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大闹军事比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大闹军事比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可是主人,伊顿学院的话,是有名的贵族学院。 %%%%e%%f%%%%e%%f%d”

    莉莉娅担心的看着吴月。

    “在那里上学的,都是家境显赫之人。主人你突然作为一个插班生过去的话,我担心会不会被人所仇视。或者作为异类被排挤。”

    “谁知道呢。反正过的不好的话大不了不上了我回来。反正上学这件事可有可无。”

    吴月无所谓的说道。不论哪个世界,上学的主要目的都是培养自己的能来获得有力的地位和金钱。但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一不缺钱而不缺权,上学纯粹是图好玩,再培养自己的能力也没什么用,现在混吃混喝一辈子过的奢侈糜烂绝对是没问题。一句话,想去就去。不过自己也的确对这个世界很感兴趣。当然要过去玩玩了。

    “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反正现在有我可爱的小女仆伺候着。哦对了,关于明天上学的问题,你们就老老实实在家里看家好了。或者出去玩玩我也可以。我自己一个人去。”

    要是你们跟过去了。感觉又会上演一出贵族子弟调戏良家女仆的狗血情节了。这些女仆被赐名后现在的外貌身材和气质可都是飞跃性的提升,跟着自己过去绝对会出事。还是算了。虽然不害怕那些富二代官二代,但是一一去解决的话也很麻烦。

    “主人。去伊顿学院上学的话,需要带上一个仆人,准备午餐拿行李之类的,都要由他来。要不然在那里什么事情都自己做的话,是会被人耻笑。我知道主人你是喜欢独立,但是因为这样遭人耻笑的话,我们也会觉得担心。”

    莉莉娅立刻紧张的说道。

    “所以主人,至少让我去。我会照顾好主人你的一切。”

    “你啊。”

    吴月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莉莉娅。

    “莉莉娅,你对于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信心吗?”

    “哎?”

    对于吴月突然这么问,莉莉娅一时间愣住了。但是还是恭敬的看着吴月。

    “回主人,没有。”

    “哦呵~你竟然对自己的身材和样貌没自信吗?我刚才去皇宫的时候,在里面看到的宫女好像就没有几个长的比你漂亮的。这么谦虚可不好。”

    吴月手拄着自己的下巴笑着说道。

    “我没有谦虚。”

    莉莉娅微微低头说道。

    “如果我真的如主人你所说的如此貌美的话,我现在应该......”

    说道这里的时候,莉莉娅低着的脸蛋又黯淡下来。

    得。搞了半天是生气自己不碰她啊。卧槽这不是废话嘛?我这之后早晚要走,要是碰了你们这不是始乱终弃吗。而且我也不想让我给我老婆戴绿帽子。

    但是这样下去自己早晚会忍不住。

    “莉莉娅啊。你认为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是对自己所爱的人一心一意好?还是看到一个漂亮女人就上比较好?”

    吴月无奈的看着莉莉娅。总之先把莉莉娅心里的误会消除吧。还是先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比较好。

    “当然是对自己心爱的人一心一意好。”

    莉莉娅立刻回答道。

    “那不就得了。作为男人当然要专一一点。哦对了莉莉娅,顺便说一句。我没有失忆。所以我还记得我老婆。”

    吴月突然说道。

    “什么!”

    一瞬间,整个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了下来。所有人看着吴月的眼神都空无起来。当然,只有面具仍旧是一副非常淡定的表情。

    “哈哈哈。因为如果说自己是异界人的话,总觉得会非常麻烦呢。所以就直接装成失忆了。”

    吴月摊着手哈哈笑道。

    “所以说我才不会碰你们。因为我老婆现在还健在,我不是太想给我的老婆戴绿帽子,所以没办法。虽然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你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比我老婆要漂亮上很多。但是谁让我是我老婆的老公呢。”

    “......”

    所有的女仆都转过头或者低下头,脸色暗淡了起来。

    “主人,也就是说,你以后会离开这里吗?”

    莉莉娅看着吴月。眼神中有着些许伤感。

    “嗯。会啊。毕竟在那边也有家人,我要是一直不回去我妈和我爸肯定会担心死的。”

    吴月手肘驻在桌子上看着各位女仆笑道。

    “是...这样啊。说的也是。主人你也有家人。主人那么温柔,怎么可能会抛弃家人。”

    莉莉娅放在围裙前的手紧紧抓在了一起。抿进了自己的嘴唇。眼睛里已经有些泪水在打转了。

    啊哈哈。一不小心逗得过分了。算了还是快点打住吧,要不然一不小心真把她们给惹哭了。

    “好啦好啦不逗你们了。”

    吴月笑着摆摆手。

    “我以后的确会离开没错。但是我怎么可能会把你们这些可爱的女孩子留在这里呢?当然是把你们带着一起走啦。啊哈哈哈哈别都一副哭丧着脸的表情嘛。笑一笑。”

    所有女仆的表情都因为气氛的飞速转变而变成了小点。

    “啊哈哈哈哈哈。你们的表情还真是有趣哎。”

    吴月狂笑着拍着桌子。

    “安心安心。到时候想跟着我的我肯定会带她一起走的。我老婆不会那么不通人情的。虽然我有可能会被我老婆给修理的很惨是没错了。”

    “主人你是说真的吗?”

    莉莉娅一脸欣喜的看着吴月。

    “身为主人的我怎么能够欺骗人呢。”

    吴月笑着说道。

    “反正我刚才顺便把菲尔特镇的领主职位给收了。接手了他的爵位和领地。也不缺钱。回去我的国家后大不了再买一块比较大的地大家在一起生活不就好了吗。”

    况且自己在那边也是比较有钱的主。

    “菲尔特镇......”

    女仆们的表情又变得愣住了。

    “主人,你是说埃斯领主吗?”

    站在吴月旁边的瓦尔特惊奇的问道。

    “嗯。是啊。就是这个卡尔镇前任领主的老哥。不过也就是个脓包而已。开启黑暗游戏,我根本什么伤害都没受就把埃斯和特伦都给弄消失了。现在我就是卡尔城和菲尔特城的领主。不过现在已经把菲尔特城的主要事项交给弗里德掌管。我现在就是个放手管家。”

    至于毅将特伦弄死的事情,还是瞒着吧。要不然传出去的话有可能会让毅遭到报复。那就太危险了。

    “竟然在一天之内就直接成了两个城镇的领主吗?”

    莉莉娅惊奇的看着吴月。

    “现在我记得埃斯他是伯爵,主人你既然赢了的话也代表主人你现在也是伯爵?”

    吴月咧开嘴笑道。

    “当然了。还不仅如此,今天去皇宫的时候顺便也和王子交流了下,让他欠了我一个人情。所以说今天的收获也不小吧。”

    “王子殿下也......”

    女仆们的表情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各种表情交错融合在了一起。

    “啊是啊。没想到看起来那么柔弱的王子竟然还是龙魂之力的持有者。而且竟然谁都没有发现。最后还是靠我给引发出来的。哎呀~~~那些骑士在看到王子殿下身上那条龙的时候,那一个个扭曲的惊悚表情,当时我是忍得非常厉害才没有笑出声。没错没错,就和你们现在这种惊悚的表情一样。”

    吴月看着面前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各位女仆抱着肚子狂笑。

    “主...主人。你刚才说龙魂之力,在王子身上吗?”

    洛雅走到吴月身边抬起头看着吴月。

    “嘿嘿嘿。当然了。”

    吴月拍着洛雅的脑袋,左右抚摸着。低着头看着洛雅。瞳孔一瞬间变为了银色。

    “主人,你的眼睛...变色了。”

    看到吴月的眼睛时,洛雅一张可爱的小脸都变得惊讶起来。

    “这就是我的能力之一。”

    吴月收回自己的手笑着说道。

    “在利用黑暗能量附着到眼睛上的时候,我便能够看到别人的灵魂应有的能量波动。那位王子殿下有着不同于凡人的灵魂强度。但是因为没有任何人发现。我就顺便把他的能量给引出来了。据说龙魂之力出现的人都是王者之相,或者说都是极端的人才。所以说皇室现在也算欠我一份人情吧。”

    “竟然能够引导出连霸魔导士都没有发现的的能量,主人好厉害啊。”

    洛雅张着小嘴惊讶的看着吴月。

    “嘿嘿嘿嘿嘿。怎么样?这就是你们的主人哦。至少我现在很有自信没有几个人能够战胜我。现在又让女王和王子欠了我一份人情,谁敢欺负你们,黑暗游戏走起,我就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吴月咧起嘴角一脸阴笑。

    “所以说你们看谁不顺眼去欺负他就好了。可没人敢欺负你们。”

    “主人。你现在变得越来越吓人了。我们只要能够过得安心就好了。不想要欺负别人。”

    洛雅汗颜的看着吴月说道。

    “我知道。只是说万一啦万一。”

    吴月拍了拍洛雅的小脑袋瓜。这小妮子现在变得还真小,只有一米四多吧。看起来简直就是小学生嘛。

    “如果真的有人欺负你们而我当时又不在场的话,你们就尽情欺负回来。或者说玩阴的赚回来也行。之后我就帮你们欺负回来。”

    嘛。虽然这样说的话的确是感觉自己非常了不起啦。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也是把自己推到了一个极端危险的境地。既然女王和议会之间属于对立的一面,自己这个人现在又和女王是连接在一起的,看来要想办法把自己的实力展示出来,否则有可能会让自己的这些女仆置于危险的境地。不过根据之前看到的那些老头子来看,他们对于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应该还处于观察阶段吧。毕竟议会再怎么讨厌国王,她们为了国家着想这点还是可以肯定的。啊啊啊啊真是的明明我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根本什么都不懂。

    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慢慢来吧。

    第二天

    吴月来到了皇宫,本来以为经过了昨天的事情后,自己好歹也该有些人气吧。但是......

    “吴月。经过这扇传送门去的就是你要转学过去的学校了。”

    索菲指着自己旁边一面直接建立在空间中的椭圆形大门。大门是一处不断旋转的漩涡。也就是所谓的时空之门。

    “......”

    吴月左右看了看。

    人呢?围观的人呢?我这个会召唤会引出人的潜力又会变身又很装逼的人为什么你们打算看看呢?现在就是在皇宫的大殿里啊,你们不用上朝吗?周围站岗的士兵也是,你们干嘛那么专注的往前看,这么目不斜视可不好啊。还有女王陛下,你现在坐在您的王位上能不能别是一副看穿了一切的窃笑表情啊。我承认现在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让我觉得非常想哭。但是你也不要用眼睛笑我啊。直接笑出来我可能会觉得好受点。

    “那么就别那么多事情了。给我过去。”

    索菲突然一巴掌拍在了吴月的胸口。然后直接抓住了吴月的衣领,猛地往传送门的方位一推。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摔进去了要摔进去了!”

    吴月身体几个踉跄,努力让自己的身体扭曲起来,总算是保持着一只脚站立原地的超怪异姿势努力维持住了身体的平衡。马丹就是因为进入了时空隧道我才碰到这么多诡异的事情,现在一看到传送门我他喵的就杵得慌。不用这么直接的就把我扔过去吧。我克服一下心理恐惧再过去不行吗?

    “少婆婆妈妈的。像个男人一样给我过去!”

    索菲非常没有形象的抬起一脚踹到了吴月的屁股上。

    吴月飞起,直接被踹飞进了面前的传送门里。

    “真是。让人操心。”

    索菲收回自己长长的腿。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整理好上面的皱褶。

    “索菲。他好歹也是我们国家的贵宾。这么做会不会不好?”

    说是这么说,涅瑞亚却是捂着嘴唇轻轻的笑。

    “反正那个小鬼皮硬,别说是用踹的,就算用刀砍估计都不会有事。”

    索菲无所谓的说道。

    “那么现在,我要去送我不小心忘掉的,吴月的入学手续和学生证了。希望在那之前吴月能够挺住。”

    “呵呵。因为今天是难得的日子啊。”

    涅瑞亚微笑着说道。

    “索菲。准备一下马车。这场好戏错过了可是会很可惜的。”

    “是。”

    索菲站直自己的身体,微微躬身说道。

    至于吴月这边

    湛蓝的天空中,空间一阵扭曲,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漩涡。一个人影非常没有形象的从漩涡中飞了出来。不过与其说是飞,因为某种外力而被踢出来的这个说法应该更合适。

    嗯......

    吴月盘腿坐着,看着周围。

    好漂亮的天空啊。洁白的云彩,碧蓝的天空,如此的清澈简直就像是纯净的宝石。不过......

    吴月往下看了看。

    下面地面上的那些黑点是什么?人类?但是这么小的话也就是说......

    TMD哪个传送门的出口是开在高有两三百米的高空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似乎回应吴月的想法一样,吴月瞬间便往下坠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吴月手忙脚乱的在空中乱划着。强烈的风刮在脸庞上惹得脸庞生疼。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数百米的高空落到地面也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强烈的重力加速度让吴月下降的速度变得飞快。

    彭!

    吴月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摔到了地面上。在地面上扬起了巨大的烟尘。灰色的烟雾完全掩盖了视野。

    但是吴月并没有事情。

    吴月盘腿坐在地上,环抱着双手无奈的眯着眼。

    一瞬间自己还真是提自己智商捉急啊。明明会飞的说为什么还会让自己不得不下落。还好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自己总算是想了起来靠翅膀滑翔从摔到地面改成站到地面。不过现在也是震得双脚发麻呢。

    现在......这里有事什么地方呢?

    吴月看着周围的烟雾缓缓散去。渐渐能够看清周围的情况。

    一堆圆锥形的西方长枪呈现一个无死角的圆对准了自己。骑着披着铁皮的马上一群银色骑士正居高临下看着盘腿坐在地上的自己。骑士穿着完全包裹身体的银色铠甲。甚至连眼部都只有几个小口露出来让内部的人可以看到外面。只不过骑士的胸前带着不同的六角勋章。有的骑士胸前的勋章是蓝色的,有的则是红色的。

    总之,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为什么我会不得不从高有两三百米的高空摔下来然后又不得不被一群杀气腾腾的骑士给围住?我不是转学的吗?这他喵的是学校?总结起来的话,原因是什么呢?

    嗯......果然一切都是那个秘书小姐的错。原本我因为被无视就已经非常不爽了,为什么我还要被人踹然后现在我还不得不遭到这种诡异的待遇。

    “站起来!”

    一个带着蓝色勋章的骑士将那带有寒光的长枪对准了吴月,铠甲下传来男人沉闷的声音。明明马非常的高,但是枪尖距离仍旧只有不到一分米的距离。骑士枪的长度至少都有四米。看那恐怖的圆锥形,估计一枪上来我就直接成肉串了。

    “那个。能不能告诉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吴月老老实实的举起自己的双手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一群人笑道。

    “白色勋章。原来如此。你就是所谓的隐藏人物?本来还以为你是间谍什么的。没想到竟然这么高调的出场。”

    蓝色勋章的骑士二话不说,抬起了手中的枪刺过来。吴月赶忙侧过头闪过。带有质感的冲刺划过吴月脸颊的时候,铁质枪尖那冰冷的气息让吴月的冷汗都流出来了。

    “很危险的!你干哇啊啊啊啊!”

    吴月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后边的骑士也不由分说的拿起长枪刺了过来。吴月赶忙来回晃动勉强闪躲过刺过来的长枪,立刻从骑士之间的缝隙中跑了出来。在跑出包围圈的时候,吴月才发现到周围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人,好多。

    这是吴月的第一感想。

    估计有上千人,成为包围趋势围在一片空地的周围,但是既不上前也不后退,似乎只是围观。整个空地估计有上千平方米。而在空地的南北两侧,还分别有将近百十个人。有穿着银色铠甲的骑士。在骑士的后方,还有拿着长矛,带着佩剑的银铠骑士。而在最后方,还有数十名穿着长袍,带着圆锥型圆顶帽的一群人。手里还拿着一根长长的法杖。每边的人数总和估计都在二百人以上。

    厄...看这个阵势,应该就是骑兵队,长枪队,还有魔法师队。既然分成了南北两侧,看着围观阵势,应该是战争演习吧。自己偏偏好巧不巧的摔到了中间部位。也就是说,之前自己看到的勋章应该就是分派阵营的。那么自己的勋章......

    吴月低头看着胸口处。一个和刚才看到的六角勋章一模一样的勋章正贴在自己的胸口,不过颜色竟然是银白色的。

    那个腹黑眼镜女!!!!竟然又敢算计我!!!

    吴月一边跑一边咬牙切齿。而这个时候,吴月竟然又听到了后方传来马蹄的声音。

    吴月慢慢将头转到后方。刚才那些骑兵竟然不死心的骑着马又追了上来。手中提着的长枪明显是对准了吴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追我!!!!”

    吴月再次加速往前跑。

    “为什么追我啊!!!我现在还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你是谁?”

    在吴月向前逃跑的时候,上方的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老人的头像,低头看着地面奔跑的吴月。头部足足有十米大。声音仿佛是巨人一般飘渺。不过与其说是头像,倒不如说更像是半身的立体影像。因为头像是半透明的。

    “我叫做吴月。是新来的插班生啊!能不能别让后面的人追我了!我现在什么情况都不了解是不是可以让我们先坐下来静静谈一下。”

    吴月一边奔跑着一边对着天空喊道。这个时候,两边的魔法师竟然开始攻击吴月。各种光剑冰雨火球风刃不断的向着吴月冲来。吴月上蹿下跳的总算是躲过了攻击过来的各种魔法。

    “很抱歉。现在大会无法终止。”

    天空中的老者淡淡的说道。

    “那么现在,我来讲解一下大会的规则。”

    “给我等等!”

    吴月赶忙几个前空翻,躲过了几个冲过来的风刃。

    “能不能先让这些混蛋别动手了!要说话你至少给我听见的机会啊!”

    “哈哈哈,很可惜。我已经说过,大会无法终止。你就这么先听我说吧!”

    老人看着吴月的情况哈哈笑道。

    这个时候,两边的骑士和枪兵却没有任何动作,攻击的只有后方的魔法师以及刚才围击吴月的那十数个骑士。现在不断的向着吴月这边冲过来。不过吴月都靠急转弯惊险的躲过了冲刺过来的长枪。

    “首先。大会里参赛的队伍根据胸前佩戴的勋章来分配队伍。蓝色勋章是蓝队。红色勋章是红队。白色勋章的是白队!”

    “给我等等。带着白色勋章的只有我一个人啊!”

    吴月看着自己胸前勋章,惊慌的对着空中的人头喊道。

    “说的没错。因此你是自成一队。然后,这场大会里的武器都是依靠魔法凝聚而成的假想武器。有着武器的锋利和质感,在砍中人的时候,也会有相应的冲击和伤口,但是不会对对方造成疼痛伤害也不会让对方受伤,那些伤口也只是假象。假想武器不论你怎么攻击,对方只是在这个结界内受伤,出了结界后仍旧会复原。受到的攻击的对方胸前的勋章就会自动消失,对方也会消失。而这个时候,这个积分器就会自动积分。”

    老人的头部向旁边移去。空中显示了一个类似计分器的数字板。但是数字板却有三块区域,而且颜色分为三种。最中间的一块白色区域显示的是000.左边的蓝色区域显示的是32.右边的红色区域显示的是44.

    “每个队伍的人数总数是200.队伍中的任何一个人利用手中的武器将对方队伍中的勋章打掉一块,积分就会增加1.失去勋章的人就相当于死亡,会直接被送出场外。武器对自己队友不会造成伤害。本场大会的游戏时间总共是两个小时。现在已经开场半小时。在时间结束,积分最多的队伍将会获得本场伊顿学院友谊赛的冠军。并得到女王的亲自接见。本场大会不限定格斗手段和战斗方法以及任何的战术策略。只要能够将对方胸前的勋章打掉,任何手段都可以。还有一点,只有这些凝聚出来的具现话武器才能够将对方的勋章打掉。否则不论你怎么攻击都不会对对方的勋章造成任何影响。自己的武器如果破损的话就只能借用同伴的或者强夺对手的。别人就算晕倒只要勋章还在就不算失去资格。使用真实武器的人直接被判失去资格。在这个结界里不论受到多种的伤,只要退场后就会完全复原。尽情感受一下战场的厮杀气氛吧。以后你们将是真正战场的主宰。那么以上,就是本次大会的规则!”

    “都说了给我等一下!”

    吴月再次一个旋转,躲过了向自己冲过来的两个骑士,然后就地一个滑铲,又闪过了骑士和后方的火焰魔法的夹击。

    “我只有一个人啊。而且我没有武器和战马。你让我怎么战斗?让我一个人单挑这三百多人吗?”

    “啊。少年,因为你的队伍很特殊。只有你一个人的话,你一个人的积分就是漂亮的100.所以两边的队伍可都是对你虎视眈眈的。这个只能看你自己了。俗话说有条件就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加油啊少年。”

    空中的老人向着吴月伸出了一个大拇指,消失在了空中。

    “也就是说你就不打算管了吗!打算让我一个人完全对抗这些人?为什么我碰到的人全部都是一个个奇葩啊!”

    吴月立刻又向前跑去。因为后面又追来了骑士。刚才经过那位老头的解说,两边的队伍是彻底把自己这个铠甲没穿,战马没有甚至威胁他们的武器都没有的普通人当成是胜利的肥羊了。将自己逼退场就可以得到100积分,打死完对方的队伍也才200积分,不打自己打谁。但是就算这样,南北两侧的队伍仍旧没有大幅度的游动。只有魔法师偶尔进行远程攻击。以及后面的骑兵骑着马追着自己。也就是说,两边的队伍即使在追击自己的时候,仍旧是防御着对面队伍的攻击。

    两个队伍互相牵制吗?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啊!我现在到底要怎么办!为什么我要不断的逃!说到底我为什么要不断的受这些鸟气!不得不被逼问,不得不为了回家而想着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向女王套近乎,还不得不提防着有可能什么地方出现的威胁,不得不在这里东躲西藏,不得不参加这种乱七八糟的比赛......

    “到底是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吴月突然一个将脚踩在地面上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急速奔跑的身体在地上滑行了足足有两米。这里的地面是带有沙子的类似荒原的坚硬土地,跑起来脚也硌得生疼。所以说我凭什么要不得不逃跑来躲避你们这些骑马的追赶啊!

    “你们这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混蛋!老子生气了!既然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玩玩!”

    “哼!”

    冲在最前面的骑士明显的发出了一声冷哼,手中的长枪对准了吴月的脑袋刺了过来。一般来说,就算知道这不会受伤,但是看着一把明晃晃的长枪对准自己刺过来谁都会害怕。不过经过了格斯的长期训练和那一个星期与三幻魔的战斗,吴月现在根本不会去注意这些。

    枪太长,虽然马冲的很快,但是那笨重的长枪的攻击轨迹太容易看清楚了。吴月微微侧身便躲过了这一直刺。马立刻冲到了吴月的身边。吴月抬起拳头,一拳打到了马的肚子上。瞬间就将那批披着铠甲,足足有二百多斤的战马连人给打飞。

    吴月也没有管被打飞的马,立刻抬起一脚。将下一个冲过来的战马再次连人一起给踢飞。然后一个旋转,踢飞下一匹。冲过来的总共是十三个骑士。因为长枪的笨重,吴月很轻松便躲过了所有人的攻击。一脚或者一拳便把马和人一同给踢飞。马摔倒地上,因为吴月的力道太大,马在摔倒地面的同时也在粗糙的地面上不断滑行,上面的骑士也一同从马的身上摔下来不断向前滚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