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四十章 女性的面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四十章 女性的面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人界慢慢混下去吧。如果有了名声的话,国家为了收揽人才自然会召见你。到时候做出相应的

    功绩的话,就能够利用这个机会来要求去日落峡谷。”

    “感觉是个超麻烦的步骤啊。我这一个平民突然要得到皇帝的赏识之类的。”

    吴月手拄着下巴一脸的不爽。

    “不过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步骤啊。只能这么做了。”

    吴月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拉比埃尔。

    “说起来拉比埃尔先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到冥界去继续修炼吧。那里有着充足的黑暗力量,修练起来的话,大概可以在数年内不会醒过来。”

    “数年?拉比埃尔先生你要在几年内不眠不休的修炼吗?”

    吴月脸色抽搐的说道。这种事情可真的是想都不敢想啊。如果是自己的话会怎么样呢?如果是在黑暗力量充足的地方的

    话,自己吸收黑暗能量也不会死。可是几年只是修炼,感觉会很烦哎。不是会烦,绝对会崩溃。

    “我只有这件事可以做。”

    拉比埃尔看了看天空,修长的手指揉了揉自己黑色的发。声音有些无奈。

    “......”

    吴月困扰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拉比埃尔先生,艾斯先生的死不是你的原因。你只是尊重你弟弟的愿望而已。你这么责怪自己,

    我想你的弟弟也肯定不会高兴。”

    “我知道。”

    拉比埃尔微微闭上了眼睛。

    “我只是...不能原谅自己。如果当初的我,能够挽留住他的话,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这样的话,格斯大哥也不会诞生了,这样也很好吗?”

    “......”

    “被挽留下来,强制性的与自己喜欢的人分开,这样也好吗?”

    “......”

    拉比埃尔微微垂下了眼帘,眼神微微移开。

    “其实拉比埃尔先生你也想过要挽留艾斯先生。但是这么做的后果你也有想过。与其让自己的弟弟

    成为空壳,行尸走肉的度过一生,你更希望你的弟弟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不是吗?”

    吴月注视着拉比埃尔的瞳孔。但是现在拉比埃尔的眼帘却是低沉着,不与吴月对视。

    “是。”

    拉比埃尔微微抬起头。

    “不过也就是因为我这种天真的想法。让我弟弟死了。”

    “不对。你弟弟的死亡不是你的原因。”

    吴月说道。

    “他是你的弟弟,幻魔皇拉比埃尔的弟弟,就算不是天才,也绝对有着不俗的实力。他喜欢自己的妻儿,遇到危险的话不可能会意气用事。一定会向你求助。所以死亡不可能是意外。格斯大哥不怨恨的话,那么艾斯先生死掉的情况,也许并不是痛苦......”

    吴月发觉自己说过了。及时打住了嘴。

    “对不起,我太过想当然了。”

    “没关系。事情就这样吧。”

    拉比埃尔站了起来,走向一座巨石旁,重新坐了下来,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你也快点睡吧。明天,你要自己去寻找自己的生活了。”

    “嗯......”

    吴月看着拉比埃尔。

    不像是在生气。倒不如说,是在告别?

    说起来拉比埃尔先生要回冥界。乌利亚和哈蒙应该是会到处瞎玩吧。也就是说......

    接下来又是自己一个人去旅行了?

    “还有我啊。你干嘛又是一副担心的表情啊。”

    心里传来了多尔瓦无奈的声音。

    “我可是一直都在你身边。”

    “因为多尔瓦先生一直不出来啊。所以下意识以为自己又要一个人啊。”

    吴月这么说道。不过心里还算是松了口气。

    “对于接下来的生活我心里还真是没底啊。”

    咕噜噜噜噜噜......

    “哈哈哈,在心里没底之前,肚子已经先没底了啊!哈哈哈哈。”

    多尔瓦难得哈哈大笑道。

    “我可是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啊。当然会饿啊。”

    吴月又将右手中的排骨盒饭拿了出来。在那熟悉的咸味和肉的厚实感与松软感把米饭的甜味混合碰

    触到舌头的时候,吴月觉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就算知道这玩意是尸体的碎块我也要吃。绝对要吃。而且还要吃光。

    几口就将盒饭里的东西全部扒完之后,吴月将垃圾扔到了自己的右手中。走到石头旁,坐了下来。从右手中拿了一条毯子,吴月看着另外一边已经紧闭双眼的拉比埃尔,虽然之前想要给拉比埃尔盖上一条毯子,但是拉比埃尔却完全不接受。吴月只好自己盖上,慢慢沉睡。

    吴月自己可没办法像乌利亚和哈蒙一样凭空利用黑暗能量具现话出自己需要的东西。必须要有卡片或者照片之类的图像,来加强自己的想象并以之作为媒介才能够制造出相应的物品。要不然根本没辙。这一点也让吴月深刻体会到自己和幻魔之间的差距。当年的索克就是利用黑暗能量制造出来身体,因此不论怎么攻击都不会有事。只有最后光之创造神利用光来攻击才能够消灭索克。

    看来自己还是太弱了。

    吴月闭上眼睛。地面很硬,也很凉。在吴月刚刚到来这里的第一天在地上吴月左滚右滚虽然累的要死就

    是睡不着。结果就是第二天和乌利亚打着打着就睡着了。然后被乌利亚毫不留情的一击火焰给烧醒。

    第二天基本上都是这个情况,到了可以休息的时候,吴月饭都没吃直接就睡着了。因此现在已经习惯

    了在冰凉的地面上睡觉。反正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也不会感冒或者发烧之类的。

    风缓缓吹动,吴月长长的头发慢慢拂动。头发在脸颊上摩擦,让吴月觉得痒痒的。

    吴月以为是风或者树叶之类的擦过脸颊,就伸手抓了抓。一扯。

    “嗷呜!”

    头皮上传来剧痛,吴月是疼的嗷呜一嗓子。

    “这是......”

    吴月将手中的东西放到面前。在手里的是一撮头发。吴月顺着头发的根源看去,一直连接到了自

    己的视线上方。

    “我的头发?”

    吴月不死心的又扯了扯。这次没有用力,觉得不怎么疼。但是头发的确是连接在自己头上的。

    “我什么时候变成娘炮的?”

    “你的能量已经完全融合了。所以身体会有适度的变化。”

    耳旁突然传来了拉比埃尔的声音。吴月看向拉比埃尔,拉比埃尔现在还在睡觉,眼睛是紧闭的。

    不过声音的确是清冷的声音,属于拉比埃尔的。

    “这样吗?”

    吴月看着自己的头发。右手中光芒闪烁,一面镜子出现在了吴月的面前。

    吴月看着手中镜子的影像。

    一直到肩膀的黑色长发......

    好吧仅有这点变化。

    吴月也算是松了口气。

    看来只是头发变长而已,要是和小说里的一样变成娘娘腔自己就笑吧。估计回到家爸妈会吓死。

    “吴月你的个头也稍微变高了。”

    多尔瓦突然说道。

    “有吗?”

    吴月看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高没有什么对照物的话,是感觉不出来的。

    “大约已经有一米八多。不过变得不是太明显。”

    “一米八?啊哈哈哈。终于长高一点了。”

    吴月笑着点点头。在自己身边的所有人,没错,所有人,身高全部都在一米八五以上,一米九都

    是常事。自己这个一米七多的人站在其中实在是难以启齿啊。现在虽然只有一米八,但是已经足够。

    “虽然变得不大,不过足够了。”

    “呵呵。你自己觉得没关系的话就好。赶快睡觉吧。明天估计,你又要有一堆事情要做了。”

    多尔瓦笑道。

    “未来还是很精彩的。平凡少年努力向王室证明自己的存在。嗯嗯。看来我能够看到一场不错的好

    戏。”

    “可以的话我希望多尔瓦先生你能多帮帮我。”

    “这可是你难得的成长经历,你不死的话我是不会帮你的。自己多多努力。”

    “为什么我身边的总是你们这些这么爱我的人啊。”

    吴月欲哭无泪。

    “因为吴月你值得我们去爱。”

    ......

    一夜,就这么慢慢的过去。

    第二天,太阳悬挂在高空,毫无遗漏的向着地面播撒他的光辉,原本冰凉的地面很快就变得滚烫

    起来。

    吴月被阳光照的眼睛有些晕,慢慢睁开了眼睛。

    难得一觉睡到自然醒啊。要是平常,自己睡到这个时候,不是早就被火烧醒就是被雷给再次劈晕

    或者是被大象或是犀牛之类的玩意给撞飞,摔在地面摔醒。现在睡觉睡到自然醒反而有些不自在。

    入眼的,是一片灰黄色的地面。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吴月半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大。立刻站起来向着四处看去。周围只有石头和灰尘,别的什么都没有。

    不论是果核或者木材的灰烬之类的,包括那两栋巨大的别墅都没有了。

    都走了。

    站起来的时候,吴月身上一个东西滑到了地面上。

    吴月低头看去。

    一封信还在空中徐徐飘落,慢慢落到地面上,溅起了一圈小小的灰尘。

    吴月捡起信封。信封不大,里面也并不厚实。不过里面有一个凸起,似乎放着什么东西。信封上

    什么都没写。只是一张白纸。

    吴月小心的拆开信封,掏出了里面的东西。

    一个黑色的药丸滚了出来。然后还有一封信。

    黑色的药丸和灵魂药丸很像,倒不如说是一模一样。吴月看着信。上面用着龙飞凤舞的汉字写到

    :这个药丸在有人的地方吃下去,和别人说话,可以让你尽快掌握这个世界的语言。药效一小时。接

    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我一直都在冥界。如果真的没办法了,过来找我。这封信留着,以后见我的时

    候这个是信物。

    这信写的还真是简短有力,霸气扑面而来有没有。一看就是拉比埃尔的信。

    下面是PS,字迹很娟秀,放佛是一个女性写的。

    找不到女生的话就来找姐姐吧。姐姐这边可是有好多漂亮的女孩子的。

    这句话的后面还画着捂嘴大笑的笑脸,这种感觉,不用提,就是乌利亚的。吴月已经不想吐槽了。

    这信写的,我喜欢。

    下面还有PS,字迹非常漂亮,工整。看起来很美观,放佛是侵淫书法数十年才有的功底。

    我很欣赏你。如果以后回不去了,到我这里来。以后你就是我的得力助手。

    哈哈,连后路都给我准备好了。哈蒙先生这句话说的,还挺有范的。

    “他们还有意思的。”

    多尔瓦在吴月的心里笑道。

    “幻魔啊。恶魔那恐怖残忍的优秀形象在这里毁的是荡然无存。”

    吴月坐在地上,手拄着腮帮子看着手里的信无奈的笑道。拿着信的右手里,黑色的药丸还好好的躺

    在那里。吴月把药丸收进了自己的右手中。

    “恶魔中也分好坏。”

    多尔瓦笑道。

    “现在先离开这里向着人们的城镇去吧。”

    “嗯。”

    吴月把信也放进自己的右手中。手伸向卡盒。在摸到卡片的时候,动作停住了。似乎在想着什么。

    “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吴月将卡组从腰间的卡盒里抽了出来。一张一张的看着。

    “忘记了什么?你的东西不是都在你的右手中吗?”

    “右手?”

    吴月看着自己沾着尘土的右手。突然恍然大悟的说道。

    “哦对了。我都忘了欧贝里斯克还在右手里了。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也没有必要继续放在右手里了

    。”

    吴月从手中抽出欧贝里斯克。奇怪的是,这次吴月没有用黑暗能量附着在眼睛上,吴月也看到了欧

    贝里斯克卡片上不断流动的蓝色气流。

    自己还真的是不用在担心能量的问题了啊。能量已经完全融入自己的身体。

    吴月摸了摸自己的胸膛。没有什么真实感。

    吴月将欧贝里斯克插入了卡组中。又打开卡盒的内层。将里面的面具卡片抽出。扔到前方。面具在空中

    爆发出一阵黑雾,一身黑色风衣的面具半蹲在地上,出现在吴月面前。

    “吴月。”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

    “先站起来吧。接下来要去城镇了。对于这个世界,你有印象吗。”

    “很抱歉,我没有关于人类世界任何的记忆。”

    面具站起身,眼神中满是愧疚。

    “我以前一直都在神您的身旁,神您出去的时候,我就变成卡片陷入沉睡等待您的回归。所以。”

    面具立刻九十度弯腰。

    “真是罪该万死。我竟然成了累赘。与其拖累吴月您,我还不如。”

    面具的右手中黑雾涌现,一把匕首凝聚在了手心中。

    “切腹自尽。”

    “你是哪个小说中出现的幕末时代的武士啊。你是能量体,切腹自尽又死不掉。就别闹了。况且我是中国人,你干嘛用日本人的死法。”

    吴月无奈的笑着。

    “而且面具你非常细心啊,有你在我觉得非常舒畅。也非常省事。”

    “是这样吗?”

    听到吴月的话,面具立刻一脸的笑容。

    “神你愿意原谅我这一次的无用?”

    “呵呵。原谅原谅。你这脾气真是,我都觉得自己快成古代的官老爷了。”

    吴月苦笑着搔搔脸蛋。

    “对了,说起来,面具,你会死吗?就你现在的状况?”

    “会。”

    面具摇摇头。

    “我现在的躯体是能量体,不论受到什么伤害都不会死。但是如果是天界的那些天使利用强大

    光的力量攻击我的话,我也会死。除此之外,我不会死。到了黑夜我就能自动补充黑暗能量,所以就

    算吴月你不在我身边,我也能够活下去。”

    “这样啊。还挺有趣的。”

    吴月手抵着下巴。

    “只有天界的天使才能杀掉你吗?”

    “是的。天使有着纯粹的光。人界虽然也有人会用光,但是他们用出的光带有杂质,就算可以给我

    伤害,我也不会死。”

    面具骄傲的说道。

    “我可是神您自己制作出来的,世界上独有的黑暗七道具之一的黑暗道具。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被消灭。”

    “那就好。”

    吴月点点头。双手环抱着苦恼的想道。

    “那你接下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