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前往决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五十四章 前往决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嘛,虽然说不能留着这个炸药包。 但是我也很好奇,那个家伙能做到什么地步。如果他的目标没有我的话

    ,让他去闹一下也不是不行。

    不过灵魂内所有的正面情感竟然全都消失了。灵魂的颜色实在太深了,实在是有些担心,自己和他战斗的

    话,能够轻松胜利吗?不过最好的情况果然还是不要和他比较好。舍弃一切的敌人可是非常恐怖的。

    “主人......”

    一声软绵绵的叫声突然从门口传来。

    吴月坐起来。看着门口。原本是萝莉的洛雅在赐名后身高不仅没长高似乎还变得更矮了,虽然可爱度是增

    加了几个层次是没错了。现在已经完全是彻头彻尾的清音萝莉。

    “你的要求是...捶背对吧。”

    “嗯。”

    洛雅慢慢走近来。脸红着点点头。

    “嘛,既然你这么想的话,就来吧。”

    吴月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我来看看你做的怎么样。不错的话以后可能还要让你做。”

    “是的。谢谢主人。”

    洛雅立刻小跑着向着吴月跑去。立刻脱掉皮靴跳到了床上。站在吴月背后,开始轻轻锤起背来。

    吴月后来趴在床上,感受着背后那对小手力道适中的锤着,无奈的眯起了眼睛。

    唉......这样下去自己早晚会堕落。真的会堕落的。

    之后的事情,吴月又制造出了五枚火精才勉强是冷静了下来。

    下午

    吴月带着墨镜,慢慢走在城内,慢慢的向着前方走去。

    现在的瞳孔已经是银色的瞳孔。在视野中,吴月可以清晰看到一条银色的线从自己的小指向前延伸。

    看这个样子,面具应该是找到毅了。

    因为临近下午,所以开店的商铺并不是很多。一些杂货铺还是开着,但是可以看到里面的店员都是有气无力的

    趴在柜台上睡觉。

    果然还是很和平呢。看来那个叫做毅的,对于周围的平民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对象果然只有贵族吗?

    “你好啊领主大人。这次没有搭乘马车吗?”

    迎面走来一个提着装满水果的小袋的中年妇女,看到吴月的时候,向着吴月打着招呼。

    “你好。走着感觉比较舒服啊。”

    吴月也抬起手向着对面的中年妇女笑道。

    “也对。孩子嘛,多多运动一下总是好的。对了领主大人。这个,要吃吗?已经洗过了。”

    中年妇女从小袋子内拿出了一个苹果。

    “谢谢。”

    吴月拿起苹果咬了一口。鲜红的苹果那雪白的果肉在咬开的瞬间,果汁四溢。

    “味道真好。谢谢了。”

    吴月向着中年妇女摆摆手,继续向前走去。

    “再见领主大人。”

    中年女人也向着吴月微微鞠躬。向后走去。

    大家对我还是很和善的嘛。看来我这个人畜无害的样子还是很受欢迎的。不过那完全是把自己当做是普通的小朋友的感觉,还真有些怪怪的。

    吴月一边咬着苹果一边向前走去。拐过一个街角的时候,吴月看到了一个杂草丛生的房子。手指的线,便

    是延伸到房间内的。房子不大,看起来是一种单人房,约有六七十平方米。平房,没有什么特别的。因为很

    久没人居住,门口已经有了一滩恶心的绿色积水。杂草也丛生在房间周围。房间周围也是土地,树木随意的生长

    在周围。

    吴月也没有犹豫,身体一个晃动,消失在了原地,接下来便出现在了门前。

    吴月打开门,立刻便看到了依靠着墙壁,环抱双手闭目养神的面具。

    看到吴月进来,面具睁开眼睛,没有说话,指了指房间的一个角落。

    房间荒芜一片。只有一些碎石散乱的分布在充满了灰尘的房间。而在面具所指的地方,只是一片普通的房

    间一角。什么都没有。

    不过现在在吴月那银白色的瞳孔中,吴月看到了面具所指的角落里,一片透明的屏障正在那里竖着。而在

    屏障的内部,一个空洞出现在了地面上。

    结界吗?

    吴月指了指面具。示意他留下。

    面具点点头。继续靠着墙壁闭目养神。

    吴月径直向着结界走去。靠近结界的时候,那面如玻璃一般的结界猛然破碎。暗门就这么出现在吴月面前

    。

    吴月看着下面那深不见底的黑洞和黑色的石梯。走了上去。慢慢向着洞穴的底部走去。

    石阶的层数比想象中要短上很多。吴月下去只是走了不到一分钟,就看到了前方的亮光。是一处走廊,前方有着一扇隐隐闪烁着光芒的木门。

    吴月走到了地面上,看着前方从门缝里闪烁着淡淡黄色光晕的门。

    走上前,打开大门。

    一间灰黄的房间出现在了吴月的面前。有着沉重的霉味。房间中间的木头桌子上放着一盏油灯,灰黄的光

    线就是从中散发的。房间的两旁有一些桌子,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瓶子,但是里面装的东西吴月看不懂,也都是些陈年杂物。而

    在中间的桌子旁,坐着吴月之前看到的那个叫做毅的少年。而毅面前,则是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种卡片。卡

    片一张接着一张放着。放佛贴地的瓷砖一样完全覆盖住了桌子。从数量来看,应该有上百张了。

    明明平民之间禁止贩卡的。这几百张卡片到底是怎么来的?

    “你来了。”

    看到吴月过来,毅转过头看着吴月。灰色的眼睛看起来浑浊的更加厉害了。声音更是显得非常模糊。也不

    知道是不是面前的人所说出的话。

    “你知道我会来吗?”

    吴月走到毅的身前,看着桌子上的卡片。死者苏生,黑洞,神圣光照反射力量,终结之始......

    都是各种比较强大的卡片。这些卡片要收集起来,应该不可能。再怎么无聊也不可能扔掉这些卡片才对。

    “是我告诉他的。”

    一声沉稳的声音响起。是从面前的桌子上响起的。

    吴月看向桌子。一张卡片突然开始涌出黑色的雾气。雾气向着空中涌去,在空中慢慢凝聚成了一个穿着黑

    色西装的中年男子的形象。落到了吴月的面前。个头几乎有两米。居高临下的看着吴月。

    吴月抬起头,无所谓的看着面前的西装男子。又看了看桌子上那张散发出黑气的卡片。

    龙骑士D-终。

    原来如此,命运英雄吗?

    吴月看着旁边,已经坐在椅子上的男子。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某个贵族一样有气质。坐在那里都有种独特的

    感觉。但是身上那种丰厚的黑暗力量,果然不是一般人。

    “你有着非常强大的实力。连我都自愧不如。所以我很清楚,你会找到这里也是早晚的事情。”

    龙骑士淡淡的说道。

    “是你,让他变成这样的吗?”

    吴月坐在了另一边的长椅上,依着椅背看着那手肘架在桌子上,双手握在一起的黑发男子。

    “不是。”

    有气无力的声音再次传来。毅突然说道。有着浓厚黑眼圈的眼睛微微转到吴月这边。

    “是我请求他给我力量的。我需要力量,来报仇。”

    “报仇?那个害死你父亲的贵族?”

    吴月看着面前的毅。毅点点头。

    “但是我现在从你身上却感觉到不到所谓的恨意。这样也无所谓吗?”

    “我现在没有恨意。作为得到力量的代替。喜,怒,悲,惧,恨,妒,我将这些感情送给了D-终。然后得

    到了力量。现在的我,只有内心中那深深的绝望。”

    毅淡淡的说道。声音没有一丝感情,的确如他所说,只有如黑洞般没有底线的绝望。

    “那么现在为什么你还在这里,不去找那个人报仇?”

    吴月看着面前的毅。既然有了这些卡片,再用上那不知所谓的力量的话,应该足以和那个贵族战斗了。贪

    生怕死的人,我可不认为会有多大的实力。

    “我得到的力量,叫做命运力。是在决斗中能够改变自己抽卡运气的能力。而不限于和别人战斗。”

    毅说道。

    “那个贵族,现在在邻镇的领主家里。那个人是他的兄长。有他的保护,我没有办法强硬的突破过去。”

    “......你这个龙骑士难道是吃干饭的。”

    吴月惊愕的看着一旁不发一言的龙骑士。难不成收多少给多少吗?没有什么售后服务或者免费赠送之类的

    ?

    “等价交换是我的规则。他给与了我感情,我给与了他获得胜利的实力。如果想要别的要求,就必须要付

    出同等的代价。”

    龙骑士的声音不瘟不火。

    “那么代价是......”

    “我的亲人。或者朋友。”

    毅接口道。

    “我就算心中已经没有了感情,也能够理解他们对我的重要性。那是我剩下的最后的东西。我绝对不会再

    让他们离开。”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啊?在这里干等着?”

    “既然是贵族。绝对会有出门游玩的时候。我要在那个时候去埋伏。”

    “唉......真是麻烦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麻烦的战略啊。”

    吴月手拄着腮帮子无奈的说道。

    “那就去吧。我来帮忙。”

    你留在这里心里的负面情绪再这么增长下去,谁知道你早晚会做出什么事情。

    “为什么?”

    毅的眼睛微微移到吴月的脸蛋上。

    “因为很麻烦啊。你现在是我的城镇的市民嘛。你有麻烦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你就用你得到的这份力量

    去战斗。但是,毅,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你舍弃了所有的感情,那么同时也就说明你没有了所谓的满足感。

    就算你真的能够杀掉那个贵族,丝毫不会觉得大仇已报的你,接下来又会怎么办?”

    吴月看着毅说道。

    “你的朋友现在很担心你。如果你不想要舍弃你的朋友和亲人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接受这个力量。”

    “就算没有了满足感。我也知道我自己到底需要干些什么。”

    毅无所谓的说道。

    “我必须要这么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典型的今朝有酒今朝醉。”

    吴月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毅。

    “那好吧。既然你觉得这么也无所谓的话,我也不多说什么。至于龙骑士你,就老老实实回去吧。我们现

    在要去战斗,你就别碍事了。”

    吴月看着那位龙骑士摆摆手。恶魔的等价交换这点的确挺麻烦。

    “......”

    一直坐在一旁的龙骑士站了起来,身体慢慢的化为了黑色的雾气。重新回到了卡片中。

    毅拿起了面前的卡片,一张张的捡了起来。重新组合成了一个卡组。

    那张龙骑士也放入了卡组中,果然是命运英雄卡组吗?

    “毅。答应我一件事可以吗?”

    吴月抬起手,对着毅。

    “说吧。”

    “如果你战胜了那位贵族。以后能够,重新回到你朋友身边吗?我并不是要你像以前一样,而是说尽可能

    的,不要在让你的朋友担心了。”

    吴月看着毅说道。

    “解决了一切后,如果我还能活下来的话,我本来就是要这么做。”

    毅自嘲的笑了笑。

    “为了不让他们陷入更加危险的局面我才刻意疏远他们。没想到到了最后,反而因为我而让他们担心了。

    ”

    “只能希望事情尽快解决吧。”

    吴月手中银色的气流涌现。慢慢向着毅的身体上缠去。气流缓缓缠绕在毅的周围。慢慢的,毅的容貌发生

    了改变。变成了和之前人类形态的龙骑士一模一样。只不过个头还是一米八。衣服也变成了之前龙骑士穿着的黑色西装

    。

    “这是......”

    毅看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很诧异。

    “换个样貌而已。要不然以你现在的样子去战斗的话有可能会威胁到你的家人。走吧。”

    吴月转身走出了这个房间。

    毅看着吴月的背影,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卡组后,将其放入了自己怀里。跟上了吴月的脚步。

    走出了这个地下室后,吴月看到了还在闭目养神的面具。面具看到吴月出来之后,立刻站直自己的身体等

    待着吴月下一个命令。

    “将领主令牌先给我。我接下来和他有些事情要做。你就先回去吧。”

    吴月对着面具说道。

    “是。”

    面具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了领主令牌递给吴月。

    “好。那么现在就先去拜访一下别的领主大人了。不知道对方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吴月转了转手里的令牌。向着大门走去。

    身体一个晃动过后,吴月便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门口积水的对面。

    毅也走到了门口,只是轻轻一个跳跃,约有两米的积水就这么跳了过去。来到了吴月的面前。

    “不错嘛。”

    吴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片扔到了前方。卡片在空中顿时闪烁出一阵光芒。光芒缓缓凝聚,巨大的光与暗之龙出现在了

    两人的面前。吴月跳到了光与暗之龙的背上。对着毅勾勾手。

    “上来吧。”

    毅微微下蹲过后,便跳到了光与暗之龙的背上,蹲了下来抓住光与暗之龙长长的脖颈。

    看来经过龙骑士的力量过后,身体的力量也增强了很多啊。这么高的距离原本以为需要我伸手抓住他才能上来。

    吴月抬起手,在两人周围设下了一层结界,这样防止光与暗之龙在飞翔的过程中将两人给甩飞。

    “走吧。光与暗之龙。”

    吴月拍了拍身子下方的光与暗之龙。在出来之前,已经看过了地图。只要让光与暗之龙带着我们到邻镇就

    可以了。

    光与暗之龙向着城镇的后方飞去。

    吴月站在光与暗之龙的背部看着下方不断掠过的土地。

    现在要去的城镇是菲尔特镇。是位于卡尔城后方,一个更加富饶的城镇。因为并没有靠近卡尔森林的原因

    ,所以之前的毒尸暴乱根本没有影响到他们。城镇还是一如既往的安居乐业。

    嘛。我这次去可要好好的玩玩。包庇自己那贪生怕死的弟弟,那个领主的兄长我也顺便收拾一下吧。

    不过话说回来。

    吴月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看着远方的毅。

    “我说毅,你既然想要和贵族决斗,那么也就说明你准备了相应的物质而已。到底是什么呢?能够媲美一

    个贵族生命的东西?”

    “......是这个。”

    毅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镯。一个银色的,带有独特花纹的手镯。

    这手镯好眼熟啊。

    吴月看着毅手中的手镯不禁觉得有些好奇。

    嗯......没错。果然和我之前得到的戒指非常像啊。没有任何装饰的银色手镯。戒指也是一样,没有任何装饰,

    只有一些独特的花纹。

    “为什么,这个可以当做筹码呢?”

    吴月奇怪的看着毅。

    “这个,是从那个贵族的宅邸里偷出来的。”

    毅将手镯放到了自己的口袋中。

    “他之所以选择将宅邸修建在城墙外而不选择和市民一同生活,就是因为这个。他一直在秘密研究着这个

    。当初毒尸刚刚开始暴乱的时候,他为了躲避毒尸,暂时性回到了城内。我趁着那个时候潜入了他的宅邸,

    想要找到可以将他置于死地的证据。但是我最后只发现了这个。他把这个放在了地下室内。一个房间内只有

    一个玻璃柜。他把这个非常宝贵的放在了玻璃柜内。周围还有很多的书籍。都是关于上古邪神的书籍。而这

    个手镯,也曾经在书中有记载,这是邪神以前所佩戴的物品。那个人,想要依靠这个手镯,来掌握控制邪神的

    能力,以此来掌控国家。我的大部分卡片也是在那个时候从他的宅邸里偷出来的。因此才能组成卡组。”

    吴月听得有些愣神。嗯......邪神?是不是就是说我?呵呵,你口中的邪神原主就站在你面前。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

    “那个家伙后来回来想要回收这个。但是回到宅邸后发现被偷了。疯了似的四处寻找。在那个抵抗毒尸的

    时候,他还派人将所有市民聚集起来,一个个搜身。而且还在一家一户的搜索。当时的理由是家族传承的宝

    物丢了。但是我那个时候将这个东西埋在了地里。他没有发现。后来似乎放弃寻找,选择了逃离这个城镇。”

    毅说道。

    “邪神的佩戴之物啊,被发现了的话,是不是有很大的罪过?”

    吴月有些疑问的问道。如果是的话,自己的戒指绝对不能露出来。要不然这么努力得到的机会就这么浪费

    了。

    “是。邪神是冥界的神,擅自与其联系的话,也就说明与冥界有关联。擅自接受冥界力量的人,将会作为

    异类被驱逐出人类的国家。”

    “这样啊。”

    吴月转过头,看着前方不断的流下冷汗。

    看来想要拜托这个国家的人帮忙研究一下戒指的想法还是放弃吧。

    “那么之后呢?赢过那个贵族后,你有想过将这个东西怎么办吗?”

    既然是我的东西,还是收集起来比较好。

    “这是个烫手山芋。留在我的手里早晚会波及到我的亲人。必须丢掉。”

    “这样的话就随便你了。不得不说,是个非常好的注意。”

    吴月勉强笑着说道。

    没办法了。之后我再去捡回来好了。

    现在已经能够看到远方那巨大的城墙了。

    两人乘着光与暗之龙飞到了城墙的前面。 吴月和毅跳下后,光与暗之龙化为卡片,重新回到了吴月的手中。

    这里城墙外面没有森林,是一片巨大的荒地。巨大的石墙绵延百里。但是却没有卡尔城的城墙那恐怖的防

    御力。连炮台都没有。看守的士兵也不是很多。

    “什么人?”

    看到吴月和翼两人从龙的背上下来,城墙上的士兵大声问道。

    “卡尔城镇的新任领主。吴月。在这里来拜访你们的城主。”

    吴月从口袋里掏出了领主令牌。城墙上的士兵看到吴月手里的令牌后,急急忙忙的打开门。

    “欢迎卡尔城领主大人。”

    士兵打开巨大的木门后,站在两侧恭敬的说道。

    “很好很好。大家干的不错。”

    吴月笑着向两边的人招呼道。

    “领主大人。您没有乘坐马车吗?”

    一个穿着比其他的士兵更为华丽的士兵站出来,对吴月恭敬的说道。

    “心血来潮就过来了。没看到我乘坐的是龙吗?给我准备一辆马车。刚刚担任领主,也要拜访一下前辈才

    行。”

    吴月随意的摊开手说道。又指了指自己背后的毅。

    “这家伙是我的仆人。不怎么说话,你们就不要在意了。”

    “是。请随我来。”

    士兵们立刻恭敬的说道。

    乘坐着华丽的马车,吴月和毅两人在马车内慢慢的等待。吴月能够感觉到毅的眼神中那无尽的深渊变得越

    来越黑暗。

    看来快碰到敌人了,心里慢慢回想起了当初的事情吗?虽然没有了恨,但是身体的感觉确是不会忘的。

    “毅。不允许暴露身份。”

    吴月在毅的旁边小声说道。

    “我知道。”

    毅淡淡的说道。眼睛的混沌缓缓变得更为浑浊。

    知道个屁啊!你那一身杀气不是目标的我都能够稳稳当当的感觉到好不好?不过算了。这样刚好当做是一

    个非常强大的仆人。

    不过牺牲了情感吗?稍微有些危险呢。

    为了特尔能够高兴的话,自己是不是也要做些什么?

    在吴月抱着头苦恼的时候,马车的晃动停了下来。

    “到了,领主大人。”

    马车的门帘被掀开,之前领头的士兵对吴月说道。

    “OK。多谢了。”

    吴月跳了下来。伸了一个懒腰。

    “这个地方感觉还不错嘛。”

    吴月看着周围不禁赞叹着说道。

    这里是一处小山坡。绿色的草坪如地毯一般覆盖在周围。但是草坪中还是有一条石板铺成的道路向前蜿蜒延伸,道路

    的最前方,是一栋巨大的宅邸。四楼高的豪华宅邸,宅邸和庭院周围还用铁质的栅栏牢牢围住,庭院内种植着各种漂亮

    的花朵,还有一个巨大的游泳池。也许是因为周围没有什么住户的原因,空气显得很清新。

    现在在宅邸的前方,可以看到有一群人聚集在庭院内,还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男人的笑声。现在大门已经打开,

    吴月等人已经在了庭院内。

    庭院内,也是一群容貌靓丽的女仆。正站在两个躺椅旁,不断的向着躺椅上睡着的人手里添酒或者递水果

    。而躺椅上的两个人。

    说实话吴月还以为自己看到了两头猪。

    真的,就穿着两条裤衩的两人身上一群油脂在阳光下闪烁着异常的光泽。还有那堪比孕妇的肚子,肥胖的脸颊,香

    肠指,吴月真的以为自己看到了猪。偏偏那两头猪还非常潇洒的一边喝着酒一边抱着怀里的女仆。被抱着的

    女仆们一脸的笑容,吴月也不知道那笑容是真是假。旁边站着的女仆都是一脸的漠然。早就已经习惯的样子。

    现在发现到吴月来,两头......两个贵族慢慢从躺椅上下来。

    “你就是卡尔城的城主吴月吧。”

    更肥的一个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对着吴月说道。声音异常的懒洋洋,似乎完全不把吴月放在眼里。

    “是的。请问,二位是这个菲尔城的城主吗?”

    吴月也不介意那种态度,微微鞠躬说道。

    “不是他。我才是。塞纹.特拉法。这个人是我的弟弟,特伦.特拉法。也是你的长辈,卡尔城的前任领主

    。”

    更肥的一个指着自己旁边比自己稍微矮一点,但是也是肥的超出人类界限的男人。至于样貌,肥成这样

    感觉也长的差不多了。

    “哼~~~吴月小弟啊,你倒是很有心嘛。知道来拜访我这个城主。怎么,是不是打算把城主职位还给我啊

    ?”

    矮一点的男人指着吴月懒洋洋的说道。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被革职了。

    “不是。其实这次过来。是有一些事情要做。”

    吴月看着两人微微笑着说道。不行了,虽然想要和颜悦色的与这两个人慢慢交谈,但是不行,我受不了

    ,我现在那种想要打人的冲动不断的膨胀起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两个人。

    “哦~~~想要孝敬吗?算你有心。”

    塞纹看着吴月,眯着眼说道。

    “错误。”

    吴月双手合并,摆出了一个交叉十字。看向旁边的毅。

    “拿出来吧。毅。”

    “......”

    毅走上前,从怀里拿出了之前的银白色手镯。在手镯拿出来的时候,两个人那肥的都快要看不到眼睛的眼

    睛立刻睁得老大。

    “埃特里亚手镯...为什么会在你手里?”

    特伦惊讶的指着毅手里的手镯。

    “捡到的。我想对你很重要。就带过来了。”

    毅看着特伦淡淡的说道。

    “啊哈哈哈。干的不错干的不错。快点,把那个给我。”

    特伦满脸的肥肉不断抖动,伸出双手一步步向着毅走去。

    “但是有一个条件。”

    毅看着特伦不紧不慢的说道。

    “要奖赏是吧?行。多少钱都行。快点给我。”

    特伦嘴角都流出了口水。

    “不仅仅是钱。我要你的全部。特伦先生,我要你赌上一切,和我决斗。我们来进行卡之决斗。如果我赢

    了,特伦,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输了,我的命和这个手镯,也是你的。”

    毅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特伦。

    “你你你你你你个贱民竟然敢......”

    特伦愤怒的满脸颤抖。

    “那可不行哦特伦先生。”

    吴月上前一步,看着满脸抖动的特伦说道。

    “这个人是我的仆人。他想要依靠决斗堂堂正正的还给你,你怎么能骂他是贱民呢。我是他的主人,他是

    贱民,我是什么?”

    吴月眼睛微微睁开。

    “你想要对我这个由女王亲自任命的子爵,说什么呢?”

    吴月身上缓缓散发出了令人压抑的气质。周围的女仆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捂着自己的胸口不断的喘气

    。而面前的两位贵族,也不禁退后了一步。

    “哼!那个手镯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拿自己来赌?我要投诉。向女王投诉,吴月你纵容手下偷

    东西然后来威胁我!”

    特伦愤怒的指着吴月说道。

    “......哼。”

    吴月笑了起来。

    “算了弟弟。不过是个下贱的平民。竟然想要挑战你。他想要赌就让他赌就是。”

    埃斯突然抬起肥胖的手对着特伦说道。转过头小声的对着特伦说道。

    “你想要女王知道你有这个吗?”

    虽然埃斯声音很小,但是吴月现在的听力可不是简单的人类听力。那些话听得一清二楚。

    早就知道你们不敢闹大。想不接受?老老实实的玩决斗吧。

    在这个世界,黑暗决斗似乎是允许的。但是必须要两个人完全同意才行。

    “哈哈说的也对。一个平民而已。”

    特伦抬起手肘擦了擦自己的汗。刚才太激动了满头都是汗。

    “哼哼。当然可以。你这个平民想要和我决斗的话,我就和你玩玩。喂,把我的决斗盘和卡组拿过来。”

    特伦对着自己旁边的女仆说道。女仆点点头。转身走进了房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