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进城游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五十一章 进城游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怎么了?”

    察觉到了背上女仆的异状,吴月不禁问道。

    “没...没事。那个主人,你以后要走吗?”

    瓦尔特重新开始捶背,但是动作凌乱了很多,力道也要强上很多。不过那双柔软的小拳头都是一样舒服所以吴月也不打算管了。

    看来这个小妮子对于我要离开很动摇啊。还是先不刺激她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吧。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掉。和王室打上关系哪有那么容易。

    “是啊。世界那么大,还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怎么可能一直都在一个地方呢。有钱的话当然要游览世界,好好观看一下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这样啊。也是呢,主人您这么强大,自然不会让自己被束缚在同一个地方。”

    听到这瓦尔特松了口气。捶背的力道和速度也都正常起来。

    “但是主人,一旦离开了人类的领土范围的话,就算受到了攻击也没有办法受到保护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虽然之前在森林里也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保护就是。但是这句话好像怪怪的。

    “什么意思?什么叫人类的领土?”

    吴月不禁问道。

    “主人你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不清楚也很正常。主人,这个世界的分层不仅仅只有人类。世界分为天使居住的天界,恶魔居住的冥界,以及人类居住的人界。人界之所以叫做人界,只是因为在人界的居住者人类是最多的所以才被成为人界。实际上,人界是居住种族最多的世界。”

    原来如此,不同的领域也可以说是不同的世界。这个人类世界的话,单单是种族的确就有......厄......反正很多吧。突然要想也很不容易。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人类在自己的领土内被国家所保护,而一旦出了这个领土范围的话,就算受到别的种族攻击国家也没有办法去讨伐对方。因为那样就相当于是和别的种族宣战了。毕竟除了人类,别的强大的种族也是非常多啊。”

    兽族,兽人族,或者昆虫族之类的。拿人类当食物的估计也有吧。

    “是的。人类的优点就在于数量的繁多。而有能力的人类也只有少数,就算有能力的人独自出国界也是很少的。强大的怪物毕竟太多。所以一般情况下人类都不会选择出国。”

    瓦尔特有些担心的看着吴月。

    “虽然主人是很强大,但是我还是很担心主人的安危。以后如果主人要走的话,能不能把我也带上,我虽然实力比不上主人,但是我对料理和照顾能力很有自信。一定可以照顾好主人的。主人生活有了保障的话,就能够安心的旅行了。”

    “那是多久之后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到时候在说吧。嗯~~舒服,就是这样。”

    吴月不禁无耻的发出了"shen yin"声。

    “......”

    瓦尔特看了看吴月。突然将头凑到了吴月的耳边。

    “主人,要不要,试试...用胸部来按摩?只是那里的话,应该不用担心。”

    “咳咳咳!”

    被瓦尔特这么一说,吴月顿时觉得一股气卡在了嗓子眼,不禁咳嗽起来。瓦尔特赶忙拍着吴月的背部。

    “咳咳!不用了不用了!”

    吴月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道。

    “你现在的魅力等级可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我实在是不能正视自己的自制力。与其让导火线一触即发,还是让它就这么干着吧。好了瓦尔特,起来吧。再锤下去我都要睡着了。”

    被这小妮子这么一提醒感觉自己腹部处的一团火顿时上升起来,如果再不停止的话真的会承受不住。

    “是的主人。”

    瓦尔特立刻从吴月背上下来。坐到了床的里侧,曲着长长的腿双手扶着吴月的肩膀。

    “主人,起来吧。”

    “OK!”

    吴月撑起床努力让自己起床。艾玛刚才太舒服了现在腰有点软。吴月撑起上半身的时候,也看到了旁边瓦尔特那包裹着白色丝袜的玉足,吴月赶忙转过头,让自己坐在床边。揉了揉自己的头。

    这样糟糕了啊!这样下去真的糟糕了啊!如果这些女人真的对我是不屑一顾还好说。但是这一个个都是千依百顺的还都这么性感,我这样下去真的忍得住吗?

    “我说吴月。你以前不是和那个日本少年学过放出自己欲火的方法吗?”

    多尔瓦突然在吴月的心里说道。

    日本少年?应该是智树吧。关于放出欲火的话......

    吴月想了想后才恍然大悟。

    哦对了。还有这个方法,我说怎么有种很重要的事情忘掉的感觉。这样的话关于欲火的问题应该就行了。

    至于自己解决的这个提案,因为多尔瓦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看着,还是放弃吧。

    “主人,我来服侍你穿鞋。”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上了皮靴的瓦尔特蹲在了吴月的面前,手里拿着之前吴月穿着的皮鞋,一只手向着吴月的脚靠近。

    “喂喂喂!”

    吴月下意识的向后退去,把脚抽了回来。做到了床上。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给男人穿鞋呢?”

    “但是主人,女仆服侍主人穿衣这是很正常的啊。”

    “算了算了。说过多少遍了你在我眼中根本不是仆人。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女孩子给我穿鞋呢。把鞋放好我自己穿。”

    “是......”

    看到吴月这么坚持,瓦尔特也不强求。毕竟自己主人是个喜欢独立的主,会讨厌别人服侍他也很正常。不过主人说女孩子不能给男孩穿鞋,那么是不是在主人心里男人应该给女孩......

    “主人,你说的那个......”

    “嗯?”

    正在穿鞋的吴月不禁抬起头奇怪的看着面前满脸红晕的瓦尔特。

    “就是女生不应该......啊啊啊啊...”

    瓦尔特越说道后来脸蛋就越红,最后头上都开始冒着蒸汽。

    “没有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

    “哦哦。你说的应该是女生不应该服侍男生穿鞋这件事吧。其实我的意思也不是男生就应该给女生穿鞋。哎呀在我的国家里女人这种生物真的是非常厉害呢。所以母老虎这种生物也就是非常常见了。怎么可能会有女生愿意给自己的男人穿鞋呢。”

    嘛,如果某些女生非常喜欢自己男人的话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吴月看着瓦尔特的脸色,大致猜到她在想什么了,笑了笑后说道。

    按照自己的性格,以后估计也就是个‘气管炎’之类的吧。不过自己的老婆都非常疼自己这点倒是让自己已经非常满足了。

    “母老虎?”

    瓦尔特歪着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吴月。

    “怎么?你没有听过这个词汇吗?”

    比起瓦尔特,吴月更惊讶。这个词汇至少也应该是宇宙流行吧。这个世界就算女人再怎么贤惠,也该有些女人是很嚣张的才对。

    “没有啊。是主人那里的特有词汇吗?”

    “特有我不知道算不算。就是形容女人像老虎一样可怕了。专门指那些嚣张跋扈一天到晚对着自己老公大呼小叫的女人,也叫做母夜叉之类的吧。既然你没有听过这个词汇的话,那么你们这里对于那些比较严厉的女人都是怎么称呼的呢?”

    “不是很清楚。女性的话,都不会对自己老公太严厉,毕竟是要过一生的人。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一辈子好好服侍我老公的。实在想不出女人会对着自己老公大喊大叫的情况,男人不会生气吗?”

    “因为在我们那里男人想要找到个女人都很不容易呢。所以一旦有了女朋友或者老婆都是非常呵护。男人怎么敢生气呢。基本上我们那里的男人和女人情况与现在的我和你立场翻转吧。所以女人一旦不高兴,男人都会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去哄人呢。而且男人能够找到个平常相貌的女生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说你们这些这么漂亮的女生对我还这么...这么顺从,说实话真的很吃惊就是了。”

    “啊......”

    瓦尔特长着小嘴惊讶的看着吴月。

    “原来主人的世界是这样啊。也就是说男女比例失衡吗?我们这个世界的话,男女比例也没有人特别统计过。不过要说的话,男人想要找个妻子的话也不是很难。”

    “所以说真是幸福的世界。我们那个世界就算男人千方百计的去讨好女人仍旧有很多女人看别的男人有钱就跟着他跑了。所以说没钱的男人找老婆都难。有钱的男人都是二奶三奶一大堆。原本女人就不多,这样一搞更多男人不容易找到妻子。所以说女人的地位也算比较厉害呢。”

    吴月无奈的摊摊手。

    “嫌贫爱富吗?”

    瓦尔特疑惑的看着吴月。

    “说的真是一针见血。毕竟没有什么女人能够在普通的生活和奢侈的生活之间选择爱情而不是面包。就算一开始选择爱情在体会了生活的苦难之后还是会选择面包。”

    吴月想了想后说道。看到瓦尔特那有些生气的眼神,吴月立刻说道。

    “总之,这个话题就打住吧。我想我们的目的地也该快到了。”

    吴月赶忙拉开马车的窗帘向外看去。如眼的仍旧是一片浓密树林。但是树林掠过的时间很长,马车似乎故意行走的很慢。面具估计是为了让我们两个的谈话能够继续下去而故意选择慢行。虽然很贴心啦但是我倒是希望现在能够快点走。话题不知道扯什么了,再说下去感觉我的心情都要抑郁了。

    这里就是之前发生黑尘病毒的森林,以前的领主似乎因为害怕这个黑尘病毒就抛弃了这个城镇逃跑了。后来在临时调动过来的将军的带领下这个城镇才勉强躲过一劫。后来国家又专门拨款修剪了城墙并架起了更多的火炮,城内的百姓才勉强安心。但是每次丧尸攻打城镇的时候仍旧是有很大的伤亡。所以自己平息了这次病毒时间才会有这么大的好处。原先的贵族被罢免,自己也得以成功取代之前的领主得到现在的领主职位。因此百姓似乎也很欢迎自己这个新城主来。

    虽然到现在也不明白那个领主为什么要把那么大的房子建立在城墙外,就不担心会有野兽去袭击吗?也难怪黑尘病毒开始的时候就逃之夭夭了。建立在城墙外不是自己找死吗?但是为什么那栋房屋没有被攻击?而且保存的还非常完整。

    在吴月这么想的时候,马车前进的速度就增加了。看来坐在外面的面具听到吴月的谈话结束,觉得应该快点走了于是便加快了速度。马车仍旧很平稳,这点让吴月也很满意。

    “女人竟然这么不珍惜自己的老公。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好好服侍自己老公的。”

    坐在床上的瓦尔特双手抓着自己的围裙有些嘟着嘴说道。看来对于吴月口中的女人很是不爽。不过也很正常呢,毕竟对于这些从小就被教导男人至上的女奴,听到这种情况会这种反应也的确正常。

    路程比想象中要短上很多。在面具加快马车速度的时候,过不了一会儿,吴月就看到了城墙。看着那城墙上的一连串黑黝黝的炮台,吴月就觉得冷汗直流,担心下一秒是不是就会直接一炮打过来。

    所以说你这个城主为什么要把房子建到城墙外啊,就不担心不爽你的人在你进城的这个时候一炮打过来吗?这么好的一个靶子保准一炮搞定。

    这个时候吴月还看到了城墙前面挖的非常深的沟壑,呈现类似WIFE的三层石壁。每层石壁中间都有近乎三米宽的深沟。这样的话,想要直接进去是不可能的。如果连着巨大铁链的城门不放下的话,是别想着进去了。估计是用来阻止小型怪兽的入侵的。但是丧尸行动能力那么猛,这么短的距离一下子就过去了。也难怪会损失惨重了。

    停到大门前的时候,城墙上有士兵喊道。

    “什么人?”

    面具停下马车。从怀里的口袋中掏出令牌。掀开了马车的帘帐。大声喊道。

    “卡尔镇新任领主,吴月!快开门。”

    “是领主令牌!快点开门!”

    城墙上的士兵利用望远镜看到面具手里的令牌时,立刻惊讶的对着城下大声喊道。随着厚重铁链的流动声,紧闭的巨大城门慢慢放了下来。正好压在了三层石壁上面。出现了一条道路。

    面具立刻驾驶着马车沿着巨大的城门向前驶去。缓缓进入了城镇。

    为什么作为领主进自己的城镇还这么累啊。

    “欢迎领主大人!”

    “领主大人谢谢你!”

    “领主大人!!!”

    ......

    掀开窗帘的吴月看到了道路两旁挤满了人,似乎都很兴奋的看着马车这边。还真的如莉莉娅所说,对我是非常欢迎的。那么也就如大家所愿,自己也就不要摆谱。老老实实的下来吧。

    “面具,把马车停下吧。”

    “是。”

    面具立刻拉动缰绳,三匹白色的骏马顿时停了下来。吴月拉开出口的帘,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在看到一身黑色西装的吴月的时候,两旁的百姓顿时欢呼起来。

    “真的是领主啊。好年轻啊。”

    “竟然以一人之力就摆平了那些怪兽,那要多么强大啊。”

    “看起来好柔弱啊。”

    ......

    一瞬间,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传了过来。当然尖叫声也是必不可少的。话说,大家是怎么知道我的?既然宅邸在城外的话,应该不会看到我才对?

    “主人。之前就已经发布告示。由主人您负责接手这个卡尔城镇。”

    瓦尔特也从马车上慢慢下来,来到吴月身旁说道。在瓦尔特也下来之后,面具便驾驶着面车向前驶去。去马车寄放的地方去了。

    “告...告示?”

    你确定我是来当领主巡视的而不是来当罪犯游街的?

    “就是那个。”

    瓦尔特指了指人群后面的一处高大的告示牌。告示牌几乎有两三米宽,但是现在却只有一张告示贴在上面。

    吴月走进告示牌,随着吴月的前进。人群自动分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吴月走进告示牌看着上面巨大的告示。首先是占据了几乎一半的照片。没错就是照片,就是自己的脸。旁边是告示。

    原先的卡尔镇领主谢思坦.华尔擅离职守,贪生怕死而致城镇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已经废除其领主职位并驱逐出城。此位少年名为吴月,以一人之力解决了黑尘病毒,并烧掉了所有感染动物,解救了处于水深火热中的

    人民。其功绩值得赞赏并得以推崇。从现在开始,由吴月担任新任卡尔城领主。特此通告。

    告示的下面还有一个类似魔法阵一样的印章。

    果然啊。这玩意怎么看都像是悬赏公告。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

    吴月摸着下巴看着面前的告示不禁觉得有些头疼。

    能撕掉吗?自己那一张蠢脸被这么放着,总觉得有种好害羞的感觉。

    “那个...能不能把这个告示撕掉?看着我的脸蛋就这么被贴着,我总有种害羞到爆的感觉。”

    吴月转头看着身后的人群,有些尴尬的指着身后那张有一米多的自己的照片。就是之前那个秘书小姐切割下来的空间照片。

    “哈哈哈。既然是领主大人的要求,我们当然照办了。反正我们已经知道领主大人就是领主大人了。这个告示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一个穿着有着污渍的围裙的精壮大叔哈哈笑着。

    “明明我的年龄不是很大,这领主大人叫的......总感觉有些害羞。能不能直接叫我名字?吴月?可以吗?”

    吴月指着自己无奈的笑着。这又是领主大人又是主人的,估计早晚要堕落。不,现在就已经开始堕落了。

    “怎么行领主大人。你就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平民了。”

    之前的精壮大叔赶忙摆着手为难的说道。吴月又看向旁边的群众,大家也都是为难的看着吴月。

    好吧。这个世界的特权阶级意识已经深入骨髓。自己如果再强行要求的话只会让大家反感。算了,领主大人就领主大人吧。

    “总之大家...散了散了。我反正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人。认识了不就好了吗?接下来都回到自己岗位上吧。”

    “是!”

    众人异口同声的应道。原本道路两旁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很快就散去了。不过这说散就散,说实话总觉得有点受伤。

    “接下来干点什么好呢?”

    吴月双手环抱着思考着。虽然头脑一热就出来了,但是完全想不出来自己要干什么。

    “我召唤响女(等级4,攻击力1450,守备力1000)攻击表示。然后响女,攻击你的守备怪兽。”

    “哼哼。太天真了。我的守备怪兽是白骨夫人(等级2,攻击力0,守备力2200),守备力有2200点。你的怪兽攻击力只有1450,相差750点。你的生命值只有400,是我赢了呢。”

    在路边的小巷内,一个箱子旁,两个少年蹲在箱子旁玩着决斗。

    “哦~~你们在玩决斗吗?”

    吴月走到小巷内,弯下腰看着面前的两个小孩笑道。

    “嗯?哥哥你是谁啊?”

    看到吴月的时候,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孩奇怪的看着吴月。

    “笨蛋。他是领主大人啊。”

    看起来略微年长一点,有十三四岁的少年赶忙站起身向着吴月鞠躬。拉起对面的小孩按着小孩的头也向着吴月鞠躬。

    “对不起。我弟弟太失礼,给你造成麻烦了。”

    年长的少年不断按着弟弟的头向着吴月道歉。

    “嗯......这点倒是很麻烦呢。”

    吴月摸着自己的下巴微微思考过后说道。

    “这样的话,不如来和我决斗一场吧。不论输赢,只要和我决斗这样我就原谅你们。如何?”

    吴月从口袋里掏出卡组笑了笑。虽然欺负小孩子很不道德,但是我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玩过决斗了,手早就痒痒了。虐小孩也要玩。

    “可是我们没有决斗盘啊。”

    年长一些的少年为难的看着吴月。

    “不用决斗盘,就在这个地方决斗就好了。好吗?”

    吴月指了指旁边的箱子。

    “在这个路边小巷里和我们决斗,不会拉低领主大人您的身份吗?”

    少年还是有些为难的看着吴月。

    “绝!对!不!会!”

    吴月立刻双手搭在了少年的肩膀上。双眼冒着星星的看着少年。

    “决斗是不分任何界限的。只要两个人诚信决斗的话才不存在拉低身份什么的。所以接下来的决斗你可要抱十二万分的精神就行了。”

    “领主大人不介意的话...当然可以。”

    少年点点头。走到了箱子旁蹲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卡组洗了洗后放在了箱子上。

    不知道小孩子的实力如何?但是不论怎么样,我绝对会好好决斗的。小朋友等着吧。

    吴月将卡组拿出也洗过后放在了箱子上。蹲了下来。

    “那么要如何决定先攻?”

    吴月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小孩。难不成猜拳。

    “我有这个。”

    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骰子。

    “猜单双...可以吗?猜对的话可以选择先攻或是后攻。”

    “可以。我猜单。对了,名字呢?既然要决斗总要知道名字。我叫做吴月。”

    吴月笑着看着面前的少年。

    “我叫做特尔。领主大人。”

    好吧。我的名字应该是无所谓的。

    不过刚好,自从和能量完全融合之后,感觉在使用出唯心之境的时候,总能够感觉到别的什么。每次掷骰子的时候,只要使用唯心之境,想投出几就投出几,经常拿这个玩人啦。正好拿别人试试。不知道能不能出现五呢?

    特尔慢慢投出了手中的骰子,骰子在箱子上滚动,咕噜咕噜的以尖角旋转,停下后,点数是5.

    我去还真是五,难不成唯心之境能够操控的结果已经不仅仅是抽牌了吗?不过对付普通人还是不要使用唯心之境比较好吧。普通的决斗就好。

    “是领主大人猜中了。请您选择先攻还是后攻吧?”

    “嗯。既然是要决斗,我选择先攻好了。”

    毕竟后攻抽卡,也算是一个让步。对方毕竟还是小孩子。虽然只比自己小上几岁的样子。

    “好的。”

    “那么开始抽牌了。”

    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五张卡片。看了看后,抽出了一张卡片放到了箱子上。

    “第一回合果然还是这张卡。召唤卡片机车(等级2,攻击力800,守备力400)。然后发动卡片汽车的效果,解放这张卡,抽出两张卡,进入结束阶段。这样我的回合结束。”(80006)

    “我的回合。抽牌。”

    少年看着自己的手牌后说道。

    “竟然完全不召唤怪兽。既然这样的话,我召唤暗黑之狂犬(等级4,攻击力1900,守备力1400)。暗黑之狂犬,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那么在你攻击的时候,发动手中鬼计霜精(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的效果,在对方直接攻击的时候,攻击怪兽变成里侧守备表示,然后这张卡里侧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吴月将一张卡片背面表示放到了箱子上。少年也很配合的将自己的怪兽翻转。

    “那么我发动永久魔法卡,暗之帷幕,接下来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80002)

    “那么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看到自己的手牌后,将场上的背面怪兽翻了过来。

    “将怪兽作为祭品,上级召唤,邪帝,盖乌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发动邪帝的效果,上级召唤成功的时候,选择你场上一张卡片从游戏中除外。将你场上的暗之帷幕除外。”

    “连锁邪帝的效果,发动陷阱卡技能禁锢。选择自己场上1张卡才能发动。这个回合,选择的卡为对象发动的怪兽效果无效。我选择暗之帷幕,因此邪帝的效果无效。”

    “既然如此,战斗开始。邪帝,攻击你的盖牌怪兽。暗黑之狂犬的守备力只有1400,被击破。”

    吴月指着特尔场上的怪兽说道。特尔也立刻就将卡片放到了墓地。

    “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80004)

    桌游的游戏王啊,不得不说真的是非常怀念。小时候就经常虽然没有了决斗盘那么炫丽,不过这么朴素的感觉,还是很有意思的。

    “我的回合。”

    特尔看到自己抽到的卡片后,便放入了墓地。

    “因为暗之帷幕的效果,自己的抽卡阶段抽到的卡是暗属性怪兽的场合,可以把那张卡给对方观看,那张卡送去墓地。那之后,可以从自己卡组抽1张卡。我抽到的卡是暗属性的白骨梦魇。因此丢掉,再抽一张卡。”

    哎......是白骨卡组啊。不过按照莉莉娅的说法,平民之间不允许卖卡,所以卡片用的都是贵族扔出来的废卡。这样的话,白骨卡组的确是很容易的选择。

    “抽牌。抽到的卡片是白骨王(等级1,攻击力?守备力0),送入墓地,抽牌。卡片是白骨王子(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送入墓地。抽牌。这次不是暗属性怪兽。接下来是送入墓地的白骨王子效果,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白骨,白骨夫人各1只从手卡·卡组送去墓地。我将卡组中的白骨(等级1,攻击力300,守备力200)和白骨夫人(等级3,攻击力0,守备力2200)送入墓地。接下来启动盖牌,陷阱卡强化苏生。选择墓地一只等级4以下的怪兽攻击表示特殊召唤。我选择攻击力300,等级1的白骨攻击表示召唤。因此强化苏生的效果,白骨等级变为2,攻击力守备力上升100.然后连锁白骨的特殊召唤,速攻魔法,地狱的暴走召唤发动, 对方场上有表侧表示怪兽存在,自己场上有1只攻击力1500以下的怪兽特殊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和那只特殊召唤的怪兽同名怪兽从自己的手卡·卡组·墓地全部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对方选择对方自身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1只怪兽,和那只怪兽同名怪兽从对方自身的手卡·卡组·墓地全部特殊召唤。”

    特尔拿起了自己的卡组。

    “我将卡组中的两只白骨王和墓地的白骨王子与白骨夫人特殊召唤。因为白骨王和白骨王子在墓地卡名当做白骨使用,所以可以特殊召唤。”

    很厉害嘛。一下子就召唤了五只怪兽,这还真是让我想起了经典的电子龙连锁。话说只是这么简单的卡片就能制作出这么不简单的连锁,不简单嘛。接下来又是什么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