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封官进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四十五章 封官进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个戒指外加一个杯子。 ()还是从天而降。”

    吴月趴在床上无奈的说道。

    “这到底是个什么事情啊?越来越不理解了。刚才也忘了问面具那个戒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已经收进右手里了也不用担心。”

    “这种事就算想也没有意义。反正醒来后再说就是。”

    多尔瓦笑道。

    “既然已经很累了。也让自己休息下吧。”

    “嗯。多尔瓦先生晚安。”

    吴月趴在床上,头在自己面前那软软的枕头上蹭了蹭,慢慢闭上了眼睛。

    多尔瓦看着闭上眼睛的吴月笑了笑。站起身走出了吴月的心之房。慢慢关上了房门。

    之后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吴月慢慢睁开了眼睛。

    首先看到的,类似某种豪华床的天盖。看来自己是睡在什么高级床里了?之前明明还在森林里的。那么这里应该是面具具现话出来的床吧。那家伙自己也能够将东西具现话,虽然不能具现话出有生命的东西,但是一些无生命的不算太大的东西还是没问题。有时候自己玩的太嗨不知不觉睡着的时候,醒来就发现睡在了一个超豪华的床上。嘛,自己也习惯了。

    吴月掀开了在床边的落地丝纱,打算起来去上个厕所。

    然后,愣住了。

    精致的地板,华美的墙壁,这金碧辉煌自带闪光特效的房间外加房间的角落各种看起来就非常贵重的花瓶。感觉各个地方都在闪着光啊。

    怎么说呢?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什么五星级酒店?难不成是我睡着的时候面具就把我带出了森林吗?那家

    伙还挺可以的。

    吴月扭动了下自己的肩膀。

    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应该没有走太久,要不然那样公主抱被长时间抱着绝对会腰酸背痛的。

    抱着?

    等等。难道那家伙就这样抱着我直接走到了城里?

    卧槽当时的人们到底会怎么想?两个大男人大白天公然搂搂抱抱还去开房,我们是两个GAY吗?

    想到这吴月就有种非常想打人的冲动。

    啊啊啊啊啊啊!!!那个家伙最好是选择在晚上没人的时候过来的,要不然你给我等着,永远在我的右手里沉睡

    着别再想着出来了。

    吴月怒气冲冲的走向大门。猛地推开。

    一瞬间,两把明晃晃的刀出现在了吴月的鼻子前,愣是让吴月吓了一跳。

    吴月的头立刻退后,来躲开面前交叉成十字的刀刃。

    吴月向两边看看。两个穿着铠甲的人正一左一右的站在门的两侧,手里的刀架成十字挡在了门的前面。

    “那个.....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可以去......”

    “请回吧。女王陛下马上就会过来。”

    吴月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右边的人突然说道。

    “女王......陛下......”

    吴月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我自己就是一觉睡醒了,干嘛还要扯上女王陛下啊,我是睡觉又不

    是睡人。

    “请回吧。”

    两个人同时说道。不容置疑的语气,手中交叉的刀又往后推了推,愣是把吴月给逼到了屋里。

    “这到底什么事啊?”

    吴月站在屋里摸不着头脑。

    话说......

    我现在好急啊。

    总之厕所厕所......

    吴月在这个房间左右看着。嗯,有沙发有桌子有柜子有床有书架还真是应有尽有。但是......

    没有马桶啊!!!!

    一觉醒来的尿意是憋不住的啊!!!!!!

    不管了翻窗户。

    吴月立刻打开窗户,脚抬起刚刚踩在床沿上......

    “哗啦。”

    大门突然被打开。一群人涌了进来。吴月这一只脚翘到窗沿一只脚在地上的高难度一字马劈叉动作特别显

    眼。

    进来的,是一群拿着长枪的铠甲士兵。整齐的拍成两排站在门的两侧。而在两排士兵进来后,一个穿着华

    丽的美丽女性和一个拿着一个巨大本子,带着眼镜的年轻女性走了进来。

    “哎呀~~英雄难道是在锻炼身体吗?”

    眼睛女推了推自己的眼睛,看着那一字马的吴月笑道。声音很柔媚,穿着却很奇怪,衣服简直就像是某种

    袍子,全身都笼罩在一种袍子下面。 而另外一边的女性也是笑着看着吴月。笑容有种很奇特的力量,与其说

    是母性,倒不如说是一种威严,让人有种想要膜拜轨道的威严。

    当然,这对吴月没有什么卵用。论威严,你和格斯大哥可差远了。

    “锻炼身体?我吗?”

    吴月指了指自己。我去我现在自己都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丫的还给我玩讽刺,别以为长的漂亮我就

    不敢躲你。

    不过吴月还是老老实实的从窗台上下来,老老实实站着看着面前的两人。

    之前士兵说女王陛下,应该就是面前这位穿着白色长裙,裙子上还有各种亮闪闪装饰的人吧。背后那一身红色的

    披风看着就是高级货。旁边的那位应该是秘书之类的。既然来找自己的话,那么可能性也就只有一个。就是为

    了之前的黑尘病毒时间。看来对方是来试探自己的。

    嗯......这种关键时候面具你死哪去了?

    “放肆。看到女王陛下竟然不下跪!”

    右边一排的士兵看到吴月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立刻喊道。声音中气十足,让吴月觉得耳朵都有点痛。

    “哦对不起。”

    吴月赶忙走到女王陛下面前单膝跪下。自己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就算自己真的帮忙解决了大事也不代表自己就能够和一个国家的王平起平坐。现在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一不小心把对方惹烦了把自己拖出去咔嚓了我就笑吧。

    看电视里都是这么跪的,也不知道对不对。

    “草民吴月,见过女王陛下。”

    “不用多礼。平身吧。”

    看到吴月跪下,女王陛下似乎很满意。微笑着说道。声音放佛是一缕春风,听起来格外的舒畅。嘛,虽

    然主要原因是吴月比较服软,这点让他很满意。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吴月站起身小心的看着面前的女王。大腿下意识用力。

    拜托大家有事说事没事滚蛋。我TMD现在真要出事了。

    “那么就直话直说了。是你和你的仆人,解决了这次的黑尘病毒事件吗?”

    旁边的秘书小姐走出来,看着吴月问道。

    “病毒?你说那些丧尸啊。”

    吴月的腰微微弯了起来。

    “怕他们再害人就打晕了聚到一起冻实了之后放火烧了。也不知道算不算解决。”

    “打晕了烧了?”

    听到吴月的话,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你和你仆人两个人吗?”

    “在场还有别人吗?话说那家伙跑哪去了。”

    吴月左右看了看。

    “他在隔壁房间。”

    秘书小姐推了推自己的眼睛。

    “这家伙就这么跑别的地方去了?也不担心我?”

    吴月感到很惊奇。以那家伙的忠心,感觉要是让他离自己八丈远比砍了他还难受,竟然愿意跑隔壁房间

    而不愿意照顾自己。难道说,这孩子终于长大了吗?厄好像什么地方不对。

    “呵呵......”

    秘书小姐掩着嘴轻笑,也不说话。

    “吴月!”

    “喂你不能进去!”

    “滚开!”

    外面这个时候传来了噪杂的声音。紧接着便传来了物体撞击墙面的声音。大门被猛然推开。面具立刻走

    了进来。

    “放肆!”

    一瞬间,士兵便将手中的长枪对准了突然闯进大门的面具。

    “哼!”

    看着指向自己的长矛,面具只是不屑的撇了一下嘴。看着吴月。

    “吴月你醒了。那么我们就走吧。这些人没有信任的必要。”

    “哦~~竟然那么快就醒了。”

    看到面具闯进来,秘书小姐似乎很惊讶。一旁的女王陛下眼神中也略微闪烁一丝疑惑。

    “我还以为药效还要更持续一些时间。”

    “我可不会被区区的安眠香就迷倒。”

    面具不屑的笑着。又看着吴月喊道。

    “吴月,这些人趁你睡觉的时候,用你的安全威胁我。为了你的安慰我无奈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带你来到这里。刚才没有呆在你的身旁真是万分抱歉。”

    “那种小事无所谓了.”

    吴月笑着摆摆手。又看着一旁不说话的女王陛下。

    “能让他进来吗?我很好奇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我这就过去。”

    面具听到吴月想要让自己过去。立刻向前走去。对于指着自己的长矛根本理都不理。

    “喂你!”

    一个士兵立刻想要抓住向前走去的面具。

    “住手!”

    女王陛下一声呵斥。在场的士兵顿时没有一个敢动的了。

    “你们都退下。”

    “女王陛下......”

    站在最前头,穿着比其他士兵更为华丽的一个将领有些为难的说道。

    “下去。”

    女王看着那些士兵。身上竟然隐隐散发出了威严感,让人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是!”

    士兵立刻站直身体,整齐的向外走去。走的时候还顺便带上了房门。

    “吴月。你没事吧?这些人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面具立刻走到吴月身旁,上下前后的看着。看到吴月身上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也就稍微松了口气。

    “我能够有什么事情。你太紧张了。”

    吴月笑道。

    “总之大家都坐吧。我呢,就先出去了。”

    “吴月,你面前的可是这个国家,兰特西亚的统治者,涅瑞亚。你竟然敢随随便便出去?”

    秘书小姐推了推自己的眼睛,漂亮的嘴角开始上扬起来。

    “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妄图和异国勾结,现在是去通风报信?”

    “哼。”

    对于秘书小姐的话,面具只是冷哼一声。

    “好啦好啦。对他们再没有好感也麻烦你稍微安静点。”

    吴月按住面具的头让他安分点。看着面前的两位美女,吴月为难的用食指轻轻搔着自己的脸蛋。

    “我实际上,现在...厄...怎么说呢?”

    “好的。请吧。”

    秘书小姐立刻笑了起来。一边捂着嘴一边指着大门。

    “是我们考虑不周。还请见谅。出门左拐第一个走廊往前数第五个房间就是了。”

    “我去还真复杂。不管怎么说听懂了就好。”

    吴月立刻向着大门跑去。外面传来阻拦的声音,但是吴月瞬间就消失在了外面。

    “那么......”

    秘书小姐看向一旁直直站着,现在都不肯坐下的面具。

    “这位朋友真是忠心啊。之前为了自己主人的安危而暂时性妥协。一旦主人醒了立刻就翻脸。也就是说

    ,你对你主人的实力很有自信?”

    “......”

    面具只是站在床边,身体靠着床柱,双手环抱着闭目养神。鸟都不鸟秘书小姐。

    “看来是呢。威胁的筹码没有了你自然不会再受任何威胁。”

    秘书小姐也不生气。

    “那么换个问题。我们能够让你的主人享有荣华富贵,这样你愿意和我说话吗?”

    “......”

    面具微微抬起头,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

    大门被推开,吴月又慢慢走了进来。这次脸色没有之前那么苍白。反倒是一脸的阳光。但是一进屋,屋

    里这种沉闷的感觉让吴月不禁又退了退。

    “大家这......”

    吴月无奈的笑道。

    “总之别那么紧张吧。事情咱们一件件的处理不就好了。”

    吴月赶忙打着圆场。双手指着女王笑道。

    “对方这么大费周章的这么对待我们,估计有很重要的事情。厄......吴峰,我们就让他先说吧。”

    “只要是吴月你的意见,我没有任何异议。”

    面具立刻站直身体看着吴月。将床边的纱帘都给扒开。把床上的被单抽出叠好放到一旁。空出了床的一片区域。

    “吴月,请坐。”

    “不用不用了。”

    吴月赶忙摆手。又看着旁边的两位美女。

    “女王陛下和......”

    “我叫索菲。是陛下的秘书。”

    “好好。女王陛下和索菲小姐请坐吧。女生总是站着会让小腿长肌肉的。那就不好看了。”

    吴月赶忙笑道。

    “呵呵。你这个主人当的,怎么比你的仆人还像仆人呢?”

    “仆人?你说吴月。”

    在听到秘书小姐这么说吴月的时候,面具的表情立刻阴沉起来。眼神中寒光闪烁。

    “啊哈哈哈哈。我这个人天性随和啦。”

    吴月哈哈笑着猛地冲过去一记铁砂掌将面具给拍到床上。瞪着面具说道。

    “从现在开始不准说话不准动。就给我这么躺在床上。我说让你起来之前就给我这么睡着。”

    面具不说话。就这么仰面躺在床上。

    卧槽还是老样子这么听话,说不让你说话真的不说话了。没办法,让你在那么下去指不定你下一秒就砍了面前两位美女了。我可不想接下来的生活都是逃亡生涯。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的说,就别添乱了。

    “那么二位,请问到底有什么事情找我?还特意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还安排这么好的房间。如果是那个

    黑尘事件的话,既然已经解决了,也没有什么必要再追究了吧?难不成还给我发朵小红花表彰我为了人民为

    了国家英勇无畏的精神?”

    吴月坐到了面具的旁边笑道。

    “呵呵。还挺幽默的。”

    秘书小姐推了推眼镜。

    “的确如你所说。我们可是来表彰你的。但是在那之前,我们的确要确定要一件事。黑尘病毒,到底是如

    何解决的?吴月先生,您,又是什么人?”

    秘书笑着眯起来的眼睛微微睁开。闪出一道光芒。

    “请你......讲的清楚些。”

    听到秘书小姐那种质问一般的语气,躺在床上的面具立刻又散发出了惊人的气势。

    冷静冷静。

    吴月抬起手刀,在面具的头上敲了一下。面具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势才消停下来。

    “这件事毕竟也是关系到很多人的安危,不安稳因素的我,要说清楚也很正常。”

    吴月轻咳一下。

    “那么就先一个个回答问题。首先关于我是什么人。答案是。不知道。”

    “哦~~~”

    秘书小姐语气怪异的笑着。

    “不想说吗?”

    “很抱歉。我发誓我真的没有说谎。”

    吴月举着双手。笑道。

    “我现在属于什么真的不知道。我醒来后,就已经在森林的另外一边的荒地里,之前的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家伙是我在旅途中中途遇见的。自顾自的和我很熟。我就让他跟着了。当然,如果你们有关于我的任何线索,或者把我的线索随意分发到外面帮我联系我的家人,我会非常感谢你们。”

    我本来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自然什么线索都没有啊。如果你们帮我散发信息说不定还能够见到别

    的认识的人。

    “你说的是...真的?”

    秘书小姐又眯起眼睛看着吴月。

    这种质疑的语气瞬间又让躺在床上的面具发出恐怖的气势。

    你真的是超级麻烦哎。

    吴月手支撑在床上又是一击手刀敲在了面具的头上。

    “你们二位关系很好啊。”

    女王陛下看着吴月和面具,不禁笑道。

    “毕竟一直以来都是和他一起在走。会变得比较亲密也很正常。”

    吴月无奈的笑了笑。

    “不过这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我很尊敬。关系根本变不成朋友。现在还是那种上级和下级的关系。

    ”

    “真是奇怪的一对。”

    女王修长的手指捂着嘴轻轻笑道。

    敢说神奇怪?

    一瞬间面具又发出恐怖气势。

    唉......你这家伙能不能别那么敏感。

    吴月再次一击手刀敲了上去。

    “那么第二个问题。怎么解决黑尘的。”

    吴月指着自己笑道。

    “我可是有很独特的能力。卡片具现话。那就是解决黑尘问题的关键。”

    “具现话?”

    秘书小姐歪着头奇特的看着吴月。突然一脸惊讶起来。

    “难不成,你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一瞬间觉得费劲心思在编谎言的我真是个白痴。

    吴月无奈的笑。

    “请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卡片具现话,是只有另外一个决斗横行世界里的决斗者才会出现的才能。”

    秘书小姐看着吴月的眼睛似乎在发光。

    “以卡片为媒介,召唤出卡片中的怪兽并用其力。可以说卡片是连接另外一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一种通

    道。因为很多偶然的机会我们这边也经常和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有来往,所以比较清楚。可以请你稍微展示下

    吗?呵呵呵......卡片具现话,和召唤术不同,真让人兴奋啊。”

    秘书小姐似乎开始兴奋起来了。全身都冒出一种独特的气场,让吴月都不禁往后边坐了坐。

    “嘛,也不是不行啦。”

    吴月无奈的笑着。从腰间的卡盒里拿出了一张卡。卡片闪过一阵光芒。银白色的小狗出现在了吴月的怀

    中。银白色的铠甲披在小狗的身上,增加了几分帅气的神韵。

    “哦~~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具现话。这种银白色的铠甲,应该就是光道城里的狗。”

    秘书小姐惊奇的看着吴月怀里的狗。旁边打酱油的女王陛下眼中也闪过惊讶的神色。

    “就是这个了。这也是我之前解决那个病毒......哦对叫做黑尘的。因为看到很怪的生物向我攻击。就召

    唤怪兽把他解决了。但是他死后的尸体非常难闻,我担心尸臭有毒,为了防止烟尘四散反而让毒乱飞。就召

    唤怪兽把它冻住,然后放火烧了。”

    吴月说道。

    “反正那里的动物基本上没什么很强的。杀掉太麻烦。就全部打晕了聚集到一起。森林中间一部分不是有

    枯树吗?把树砍了剁成柴堆起来,把动物都给冻死然后在一把火都给烧了。大致就是这样了。之后我就没有

    看到别的那种奇怪的动物。所以也就不在意跑去睡觉。醒来后......”

    吴月指了指身下的床。

    “醒来后就到这里了。”

    “既然你是另一个世界的人的话,那么你来到这里就只有可能是个意外了。会不记得自己的事情也很正常

    。”

    秘书小姐打开了手中的本子。与其说是本子,倒不如说更像是一本书。打开过后,秘书小姐的手指在空

    中画了一个方框的形状。随着秘书小姐的动作,划过的痕迹竟然在隐隐发光。手指一握,空中的一部分空间凭空被拿下来一块。方框里是吴月的相片。

    秘书小姐将吴月的相片放到了面前的书页里。整本书立刻开始发光。

    卧槽!好屌的照相功能!

    书本发光过后,秘书小姐就合上了书。

    “女王陛下。书里没有吴月的记录。至少可以说明我们国家里,并没有吴月这个人。”

    秘书小姐的眼睛发出了精光。

    “虽然是在我们的国境内醒来但是却完全没有记录。处境记录和户籍都没有。凭空出现在我们这里的。看来关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这种可能性很强。”

    “不是说具现话只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才能做的事情。”

    吴月奇怪的问道。

    “为什么还说可能性很强?难道不是百分百的可能性吗?”

    “世界毕竟很大。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秘书小姐笑道。

    真是卧槽的回答啊。

    吴月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抽搐。

    真是何等令人佩服的智商啊这位大姐。我竟然无言以对。

    “那么,你们不是说表彰吗?请问我能得到什么?”

    吴月笑着伸出手。

    “是提要求吗?还是得到什么奖金?”

    “还不能肯定那些被感染的生物全部解决。不过你真的做的非常漂亮。”

    秘书小姐说道。

    “根据律法第三十五条,凡无偿救助人数超过百名。便可得到万余奖金。超过千名者,便可向上级申请,

    得到自己请求的一次实现。”

    “厄......我到底救了多少人呢?”

    吴月指了指自己。

    “一百六十万八千九百四十人。”

    真是卧槽的数字啊。该不会是你们这个国家全部的人口吧。

    “请问这个具体的奇怪数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就是将那些被病毒感染处于死活之间痛苦的生物解脱而

    已。应该还没到一百多万吧。”

    吴月弱弱的问道。

    “是你所救助的那个城镇的人口数量。”

    秘书小姐推了推眼镜。眼镜闪烁出一阵光泽。

    “因此你可以得到一百万金币的奖励。子爵的爵位和封地。以及,可以向女王陛下提出一次要求。”

    “哈哈。真是大手笔啊。我真的做了那么多吗?”

    吴月惊悚的说道。卧槽又是给钱又是加官又是提要求的。这惊喜来的太快了吧。我还在愁怎么获得要求

    ,这样好了,省事了。

    “你消灭了几乎所有的毒尸。而在那之前,毒尸给了莫兹镇几乎毁灭性的打击。我们投了大量资金修建城

    墙,并投入大量兵力才得以控制住局面。尽管如此,每次怪兽的大规模进攻还是让我们非常头疼。”

    秘书小姐说道。

    “你却以个人之力控制了这个局面。余下的毒尸,我们已经派遣军队到森林中进行寻找。完全剿灭毒尸是

    没问题的。”

    “听着不错。那么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你的好处了。”

    子爵好像是倒数第二的爵位,不过好歹也是贵族,自己就不要挑剔了。

    “那么关于要求,我必须要现在提吗?”

    “哦?难道你没有什么想要的吗?美女?加官进爵?或者是要个强有力的帮手?”

    “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钱这种玩意,只要够花就行了,要那么多干什么。我对爵位没什么感觉,

    反正走在大街上只要不会被街头小混混找事我就高兴了。帮手。他就行了。”

    吴月指了指旁边的面具笑道。

    “我现在记忆也不完全。所以对什么没有太大要求。以后等我想要什么的时候,再说吧。可以吗?”

    “哦。真是有趣的想法。这个想法完全可以。”

    秘书小姐点点头。而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女王殿下眼中也闪过一丝欣赏的神色。

    “顺便问一下。这个要求,上限是什么?”

    吴月小心的问道。之所以不现在提这个要求,重点还是自己对一切都不舒服。如果突然提出这种要求的

    话,说不定会被怀疑。而且也不能保证自己要求了就一定能过去。既然是祭神的活动,肯定不是一般人想去

    就能去的。总之还要调查一下,以后在慢慢说。

    “你希望是什么?”

    秘书小姐微微笑着说道。眼神眯的让人很不自在。

    “如果以后我犯错了,可以用来抵罪吗?”

    “那要看是什么罪了。”

    秘书小姐笑道。

    “如果是一般的罪过的话自然是无所谓。但是如果是死罪的话......哼哼。”

    你这最后一句笑的小弟全身淡定不能啊。

    看来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提出要求是对的。既然死罪都不能抵消的话,那么祭神这种大的活动也就说明,

    自己是没戏了。算了,至少和王室扯上关系了。也算是迈出第一步了。

    “我会努力不让自己出现那种状况的。”

    吴月强笑着。

    “总之,现在的情况我也很高兴了。至少我现在不用愁什么地方住了。请问,能不能现在就把我的封地给

    我?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我的房子了。”

    “你已经在了。”

    “嗯?”

    “这里。”

    秘书小姐指了指吴月所在的床单。

    “那个床,这个沙发,那个花瓶,都是你的。”

    “......”

    吴月猛地站起来,走到窗户旁往外看去。

    嗯......剪切的完美的草坪,院子内的边缘有着花坛,种植着漂亮的花草。游泳池内漂亮的蓝色水源在

    阳光下闪烁着粼粼波光。铁质的栅栏将整个景色与外面的草坪完全的隔离开来。放眼望去,能够看到对面郁

    郁葱葱的森林。

    真是漂亮的郊外景色。不过......

    “请问,这里应该是三楼吧?”

    吴月转过头弱弱的问道。

    “嗯。”

    秘书小姐笑着点点头。

    “给我的是这个房间?”

    “那这栋房子你打算怎么办?”

    “......”

    吴月指了指窗外又指了指自己。

    “我的?”

    “是啊。”

    秘书小姐笑的更欢了。

    “......”

    “你怎么跑到床上去了?”

    “没事就是现在的情况信息量略大我需要时间冷静一下。”

    吴月再次睡到了枕头上。闭上眼睛。一秒钟后,睁开,坐起来看了看周围。

    “......”

    吴月走下床,走到两人面前单膝跪地。

    “非常感谢女王陛下的恩赐。”

    “没关系。平身吧。”

    女王陛下看着吴月微微笑道。

    “接受的好快。”

    秘书小姐惊奇的说道。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平民。还是第一次看到平民接受这一切还能这么淡定的。”

    “没事。反正我现在正在想要以多少钱把这里卖出去。”

    吴月眯着眼无所谓的说道。

    “女王陛下刚刚赐予给你的封地和房子你立刻就卖掉是什么意思?”

    “那不废话嘛?这么大的地方打扫起来会死人的。修剪草坪整理泳池打扫房间清理垃圾等等等等一想到这

    我就想要把这里低价出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