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祖母暗之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六十八章 祖母暗之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左边的是魔导书库苏雷。 右边的是魔导书库科瑞森。如果已经知道想要看的书叫什么名字。那就不用到

    魔导书廊里一点点的寻找书籍。只要走到桌子旁向着中间的雕塑说出名字,书就会自动从书桌中央出现。看完后只要

    将书重新放到书桌中央就可以了。书库会将书本自动放到原本的位置。当然从书廊里拿出来的书也同样可以以这个方法还回去。”

    “......”

    吴月愣愣的看了看爱尔柏塔,转身看着旁边一直都在好奇的看着周围的格瑞兰德。

    “格瑞兰德,难不成我脸上有写字吗?”

    “没有啊。”

    格瑞兰德奇特的看着吴月。

    “那么为什么你姐总是非常容易就能够看出我心里在想什么?”

    吴月无语的指着自己。

    “难不成会读心术?”

    “你的表情那么明显,看不出来才更奇怪。”

    爱尔柏塔也是汗颜的说道。

    “好吧。怎么都好。”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读心了。自己就习惯好了。

    吴月抬起头看着空中的贤者之光。既然有着人类几乎全部的知识,自己就稍微问一下吧。

    “贤者之光,请回答我的问题。可以吗?”

    “......”

    在吴月这么说道的同时,上方发出刺眼光芒的圆润物体慢慢收敛了光芒,成为了一个普通的电灯般柔和

    的光芒。

    “说吧。但是一个人每天仅限于三个问题。而且超出我知识范畴的问题我无法回答。超出我回答权限的问题我无权回答。”

    光球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声音平淡深远,仿佛已经看惯了世事沧桑。

    “搞了半天还有限制啊。”

    吴月汗颜的看着空中的光球。微微深呼吸一口气后。缓缓说道。

    “邪神,会死吗?”

    在吴月说出这个问题后,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两个人的表情立刻愣住了。邪神也是神,擅自研究和探索

    神是一种非常大不敬的行为,就和禁止人类研究邪神手镯和戒指一样。如果吴月对于邪神过于深入,这是

    会判死刑的。

    “邪神是神。神是不会死的。哪怕肉体被毁灭,他们可以让自己的灵魂离开身体而进行一次次的转世,或者重新利用黑暗力量重新塑造身体。也可以被困住,但是

    绝对不会死。”

    贤者之光缓缓说道。

    转世......

    听到这里吴月不禁陷入沉思。

    “吴月。不能再问了。不能再深入邪神的问题了。你会出事的。”

    格瑞兰德立刻跑到吴月面前制止吴月继续询问问题。

    “哦......”

    被格瑞兰德这么提醒,吴月才想起来人类是不能够擅自研究邪神的。自己刚才的问题也算是一种探索吧。幸好,差点酿成大罪。本来还想问转世的邪神会不会有原来的记忆,既然这样,自己还是不要问了。那就换一个

    问题吧。

    “神创日,以我的身份,可以参加国家的祭天吗?”

    吴月这么说道,让旁边两个人的表情又抽搐起来。神创日是国家的最大事项,擅自探索这个也是非常大不敬的行为。虽然不会判刑,但是基本上没人会去关心这个。吴月的问题怎么都是那么不简单的问题。

    “可以。祭天是由女王挑选适合的三十位大臣,一同向上天表示忠诚的一种行为,以此请求创造了人类

    的神能够一直庇护信仰他的人类。只要你的重要性在女王眼中足够,女王会挑选你。因为挑选的大臣地位

    越高,重要性越高,也就表示对于天的重视程度越高。你虽然只是伯爵,但是你是女王很看重的人。”

    “哼哼。听到这个我就放心了。”

    吴月笑着点点头。

    “最后一个问题就不问了。已经没什么想问的了。之后有什么想问的我会再问你。辛苦你了贤者之光。”

    “......专心于自己的坚持这点很重要。”

    贤者之光突然飘了下来。来到了吴月的面前。散发着阵阵温暖的光。

    “孩子,以后你可能会遇到很多事情,会有很多让你绝望的情况发生。但是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哦...谢谢。”

    老爷子这是干什么。突然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是某种预言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

    后边的两人突然发出了惊呼声。吴月不得不堵住耳朵来防止这声超声波。

    “你们两个很吵啊。干什么。”

    吴月捂着自己的耳朵无奈的说道。我正思考呢,干嘛吵人。

    “话说老爷子你这什么意思?传教吗?”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贤者之光慢慢的漂浮了起来,重新漂浮到了空中。

    看这个样子,应该是不会再回答我的话了吧。

    “擅自说话了!贤者之光擅自说话了!”

    “吵死了!”

    吴月一击直拳打在了格瑞兰德的头上。

    “你干嘛那么吵啊?不就是说话吗?这个老爷子要是不说话你们怎么知道自己的回答?”

    “不是这个。”

    格瑞兰德捂着自己的脑门,泪眼朦胧的说道。

    “贤者之光可以称之为一种会说话的书。本身不具有智慧,只要你选择问问题,他就会回答。但是从来不

    会回答问题之外的答案。像现在这样突然对别人进行警告还是第一次。”

    “不仅如此。还会对别人进行安慰,这也是第一次。”

    爱尔柏塔也是满脸惊讶的说道。

    “好了吧你们。谁说这玩意是书了。我问你们,这东西是谁创造出来的?”

    “第一代霸魔导士制造的。”

    格瑞兰德想了想后说道。

    “那他有说过这个东西是书吗?”

    “没有......”

    格瑞兰德愣住。

    “只是一直以来,除了问题之外的答案从来没有说过。因此我们慢慢的,就把他当成是会说话的书了。

    ”

    “唉...所以说你们太想当然了。”

    吴月无奈的看着面前惊愕的两人。指着空中漂浮的贤者之光说道。

    “贤者之光啊。我问你,这世界上会说话的书到底在哪?”

    “在魔导书廊尽头的密闭房间内。”

    “......”

    吴月指着贤者之光的姿势呆住了。半晌后,一把抓住了了格瑞兰德和爱尔柏塔的肩膀气喘吁吁的喊道。

    “格瑞兰德!爱尔柏塔!现在带我去那个密闭的房间!艾玛没想到会说话的书这种梦幻般的玩意竟然真的存在!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不,不让你们带了,反正肯定也是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我自己去!”

    吴月立刻松开两人,向着魔导书廊内部跑去。一瞬间就离开了两个人的视线。

    “吴...吴月!一般人是没办法随便进入那扇门的。必须要手续......”

    格瑞兰德伸出手想要阻止吴月前进。但是根本没办法。吴月的速度很快,已经跑远了。

    “好了格瑞兰德。你认为常识对于吴月有用吗?只要力量足够的话,所谓的常识根本就是个笑话。”

    爱尔柏塔无奈的说道。抬起头看着空中的贤者之光。

    “就任由他去吧。”

    “我想跟着去看看。说不定又能够见到什么震撼的场面。”

    格瑞兰德立刻向前跑去。

    爱尔柏塔站在原地看着奔跑而去的格瑞兰德,突然说道。

    “贤者之光,回答我,为什么你要特意提醒吴月?”

    “不清楚。”

    “......”

    听到这里,爱尔柏塔的表情不禁有些疑惑。还是第一次吧,贤者之光对于不知道的问题不是选择沉默而

    是选择说出不清楚。难道吴月,真的不是一般人?

    “那么对于吴月,你看到了什么?”

    “不清楚。”

    “......加上刚才的一次,算是第二次了。你说出不清楚这个词汇。”

    爱尔柏塔的表情有些沉思。抬起头。

    “最后一个问题,贤者之光,你有智慧吗?”

    “......不清楚。”

    这次连贤者之光说出的话,也出现了停顿。

    连贤者之光自己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辛苦了。”

    爱尔柏塔向着贤者之光鞠躬,也向着魔导书廊走去。

    也要见识一下吴月到底什么情况了?真不希望国家树立一个未知的敌人。难怪母亲会为了吴月而选择与

    那六位贵族为敌而没有选择与吴月为敌。吴月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贤者之光漂浮在空中的身体开始上下飘动着,光芒也在强与弱之间不断晃动着,似乎非常的动摇。但是

    最后,还是静止在了空中,光芒缓缓恢复到了原本有些刺眼的光芒。

    吴月这边

    “会说话的书会说话的书会说话的书哦哦哦哦哦哦!!!这么梦幻的存在果断要去看看。”

    吴月不断的向前奔跑着。放有书的大门已经过去了,可是吴月仍旧在明亮的走廊里奔跑着。旁边已经没

    有了房间,相反,走廊已经出了建筑,如一座小桥一般建造在一片小潭上,这时候的走廊不再是木质,而是石质。石质走廊的两侧与下方是一片晶莹的湖,湛蓝的天空混合着云彩倒映在湖中。潭的边缘是由青色的石头组成的岸,岸的外边,则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其中还有着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小路增横交错,连接着这片木质走廊和

    湖。在草地上还设置有石质的长凳,木质走廊在出了建筑过后,两旁也设置有连接着石质走廊的作为。清凉的风吹在整个走廊里,觉得很清凉。

    看来这个图书馆为了让学生有更好的读书空间,连这样风景优美的地方也设置了座位。不过刚才不是应

    该在魔导书院里吗?为什么会突然露天了?现在这个区域除了走廊上方还有着穹顶之外,两旁完全是通风的

    。走廊之外的地区也是露天。走廊前方的不远处又是一片建筑区域,图书馆似乎是断断续续的,利用走廊完

    全连接在一起。

    嗯?

    吴月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停了下来。

    现在在吴月的前方,走廊右侧的石质长登上,一个年轻人正坐在那里看着书籍。黑发黑眼的英俊脸孔让

    人在看到的瞬间总有种距离感,一身类似盔甲一般的魔导袍,肩膀的部位有着两层肩甲,手部,腿部和胸部的部位是黑色的薄型铁甲。但是腰部的前方和后方部位还有着突出的一块黑幕。仿佛开叉的裙子一般。

    卧槽这一身不就是黑魔导吗?除了那个尖顶帽子没带以及长的和一人身高差不多的魔杖没拿之外,这一

    身根本就是黑魔导没跑了?话说脸蛋也和动漫里不太一样,这里的黑魔导更类似于一种冷酷帅哥的外貌。现在的黑魔导一只手的手肘搭在走廊石凳的扶手边缘上,一条腿翘着二郎腿,随

    意的看着手中的一本厚厚的书。微风吹动的时候,那头漂亮的黑色短发在缓缓摆动。

    “黑魔术师?”

    吴月停下身体后看着面前英俊异常的男人。如果是黑魔术师的话,说不定能够问道一些有趣的问题。虽

    然在卡片中只是很简单的凡骨,但是毕竟卡片介绍就是作为魔法师,攻击力·守备力都是最高级别。应该还

    是有一定地位。

    “那个是等级。而不是名称。我叫做马瑞德。”

    黑魔术师合上了手中的书。转过头,一双如深渊一般的黑色瞳孔直直的看着吴月。

    不是马哈德了啊......但是就名字来看,应该是传承了几代。看来和动漫里不太一样。

    “你叫做吴月。对吗?”

    马瑞德直视着吴月问道。

    “对。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在当初我也发现到了格瑞兰德体内蕴含的巨大能量,但是如果不想出什么方法就擅自引导出来的话,说不定会伤害到格瑞兰德本身。我希望通过书籍来寻找答案,但是越是寻找,就发现越是不可能凭借个人之力做到这个情况。因此在我听到有人引导出了龙魂之力后,我就一直想要见见你。对于你能够以个人之力引出龙魂之力,我感到很好奇。”

    马瑞德淡淡的说道。黑色的瞳孔中竟然闪烁着淡淡的黑色光芒。让一双眼睛看起来具有独特的威慑力。

    “但是在之前的大会上看到你后。就彻底的打消了我的疑问。”

    “嗯......什么意思?”

    突然见面就说这些,到底想说什么。

    “我和你一样,也拥有着看到别人灵魂力量的眼睛。”

    在马瑞德说道这里过后,原本散发着淡淡黑色光芒眼睛一瞬间绽放出了纯黑色的光芒。如纯质的黑夜一般黯淡

    的气息从双眼中夺目而出。

    “格瑞兰德的力量固然强大,单就其龙魂之力而言,如果完全掌握的话,连霸魔导士都不会是对手。但

    是,看到你后,我一直在确定我是不是看错了。”

    “怎么?超乎你的想象吗?我说到底也只是个普通人啊。应该不会强到哪去。”

    吴月奇怪的看着面前的马瑞德。

    “而且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的灵魂力量,应该比以前相比增长了很多吧?”

    “人的灵魂力量会随着所蕴含力量的大小而散发出不同的压力。能够看到灵魂力量的人可以根据那种力

    量所带来的威慑感和力量的质感来判断出这个人的灵魂力量大小。格瑞兰德的灵魂力量远远超过普通人。就连我的灵魂力

    量也不及他。但是吴月你......”

    马瑞德注视着吴月。

    “你的灵魂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格瑞兰德的力量。两者的力量差别就像是成年人和婴儿之间的差别。也

    难怪你能够一个人完全虐杀所有的A级学生。如果你想的话,在一瞬间就可以将在场所有人退场。”

    “虽然召唤出怪兽的话要做到这个程度的确不是很难。但是那样会很麻烦。”

    吴月无奈的搔着脸蛋。

    “那么马瑞德先生,你说我要远远抢过龙魂之力,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呢?”

    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厉害。只是单纯的觉得那些学生太菜了而已。

    “远远超过人类代代流传的最强力量的你,我有必要判定一下你对于人类,是不是真的是有忠诚之心。

    否则的话,你就太危险了。”

    马瑞德站了起来。身高在站起来后吴月才能看到,个头足足有一米八五,或者更高。修长的双腿在身上

    那半铠甲半法袍的装备下,显得更加细长。吴月不得不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人。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就算我真的有二心,在你口中估计天下无敌的我难道还会怕你吗?”

    吴月无所谓的摊开手。但是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黑魔导。吴月还是叹了口气。这幅和格斯大哥很像的表情还真的让自己无法硬气起来。

    “说实话。没有。”

    “原来如此。这个和猜测的大致一样。能说明一下你的真实想法吗?”

    黑魔导对于吴月的话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是淡淡的看着吴月。

    “吴月!”

    在这个时候,格瑞兰德跑了过来,来到了吴月旁边。在看到对面的黑魔术师时明显吓了一跳。

    “老师?您...您在这里啊。”

    “格瑞兰德,不要打扰我和吴月说话。”

    黑魔术师完全没有在意到格瑞兰德那王子一样的身份,毫不客气的说道。

    “是!”

    格瑞兰德当然也是完全没有王子的尊严,立刻恭敬的站直身体喊道。

    “都说了有些王子的尊严啊。硬气点。”

    吴月对于格瑞兰德已经无语了。

    “算了。既然你叫他老师,会这么恭敬也是没办法的。”

    吴月重新看向黑魔术师。

    “看来我不说你是不打算让我过去了。那么我就说明一下吧。这个国家的确是人类的国家,但是说到底

    也就是人类的国家,而不是我的国家。我毕竟刚刚来到这里,对于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情。所以说所

    谓的忠诚,这个肯定没有。就好像你会对一个陌生人一瞬间产生爱情吗?所谓的一见钟情其实也就是肉欲的

    一种文艺说话,你就别再这里当借口了。更别说这个国家贵族和平民这种两极化的概念对与我这个一直住在平民区的人来说冲击太大了。”

    “也就是说,你只是单纯的把这里当做旅游地了?”

    黑魔术师听到吴月的话后说道。

    “是。而且还是非自愿外加回不去的旅行。现在正在想着我到底要如何回去。不过大可放心,没有忠诚

    也不代表就有二心。这个世界的好与坏,对我来说完全无所谓。我只是一个过客,可不会做出多余的事情。我只想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原来如此。”

    黑魔术师微微笑了笑。这点让吴月就觉得更熟悉了。格斯虽然平时就是一副面瘫的表情,但是自己还是能够偶尔看到格斯大哥的表情。难道说面瘫基本上都差不多?

    “听到这里的话我大致也能够猜出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肯定你对于这个国家没有威胁。至少在没有

    任何将你惹怒的现在。你没有威胁。”

    “不用对于一个小鬼这么小心翼翼。我说到底只是一个人而已。你们可是一个国家,也是能够在兽人族

    ,机械族,爬虫族,不死族等等各种种族的战争中存活下来的人类。我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斗得过你们整个

    国家。”

    更别说我也不认为自己真的会强到那么恐怖的地步。说到底就是暗之能量者然后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能

    量而已。再强也不可能会毁灭一个国家吧。

    “你太小瞧你的实力了。如果是硬对硬,你可能会输。但是你不会傻到那个地步。如果你采取游击战的

    话,连王室都会有危险。”

    黑魔术师向前走去。走过吴月身旁的时候。

    “我们会帮助你找到回去的道路的。你太危险了。国家不能完全控制,就只有将你送回去了。在这之前,如果有让你不舒服的地方,请说出来,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实际上道路找到了。但是有些担心你们会以这个作为筹码来要挟我。还是不说了。我倒要看看你们会找出

    什么方法。

    哦对了!书书书!会说话的书!

    吴月立刻又向前跑去。

    这么一打岔我又给忘了。我要赶紧去看书。话说回来既然黑魔术师也有的话,黑魔术女孩肯定也有吧。

    哦可爱的黑魔术少女,那暴漏的法衣我真的好想看看真人版。别人COSPLAY的实在是不对我口味啊。

    啊不对不对!又给打岔了!现在主要目标是去看书。但是实在是没想到我在这些人眼中是那么恐怖的存在啊。但是

    现在的我还不是三幻魔的对手,一个三幻魔就让你们这么紧张的话,人界的人类和冥界不就差的太远了吗?

    不过冥界好像不能随随便便和人界开战。总之这件事好像不是自己能管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

    不对怎么一不小心又想歪了呢?我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去看书。看书。

    在走过走廊后,吴月没跑多远就看到了一间紧闭的门。在走廊的尽头,一扇和刚才在木质走廊里看到的

    白色的门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而且周围也没有什么重兵看守,看来这本会说话的书也没有什么威胁性。

    “格瑞兰德。这本会说话的书你有见过吗?”

    吴月站在门前看向旁边的格瑞兰德。之前自己跑过来的时候格瑞兰德好像说了什么,但是自己没有听清

    。是不是关于这里的情报?希望别是什么危险的书就好。

    “见过。是一本紫色的书。不过好像不是太喜欢说话。至于里面的内容,还真的没有人看到过。有人想

    要翻阅他的时候,就会被一阵能量震开。不论什么人都一样,所以就一直在这里放着了。”

    格瑞兰德点点头。

    吴月想了想后,还是走上前握住了门把手。

    彭!

    吴月的手好像撞上了什么屏障一样,突然被弹开了。

    “实际上之前我说的就是这个。如果没有经过正规手续的话,这扇门就会有结界阻挡别人的进入。”

    格瑞兰德笑了笑说道。

    “虽然我对于结界之类的玩意从来没什么感觉。不过,既然是规矩,那么我也走一下正规手续好了。”

    “不用了。”

    早就已经换成了和格瑞兰德一样蓝色军装的爱尔柏塔慢慢走了过来。不同的是,下装是白色的短裙。露

    出了爱尔柏塔那两条修长白皙的双腿。据说这身类似军装一样的衣服其实是这里的校服,之所以设计成这样

    就是希望学生能够重视自己作为国家一员的责任感。爱尔柏塔手中现在还拿着一个金色的钥匙。

    “刚才马瑞德过去的时候给我的。说忘记把这个给你们了。是这扇门的钥匙,用完后记得还给他。”

    “一开始就给我啊那个家伙。难不成就是出来刷一下存在感吗?”

    吴月无语的看着爱尔柏塔手里的钥匙。

    “不过这样的话就省的我再去办理手续了。”

    “说实话我也很好奇那本会说话的书在见到吴月你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姿态。”

    爱尔柏塔走上前将钥匙插入了门中,缓缓打开了门。打开门后,里面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房间。阳光透过

    窗户,集中在了房间中央的一个白色小柱子上。高有一米多,宽度刚好比柱子大上一圈。柱子的上方是一个

    圆形的玻璃罩。可以看到玻璃罩内放置着一本有着紫色硬质书皮的书。然而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吴月愣住了。

    书皮的正中央,有一个金色的眼睛。以眼睛为中心,金色的纹路如血脉一般,分布在整个书皮上。这么

    狰狞的摸样让看着它的人觉得有种阵阵的恐惧感。但是这本书却仅仅只有外表吓人而已,本身却没有任何奇

    特的气息发出,因此这本书看起来,反而更像是一种玩具。

    不过看过动漫的人都知道,这本书到底是什么。这也是吴月愣住的原因。祖母暗之书,黑暗七道具之一

    。也是面具的伙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格瑞兰德。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而且既然是会说话的书,这么随意的放着没关系吗?”

    吴月转过头问着旁边的格瑞兰德。按理说这家伙不是应该和面具一样,在游戏王的世界里好好找个人寄生

    着生活吗?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面具不是说他的同伴都在黑暗里沉睡着吗?

    “是在四年前。我们的校长偶然在郊外的荒地上发现的。因为觉得能够说话很有趣,就拿回来了。当时这

    本书好像是因为没有地方可去,就任由校长带回来了。只不过从那之后,就不允许任何人碰自己。而且好像

    不会攻击任何人,也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所以校长只是把书放在这里,而没有派人监守。”

    格瑞兰德想了想后说道。

    “吴月,你认识这本书吗?”

    “真的说起来的话,应该是不认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

    吴月无奈的笑了笑。虽然听过是听过没错。

    “书,我们又来了。”

    爱尔柏塔走上前,对着放在玻璃罩内的那本有着金色眼睛的书说道。

    “有什么事情?”

    原本放在圆柱上的书突然发出了声音。声音仿佛是一个中年男子般,缓慢,沉稳而又富有磁性。带有别

    样的味道。

    “......你竟然回答我了。”

    听到书的话,爱尔柏塔竟然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明明这么自然的打招呼为什么对于别人的回应这么惊讶啊。”

    吴月没忍住吐槽了。

    “实际上这位很少会回答别人。偶尔心情好了会多说两句,心情不好,就直接是一本书了。”

    格瑞兰德在一旁无奈的笑。

    “看来今天书的心情不错。”

    “名字就叫做书?”

    吴月怔怔的看着那本祖母暗之书。

    “是啊。他说这是他主人起的名字。”

    格瑞兰德点点头。

    “...啊哈哈,果然是这样啊。”

    卧槽邪神大哥你到底是有多不想起名字啊。真是懒得够可以了。

    “......”

    吴月走上前看着那本祖母暗之书。说实话心里有些别扭。按照面具的说法,这家伙应该也是自己创造的

    。如果开口也来一句神,估计今后就有的自己忙了。

    “什么事情少年?”

    哎?

    他刚才叫我少年而不是神?

    吴月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只要没有让自己卷入更多的麻烦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书,你今天心情真是够好的。竟然主动和别人打招呼?”

    爱尔柏塔看着面前的书不禁觉得有些想笑。

    “我以前和你说话有十句你会回答五句就已经很好了。”

    被别人这么冷淡的回答你还能这么自然的过去打招呼我表示也是醉了。

    “只是今天很想说话而已。”

    书很随意的答道。简直就像是一个真人在说话一样。语气很平缓。

    “你...是书?”

    吴月微微俯身看着放在柱子上的祖母暗之书。难道说这位根本不认识自己吗?虽然很高兴,但是总觉得

    心里有些失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