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能量疏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三十九章 能量疏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醒的挺快嘛。 我还以为你要再睡上一天。”

    耳旁突然传来了别人轻轻呵气的声音。吴月一瞬间汗毛竖立,赶忙使用鬼步向前冲去。一瞬间冲

    到两米外的地方,吴月转过身,看到了怀里抱着一张装着各种水果的大叶子的乌利亚。看到吴月看向

    自己,乌利亚向着吴月挥挥手。

    “HI!”

    “嗨什么啊。心脏差点没给我吓出来。”

    吴月没好气的说道。

    “为什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这里,应该是人界吧。”

    “不是说了吗?要给你疏导身体内的能量。”

    乌利亚放开双手,包裹着水果的叶子竟然就这么漂浮在空中。乌利亚拿起一个苹果,靠在旁边的

    石壁上。咬了一口苹果。

    “疏导首先要放掉一些。接下来就是增强你的体质来适应能量,最后是引导你的能量流遍你的全

    身,很麻烦的。当然要选一些人烟较少的地方。所以大可放心,这里是人界。”

    “这样啊。那真是麻烦你们了。”

    吴月看到叶子飘到了自己这边,就拿起了一个香蕉。

    “拉比埃尔和哈蒙呢?”

    “去寻找水源和食物补给了。当初只是想着到人界人烟稀少的地方,没想到反而到了这种戈壁。稍微有

    些头疼。”

    乌利亚笑道。

    “我们是无所谓。不过既然都带你来了,总不能让你死在这里。所以要先寻找能够稳定补水和食物

    的地方才行。”

    “谢谢。”

    吴月感激的说道。

    “知道感谢就好。要记着你的这份谢意。接下来的日子,你可不要忘了。”

    乌利亚向着吴月渣渣眼睛。一脸诡异的笑。

    “什么意思?”

    “是啊。什么意思呢?”

    乌利亚仰起头,伸出粉红的舌头,将自己手背上苹果的汁水缓缓舔掉。

    ==============================七天后===============================

    吴月趴在地上,一副死狗的样子。灵魂在嘴角忽上忽下,似乎下一秒就会远离身体向着天堂而去

    。衣服破破烂烂的,但是身体却是很干净。头发有些长长了,到了肩膀的长度。

    本来按照乌利亚所说,释放能量加体能训练加能量引导,就是这七天的主要内容。吴月也没有怎

    么在意,释放能量的话,在这个渺无人烟的地方自然不用在意会伤到人。体能训练就体能训练呗,之

    前在樱的手下还有格斯大哥也是经常被虐,也习惯了。能量引导的话又不用自己动手。总的来说都不

    是难事。

    但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

    释放能量并不是和那次在岛屿上召唤怪兽并攻击的方法,而是完全不相干的,战斗。吴月要和三幻魔进行战斗来消耗自己的能量,吴月使用一切攻击手段,但是不准具现话怪兽来进行战斗。至于攻击的方法,拉比埃尔在战斗中会进行

    教导。而且一天内,吴月不打到所有的力量用完不准停。面具坐在旁边,只能看着,帮不上忙。就算

    想帮忙收集食物也被拉比埃尔阻止。拉比埃尔说收集食物也是训练的一环。

    因此在化翼和能量结界的情况下,吴月和三幻魔的战斗从天上打到地上。原本在周围嶙峋的怪事

    也都在这几天的战斗下几乎都化为了齑粉。原本召唤怪兽的话,能量会消耗的很快,但是不使用这招,

    能量的消耗程度很小。更别说到了能量还剩最后一些的时候,用起来异常的吃力,单单是控制就很麻

    烦了。所以基本上每天都要战斗十几个小时,偏偏又因为拉比埃尔帮忙让能量流动在身体内,所以就算

    很累,吴月也能够继续战斗。

    这种痛苦的能量释放方式维持了整整四天。要知道这四天内吴月可是每天都要被火烧,被雷劈还被拉比埃尔的黑暗能量形成的各种能量体揍得几乎满地爬。坚持过四天,听到拉比埃尔说第一阶段结束的时候,吴月几乎都在跪地欢呼。太尼玛坑爹了。在训练的过程中吴月也不是没想到过要放弃,但是放弃的话自己以后可能会伤害到自己亲人,所以也是努力让自己坚持。

    四天后,吴月胆战心惊的迎来自己的第二个阶段。虽说是体能训练,但是谁知道怎么坑自己呢。

    然后在看到拉比埃尔身旁用黑暗能量具现话出的大象后,吴月愣住了。然后在拉比埃尔按在自己的肩膀

    上,吴月发现自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体内的黑暗能量后,吴月跑了。疯狂的向前跑。按照尿性接下来

    会发生什么用膝盖想想都知道。看到吴月跑,拉比埃尔,乌利亚和哈蒙也不阻拦。拉比埃尔旁边的大

    象扬起自己长长的鼻子发出了刺耳的叫声。便抬腿向着吴月追去。

    整整两天,吴月都在疯狂的跑。黑暗能量自己使用不了不过不代表不发挥作用。因为前四天的战

    斗原因,能量似乎能够自动的修补体内缺失的体力并且治疗出现的伤口。所以吴月就算被大象撞飞或者是被

    鼻子抽飞拉比埃尔他们都不管,反正过了一会儿吴月就恢复了。只有偶尔吴月快要被踩死了,拉比埃尔才会过来把吴月拉走。每天早中晚拉比埃尔会留十分钟的时间让吴月吃饭,其余继续逃命。至于饭,就是水果,而且还要吴月自己去寻找。有水源和水果的地方拉比埃尔告诉自己了,在距离十公里远的地方。根据地又不准换,吴月每天只能来回跑去寻找食物。

    偏偏水源的地方只有小泉,没有鱼。周围也没有一个野兽。所以连续这几天,吴月一点肉都没有尝到

    。在第六天的时候,吴月甚至都趴到大象背上去咬他希望能够得到一点肉味。不过黑暗能量嘛,肯定

    什么味道都没有。而且之后吴月又被甩飞了。

    两天后,吴月全身上下的衣服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因为黑暗能量被封印了吴月根本不能凝结能

    量来形成衣服。至于乌利亚和哈蒙这边,肯定也是乐得看笑话。

    第七天,由拉比埃尔,哈蒙和乌利亚帮助吴月疏导体内的能量。经过前两次的教训,吴月已经不

    指望自己会有个好下场了。但是这次出乎了吴月意料。在到达第七天的时候,拉比埃尔在吴月的额头

    上点了一下。吴月便晕了过去。而且在吴月晕倒的时候,没有任何意识,也没有到达心之房。

    说实话吴月在晕倒的时候还有些庆幸,至少晕倒的话不管外界自己的身体有多疼,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大不了醒来后再疼就是,反正那时候估计一切都完结了。然而这次,吴月又猜错了。

    即使睡着了,吴月却感觉到自己放佛处于一片混沌之中,听,看,闻,都有淡淡的感觉,但是不强烈,放佛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意识还保留一点,处于半睡半醒中间,放佛在下一秒自己就会陷入永远的黑暗再也无法醒来。这种情况就放佛睡迷糊一样,脑袋清醒身体却完全起不来的那种感觉。

    恍惚之中,吴月只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放佛全身上下都被刀子划着一样钻心的疼痛。身体也有一种被抽离

    感,好像自己的肢体被硬生生扯断一般疼痛。疼痛不断的传遍全身,手指的指尖,脚趾的脚尖,眼睛

    ,耳朵,牙齿,每个地方甚至连平时不会痛的地方,都传来被刺穿一般的疼痛感觉。诡异的是,这种疼痛的情况下,吴月却完全没有醒来的感觉,身体和意识还是处于一种虚无与混沌的夹缝中。手不能动,口不能喊,腿不能伸,好像全身被塞入一个箱子中,有人在箱子外用刀子往箱子内刺一样。

    疼痛的感觉从来没有间断,一直持续着。吴月不知道自己已经承受了多少个小时。但是最终,吴月还是承受不了这种陷入到体内最深处的疼痛。陷入了黑暗。一切都被黑暗所吞噬,什么都感受不到了。当时吴月甚至觉得,这样一辈子醒不来也好,这样的话就不用再次体会到那种恐怖的疼痛了。

    但是冥冥之中,吴月感到自己被什么人拉了一把,将自己从黑暗中拉了出来。因为这个原因,吴

    月又不得不承受那种剧烈的疼痛感。但是这次,吴月不知道为什么,强烈的让自己处于苏醒状态下,

    对于陷入虚无的黑暗有着强烈的恐怖,害怕自己就那么永远沉睡过去,害怕自己会永远陷入虚无之中,什么

    都不会剩下。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月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几乎处于极限的吴月,立刻向着这

    处光亮冲去。

    在光芒淹没了意识的时候,吴月立刻睁开了眼。看到墨绿色天空的瞬间,还存在着一丝的恍惚。但是下一秒身体内那如醍醐灌顶般的畅快感觉瞬间就让吴月清醒了过来。吴月赶忙从地上坐了起来。紧张的四处看着。

    已经处于深夜,月亮很大,月光的照耀让整个空旷的地面显得非常明亮。身旁不远处还有已经熄

    灭的篝火,已经烧成黑炭的木柴中零星的火点偶尔发出噼啪的响声。

    在前方不远处,巨大的石壁旁有一处与此地的景象完全格格不入的情景。那是两栋豪华的两层别墅。阳台庭院大门游泳池一应俱全。

    那是哈蒙和乌利亚利用黑暗能量具现话出来的别墅。虽然是能量组成的物品,但是只要主人还活着,就和真的没有

    两样。虽然没有电力,但是在这几天哈蒙和乌利亚两个人就在自己制造出来的这梁栋别墅内躺在躺椅

    上惬意的看着吴月处于生死两重天。可是让吴月恨的牙痒痒的。

    拉比埃尔则完全不用这些玩意,睡觉的时候,都是靠在石头旁小眯一会儿。

    现在吴月并没有看到拉比埃尔。

    “已经醒了吗?”

    在吴月还在茫然观看着周围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拉比埃尔沉闷的声音。在这几天内已经无数次被

    乌利亚和哈蒙这样忽悠的吴月早就已经不惊讶了。冷静的转过头看着身后向自己走来的拉比埃尔。

    拉比埃尔走到吴月旁边,来到对面坐在了地上。拉比埃尔的左手中拿着一个玻璃杯,里面乘着晶

    莹的透明液体。右手在怀里抱了一个装着许多水果的叶子。

    “要吗?”

    拉比埃尔伸出自己的右手,将一杯水递到吴月的面前。

    吴月舔了舔嘴唇。接了下来。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口异常干燥。

    吴月接过水一饮而尽。嗓子眼有种被什么东西堵着的感觉,喝的太厉害反而咳嗽起来。

    “你睡了一天,肚子空空的,突然喝水这么厉害的话自然会不舒服。”

    拉比埃尔松开了自己的右手,装着水果的叶子慢慢飘到了吴月面前。

    “吃吧。你的能量问题已经解决了,之后便可以离开这里去找些自己喜欢的食物来吃。”

    “嗯?”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吴月还没有反应过来。

    “能量解决了?真的吗?太好了!”

    吴月激动的大声欢呼。但是同时也奇怪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好像没什么怪怪的感觉啊。”

    “你的能量已经和你的灵魂相容,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自然没什么感觉。这样以后就不用担心能

    量的暴走问题。”

    拉比埃尔说道。

    “之后想要去干什么。想要去吃些喜欢的食物吗?”

    “食物?嗯?”

    吴月突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啊!对了!我都忘了还有这件事。”

    “嗯?”

    拉比埃尔黑色的瞳孔闪烁着疑惑的光芒。

    “我都忘了我右手里还存着数不清的食物。可恶!这几天过的太充实了搞得我完全忘了。”

    吴月看着自己的右手懊恼着说道。我吃了整整六天的水果啊,六天啊!做梦都是梦到吃的!到了后来为了想要肉味甚至把大象都咬的嗷嗷乱叫。我这不是自己没事找事吗?

    “右手?”

    拉比埃尔的整个瞳孔突然变为了深黑色。眼睛已经不再是眼睛,连眼白都成为了纯黑色。放佛变成了一个纯黑色的宝石。

    “原来如此。以自己的右手为媒介,连接了次元吗?”

    “看得出来吗?”

    吴月惊奇的说道。

    “这种程度还是做得到的。”

    拉比埃尔半曲起自己的右腿。手肘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不过空间魔法是很稀有的魔法。黑暗能量虽然能够做到,但是没有媒介来进行模仿的话,单凭自

    己的创造是做不出来的。是迪欧斯教你的吗?”

    “不是。是我那个世界所特有的能力者出现的情况。我一个朋友是武器能力者。她的右手中存有一

    种特殊的武器。但是她自己用不出来。我在利用魔法共振把她右手中的通道打开的时候,自己也学会

    了这点。虽然右手中没有武器。但是却可以储存物品。”

    吴月看着自己的右手。

    “唉......完全忘了这茬。害我过的那么惨。”

    “魔法共振吗?”

    拉比埃尔的瞳孔似乎亮了一下。

    “有人教过你这种方法吗?”

    “有啊。格斯大哥。”

    吴月从右手中拿出了一盒排骨便当和矿泉水。在便当底部注上水等着便当的发热。吴月又从右手

    里拿出一盒蔬菜便当递给拉比埃尔。

    “给你。没有肉的。”

    “不用了。”

    拉比埃尔淡淡的摇摇头。

    “多长时间学会的?关于魔法共振。”

    “当时格斯大哥稍微给我提示了一下。然后就学会了。”

    “哦。这样吗。”

    拉比埃尔黑亮的瞳孔似乎又微微闪烁了一下。

    “不吃东西的话。”

    吴月从右手里又拿出了一瓶酒。

    “喝吗?”

    迪欧斯,格斯,阿斯蒙蒂斯甚至连欧贝里斯克都喜欢喝酒。应该说是男人的浪漫吧。拉比埃尔却完全不想喝酒。难道没有他喜欢的东西吗?

    “不了。”

    拉比埃尔始终摇摇头。

    “拉比埃尔先生连酒都不喜欢吗?”

    吴月惊奇的看着拉比埃尔。

    “请问,拉比埃尔先生你到底喜欢什么呢?好像从来没见你对什么东西感兴趣。难道只有力量让你感兴趣?”

    “不。只是因为觉得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了。”

    拉比埃尔淡淡说道。

    “我......只能说觉得在做训练的时候最投入。能够让我忘记一切。”

    说道这里的时候,拉比埃尔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但是吴月总觉得,好像发现了什么。

    “拉比埃尔先生,你...认识格斯大哥吗?”

    吴月有些犹豫的说道。

    吴月看了看手里的便当,已经热起来了,不过吴月现在已经没有吃的心情。于是又重新放回到右手中。

    右手中是个静止的空间。热的食物放进去过了多久拿出来还是热的。只是吴月觉得在右手中放些热的东西感觉怪怪的。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放。虽然对身体完全没影响。现在说道格斯大哥,吴月也不想再吃东西了。

    “......认识。”

    拉比埃尔沉默了一下后,瞳孔恢复了人类的瞳孔。

    “我知道吴月你的意思。格斯的父亲,叫做艾斯。是我的,双胞胎亲弟弟。”

    “什么?”

    吴月呆住了。

    “格斯的老爸是你弟弟,那你是...是什么来着?”

    吴月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但是对于辈分这种玩意吴月从来不懂。结果想了半天吴月也没想出来。(

    其实是伯伯)

    “人类的辈分对恶魔来说没有意义。而且我弟弟已经离开了我们的家族。所以没有研究这些东西的必要。”

    拉比埃尔淡淡的说道。

    “离开......是因为天使吗?”

    吴月想了想后,不确定的说道。

    “是的。当年我和弟弟在去人界游玩的时候,碰到了在人界传授力量的一位天使,而在那之后,我

    的弟弟就爱上了她,疯狂的追求着她。当时我也没有在意。毕竟对方只是个下级的光辉天使,全身上下除了容貌还能过的去之外,别的一无是处。我们的家族是冥界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大家族。就算弟弟追求的厌烦了直接将天使抓回去当做奴隶玩弄,天界也没有资格说什么。因为那样会显得他们很小气。注重面子的天界不会那么做。”

    这句话真心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种族观念啊。没看出拉比埃尔还是个贵族。

    “然而,后来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意料。有一天,弟弟突然出现在家族中,宣布要脱离家族。与

    他爱的人在一起。之后便不由分说的离开了家族。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的弟弟。虽然我有

    去找过,但是却完全找不到他的身影。”

    拉比埃尔说道。

    “因为我和弟弟是双胞胎,所以我们之间天生就有种特殊的感应,能够感知到对方的生存与否。我

    能够感知到我弟弟还活着。既然这是他选择的生活,我也就选择相信他。但是有一天,我却突然失去了和我弟弟

    的联系。这让我非常着急。我四处找他,但是毫无结果。我找到了天界,强烈的训斥他们给我一个说法

    。但是天界的回答是,那个女性天使早就被踢出了天界,已经不再是天使。并给我看了证明。我也没有理

    由再继续胡闹下去。”

    “那格斯大哥是......”

    “格斯是我偶然在一场路边的音乐演奏碰到的。他为他的师父做伴奏。我从来没有见过格斯,

    但是我们家族独有的气息让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有着我们家族的血统。他的能量和感觉,和我的弟弟很像。”

    拉比埃尔微微叹了口气。

    “我没有问格斯他父母的事情。既然格斯现在是一个人,事情是什么情况就在明了不过了。格斯

    的眼中没有仇恨,我也不想让格斯再有多余的情感。我询问了格斯,问他要不要当我们家族的养子。

    不过。”

    “肯定会拒绝吧。”

    吴月想起自己格斯大哥的样子。他要是会答应我才觉得奇怪。

    “可不仅仅是拒绝。他听完我说的话,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直接转身便离开了。”

    拉比埃尔似乎颇为无奈。

    “当初活了二百年的我,还是第一次敢有人对我这么傲慢。不过也许是因为血缘的关系,我没有生

    气。从那之后,我只是在暗地里注视着格斯。他成长的很好,没有我也无所谓。后来便让格斯自由生

    活。我不想让自己打扰到他。也许因为我到了这个世界,才躲过了一劫吧。没想到我们那个世界后来竟然发

    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不过只要格斯现在还好的话,就好了。”

    “格斯大哥的身世,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只有拉比埃尔先生你一个人知道吗?为什么大家还会叫格斯大哥杂交恶魔这种类似于侮辱的称呼。”

    要说拉比埃尔先生乱传?这应该不可能吧。实在是想不出拉比埃尔先生乱嚼舌根的样子。

    “不。这件事情原本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也不打算宣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格斯的身世却传了出去,杂交恶魔这

    个称号,也落在了格斯的身上。我逮捕了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不过却没有找到传播消息的人。因

    为传播消息的人,已经消失了。放佛从来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样。”

    “死了吗?”

    “不清楚。因为造谣者无论怎么样都找不到,对于传播者,我也没有惩罚的理由。格斯本身也对这

    个称号毫不在意。所以这件事我也不在追究。格斯也曾说会用自己的实力来得到大家的认可。看在他这么坚持的份上,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相信自己能够解决问题这点固执的态度上,和他的父亲简直一模一样。”

    拉比埃尔双手的手心贴合,十指扣在了一起。

    “哈哈。的确呢。实在想不出格斯大哥气急败坏的样子,而且越温柔的人其实就越固执。因为格斯大哥对什么事都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但是却非常大强大,博学,而且很温柔。我被欺负的时候他都会非常愤怒。不喜欢说废话,很

    喜欢看书,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所以在看到拉比埃尔先生的时候,我还以为看到了格斯大哥。”

    吴月不好意思的笑着。毕竟当初差点认错人了,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观察的还真仔细。实际上,艾斯他就是这种样子。格斯几乎就是年轻时候的我弟弟。现在的我虽然这样无趣,不过以前的我可不是这个样子。”

    拉比埃尔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

    “以前的我很好战,利用家族的实力和我的战斗力,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爽的人都利用暴

    力解决。可以说与现在相反吧。但是在我的弟弟死了之后,我就觉得什么事情都无所谓了。不再战斗,只是一直看着书,去

    修炼,利用可以专注的事情来忘掉不愉快的事情。这让我自己都有种错觉。死掉的是我而不是我弟弟

    ,那个喜欢看书,性格温和,但是一旦固执起来谁也拦不住的弟弟还在这里。”

    “拉比埃尔先生很喜欢你的弟弟吗?”

    “在一个偌大的家族中,只有他和我最亲近。恶魔中的贵族大多数注重的不是亲情,而是能力。我

    弟弟当年不是很强,所以我这个做哥哥的就一直保护着他。所以他在我的身旁让我几乎成了习惯了。”

    “这样啊。”

    吴月觉得有些惊奇。拉比埃尔竟然和格斯大哥是亲戚啊。没想到格斯大哥竟然还是个贵族。不过好在没有相认,这样自己去冥界说不定还有机会见到格斯大哥。

    “吴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直接去冥界吗?还是去寻找你失散的格斯大哥?”

    “我想先去混沌界吧。说不定能够直接见到那里的迪欧斯大哥。如果是迪欧斯大哥的话,也许能够

    帮帮我重新和别的次元的格斯大哥相间。至于失散的格斯大哥,在这个世界应该不可能见到吧。”

    吴月抬起头看着墨绿色的天空。

    “来到这个世界后我就一直在寻找格斯大哥的情况。格斯大哥毕竟是与我一心同体的,就算利用黑

    暗能量制造出了身体,如果在同一个世界的话,我可以看到连接格斯大哥和我之间相连的线。可是现在我却完全看不

    到那条线。我想我们两个现在不处于同一个次元。”

    “混沌界吗?”

    拉比埃尔看着吴月。

    “的确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混沌界可不是那么容易去的。混沌界的人自然是可以任意来往混沌界

    ,人界,天界和冥界。但是其余的人若想要进入混沌界的话,只有两条路。第一,由混沌界的人引导着进入混沌界

    ,因为混沌界的人自己可以在任意地方自由打开通往混沌界的大门。”

    “现在看来,这条路是没戏了。”

    吴月拄着腮帮子一脸的无奈。现在要是还能见到混沌界的人,自己也不至于这么头疼。

    “那么第二条路,在每年的神创日。白昼与黑夜交汇的时候,在日落峡谷的顶端,可以借由混沌界的

    信物来打开通往混沌界的大门。”

    拉比埃尔说道。

    “这条路可不轻松。而且信物必须是混沌界的人才拥有。能够得到混沌界的人给的信物,基本没必要走第二条路。所以第二条路基本上没人成功过。”

    “嗯......”

    吴月仔细想了想。从卡盒里拿出了一张卡。

    “这张卡可以吗?”

    拉比埃尔接过了卡片,仔细看了看后。瞳孔中微微有些惊奇。

    “这张卡上附着的有堕天使的能量,堕天使是混沌界里的力量所造成的特有情况。他的力量所附着

    的卡片也可以说是一种信物。这张卡的话,可行。”

    “这样的话事不宜迟。我要赶快去那个所谓的日落峡谷。”

    “不用着急。”

    拉比埃尔看着吴月。

    “要想打开大门,必须要在神创日。类似于你们的新春。那天是全世界共同的节日,都为了庆祝神创造世界的那一天而庆祝。现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节日,但是周围的城镇那么平淡的话,至少可以肯定离神创日还有一段时间。再加上日落峡谷是当初神离开世界的地方,是各国国王进行祭天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想去就能去的。”

    国王祭天的地方。这在各国历史上都是最牛逼的地方。一般人别说过去了,估计靠近都会被砍头。如果自己硬闯的话,会怎么样?

    “厄.....要想办法获得王室的认可?这让我这一介草民情何以堪。”

    吴月抓住自己的头满脸抽搐。

    “拉比埃尔,如果我硬闯的话,有几成成功的几率?”

    “这个世界可是有着各个强大的魔法师和剑士。而且实力都不会弱。如果你强行闯进去的话,大约

    在靠近日落峡谷三百米左右吧。”

    “甩掉他们吗?”

    “被弓箭或者魔道炮之类的,轰成碎片。”

    一阵微风吹过,吴月在风中化为灰烬。

    “这不是直接会挂掉吗?连一成几率都没有啊!”

    吴月抱头狂呼。

    “这样到底要怎么办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