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六十章 遇见弱受王子殿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六十章 遇见弱受王子殿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门处有两个士兵站在那里。 吴月也没有犹豫,直接走上前。

    士兵早就看到吴月了。毕竟周围都是空地,吴月一个大活人站在那里,看不到才奇怪。现在看到吴月过

    来,都警惕起来。毕竟来皇宫的人都是大呼小叫打着一大堆的随从好像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来的。像吴月这样就一个人过来,的确有些诡异。

    “你好。我叫做吴月。是卡尔城的新任城主。”

    吴月走上前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令牌。

    士兵接过令牌后看了看,确认其真伪便将令牌还给吴月。

    “请问领主大人有何贵干?”

    士兵恭敬的看着吴月问道。

    “我打败了我城镇的领主,接受了他的爵位和领地。因此过来,是办理手续的。”

    吴月提了提手里的一个小型文件袋。里面是一些证件。

    “给你。要检查吗?”

    “是。失礼了。”

    一个士兵也没有犹豫,接过吴月手里的包裹查看着。查阅下里面的文件后,重新放好还给吴月。

    “失礼了。请进。”

    两个士兵赶忙一左一右拉开大门。示意吴月进入。

    “不用找个领导的人吗?”

    吴月奇怪的看着里面。里面虽然可以看到士兵镇守,但是没有别的人了,就这么让自己进去了?

    “没关系。进入后自然会有人找到你。”

    士兵说道。

    “哦。那么谢谢了。”

    吴月向两人点点头。走进了大门。

    刚刚进入大门的瞬间,吴月有种奇怪的感觉。吴月站在门后,看着后方慢慢关上的大门。

    刚才一瞬间,有种越过水面的感觉。那种奇怪的触感,应该是我进入了某种结界。

    会有人来接我,也就是说,我刚才过的结界,应该就是对对方的某种提醒了。外表看起来那么朴素没想到防御的那么结实。

    吴月看了看周围。

    果然,墙内什么装饰都没有,只有中间那栋看起来毫无美感的圆柱形建筑。但是却有一群站岗的。巨大的城墙内部每隔两米就有一个士兵站着。对于吴月的进入却完全无视,目视前方专注着自己的工作。似乎在守护着墙壁内中间那个巨大的圆柱形建筑。

    既然没人鸟我那我就自己进去了啊。

    吴月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仔细的看着周围。但是果然,还是始终把自己当空气。经过了众人那恭敬的态度后碰到这样宛若空气一般的对待,说实话有些受伤。

    吴月直接走到了大门前,直接推开了大门。

    厄......

    吴月立刻又关上了大门。

    刚才,我好像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和宽阔的森林。是什么地方不对吗?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吴月摸着自己的下巴仔细的想了想后,还是推开了面前的大门。

    果然,刚才没眼花。

    现在透过吴月面前的这扇门,出现在眼前的,就是一个真正的皇宫。

    在一片茂密的森林中被独自开垦出了一片平整的土地。在那里,一座雄伟的宫殿耸立在地面。豪华而又

    精美的建筑完美的与周围的森林融合在一起。宫殿之前,并无广场,只有一大片空旷的草坪。

    在金色的栅栏大门处,四个士兵正站在那里。皇宫内部的巨大广场,一尊高有七八米的雕像坐落在地面中央

    。似乎是某个人的雕像,但是看穿着好像是一个魔法师。

    吴月走进大门。进入大门之后,清凉的风立刻铺面而来。因为是森林内部的关系,所以气候很凉爽吗?

    可以说真是一个优美的地方。有山,有水,有树,而坐落在中间的皇宫看起来更是气势宏伟。周围也没有任何的房屋,整片森林里只有这一栋皇宫。

    吴月看了看后方。

    是一处大门。就是自己刚才经过的那扇大门。但是就只有一扇门立在那里。周围既没有用来支撑的墙壁。后方

    也没有支架。一扇高有四米,宽有三米的红木大门就这么立在地面上。也不知道是怎么立的。

    “吴月。不是让你三天后来吗?怎么这个时候突然过来了?”

    在吴月还打量着面前的大门的时候,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让吴月瞬间寒毛束了起来。吴月立刻转过

    身。看到后面的人的时候,吴月才松了口气。脱口而出。

    “什么啊。是秘书小姐啊。”

    “什么?”

    一瞬间,从面前微笑的美丽女性身上散发出了惊人的气势。

    “原来是美丽的索菲小姐啊。我说是什么人的声音能够如此的悦耳动听,让人心头一震呢。”

    吴月赶忙夸张的张开手赞叹道。

    “呵呵。还好。一天没见你就这么油嘴滑舌了,权利什么的,果然用的不当就是最厉害的毒药啊。”

    索菲捂着嘴轻笑道。

    “那么吴月,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来办理这个的。”

    吴月拿出手里放在文件袋里的文件。

    “我把菲尔特城的城主在决斗中给弄消失了。所以过来接手他的爵位和领土。”

    “哦~~竟然这么快就搞定了吗?挺厉害的嘛。”

    索菲看着吴月笑了笑。侧过身,伸出手示意吴月前行。

    “那么,就请跟我来吧。”

    话说这里的人对于贵族的消失就这个态度啊。一个二个都异常的淡定,完全没有在意有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哦。”

    吴月赶忙走上前。

    “索菲小姐。这个皇宫为什么会建立在这里啊?说实话我在看到这里的时候都惊呆了。”

    “为了能够更好的节省领土啊。”

    索菲笑道。

    “你之前也看到了。这样的话,皇宫所占据的领土也能更少。就能让更多的人民居住在恩底弥翁内。而

    且防御结界也能够更好的盖住整个都市。”

    “这样啊。我之前也在担心。那个圆柱要是皇宫的话,可是真的会让人想笑。”

    吴月想了想。的确,只有那个圆柱型建筑的话,也不算很大。

    “那不算是皇宫。其实只能说是皇宫的一部分。不过主要的用处还在于施展结界。要知道,恩底弥翁的结界可是

    连号称拥有最强攻击力的白龙都无可奈何的坚固。”

    索菲有些骄傲的说道。对于自己的国家有种深深的自豪感。

    “还好吧。”

    虽然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了。

    “实际上,这次来,还有一件事。”

    吴月从口袋里将邪神手镯拿了出来。在吴月将手镯拿出来的时候,索菲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这是之前卡尔城前任领主研究的玩意。不过后来被憎恨他的人偷走了。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和菲尔特城

    的领主决斗。解决了那个领主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玩意。就拿到这里来了。皇宫收藏这玩意吗?”

    “吴月,你能肯定这是真的吗?”

    索菲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

    “一直以来可是有不少贵族为了能够升官进爵所以千方百计弄到这个埃特利亚手镯。不过后来经过鉴定

    ,都是假的。”

    “鉴定?怎么鉴定?”

    吴月奇怪的看着索菲。我哪知道这玩意是不是假的,你爱要不要。不对,你们爱要不要。

    “看看能不能打碎。传说中的邪神所留下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轻易被破坏。”

    “太随便了这个规定。一点根据都没有。要是真的玩意能被摔碎的话要怎么办啊?”

    吴月没忍住就吐槽了。

    “要是那种易碎品这么多年早就消失了。”

    索菲不紧不慢的说道。

    “厄......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吴月怔怔的看着索菲。又看着手里的手镯。

    “本来以为这玩意是个烫手山芋。搞了半天你们根本不重视啊。那么我也随便了。要怎么摔?”

    “说的也是呢。往你头上来一下吧。这里都是土地,就算摔上去也没有意义。你的脑袋看上去挺硬。”

    索菲上下打量了一下吴月后说道。

    “你这句话我听得很不对味啊。”

    吴月看了看手中的手镯。突然左拳抬起,打到了右拳里的手镯上。

    抬起手。砸成了弯弯曲曲的手镯躺在了手心。

    “......”

    “看吧。”

    索菲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切。搞了半天是假货。害我还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怀疑而立刻把这个玩意带到皇宫。”

    吴月也扫兴的将这个玩意放到了自己口袋里。

    “那两个家伙还以为这个是真货。千方百计的想要弄死我。结果被我弄死了。真是讽刺。”

    “真假难辨。毕竟没有任何的根据,这东西在历史上也没有出现任何神迹。所以只要打造出这个形状都可以了。这也是会出现这个伪造品的原因。”

    索菲推了一下眼睛笑道。

    之后,索菲带着吴月到皇宫内办理了下手续后,便带着吴月四处观赏下这里。

    走在皇宫内,吴月就觉得自己是不是需要带个墨镜啥的。

    怎么说呢?这里实在是有些,太晃眼了。

    金色。金色。到处都是金色。

    倒不是说这里都是黄金做的,而是各种镀金。除了墙壁是红色的之外,门把手,大门,穹顶,连椅子的扶手,到处都是镀金,跟人一种极度豪华奢侈的震撼感。红色的墙壁和金色的镀金装饰配合的完美无瑕。而且整个皇宫内,到处

    都是金色的吊灯,那漂亮的颜色和优美的光芒,显示着它的高贵,也让整个皇宫显得金碧辉煌。这里墙壁上到处都是巨大的美丽壁画,而且各种雕像在皇宫内也都是随处可见。不过只有半身像,而且看穿着,应该是身份高贵之人,估计是历代的皇帝。之前广场中央那座巨大的雕像,却不是皇帝。但是据说是第一个使用魔法的人,并且带领着人类开垦

    出了属于自己的领土。否则现在人类还因为各个强大的种族存在而不得东躲西藏。

    整个皇宫给人的感觉就是有着异常的震撼感。中国故宫虽然有着同样的震撼,但是却没有面前的这种皇

    宫给人感觉这么奢侈。也难怪会搬到这里,这么大还这么屌,那个恩底弥翁可没有地方容下。估计一个恩底弥翁就完全被这个皇宫占满了。

    来到一处房门前,索菲打开了大门。

    似乎是一间寝室。仍旧是红色的墙壁陪着金色的装饰和金色的吊灯,整个房间几乎就只有一张大床,还有一个壁炉,但是看那那么小,吴月很怀疑那玩意的取暖程度。不过房间里的确是不冷不热,很舒服。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一件约有上白平方米的大房间就只放一张床。敢在奢侈点吗?

    不过我对一国之君说奢侈?整个人类都是她管我说那么多有用吗?

    不过现在,透过丝纱,吴月好像看到床上还睡着一个人。

    吴月下意识的就想要退出去。卧槽我这不是大不敬吗?拿命在玩啊我。敢进入还在睡觉的女王的寝室,不用想了,在各国都是砍头的罪。

    “女王陛下。吴月来了。”

    索菲一把拉住想要逃跑的吴月的衣领,对着前方的恭敬的说道。

    “嗯。”

    女王只是随意的应了声。

    “吴月,去打个招呼吧。这次弯腰鞠躬就好了。不用下跪了。”

    索菲一把将吴月往前扔去。吴月几个踉跄才勉强停下。抓耳挠腮的紧张一阵子后,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

    只好学着中国古代的理解,双手贴在一起伸出,微微弯腰鞠躬。

    “见过女王陛下。”

    “唉...谁让你伸手了。鞠躬就是腰弯下就好了。”

    索菲捂着自己的额头觉得无奈。

    “算了。怎么样都好。反正女王陛下也不会介意。”

    “坐吧。”

    床内传来了女王陛下柔和的声音。

    “谢陛下。”

    吴月这次老实的把手放下微微弯腰。然后看着后方金色扶手红色坐垫的沙发,还是老老实实坐了上去。

    我过来真的不要紧吗?该不会是诱惑我吧?哈哈哈。心里还真有些期待。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我不

    可能她也不可能。女王可是遗孀,她要是真不打算要晚节的话我也无所谓。

    “吴月,过的还习惯吗?”

    女王淡淡的问道。透过细细的丝纱,只能看到床内坐着一个人。

    “是的女王陛下。托您的福,我觉得现在生活非常好。”

    吴月赶忙答道。

    “很好。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女王突然说道。

    “打算?”

    说到这吴月愣住了。你说有什么打算,我哪知道我又什么打算。我虽然觉得应该增加自己的地位,可是

    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啊。四处逛逛找找二逼然后弄死他获得他的爵位慢慢扩大自己的实力吧。但是这么做的话总觉得自己会遭报应,还是算了。

    “回陛下。我自己,也不知道。”

    “......”

    女王陷入了沉思。

    “因为没有记忆。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女王似乎轻笑了一声。

    “那么吴月,有兴趣去上学吗?”

    “上学?”

    上学?

    吴月愣住了。艾玛我现在好不容易放假你又让我上学?那么我的地位怎么办?之前已经问过莉莉娅,距离神创

    日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我要成为女王都能够承认的人,这根本就是天天瞎逛都碰不到的事情,别人为了

    这一步努力几十年的都有,我这什么都不知道真的有可能吗?去上一下这里的学校好像也挺好玩。但是这么

    做的话就有可能浪费时间,如果错过这个机会那么在一年内别想了。可是就算想破脑袋也没用。能做的也只有走

    一步看一步了。

    “我很有兴趣。”

    “哦~~我还以为你会选择吃喝玩乐。没想到竟然对学习有兴趣吗?”

    女王发出了带有笑意的声音。

    “那么很好。明天再过来一下。我安排你作为插班生。进入伊顿学院。”

    “哦谢谢。”

    吴月无奈的抓着自己的后脑勺。这女王干嘛要让自己进入伊顿学院。有什么意义吗?

    “那么没什么我的事情了?”

    吴月指指自己。自己这个男人呆在躺在床上的女王的寝室,不论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嗯。下去吧。”

    “那么我先行告退。”

    吴月站了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能够出去。这个房间的味道很香,总觉得有些目眩神迷。赶紧出去比较好。

    “那你自己出去吧。反正你已经知道路,我就不送了。”

    索菲站在床的旁边对着吴月无所谓的挥挥手。

    “好了快点出去。女王陛下要换衣服了。敢看你就等着被砍头吧。”

    “好啦好啦。那么我就先走了。”

    吴月赶忙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站在走廊里,吴月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看来之前要自己三天后再来这里应该就是安排自己去上学的。不过自己对这个世界完全不了解,突然作

    为插班生进入,就先不说成绩了,这人际关系,那些刺头能不能接受我还是一个重大问题。伊顿学院,听名字感觉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学校。

    唉...算了。反正所有的事情从自己开始穿越到现在,就没有一件事是自己能够预料的。全部都是超展开

    ,既然如此,我也懒得再思考了。事情自己一步一步发展下去就行。来什么我接什么。

    吴月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向前走去。没有在意前方的情况。结果在走过走廊拐角的时候,与对面一个走过

    来的人撞在了一起。不过只有对方被撞的向后倒去,吴月并没有事情。

    吴月立刻伸出手抓住了面前往后倒去的人的手臂,将他重新拉了起来。一头银色的短发占据了吴月的视野。

    吴月看着面前的人。是一个男生。穿着一身类似骑士团一样的漂亮蓝色西装,金色的细绳恰到好处的装

    饰在衣服上,一头银色的短发,英俊略显圆润的脸庞,现在也有些好奇的看着吴月。

    “对不起。我没看路。”

    先道歉的反而是对方。声音非常的柔弱,如果声音不是偏向男生,而且吴月能够看到喉咙处的喉结,吴

    月还真的以为对方是女生。脸庞有点偏向女性向,只能说算是一个阴柔的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弱受吧?感觉还真的让人想欺负啊。

    还是算了。能够随便在这里走动的,除了非常厉害的贵族之外,就只有王子了。

    王子?

    “对不起我刚才在想事情没有在意你。我才应该道歉。”

    吴月不好意思的说道。打量着面前的人。

    个头在一米八左右,比自己高上小半头,但是那一脸弱受的表情,吴月实在是没办法感受到对方那身高

    的压制感。皮肤很光滑,甚至可以说白皙,比女人的皮肤都要好。

    “那个,请问你是?”

    面前的男生有些疑问的看着吴月。

    “我叫做吴月。是卡尔城的领主。这次是过来办理一些手续的。然后在索菲的引领下四处观看一下,最

    后她直接把我扔下让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是这样。不用担心我是可疑人物。虽然这么说的人大多数都是可

    疑人物。”

    吴月无所谓的笑道。

    “那么,请问你是王子殿下?”

    “你知道我吗?”

    听到吴月这么说,面前的男生似乎很惊奇。

    “难不成我看起来很像王子?”

    “怎么说呢。气质吧。”

    吴月无奈的说道。总不能说你长的很娘,一般情况下不是非常有钱的人怎么会保养的那么好。再加上一般人能自己一个人在皇宫里乱闯吗?

    “有一种很温和的气质。我想应该是受到了良好家教的人才对。”

    “温和的气质吗?”

    男生听到这似乎有些失落。

    “怎么?觉得自己温和不好吗?难道说你听信了别人的谣言说男人必须要大口吃肉大块喝酒的好爽才行

    ?”

    吴月看着面前眼睛都已经低垂下去的男生不禁问道。

    “我一直都很想成为一个骑士。但是这么温和的话,根本不能够让人信服啊。”

    男生脸蛋都暗淡下来。

    你要是还是这么一脸弱受表情不论你多强我保证绝对不信服你。不过看着面前这位老兄的感觉,应该是

    对骑士有着非常独有的执着吧。

    吴月无奈的搔搔脸蛋后。说道。

    “在我看来,温和的人,反而更能让人信服。”

    “哎?”

    男生不禁抬起头。

    “怎么说呢?王子你怎么称呼?”

    “格瑞兰德。”

    “那么格瑞兰德,你先听我说。身为一个骑士,应该遵守的精神,是什么?”

    吴月直视着面前的的男生说道。

    “精神?那么应该是守护自己重要的人吧。化身为锋利的剑,击败所有敢于触碰自己重要之人的人。化为坚硬的盾,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格瑞兰德想了想后说道。

    “唉...难道说关于骑士的精神没有人教你吗?”

    吴月无奈的看着面前的男生。现在对方还是一脸人畜无害,疑惑的看着吴月。

    “你说的算对其实也不对。忠诚,荣誉,牺牲,勇敢,怜悯,坚持,诚实,公正。这些才是身为一个骑

    士应该遵守的精神。忠诚,不论何时,不忘心中对于王的那份忠诚。荣誉,永远有着身为骑士的骄傲。牺牲

    ,在个人与大义之前,随时有着为了义而奉献自己生命的决心。勇敢,不论敌人多么强大,绝不后退。怜悯

    ,绝对不残暴对待弱小,时刻怀着一颗体谅他人的心。坚持,绝对不会因为权力财富欲望而失去自己心中最

    根本的原则。诚实,自己的一切皆都奉献于自己的王,绝对不会对自己的王有一丝一毫的隐瞒与欺骗。公正

    ,公正公平公开的与对方进行战斗,绝对不会进行卑鄙小人一般的偷袭与暗算,从正面堂堂正正的打败对手

    。”

    吴月每说出一条就伸出一根手指。

    “明白了吗?做到这些的,在我看来,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骑士。化为剑和盾,只能算是其中的一部分。”

    “是是是的。没错。这些才是一个骑士的精神。好厉害啊吴月老师。”

    面前的格瑞兰德在吴月每说出一条准则的时候眼睛里的星星就亮出一分。吴月说完的时候,那眼睛里的

    星星闪的吴月有些晃眼。

    “倒不如说你根本不知道这些我才奇怪。你既然想当骑士,就应该有人教你吧。难不成对方不知道这些

    吗?”

    吴月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看着面前一脸崇拜看着自己的格瑞兰德。

    “没有。没有人告诉我这些。他们只是告诉我要我锻炼好自己的剑术,马术和枪术。这样才能够成为一

    个强大的骑士。”

    看吴月问自己。格瑞兰德的脸色又黯淡了下去。

    “但是我一直以来总觉得不对。好像什么地方不对。今天听到老师你说的话,真的是让我恍然大悟。没

    错,这才是骑士之道。是我以后一生追随的目标。”

    “......”

    看着面前一脸兴奋的格瑞兰德脸上似乎找到了天大的财宝一样的喜悦。

    吴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慢慢说道。

    “有这份心意的话就好。所以说,格瑞兰德,永远别因为别人的话而动摇自己。刚才的八条准则,我想

    你也该知道了,这些准则的基本是什么。”

    “是。就是时刻怀有一颗体谅别人的温柔之心。”

    格瑞兰德立刻站直自己的身体,声音响亮的回答道。

    “温柔的人不一定软弱。格瑞兰德,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我想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骑士的。”

    吴月伸出自己的手。

    “是。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吴月老师。”

    格瑞兰德立刻伸出自己的双手抓住了吴月的右手,一脸高兴的说道。

    “......”

    吴月低头看着格瑞兰德抓着自己右手的双手。手的皮肤很白皙,手指也很修长。

    “弄疼你了吗?对不起吴月老师。”

    看到吴月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格瑞兰德赶忙放开自己的手,歉意的看着吴月。

    “首先。别叫我老师。我比你大不了多少。而且我根本没有教你什么。刚才说的那些,以你温和的性格以后你同样会领会。”

    吴月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突然一把抓住了格瑞兰德的右手。拿到了自己的面前。速度之快让格瑞兰

    德还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就被吴月拿到了面前。

    “其次,我并没有感到疼痛。只是对于你的手,很让我惊讶。你的手很粗糙。虽然手的其他地方很细腻光滑。但是手心却很粗糙。可以看出为了成为骑士,你真的非常努力。真的很厉害。”

    格瑞兰德右手的手心与滑腻的手背不同,手心处有着与整只漂亮的手极为不相称的老茧,而且手心的皮

    肤很僵硬,这要长期握剑或者锻炼才有的。看着面前的格瑞兰德那柔弱的样子,应该是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

    候偷偷练习的吧。

    “是。”

    格瑞兰德看着自己的手,脸蛋竟然有些通红。

    “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发现到我的努力并且真心的夸奖我。”

    “......一直以来没有人夸你吗?”

    吴月歪着头看着面前的格瑞兰德。

    “是有夸奖。每天都会夸奖我,甚至不会批评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算他们夸

    奖我,我也没有高兴。”

    “......”

    吴月无奈的叹口气。这就是那种吧,身处高位被别人讨好,所以对方故意是弱,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实

    力。不过这位仁兄竟然能够察觉对方的用意,不简单嘛。

    吴月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王子。

    “怎么说呢?我说格瑞兰德,你除了长得比较像王子,身材皮肤个头也很优秀,不论怎么说都是一个非

    常优秀的男性。但是你这...柔弱的表情真的是...明明非常认真的修炼自己的剑术,也很努力的坚持自己的

    梦想。按理说这样的男性应该都是非常坚毅的性格才对。但是为什么你总是一副很柔弱的表情。”

    “天生的。我的性格也让我的母亲很头疼。所以为了改变我的性格,我才想要当一个顶天立地的骑士。

    ”

    格瑞兰德双眼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现在遇到吴月老师。找到了自己的信仰准则,我一定要成为优秀的骑士。”

    “这个我可没办法帮你。接下来没我什么事了的话我就要回去了。”

    虽然不讨厌热血的笨蛋。但是现在也是下午了,我也该回去,可没什么时间和你消耗。

    “在那之前。能请求你一件事吗老师。”

    听到吴月要走,格瑞兰德赶忙紧张的看着吴月。

    “把你口中的老师去掉我就帮你。”

    “我知道了吴月。我想请求你和我决斗一场。可以吗?”

    格瑞兰德认真的看着吴月。

    “决斗?行啊。赌什么?”

    吴月奇怪的看着面前的格瑞兰德。这一见面就要和我决斗,有什么意义?你一个王子还缺什么想要和我决斗才能得到。

    “不不不。不是那种决斗。我希望吴月你能和我用剑进行一场比试。虽然我在战斗中和我的老师和士兵们打的难

    分难解,可是我总觉得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格瑞兰德赶忙摆手说道。

    “但是我想如果是吴月的话,一定不会在意我,会和我认真的战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