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五十八 毅的胜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五十八 毅的胜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这瞬间,发动墓地中的命运英雄破灭人和场上顽强人的效果。 破灭人在被战斗破坏的时候,选择墓

    地中破灭人以外的一只命运英雄怪兽在我下次的准备阶段特殊召唤。我选择命运英雄圆盘人特殊召唤。然后顽强

    人的效果,我方场上的命运英雄被战斗破话的场合,我的这个准备阶段,一只被战斗破坏的命运英雄特殊召

    唤。我选择破灭人。出来吧,破灭人,圆盘人。”

    毅的场上出现了两个魔法阵。圆盘人和破灭人从魔法阵中跳出,站到了场上。

    “因为圆盘人的效果,我可以抽两张卡。在连锁圆盘人的效果,发动盖牌,陷阱卡雷破。舍弃一张手牌,破

    坏场上一张卡。我破坏寂静荣誉方舟骑士。”

    “......方舟骑士的效果,除外一个超量素材,避免破坏。”

    “但是这样龙骑士就重新回到我的墓地中。现在还处于我的准备阶段,发动墓地中龙骑士的效果,我除

    外墓地中的命运英雄血魔D,龙骑士,重新回到我的场上!然后因为圆盘人的效果,我抽两张卡。”

    哦哦!不简单嘛这个毅!

    吴月看到这个情况后有些赞叹的看着毅。

    竟然这么快就化解了被压制的这个状况还将有利的条件转移到了自己这边。但是只要有四个指示物的幽狱之时计塔在

    ,龙骑士仍旧不会受到战斗伤害。而且毅的生命值现在只有900,接下来该怎么办?

    “将圆盘人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命运英雄冲刺人。战斗。冲刺人,攻击你的方舟骑士。”

    冲刺人保持着滑行的姿势向着空中跳去。在空中一个回旋踢就踢中了方舟骑士的机体。飞机发生了爆炸

    ,而冲刺人也被这阵爆炸波及,化为了粉末。

    “龙骑士,攻击你的命运英雄冲刺人。”

    毅再次指着对面龙骑士的怪兽喊道。龙骑士抬起了手中的刀对准冲刺人虚空一斩,一道剑气立刻飞出,

    将冲刺人砍为了碎片。

    “但是因为幽狱之时计塔的效果,我不会受到战斗伤害。”

    龙骑士也无所谓,只是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埋伏一张卡。发动魔法卡,上级抽卡。将龙骑士解放,抽两张卡。”

    毅再次抽出自己的卡片后,将卡片插入决斗盘。

    “埋伏两张卡。顽强人和破灭人转为守备表示。回合结束。”(9000)

    “我的回合,抽牌。”

    龙骑士慢慢抽出了自己的卡片。

    “在你的准备阶段,发动幽狱之时计塔的效果,指针转到六,增加一个时计指示物。”

    毅立刻说道。

    在同一个场景,以吴月所站的中间为标准,整个场地却完全的成为了对称的情况。左边和右边同时各自

    存在着一座巨大的钟楼,一轮写有巨大的D的明月和一座阴森的大楼。不过不同的是,龙骑士身后的巨大钟楼指针已经指到

    了12点的位置。而毅身后的那座大楼则只有6点的位置。

    “在我的抽卡阶段,发动墓地中命运英雄冲刺人的效果,只在这张卡在墓地存在才有1次,自己的抽卡阶

    段时抽卡时,那卡是怪兽的场合,可以把那1只给双方确认并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

    龙骑士将自己刚刚抽的卡片翻过来。是怪兽卡命运英雄双身人。

    “因此特殊召唤命运英雄双身人。然后我发动魔法卡,双重旋风。破坏自己场上一张魔法陷阱卡,破坏

    对方场上一张魔法陷阱卡。”

    龙骑士指着毅场上的巨大钟楼喊道。

    “我破坏我的幽狱之时计塔。然后破坏你的幽狱之时计塔。”

    “在这瞬间,连锁你的双重旋风,启动盖牌,陷阱卡无尽的恐惧。给我的幽狱之时计塔增加两个时计指

    示物。在这瞬间......”

    “幽狱之时计塔破坏。”

    龙骑士和毅同时张开了手。

    “放置有4个以上「时计指示物」的这张卡被破坏送去墓地时,从手卡·卡组特殊召唤1只「命运英雄 恐

    惧人」。”

    “放置有4个以上「时计指示物」的这张卡被破坏送去墓地时,从手卡·卡组特殊召唤1只「命运英雄 恐

    惧人」。”

    “出来吧!”

    “出来吧!”

    “命运英雄恐惧人。”

    “命运英雄恐惧人。”

    轰!!!!!!!!!!!!!!

    场地两侧的钟楼瞬间坍塌,但是在这个时候,两边钟楼的废墟中,同时跳出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同时跳到

    了毅和龙骑士的前方。在男人跳到地面的瞬间,传来了如巨石落地般的沉重撞击声。

    “在这瞬间,发动命运英雄恐惧人的特殊能力。通过「幽狱之时计塔」的效果特殊召唤的场合,自己场

    上的名字带有「命运英雄」的怪兽以外的自己怪兽全部破坏。之后,可以从自己墓地特殊召唤最多2只名字

    带有「命运英雄」的怪兽。”

    “在这瞬间,发动命运英雄恐惧人的特殊能力。通过「幽狱之时计塔」的效果特殊召唤的场合,自己场

    上的名字带有「命运英雄」的怪兽以外的自己怪兽全部破坏。之后,可以从自己墓地特殊召唤最多2只名字

    带有「命运英雄」的怪兽。”

    “我召唤命运英雄钻石人攻击表示和圆盘人守备表示。”

    “我召唤圆盘人和冲刺人守备表示。”

    “在这瞬间。发动圆盘人的特殊能力。”

    “在这瞬间,发动圆盘人的特殊能力。”

    “这张卡从墓地特殊召唤成功时,从自己卡组抽两张卡。”

    “这张卡从墓地特殊召唤成功的,从自己卡组抽两张卡。”

    “抽牌!”

    “抽牌!”

    毅和龙骑士同时抽出了自己的两站手牌。

    艾玛这俩货默契度爆表啊!这么有夫妻感觉的默契感真的有必要你死我活的战斗吗?

    吴月站在一旁看着两人像说相声一样说的那么默契,而且那种不紧不慢的语气,怪兽的出场方式,吼声

    ,效果,抽卡动作都是如出一辙。看着这吴月就有种非常想笑得感觉。

    不过稍微能够理解为什么圆盘人会被禁了。这抽卡效果的确有些无耻。

    “恐惧人的攻击力是我场上命运英雄攻击力合计数值。我场上有钻石人,圆盘人,双身人,因此攻击力是

    2700.”

    “我的场上有圆盘人,冲刺人,顽强人,破灭人。因此恐惧人的攻击力守备力是4200.”

    “在这瞬间,发动速攻魔法,禁忌的圣杯。选择你的恐惧人。恐惧人的效果无效,攻击力增加400点。”

    龙骑士立刻将一张手牌插入了决斗盘。

    “这样你场上的保护效果也就消失。恐惧人的效果被无效,你的命运英雄可以被破坏了。然后因为恐惧人的效果,恐惧人的守备力就会下降到只有0.你选择将怪兽为守备表示,还真是明智的决策。”

    “......”

    毅看着自己场上那高大的肌肉人突然半蹲在了地上气喘吁吁,极度虚弱的样子。毅仔细的看着前方。

    “速攻魔法,旋风,破坏你的安全地带。因为安全地带被破坏,所以指定的顽强人也在同时被破坏。”

    场上挂起了一阵龙卷风,龙卷分光向着毅席卷而去。顽强人在旋风的冲击下化为了碎片。

    “什么!”

    毅那个死鱼眼立刻睁大,看来是完全理解了现在什么情况。

    喂喂喂。这下子不好玩了啊。最后的防御也被废了。

    吴月看到场上的情况开始担心了。

    毅的场上有守备表示的破灭人,圆盘人,恐惧人和冲刺人。而龙骑士的场上有攻击表示的圆盘人,恐惧

    人,双身人和钻石人。现在毅的恐惧人因为效果无效守备力变为0,而且保护命运英雄的效果也随着无效了。龙骑士的双身

    人还具有连续攻击的能力。毅的生命值只有900,如果毅的盖卡没办法防御攻击的话就真的玩完了。

    “我发动钻石人的效果,翻开卡组最上方的卡片。如果是通常魔法卡就送去墓地,不是的话就回到卡组最

    下方。”

    龙骑士翻开了卡组的卡片。

    陷阱卡神圣光照反射力量。

    “不是通常魔法,因此不送入墓地,放到卡组最下方。”

    龙骑士将卡片插到了卡组最下方。

    还好还好。现在看来还是毅的命运力要更强一点,钻石人的翻卡效果还暂时翻不到。但是现在因为恐惧

    人的关系,龙骑士场上的怪兽不会被破坏,也不会让龙骑士受到战斗伤害。只能祈祷毅的盖卡能够排上一点

    用场了。

    吴月擦了擦冷汗。

    可恶。他们的决斗为什么我这个局外者这么紧张?

    “战斗!”

    龙骑士指着毅场上的一群怪兽。

    “圆盘人,攻击恐惧人。钻石人,攻击冲刺人。恐惧人,攻击破灭人,双身人,攻击圆盘人。”

    龙骑士场上的怪兽在立刻就全部跳了起来。向着毅场上的怪兽扑去。

    “启动盖牌,陷阱卡拦路的强敌。”

    毅突然启动了自己的盖牌。

    “对方进行攻击宣言时这张卡才能发动。选择自己场上1张表侧表示的怪兽。这张卡发动回合,对方只能

    以所选择的这只怪兽为攻击对象,且必须用所有表侧攻击表示的怪兽攻击所选择的这只怪兽。我选择我场上

    守备表示的命运英雄破灭人。而且破灭人在离场的时候你就无法攻击了。”

    圆盘人飞出的盘子已经挨近了恐惧人,钻石人的拳头已经来到了冲刺人的面前,双身人手中的拐杖也距

    离圆盘人只有一步之遥。但是怪兽的攻击却硬生生停了下来。恐惧人抬起了自己巨大的手掌,一巴掌拍碎了破

    灭人。

    “虽然不会被破坏。但是仍旧会受到效果影响。现在拦路的强敌指定的对象消失,你无法再继续攻击。”

    毅指着龙骑士喊道。因为绝处逢生,所以情绪有了些许的上升吗?现在嗓门有些大。

    太好了防下来了。

    吴月瘫软的坐到了地上。马丹吓死我了。

    “......回合结束。”(70000)

    龙骑士已经没有了手牌也没有了盖牌。所以只能够结束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

    毅的声音洪亮了起来,眼神虽然还有着深深的黑眼圈,但是却看到,毅那双死鱼眼内的平淡正在慢慢消逝,似乎

    在燃烧着某种强烈的气息。

    为什么?情感不是被抽走了吗?

    吴月疑惑的看着毅。毅现在专心于决斗,根本没有发现到异状。

    吴月看到了对面的龙骑士。

    是他做的?

    毅看着自己抽到的卡片后便将其放入了手牌。

    “在我的准备阶段,发动墓地中的破灭人和龙骑士D-终的效果,破灭人在被战斗破坏的时候,在我的准备

    阶段特殊召唤墓地里一只破灭人以外的怪兽。我选择顽强人攻击表示。然后龙骑士D-终的效果,这张卡在墓

    地的时候,除外墓地的命运英雄破灭人,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出来吧,顽强人,龙骑士。”

    毅场上的两边出现了两个黑色的魔法阵。魔法阵散发出一阵夺目的光芒。一大一小两只怪兽分别从魔法

    阵中跳出。同时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这场决斗!我拿下了!”

    毅指着龙骑士喊道。

    “我将恐惧人,圆盘人,冲刺人转为攻击表示。”

    毅拿出了自己的一张手牌。

    “这张卡。是我刚刚开始决斗时,我的朋友送我的一张卡。虽然很普通。但是就是靠他,我才能够渡过一

    个又一个的险境。装备魔法,团结之力。装备给顽强人发动!”

    毅将卡片插入了决斗盘。顽强人抬起双手,发出了阵阵的吼声。而在同时,圆盘人,龙骑士D-终,恐惧

    人,冲刺人身上发出了白色的光芒。光芒如气流一般向着顽强人的身体上涌去。接收到这阵气流的顽强人肌肉开始不断的暴

    涨,攻击力也在不断飙升,瞬间达到4800点。

    “就算是弱小的生物,团结起来的话也有着足以匹敌神的力量!我是一个人类,但是因为有了我的朋友,

    我的家人,我才能够有我现在的一切!所以我要拿回我的感情!拿回那个能够让我重新感到感激,温暖和幸

    福的感情!所以我才会赌上我的一切来决斗!战斗了龙骑士!”

    毅指着龙骑士大声喊道。

    “冲刺人,攻击命运英雄双身人!龙骑士,攻击命运英雄钻石人!顽强人,攻击圆盘人!圆盘人,攻击恐

    惧人。”

    冲刺人开始飞速向前滑行,突然双手撑地一个旋转,一脚提到了双身人的身体上。双身人破碎,龙骑士

    的生命值下降1100,到达6900点。恐惧人的攻击力下降1000点。还剩1700点。

    龙骑士抬起了手中的刀,猛地跳起向前看去,钻石人被砍成了两半化为碎片。龙骑士的生命值再次下降

    1600点,到达5300点。恐惧人攻击力再次下降1400,到达300.

    顽强人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巨大盾牌。怒吼着向前跑去。每跑一步,地面都会随之微微颤抖。来到了圆盘

    人的面前,顽强人举起手中的盾牌,将圆盘人砸为了碎片。恐惧人的攻击力将为0.龙骑士的生命值下降4500

    点,还剩800点。

    圆盘人向前冲去,突然跳了起来。双手展开,双手臂上的圆盘发出了如电锯般的刺耳声音。圆盘人在空中

    一个旋转,一击手刀自上而下劈下。恐惧人被斩为了两半。发生了爆炸。而现在龙骑士场上空无一物,也没有手牌,爆炸的风让

    龙骑士生命值再次下降300,到达500点。

    “......”

    龙骑士看着面前的情况,仍旧没有什么波澜的感情。

    “恐惧人的攻击力,是我场上所有命运英雄怪兽原本攻击力的合计数值。我场上一共是冲刺人,顽强人,

    圆盘人三只怪兽,因此攻击力是3200。”

    毅看着对面的龙骑士。

    “是你输了龙骑士D-终。战斗!恐惧人,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恐惧人高高跳起,扬起那堪比人的头颅大小的手掌,向着龙骑士拍去。

    彭!

    烟雾纷飞。旁边的生命值计数器不断下降,降到了0.

    恐惧人从烟雾中跳了出来,来到了毅的面前。紧接着便化为光芒消失。

    毅收起了自己的卡片。抬起自己的决斗盘。将龙骑士拿了起来。走到吴月的面前,将卡片递到了吴月的

    面前。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

    “谢谢。”

    “嘿嘿。不客气。”

    吴月笑了笑。接过了毅手里的卡片。放进了卡盒中。

    “喂!龙骑士,是我赢了!把我的情绪还给我!”

    毅立刻转过身大踏步的向着烟雾中的龙骑士走去。

    这家伙难道没发现吗?

    吴月看着面前大步前进的毅不禁无奈的笑。周围的黑色气息慢慢散去,逐渐能够看到晴朗的天空。

    灰色的烟雾消失,龙骑士躺在地上,看着天空。听到了毅的声音,才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

    “喂!龙骑士,快点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毅直接双手抓住龙骑士的衣领喊道。龙骑士的躯体真的很大,单单只是上半身直立,就只比毅矮了半头

    而已。更别说身上的黑色铠甲狰狞可怖。但是毅却完全没有在意这一点。抓着龙骑士的衣领死命的晃着。

    “喂别耍赖!是我赢了!快点还给我!”

    “冷静冷静。”

    吴月出现在了毅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难道没发现自己现在有些不正常吗?”

    “不正常?哪点不正常?我现在冷静的没话说。简直没有比现在更冷静......”

    毅的话越说道后面声音越小。

    毅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双眼睛瞪得很大。

    “我的情绪,回来了?”

    虽然我觉得之前那张半死不活的形象倒是意外的很有趣。现在恢复正常了反而是个话唠。嘛,反正都一

    样有意思就是了。

    “什么时候给我的?”

    毅惊奇的晃了晃自己的胳膊。跳了跳。有些惊奇的看着后方淡淡的看着自己的龙骑士。

    “决斗中。”

    龙骑士慢慢站直了自己的身体。之前在远处看只是觉得很大,现在和龙骑士面对面站着,龙骑士的身高

    是自己二人的两倍。将近四米,尤其是右手上那把散发着寒光的刀,配合着那庞大的身体。让毅不禁后退了一步。

    “你想干嘛?”

    毅不满的瞪着龙骑士。

    “没事。”

    龙骑士看着毅,淡淡的说道。

    “我问你。以后还有兴趣,得到我的力量吗?”

    “以后得到力量?”

    毅怔怔的看着龙骑士。抬了抬自己的手腕。

    “哎?我的命运力还在,你没有收回去啊。”

    “那已经是属于你的。我没有收回来的资格。你拿回属于你的情绪,也是因为你在这场赌博中胜利而已。

    ”

    龙骑士说道。

    “还是那个问题。你以后还有兴趣得到我的力量吗?如果有的话,我仍旧可以变成卡片呆在你身旁。没有

    兴趣的话,我便会选择离开。”

    “嗯......”

    毅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了一下后,突然看着吴月。

    “领主大人,这个命运力,有修炼的可能性吗?”

    “可以。”

    吴月毫不迟疑的说道。自己就是一点点的修炼的。有什么不行的。

    “那就好。”

    毅重新看着龙骑士,咧开嘴笑道。

    “多多指教了龙骑士。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完全服从我。”

    “好。”

    龙骑士淡淡的应道。看了吴月一眼。身上涌出了一阵黑雾。缓缓变回了卡片。漂浮在毅的面前。

    毅将卡片拿起,放入了自己的卡组中。

    “嗯~~~终于把事情都解决了。”

    吴月伸了一个懒腰。艾玛刚才太紧张了,全身酸痛。

    “老爷,需要我帮你按摩吗?”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柔媚的声音。吴月那好不容易放松的身体又僵硬起来。啊,还有一件事没有解决。

    “说起来,我还真没有想过该拿你们怎么办。”

    吴月转过头有些头疼的看着面前平淡的看着自己的女仆。还有后方那七个站的笔直的女仆。

    “我说,如果把你们解放的话,可以吗?我可以用领主和你们主人的身份给与你们公民的权利和地位。觉得如

    何?”

    “......如果这是老爷的命令,我们愿意接受。”

    面前这个紫色头发的女仆微微向着吴月鞠躬道。

    “不是命令,而是询问。这个提议对你们来说,你们能够接受吗?按照自己心底的回答来说。”

    吴月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只要是命令就接受,明明是这么让人血脉喷张的话语怎么自己听的一阵阵窝火

    。

    “我...自己...不答应。”

    低着头的女仆犹豫了一下后,最后还是断断续续的说道。

    “不做奴隶而是有着属于自己的生活不好吗?”

    听到这吴月反而楞了,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奇怪的问道。难道说奴隶是自愿当的?这好像有点超过自己理

    解的范畴了。

    “也许很好。但是老爷。”

    女仆站直了自己的身体。

    “我们从小开始就受到培训,我们的身体,精神,意志,都是为了服侍自己的主人而存在,我们已经将

    命令作为生活的一部分。突然说要让我们自己生活,我的感觉,与其说是喜悦。倒不如说是恐惧。”

    女仆抓紧了自己的围裙。后方的女仆也都不同程度的低下头,或者是掩嘴哭泣。

    “我们都是孤儿,已经没有了家人。老爷就是我们最后的归宿。如果说真的把我们放到社会中,我们根

    本无所适从也无处可去。最后也只是换个地点服侍别人罢了。”

    “这样啊...比我想象中好像要复杂很多的情况。”

    吴月觉得有些棘手了。

    “喂毅......”

    “不要。”

    “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你想要说什么看你的表情我能不知道吗?”

    毅将自己手中的卡组整理好放入腰间的卡盒中。收好决斗盘。

    “说到底也就是觉得第二个宅邸太麻烦。这些女仆如果要重新收入自己麾下也会觉得更麻烦。所以打算让

    我当这里的领主,对吧?”

    “你还真聪明哎。”

    吴月惊奇的看着毅。

    “怎么?不愿意吗?能够当上领主的话,先不说大把大把的钱花着,还有这些漂亮的女仆服侍着,还有

    士兵保护着。难道不好吗?”

    “领主大人。你是特别的。我不讨厌你。但是你忘了吗?我到底对贵族抱有什么看法。”

    毅直视着吴月。黑色的瞳孔一眨不眨。吴月甚至能够从那双黑亮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我不想要变成自己最厌恶的人。有些事情不是物质能够比拟的。这点领主大人,你应该很清楚。”

    “......好吧。”

    吴月觉得更麻烦了。这样的话,这些女仆留也不是,送也不是。棘手。

    “好了领主大人。你干嘛想的那么复杂。”

    毅看着吴月在那里苦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不禁说道。

    “你把这些女仆留在这里不就好了。反正卡尔城和菲尔特城之间相距又不远。大不了没事来回跑不就行了

    。反正有马车让你坐,又不需要走路。这个城呆烦了也可以到另外一个城玩玩。这些女仆就负责留在这里打

    扫房间。随时等候着你过来住。这样不就行了吗?”

    “这样...可以吗?”

    吴月抱着头有些疑问的看着旁边的女仆。

    “可以。”

    女仆向着吴月微微鞠躬。

    “我们会将这栋宅邸所有的地方打扫干净。等待着老爷您随时到来。”

    “哦...这样也行啊。”

    吴月无奈的搔搔脸蛋。这么简单就可以了?

    “那这个菲尔特城的治安怎么办?城主在另一个城里,出了事还要过去通报,然后再经过守城士兵的询

    问在掏出证物在过去这不就是自找麻烦吗?”

    “那有什么关系。出了事情慢慢传讯就是。”

    毅无所谓的摊开手。

    “反正领主大人你能够具现话。骑着龙在两城之间穿梭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怕什么?而且就算领主大

    人你不在这里,交给副城主不就好了。”

    “副城主?哦对还有这个玩意。那货呢?城主这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见他的影?”

    吴月才想起还有所谓的副城主一职。自己那个城里也有副城主。但是之前跟随着那个肥猪城主一起跑了,好像路程中也被毒尸咬住了。所以吴月将副城主职位交给了莉莉娅了,自己懒得管的时候,都交给莉莉娅去处理事情。这个城的副城主

    怎么不见影?

    “之前的领主有令,除非有他的宣召,否则副城主不允许随随便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紫发女仆突然说道。

    “这样?为什么?嫌他碍事?”

    “是的。”

    紫发女仆微微点头。

    “副城主是个非常贤德的人。城主每天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吃喝玩乐还有收钱。所以城中所有的事物都是副城

    主一手料理的。副城主经常劝城主能够真心对待菲尔特城的居民而不要过分享乐。城主嫌他烦就给他下

    了这个命令。”

    “哈哈,传说中的忠言逆耳。艾玛这么难得的人绝对要去看看。叫他过来...不对,我还是自己过去吧。这么有才的人怎么能屈尊过来。你.......你叫什么名字?”

    吴月想要称呼面前的紫发女仆。但是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既然是贵族的女仆,应该有赐名

    吧。

    “我没有名。也没有姓。”

    紫发女仆的声音很平淡。

    “厄......看来那个废物连赐名都做不到。就是个脓包吗?”

    吴月无奈的看着面前的紫发女仆。

    “那么你就叫布莱尼。既然跟着我了,我的姓是吴。你就叫做布莱尼.吴。”

    没什么意义的名字。但是念起来不错,就这么叫着吧。面前的这个女仆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找出不同

    特征。身体的确很香,身材也很好,头发也很顺,但是无论如何吴月也没办法想出新的名字了,都给自己的

    女仆赐完了。只能委屈你了漂亮的紫发女仆。

    “可以吗?”

    听到吴月这么说道。紫发女仆一直以来都是一种波澜不惊的眼神瞪得大大的看着吴月。

    “只要你不讨厌这个名字的话。”

    吴月有些无奈的笑。这个念起来只讲究顺口完全无意义的名字,别闹出笑话就好。

    “不会。”

    紫发女仆突然跪了下来。额头紧紧贴在自己的手背上。

    “布莱尼.吴。从此以生命向主人起誓,愿为主人付出自己的生命与灵魂。”

    “又来了。”

    吴月无奈的抓着自己的头。

    “起来。这是命令。最烦别人下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