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死吴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死吴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月身体不断的旋转躲避冲过来的骑兵并在同时猛烈攻击。 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急速冲过来的十三位骑士全部都被打飞。吴月立刻向着一侧冲过去。奔跑的过程中从地上捡起一根长枪,猛地向前一刺,刺到了一位带着蓝勋章的骑士身体上。长枪顿时贯穿了骑士的身体,那层铠甲根本没有发挥任何用处。被刺中的骑士化为了光芒消失在了原地。腰间佩戴的长剑落到了地上。

    原来如此,凝聚出来的武器不会随着主人的消失而消失吗?那就好办了。

    吴月身体一个侧移,躲过了后方突然刺过来的一把长枪,双手握住手中的枪柄。长有4米的长枪在吴月手里仿佛没有一点重量。简直就和玩具一样,只是眨眼的功夫,长枪就挥到了后方骑士的头颅上。硬木制作的枪身顿时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断为两截。而被打中的骑士也在同时向着一旁摔去。但是在摔出去的瞬间,吴月就扔掉了手中只有半截

    的枪柄猛地冲上前拔出了被打中的骑士腰间的长剑转身一个突刺。长剑顿时穿透了骑士的身体。被穿透的骑

    士也化为了光芒消失在了空中。

    吴月看着手中的长剑。和中国的古剑以及日本的武士刀不同,这个长剑非常的细只有一指多宽,轻巧无比,也很有韧性,手指很轻易就掰弯。不过坚硬程度就不行了。如果是肉搏的话,这种剑应该有着非常快的速度才对。但是这些人身上都穿着铠甲,应该是瞄准铠甲间的缝隙进行攻击的。不过可惜,我在利用黑暗能量附着在长剑上,就可以让这把剑获得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强度以及无比锋利的刃度。所以自己可以在瞬间穿透对方的铁甲并将对方刺杀。吴月嘴角咧起一丝笑容。

    拿我当唐僧肉?让你们看看到底谁吃谁。

    吴月从地上捡起了刚才骑士的长剑。双手握紧剑柄,剑身交错而成十字。周围被打倒的骑士知道骑马已经

    没用,长枪也是累赘,都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准备围攻吴月。但是下一秒,吴月却消失在了原地。

    在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惊讶的时候,吴月出现在了一位骑士的面前。那张充满了诡异笑容的脸颊离面前的

    骑士不到一分米距离。

    下一刻,骑士感觉到了自己的肚子传来了一阵冲击。低头看去,一把长剑贯穿了自己的腹部。

    吴月猛地抽出长剑,在旁边的骑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左手挥动的长剑化为了一道流动的银光,银光划过骑

    士铠甲脖子间的缝隙。骑士立刻跪了下来,缓缓向前倒下,化为了光芒消失。

    吴月转身,身体左右甩动。两把长剑一一飞出,再次刺中了后方两个骑士的喉咙,瞬间穿透了对方的脖颈。吴月

    捡起地上的两把长剑,整个身体化为了流动的银光向前冲去。

    银光在周围几个骑士的身边闪动,周围拿着长剑的骑士立刻倒了下去,化为了光芒消失在了空中。

    光芒闪烁,吴月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手中还拿着两把长剑。原本围攻自己的所有骑士已经全部消失。

    “真是不堪一击。”

    吴月看着地面上的一堆武器笑道。面对自己理解不能的情况时这些骑士只会傻傻的站在原地。结果不到

    几秒钟就全部被自己夺去了资格。

    吴月转过头看着前方远处都在警戒看着自己的那两对人马。吴月扔掉了手中的长剑,捡起了地上的一把长

    枪。

    “你们这些家伙彻底把我惹火了!现在开始!就由我一个人来挑战你们全部人!”

    吴月踏前一步,手中的长枪化为了一道光芒向前冲去。剧烈的气流划破空气的时候甚至产生了放佛爆炸

    般的声音。

    嗖!

    长枪刺透了两百米开外的红队还在马上的三个骑士,插在了第四个骑士的胸口。被刺中的骑士从马上摔

    了下来,摔倒了地面上,化为光芒消失。

    “什么!”

    一瞬间,两边队伍都发出了惊讶的喊声。刚才吴月展现出来的怪力和准头已经让他们产生了恐惧。

    “不要害怕!现在我们一同攻击!他只有一个人做不了什么!”

    北侧蓝队最前面的一个骑士大声喊道。

    “魔法队使用禁锢魔法封印那家伙的行动。枪兵队,和我们一同冲锋!那个家伙太危险了!就先别管红

    队的人!只要杀了那家伙我们的积分就能够远远超过红队!面见女王获得女王的认可的机会就是稳稳的!”

    “哦!!!!!!!!!!!!!!!!”

    整个蓝队的人都吼了起来!

    “不能让蓝队的人抢先了!我们也上!”

    红队最前面的一个骑士夹紧胯下战马的肚子,甩动缰绳向着吴月冲过来。后方的枪兵队也在同时发出了震天的吼

    声,拿着手中的长枪跟在骑兵队的后面向着吴月这边跑来。

    百人队伍的冲锋甚至让整个地面都在微微颤抖。漫天的黄沙不断飞舞,震耳欲聋的吼声回荡在天空中,

    混合着马蹄有力跺击地面的声音,简直就像是真的战场。

    吴月看着自己旁边已经慢慢站起来的十三匹战马。虽然骑士在‘死亡’后消失,但是战马和武器却不会

    消失。看来的确是为了还原战场。

    吴月嘴角又上扬起来。想玩人海战术吗?哥陪你们玩。

    吴月抬起头打了一个响指。身体的后方突然有三十处地方涌起了一分米大小的银白色的小型火焰,火焰不断抖动着。突然间,火焰扩散,瞬间变成了将近两米高的巨型火焰。火焰在一瞬间又凝聚起来,竟然在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内,火焰凝聚成了吴月的摸样。全部都是一脸邪笑的表情,看着对面冲过来的一群人。外形,衣服,身高,样貌甚至眼神都和吴月一模一样。人数总共是三十个。加上吴月一共是三十一个。和吴月站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原本和翻

    版。

    “什么!竟然分身了!”

    看到前方那三十多个吴月的时候,原本向前冲的骑兵和步兵都有了些许迟疑。

    “不要害怕!那些不过是假象。而且只有几十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不要迟疑!不能被红队抢先了!”

    冲在前方的蓝队骑士察觉到了后方士兵的迟疑,立刻大声喊道。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听到这个原本有些迟疑的士兵顿时又大吼起来。手中的长枪在阳光尚闪烁着刺眼的银光。向前冲刺的速

    度也变得快速起来。

    假象?哼!

    听到前方那些骑士的声音,吴月不禁露出了自己后方那些‘吴月’一样不屑的轻蔑笑容。

    “上!”

    吴月也不再冲上前。只是抬起手猛地一挥。

    身后的吴月其中的十三人立刻捡起地上的长枪坐在了已经从地上站起来的战马身上,没有捡到长枪的就

    拿起地上的长剑冲到马上。甩动缰绳便骑马向前冲去。剩余的吴月捡起了地面上的长剑,没有见到武器就直接赤手空拳的向前冲去。一瞬间,三十个凝聚出来的吴月也毫无畏惧的飞速向着前方冲去。没有战马的吴月跑起来的速度竟然和战马没有两样。甚至还要快上一点

    吴月站在后方双手环抱着看着前方的情况。

    让你们看看我的新招数吧一群白痴!看看什么叫做假象的恐怖!

    冲在最前方骑士已经和吴月队伍有了最开始的接触。士兵和骑在站马上的吴月都抬起了长枪。

    喀拉!

    两把长枪同时刺穿了对方的身体,长枪在冲刺中断为了两截散落到地上。被刺中的骑士从马上摔了下来

    ,化为了光芒消失。而被刺中的吴月胸口已经被长枪刺穿,但是却仍旧驾驶着战马向前奔跑而去。双手握住

    插在自己身体上的枪柄拔了出来,猛地向前投去,尖锐的长枪顿时插入了对面一个骑士的喉咙,刺穿了对

    方的脖颈。而胸口处的那个洞在长枪拿出来后竟然慢慢愈合了,连被刺穿的衣服也恢复了原状。

    “什么!”

    看到这个情况后前冲的士兵顿时恐惧起来。

    而这个时候还不算完。

    在地上奔跑的吴月一个飞身旋转,就将前方战马上的一个骑士给踢下战马,猛地一跳,双手握住手中细剑的剑柄,自上而下借助跳起的重力刺穿了摔到地上的骑士的喉咙。骑士化为了光芒消失。

    “去死吧妖怪!”

    奔跑的枪兵顿时将手中的长枪对准那个刺穿地面骑士的吴月刺去。一时间,六把长枪插在了坐在那个骑士身上的吴月身上的各个地方。头部,腰部,背部,心脏。手臂都被长枪贯穿。不过只是静止了一秒钟,头部被贯穿的吴月

    竟然没有消失,慢慢转过头。仍旧是一脸邪笑。长枪从脑后刺穿,尖锐的枪尖从眼眶中捅出。但是却没有流

    出一滴血。这样的脸在转过来的时候,刺穿吴月的士兵脸上顿时出现了扭曲的恐惧。

    身下的骑士已经消失,现在的吴月相当于蹲在地上,突然抓住手中的长剑猛地转身一扫。身后的六个士

    兵的头颅顿时分离了身体。身体化为光芒消失。

    全身都被刺穿的吴月慢慢站了起来。抬起左手抓住了自己后脑勺处的长枪,慢慢将长枪拔了出来。长枪

    拔出来的瞬间,眼眶处被撑大的空洞慢慢愈合,成为眼眶原本的大小。吴月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原

    本被刺穿而消失的眼球又出现在了眼睛中。

    “妖怪啊啊啊啊!!!!”

    一时间,冲刺过来的上百骑兵与步兵陷入了恐慌。

    没有拿到武器的吴月则是利用拳脚。一脚或者一拳就和刚才的吴月一样足以将面前连人带马一同给打飞。而打飞骑士或者枪兵后也立刻就强夺他们的武器来进行攻击。

    “可恶!”

    一个步兵选择抽出了腰间的剑猛地向前砍去。一剑便将面前的吴月拦腰砍断。断成了两截。上半身飞出到了远处的地面上,下半身还站在原地。但是下一秒,下半身的腰部和上半身的腰部之间突然出现了银白色的线连接在了一起。顿时,上半身飞了起来,重新向着下半身飞去。身体连接在了一起,断口处重新融合在了一起。恢复原状的吴月立刻抬起手抓住了面前已经惊愕到不能动弹的骑士的脖颈,猛地向前拉近,一击头槌砸了过去。将对方砸的身体向后倒去头晕目眩的瞬间,吴月便夺下了对方手中的细剑,刺穿了对方的喉咙。然后抽出细剑。

    “哼!”

    吴月站在原地看着对面怎么杀也杀不死的一群吴月完全虐杀对面的冲过来的骑兵。

    这些人物便是自己利用黑暗力量凝聚出来的人物,没有实体只有能量的他们,你们利用白兵战当然是怎

    么砍也砍不死的。这些凝聚出来的人没有智慧或是灵魂,更别想依靠求饶来争取机会,这些能量体之所以这么行动,是因为在将能量凝聚出他们的时候,将命令也融入了他们体内。这是之前和智树进行火精训练时得到的能力。将心中的情感和体内的能量混合从而将情感借住能量作为载体来物质化,基本上都是靠这招来解决欲望。不过这样物质化出来的物体虽然有着堪比真人的外形,但是不够韧性却是一大悲剧。微微一碰就会直接消散。

    但是现在自己经过能量的完全融合后,能量本身似乎带有了灵魂碎片,就算将能量作为载体来将情感凝聚出

    来,本体只要能量不被消灭,就绝对不会消失。可以说是绝对的肉盾。现在自己制造出来的这三十位自己,

    就是自己将愤怒融入了能量内部。所以自己制造出来的分身主要目的就是完全将面前的这些士兵完全消灭。

    不过托愤怒全部被凝聚出来的福,吴月现在反而觉得兴趣乏乏。没有了那种愤怒的感觉也觉得这场比赛怎么

    都无所谓了。现在只是单纯的觉得面前这种情况很好玩而已。之所以只有三十个而不是三百个来完全虐杀,

    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自己一次性凝聚出来的物体只有三十个而已。再多就算制造出来也立刻就会消散,所以没

    什么意义。

    前方的三十个吴月面对冲过来的蓝队五十多名骑兵四十多名步兵和红队六十多名骑兵与五十多名步兵,

    因为无论如何也砍不死的原因,凝聚出来的吴月不断强夺对方的武器毫不留情的杀掉对方。而这些利用黑暗

    能量凝聚出来的吴月拥有着不输给吴月本身的恐怖力气。就算是百十斤的战马和上面穿着铁质铠甲的骑士在

    凝聚出来的吴月面前也能够一脚将前方的战马踢飞。这两百多名士兵不断的被消灭,剩余的士兵已经被恐惧支

    配,根本不敢在进攻面前的吴月军团,开始不断的四处逃窜。骑在战马上的吴月驾驶着马匹不断的利用战马将对方踏倒,利用手中的长枪一个个刺穿趴在地上的对方的身体。拿着长剑的吴月则是追击着四处奔跑的士兵,不断的刺穿对方的身体将其消灭。现在两边冲过来的士兵已经被消灭了大半。吴月仍旧像不知疲倦一样不断刺杀着四处奔跑的士兵。

    这种士兵进军城镇大肆屠杀逃命百姓的场景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感觉我那么像坏人?尤其是那些凝聚

    出来的吴月在杀人的时候还是一脸的邪笑,仿佛非常享受这个情况似的。让吴月觉得自己更像坏人了。

    而那些在原地负责观察情况的魔法师也不断的使用各种火球风刃攻击不断屠杀士兵的吴月。可惜,就算

    风刃砍断了吴月的手臂,下一秒就会立刻接上。火球烧伤了吴月的身体,下一秒也会痊愈。寒冰冻住了吴月

    的身体,之后也会立刻被吴月挣脱。就算具现话出来锁链或是魔法阵困住了当时的吴月。周围的吴月也会一

    拳或者一脚打碎束缚自己同伴的魔法阵。可以说,现在这三十个吴月根本就是所向披靡。红队和蓝队的骑兵和枪兵也不再保持什么队形了,开始四处逃窜。这个时候南北那两边剩余的队伍也是急的团团转,但是又不敢大肆派人去救场,要不然对方趁机攻击自己就玩完了。只能让魔法师不断的攻击。

    但是凝聚出来的吴月有着力可开山的怪力,奔跑起来连战马都不是对手。砍也砍不死,困也困不住,火

    烧不烂,冰冻不了,风冲不飞,石头砸不死。简直和妖怪没两样。

    “救命啊!”

    “我认输了我认输了求求你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救救我!!!”

    ......

    因为恐惧于面前的屠杀,很多枪兵和骑士都发出了求饶。但是这些吴月根本没有智慧,他们只会屠杀。

    对于求饶的士兵,吴月直接抬起了手中的武器,刺穿了他们的喉咙。虽然也有些骑士看准吴月这个本体想过

    来攻击,但是只要有人向着吴月这边冲过来,下一秒一群吴月就会围殴上去直接刺死他。这样也没人敢找吴

    月的麻烦了。

    “可恶!”

    一个看起来有两米多,体格简直和熊一样,带着红色勋章的铠甲骑士扔掉了手中的武器,一拳打中了一

    个双手握剑要刺穿对面跌倒在地的骑士的一个吴月。吴月瞬间被打飞。但是这个巨熊刚刚打出一拳后,有两

    个吴月立刻跳到了巨熊的面前,一左一右同时一拳打出。两个拳头竟然直接打碎了面前华丽的银白色铠甲。

    两只拳头竟然贯穿了面前的巨熊骑士的身体。两个吴月抽回了自己的拳头。骑士的肚子被开了一个空洞。面前的骑士捂着自己的肚子,发出痛苦的"shen yin"慢慢蹲了下去。但是奇怪的是,巨熊骑士被贯穿的肚子却没有流血,也没有看到伤口,伤口的横截面也是一片光芒,看不到里面的血肉。

    搞什么啊?原来在这个结界里就算受伤也不是真正的身体。或者说是一种假象吧。这样我就放心了。蛮有趣的结界。右边的吴月抬起了自己左手中的长剑,双手握住剑柄,如处刑人一般对准了面前跪在地上巨熊骑士伸出的脖颈砍去。

    当!

    在右边的吴月即将看中对方头颅的时候,一把剑凭空伸出,挡住了吴月砍下来的剑。拿剑的人反手一挑

    ,直接砍飞了面前两个吴月的头颅。然后抬起一脚,瞬间将面前两具无头尸体给踢飞。

    “别在这愣着!治疗班,赶快给他治疗!”

    刚才挡住吴月的攻击并砍飞吴月头颅的,是一个一身被银色铠甲包裹的骑士,红色的披风飞舞在身后。她的勋章也是红色。然而在铠甲下,传来的却是一个柔美的女人的声音。

    “既然身为一个男人,挺住这些伤口!”

    女性骑士向着面前蹲在地上的大块头喊过后,立刻向前冲去。奔跑的速度奇快。

    也许是察觉到了来人的危险,三个吴月向着这个骑士冲来。两个吴月手拿着剑奔跑在一左一右,一个吴月手中

    拿着长枪奔跑在中间,向着这个女性骑士冲过来。

    拿着长枪的吴月一枪向着女性骑士冲去。骑士向上跳起躲过,身体在空中一个轻巧的旋转,竟然踩在了

    刚才刺过来的长枪上。猛地一冲,手中的长剑对准了举枪的吴月的头颅刺去。但是在这瞬间,左边的吴月却

    双手握剑,对着踩在长枪上奔跑的骑士砍了过去。骑士没想到对方的反应那么快,立刻跳起在空中翻滚来躲过攻击过来的长剑,而右边的吴月也在同时跳跃而起,一脚踢在了空中的骑士身上,又将她踢飞。

    “啊!”

    被踢中的骑士发出了女人声音的痛喝,在空中急忙旋转身体才得以保持平衡,安稳的落到了地上。

    捂着被踢中的侧腰,骑士似乎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这些傀儡,好强。”

    打飞面前的骑士后,三个吴月又向着对面的女性骑士冲去。

    吴月站在原地手放在额头上搭成帽檐好奇的看着对面的情况。

    虽然是将愤怒融合能量制造出来的简单生物,但是没看出来还会合作攻击,而且还会优先挑选比较难对

    付的人集中攻击。看来是融入了灵魂的碎片而有了战斗的本能吗?但是那个骑士也不错嘛,身手真好。要不

    是那些‘我’不会死的话,估计已经失败了。虽然大多数骑士都在四处逃窜,但是还是有小部分骑士和吴月

    打的难分难解。一次次砍掉对方的头颅或者肢体,然后吴月一次次复原。但是到了现在,已经有将近百名的

    士兵退场了。南北两侧的魔法师和余下的枪兵骑兵都想着方法来攻击那些吴月。但是现在吴月和他们的队员

    混在了一起根本不能好好攻击,大型魔法那些魔法师根本不敢用。而且这些具现话出来的吴月还会闪躲,小

    型的魔法攻击全部都被闪过去了。

    女性骑士看到三个吴月向自己冲过来。抬起自己的左手。三道光剑漂浮在了手的前方,瞬间向前飞出。

    原本这种程度的攻击这些吴月都能闪过去。但是因为两者距离过近,光剑飞行速度又很快。瞬间,光剑便刺

    中了冲过来的三位吴月的额头。女骑士握紧手中的长剑做好迎战的准备。

    但是这次,被光剑刺中额头的吴月突然摔倒在了地上,额头上插着光剑的部位发出了嘶嘶的蒸汽。躺在地上

    的三个吴月化为了银白色的气慢慢消逝了。

    “......”

    看到这个情况,所有正在攻击的骑士都愣住了。包括发出光剑的那个女性骑士。

    一秒后......

    “是光!”

    “这些怪物怕光!快点准备大型光之魔法!”

    “别用冷兵器了。快用魔法攻击!”

    一瞬间整个会场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呼小叫起来。看到这些怪物能被杀死,原本军心涣散四处逃窜的骑士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抖擞起来。利用手中的武器疯狂攻击面前的吴月。虽然现在的攻击不能对这些吴月造成伤害,但是却将他们逼退,以便于后方的魔法师队伍能够有时间准备光之魔法。

    而在南北两侧的魔法师也在同时,都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法杖。两边的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一个半径约有五米的

    巨大魔法阵。光芒不断的向着魔法阵涌去。魔法阵也变得越来越亮。

    “啊哈哈...被发现了。”

    吴月摸着后脑勺无奈的笑着。

    这些凝聚出来的玩意的确是怎么打都打不死。但是作为缺陷,对于光之魔法的防御力很弱。基本上被小型的光

    之魔法攻击到就会直接消散。毕竟本身就是暗之能量凝聚的,怕光也是正常的。但是除了光之外,吴月还真

    没发现这些玩意有什么弱点。

    吴月伸出了手。既然弱点被发现了,这些假象士兵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行动下去了。

    正在疯狂攻击的骑士突然发现了异常,不仅停了下来。因为面前这些异常妖怪的吴月,突然不动了,仿佛失去了主人操控的傀儡一样静止在了原地。包括一些正举起剑砍向对面骑士的吴月,也维持着剑砍到中途的姿势定格。哪怕对面的人一剑刺中了额头也没有任何动作。

    突然,这些吴月化为了银色的气消失,向着远处一直站在那里不动只是看好戏的吴月飞去。瞬间,便融入了吴

    月的身体内。

    吴月张开双手吸收了这些涌过来的能量。

    嗯......吴月捏着自己的脖子扭了扭头。

    这就是最后的好处了。不需要的时候还能回收。不过作为代替,其中蕴含的情感好像也消失了。现在吴

    月虽然重新吸收了这些能量,但是已经不觉得愤怒,只是稍微觉得有些头疼。头疼接下来要怎么收场。毕竟

    刚才自己的那些分身做的有些过分呢。屠杀再怎么说也有些过火。

    “攻击本体!”

    看到那些吴月消失,只剩下本体留在原地。在魔法师前方负责保卫魔法师队伍的骑兵立刻举起了手中的

    长枪喊道。

    两边天空中的魔法阵发出了宛若太阳一般的刺眼光芒。

    嗖!

    南方天空的魔法阵突然喷射出了一道白光向着吴月冲来。光束的速度很快,明明距离吴月有上百米,但

    是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来到了吴月的面前。

    彭!

    吴月没有闪躲,任由光束冲击到了自己的身体。顿时,宛如导弹轰炸地面一般的巨大爆炸出现在了地面

    上。漫天的灰色烟雾冲天而起。强烈的冲击将半径十米范围内地面的灰尘都吹起。

    “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利用无差别攻击进行散射封锁他的逃跑位置。”

    南方最前方的骑士再次喊道。顿时,天空中的魔法阵仿佛机关枪一样不断的喷射出白色光束向着烟雾中

    冲去。爆炸一阵一阵的产生,地面不断的扬起灰尘,灰色烟柱也不断的产生,向着周围蔓延而去。地面因为

    这阵攻击不断晃动,强烈的冲击破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烟尘,烟幕如布帘一般不断的鼓动着。但是立刻就被下

    一次的攻击产生的烟尘覆盖。

    “不要输给他们!也攻击!”

    北方领头的骑士也在同时喊道。空中的魔法阵也仿佛加农炮一样,不断的喷射着白光向着吴月刚才的

    方向冲去。这样光束就完全没有了间隔,一道接着一道的向着吴月的方向冲击。这样的攻击别说是人,就算

    是一支上千人的军队也足以毁灭了。

    天空中的魔法阵放出了十道光束便化为了光芒消失。南边领头的骑士顿时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长枪喊道。

    “枪兵队留下保护魔法师队伍。骑兵队给我来!”

    这样喊道的同时,领头的骑士便带着自己骑兵队向着还有着滚滚浓烟的区域冲去。

    “糟糕!那些人要强夺吴月的勋章!骑兵队跟我来!”

    北边的骑士看到了这个情况顿时喊道。也同时带着自己的骑兵队向着吴月这边冲来。

    之前在场地中央被吴月屠杀的那些剩余的士兵也在同时会意了自己领队的意思。骑马的骑马,跑步的跑

    步,也立刻就向着吴月那边跑去。

    吴月所处的方位有着仿佛遮盖天地的烟幕,但是突然间,一阵暴风从烟幕中产生。肆虐的暴风带着强大的冲击力将在地面经久不绝的烟幕一瞬间吹散,也将即将冲到吴月这边的一群士兵同时吹飞。而后方那些驾马前进想要争夺勋章的骑兵也立刻就拉动缰绳停下了自己的步伐。全部都是一脸扭曲的看着吴月现在所处的方位。

    现在吴月所占的地方,已经没有完整的地方了。平整的草坪几乎全部消失。只有类似炮弹打出的深坑一个接着一个的覆盖在地面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