被异次元的无所吞噬,最终直接消失。”

    书缓缓的说道。

    “假如只开启一面鬼噬阵的话,这个阵法和死刑没有两样。但是如果在两个地方开启鬼噬阵的话,就会直接显示出传送阵的能力。从被吞噬的地方进入时空裂缝,然后从另一个魔法阵内飞出。”

    “这样的话这个世界的决斗怪兽会到我们那里也就说的通了。那么为什么传送过来的决斗怪兽全都只有灵魂而没有肉体了?”

    “也许是因为两个魔法阵之间相隔的次元差距太远了。在到达出口之前,时空内的无之乱流已经吞噬了肉体。而在吞噬精神和灵魂之前,他们刚好达到出口。所以才会消失了肉体而保留灵魂。”

    书想了想后说道。

    “在鬼噬阵内,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的,在进入鬼噬阵的瞬间,魔法阵强大的能量会在瞬间让被吞噬者意识陷入黑暗。我想这也是所有的灵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原因。”

    “即使处于不同的时空也能做到吗?这到底是什么生物才会吃饱了没事在两个次元开启两个这样的魔法阵?而且能够穿梭时空了,干嘛那么大费周章的开启这个魔法阵。”

    “鬼噬阵不是一般人能够开启的魔法阵。因为其强大的吞噬力,破坏力,开启时空裂缝,以及魔法阵之间的相互吸引性这三点,让他的难度超越一般的国家级魔法阵。他如果是小型的鬼噬阵的话,也许人类最高级的魔法师能够费劲自己所有的魔力开启一个约有三十平方米的鬼噬阵。但是如果是神你所说,能够掩盖一个天空,并且在人界,冥界和天界都有开启的鬼噬阵的话,只有可能是某个神开启的魔法阵。至于理由,说实话神的思想一直都是非常难以预料的。”

    “哦......这样的话我倒是觉得已经无所谓。这件事就这么放着吧。现在的我也追究不起来。”

    毕竟不论什么魔法阵,单单能够掩盖一个天空的大小,其魔力就已经是一种非常恐怖的范围了。按照书的说法,的确已经是只有神才能涉及的领域。这样自己的实力在达到一定程度之前,就算想要探究也完全没办法。过于深究可能还会出事。

    “那么书,我问你,对于任何魔法,我能够一点就通,而且对于魔法波动的诡异感应和对于自身魔力绝对操控力这点,是不是也是因为我是神?”

    这个问题一直都是自己很在意的。按照这里的人那么在意的说法,自己这种能力简直是逆天。明明在自己看来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所以吴月很想知道,到底是自己太强?还是他们太弱?

    “是的神。关键就是因为你是神,不是人类这种平凡的生物,所以在人类看来非常麻烦的一点,对于你来说,就仿佛数手指头一样简单。”

    “也就是说,还是因为我太强吗?”

    “没错。就算神你现在转世为人类,但是你那原本属于神应有的感应力也同样让你对于魔法之类可笑的东西信手拈来。”

    “这样啊。”

    看来之前自己遇到的各种奇怪的事情也总算是有了解释。自己是神,这样的话,就能解释清楚......

    不行不行不行。这个解释实在是有些让人害羞,我不能接受。我他喵的一个爹娘养的普通中学生,有时候还不得不为了成绩和人际关系而发愁,生活在一年前平淡到白开水都比自己的生活有味。但是突然说自己是一个世界里的邪神,拥有着毁灭天地的实力。这实在是有些...不行这设定太过中二,我承受不住。好想笑。

    “神?你在笑吗?”

    “差不多吧。对于自己实在是有些想笑。毕竟在怎么说,一个中学生是邪神神马的,的确有些过了。”

    吴月趴在床上笑的浑身颤抖。

    “算了,我想知道的事情也知道了。关于书你的问题,我之后向女王申请一下,得到你的所有权好了。你觉得如何?”

    “是。神,我等着您的到来。”

    “不过在那之后,为了避嫌,要叫我的名字。吴月,也不许对我太恭敬,尽量像朋友一样,知道了吗?表现的像是对我有好感一样。”

    “我明白。吴月。我会尽量让自己在吴月你的面前随性点。”

    书立刻去掉了自己的敬语,也改了自己的称呼。这让吴月觉得很满意。

    “你能这么识相真是帮大忙啊。当初为了让面具改口和改掉那恭敬的态度,差点没把我头疼死。”

    想起当初面具的死脑筋,吴月现在想想都觉得头疼。

    “面具是我们七个道具里最死脑筋的。我自认为是我们七个道具里最懂得变通的。只要不在神你的面前高高在上,其他什么方面我都能接受。”

    “...啊...现在我真的说不好自己现在的想法。吃过午饭...不,还是算了。还是现在吧。”

    吴月突然走出马车,对着外面的面具说道。

    “面具。你自己先回去。这个你拿着。”

    吴月将口袋里的水晶递给面具。

    “帮我设定好地点。我现在自己去找一下女王陛下。书的事情,还是不要拖延比较好。”

    “是。”

    面具只是点点头。接过了吴月手里的水晶。

    吴月跳出马车,背后立刻具现话出一扇能量翼,吴月向着空中飞去。

    “吴月,谢谢你的关心。果然不论神你转世多少次,这种温柔的性格还是不会变。”

    耳边再次传来了面具恭敬的声音。

    “啊,既然你是我的同伴,我就没有拖沓的理由。”

    吴月扇动着自己的翅膀飞翔在空中。前方生成的小型结界将飞速流动的气流侧向自己的两旁,产生出强烈的摩擦声。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能够心灵感应的能力要怎么关掉啊?难不成我每句话都能被你听到?”

    “这只是在耳朵和嘴巴的部位建立我们道具之间的联系而已。如果神你不喜欢的话,直接利用力量的波动强行扰乱这个联系,就会破坏这个魔法了。”

    面具说道。

    “我就是想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解除这个而已。我只是不想被监视,并非讨厌。现在就先这么留着。毕竟也要让你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之后我再解除好了。那么要如何建立这个联系?有什么突发情况我也好联系你。”

    “吴月你对于魔法的感知能力足够得知这个联系魔法的波动频率。现在感知一下吴月你嘴边和耳朵处的波动频率,今后只要将能量以相同的频率震动的话就能够建立与我的语言通道。但是在我看来,这是没有必要的。我们会一直呆在神您的旁边守护你。这一次,我们不会再离开您。”

    书的声音从耳朵处传来。声音中,似乎透漏着极力忍耐淡淡的坚定。

    “......抱歉。”

    吴月觉得有些暗淡。这些生物,对自己太过忠心了。那么为什么,自己要选择离开他们呢?明明是个那么温柔的邪神,不可能会丢掉自己如此忠诚的布下而独自离开吧。

    “道歉,是祈求得到对方原谅并平息对方怒气的一种行为。我们是神你的仆人。为你服务就是我们的意义。我们并不会对神你生气,永远不会。因此神你没有生气的必要。”

    书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稳。没有了之前有些激动的声音。

    “只是当时在神你不回来的时候,我们陷入了迷茫。因为吴月你的存在就是我们的意义,你不存在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何去何从。所以在神你下令让我们离开之前,我们会永远呆在你的身边。”

    “我知道了。我不讨厌你们。倒不如说,我真的感到了一种很独特的亲切感觉。喜欢呆在我身边就呆着吧。”

    只是不知道女王那边同意不同意。

    “吴月,你不用担心。即使人类的女王不同意,但是不代表我不同意。我想走的话,没有任何人可以拦得住我。”

    “不用不用。现在这个世界里还是不要随随便便树敌比较好。反正我有秘密武器,女王是没办法拒绝我的要求的。”

    “我知道了。我会安静的等待。”

    在通过恩底弥翁,进入那扇大门后,吴月看到了一个现在自己不是太想看到的人。

    “哎呀~~~来的挺早嘛。”

    索菲优雅的站在大门前的草坪上,捂着嘴轻轻笑道。微风让她那黑色的漂亮秀发款款摇摆着。

    “啊......是.......”

    吴月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说起来和这个女人的见面感觉都快要有心理阴影了。希望这次别又是什么坑爹的设定了。

    “美丽优雅的索菲小姐,请问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等待你了吴月。你是为了书,才过来的对吧?”

    索菲微微笑着说道。

    “啊哈哈...暴露了吗?”

    吴月苦笑。果然这件事还是被女王陛下给知道了啊。

    “毕竟吴月你那么特殊。不暴露才会奇怪吧。走吧,女王陛下已经在大殿等待着你了。”

    索菲转过身说道。

    “嗯......”

    吴月怔怔的跟了上去。

    有必要吗?一个女王等待着自己。

    在来到宽敞的大殿后,吴月就看到了坐在王位上的涅瑞亚。王位是坐落在第三层台阶上的,宽大的台阶铺着柔软而又显眼的红色地毯。涅瑞亚穿的不再是之前那套雍容华贵的衣衫,而是一套更为显眼的金色长裙,戴着一顶金碧辉煌的皇冠,手中拿着一个镶嵌有巨大红宝石的手杖,其华丽的姿态在这个以金色为基础色调的大殿里,吴月觉得有些晃眼。而在大殿的两侧,穿戴整齐的士兵站的笔直,坚毅的眼神和雄壮的肌肉表示着这些人的实力不凡。

    这干嘛?这种下一秒就会扑过来的感觉到底是要干什么?真的是在等自己过来谈话而不是一声下令将自己拿下并砍成泥?

    “女王陛下。”

    但是吴月还是走上前,微微弯腰,恭敬的说道。而索菲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女王的身旁。

    “平身吧。”

    女王温和的笑道。弯成月牙的眼神看起来格外温柔。

    “谢陛下。”

    吴月站直自己的身体,直视着对面的女王。也不知道在这里,应不应该直视女王。

    “吴月,你这次来,是为了拉迈松里的那本会说话的书?”

    “是的。我请求你,将那本书赐予我。我愿意付出我可以支付的代价。”

    吴月立刻微微躬身说道。

    “在回答你的这个请求之前,介意我问几个问题吗?”

    女王只是微笑着看着吴月。温和的表情和好听的声音,差一点就让吴月沉迷。

    “可以。”

    吴月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心智保持清醒。回以微笑。

    “第一个问题。吴月,你认识书吗?”

    女王的第一个问题就让吴月觉得有些不妙。而这个时候,吴月从大殿的后方,还看到了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站在那里。看到吴月看向这边,格瑞兰德笑着向吴月摆摆手。爱尔柏塔也微笑着向吴月点点头。

    看来这两位已经将所有事情都和女王陛下说清楚了。

    “我今天是第一次和书见面。如果我认识的话,就不会兴致冲冲的跑过去看书了。”

    吴月想了想后说道。不知道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能不能应付过去。

    “......”

    对于吴月的回答,女王那眯起来的漂亮睫毛,微微睁开一点。

    “那么第二个问题。吴月,你为什么想要拿到书?”

    “学习。因为是一本会说话的书,又从来不让人观看。所以我很好奇书里面是什么样的内容。”

    吴月立刻说道。这可是真话,真的挺好奇世界类的魔法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难不成改变种族?还是毁天灭地?

    “原来如此。的确,谁都会对未知的东西干道兴致勃勃。”

    女王再次微笑着说道。

    “那么第三个问题。吴月,你为什么会觉得书会和你走?书可是一个很难预料的角色。心情时好时坏。我们已经有很多人找过他,但是凡事想要触碰它的人,都被弹开了。”

    那不废话嘛。那家伙都说了它是我的私有物,怎么可能会让别人随随便便触碰自己。

    “这个。应该是感觉吧。我感觉那家伙对我还挺有好感。我想好好和它说一下的话,应该能够理解。而且只要女王答应了,我就可以把它带回家。现在就算它不答应我让我看,不过我想发挥充分的不要脸的精神,应该早晚会让他厌烦到随便让我看看内容来解脱我的纠缠吧。他又没办法长腿跑了。”

    吴月说道这里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在闪光。说实话如果书真的死活不愿意让自己看,而它又是自己的所有物的话,自己真的会选择软磨硬泡来让书屈服。虽然不知道它这么做会不会真的屈服?

    听到吴月这么说,不仅仅索菲,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都忍不住捂住嘴去笑。女王陛下也是一脸的笑意。

    这些话书始终都在听着。不过吴月事先警告过进入皇宫后就不要说话。毕竟能够感知到魔法波动的人又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个,如果让别人察觉到什么就不好了。

    “第四个问题。”

    女王陛下睁开了眼睛,漂亮的湛蓝色眼睛如宝石一般晶莹。

    “得到书后,你会怎么做?如果选择不要......选择拖延战术的话,又会怎么做?”

    “这个嘛。只要有时间当然就过去烦他了。反正有玻璃罩子在,他又不可能对我做什么。而且我也有自信躲过那家伙的攻击。就算它是书,但是你们也说了,那家伙脾气不好,脾气暴躁的人是最忍受不了别人玩无耻战术的。所以我很有信心让他屈服。一天去个几十回,估计一个月左右就差不多了。不...一个星期吧。”

    吴月摸着自己的下巴自信满满的说道。一脸的无耻表情。

    “呵呵。原来如此。的确,我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么有趣的方法。白白将它放了四年。”

    女王陛下捂着自己粉红的嘴唇笑道。

    “不过这样的话,我也有可能为了学习书内部的知识而不选择将书给你啊。第五个问题,如果我拒绝你的要求,你会怎么做?”

    “啊?嗯......说的也是。”

    吴月有些愣住。说实话本来是打算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拿出那个黄金杯来和你做交易。但是现在周围这么多士兵站在那里,总觉得这个事情做不出手。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什么折中的方法?啊啊啊啊,这个女王该不会是猜到我会拿出什么东西来威胁才找那么多人围观来让我难堪的吧。

    “女王陛下选择拒绝我我也无所谓。毕竟我终究只是臣子,对于王的命令,只能选择接受。”

    现在只能服软。大不了之后再抢不就行了。对抗一个国家做不到,偷东西还是可以的。我将书塞到我右手里,你去查吧。查吧。你能查到我跟你姓。

    “......”

    对于吴月的回答,女王的眼神笑意不减反增。

    “第六个问题。吴月,如果我说答应你的要求,你又会怎么做?”

    “二话不说,立刻向着拉迈松跑去把书抱回家。”

    吴月立刻回答。

    “哦......”

    女王陛下站了起来。缓缓走下台阶,向着吴月走来。吴月站在原地不动,等待着女王的光临。

    “第七个问题。吴月,如果我说要你答应一些条件才能把书给你,你会答应吗?”

    女王站在了吴月前方两米左右的地方。穿着高跟鞋的她,比吴月还要微微高上一点。

    “视问题而定。”

    吴月摊开双手随意的笑道。

    “不是选择立即答应?只要完成要求就能拿到蕴含着无限可能性的书,不好吗?”

    对于吴月的回答,女王似乎很惊讶。

    “总要为自己的小命着想。”

    吴月无所谓的说道。

    “连国家都做不成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当然要小心点了。未知的知识再怎么好,没命享受不也是白搭吗?”

    “哪怕这个要求是我将爱尔柏塔许配给你?”

    女王微微歪着头,看着吴月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在女王说道这里的时候,爱尔柏塔和格瑞兰德明显惊讶起来。

    “这个不用想。肯定拒绝啊。”

    吴月想都没想立刻说道。手从自己胸口里拿出了一个前端有着三枚宝石戒指的项链。

    “我在原本的世界有女朋友了。在这里结婚了的话不就在这里被锁住了吗?即使爱尔柏塔比我的女朋友要漂亮上很多,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

    其实是想随便也随便不起来。哎...这个可恨的心之牵绊。

    “哦这样。吴月你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有朝一日离开这里。的确,那里毕竟才是你的家。有你的亲人和爱人在。”

    对于吴月的话,涅瑞亚看着吴月拿在手里的戒指。又看向吴月的胸口。

    “好像还有一个项链。是你的另外的妻子吗?”

    “不是。”

    吴月将手里的宝石项链放回到衣服里,拉出了女王所说的项链。那是一个小提琴样式的挂饰。就是之前多尔瓦先生所生活的小提琴。正是因为有这个在身边,所以多尔瓦先生才能呆在自己的身边。当然,这个挂饰随时也可以变成小提琴。之前的生活让自己拉小提琴几乎变成日常了。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还真有很长时间没有继续演奏小提琴,回头玩玩吧。

    “只是个小挂饰。我很喜欢,就带在身边了。”

    “挂饰吗?”

    女王只是单纯的看着吴月手里的小提琴挂饰。微微笑了笑。

    “既然吴月你已经有了妻子。我也就不勉强了。之后你们改变想法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拉倒吧你。明明你女儿在那边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这个玩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吴月看向爱尔柏塔。虽然之前自己的母亲说了要把自己许配出去,但是爱尔柏塔现在似乎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有一开始稍微惊讶而已,后来始终是一脸平淡。

    那位公主,从一开始对于任何事情似乎都没有太大的感情。虽然偶尔会有一些情绪展现,但是都没有持续太久,基本上在一开始惊讶或是愕然过后立刻就恢复平静,后来不论怎么样都没有太大的精神波动。实在是不知道这大姐是怎么想的?与其说是教养好,倒不如说心态好。

    不过格瑞兰德的两只眼睛明显瞪得浑圆。看看爱尔柏塔,又看看吴月。对于格瑞兰德的反应,爱尔柏塔只是双手环抱着无奈的叹口气。

    “那么现在,我就回答吴月你的要求吧。”

    女王拄着自己手中的手杖看着吴月。拄着手杖并非身体不好,只是单纯的姿态优美而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