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决战影灵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三十一章 决战影灵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好了好了吴月。 ()[ ]你就不要逗他了。欧贝里斯克也挺可怜的。”

    双六虽然打着圆场,但是眼底的那份努力压抑的笑意却完全表现了出来。

    “你就是...来和吴月决斗的人?”

    珀伽索斯无奈的看着欧贝里斯克。最后直接选择将目标转移到面前的赛车男身上。

    看来不能接受霸气十足的欧贝里斯克被调戏的画面。

    “是的。给你。这是钥匙。”

    赛车男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七星钥匙的其中一把放在了桌子上。声音竟然是机械的声音。这个人也是机械人吗?

    “就这么给我们了?”

    吴月伸手直接就拿起了钥匙,对方也不阻拦。吴月在手里端详着面前的钥匙,普通的尼龙绳,钥匙虽然奇形怪状,但是似乎不是很重,不像是一般的金属。看形状的确是动漫里七星的钥匙之一。

    “我的目的本来就是和你决斗。和钥匙无关。”

    赛车男说道。

    “这里的食物都是为你们点的reads;。毕竟突然说要决斗也给你们添了那么多麻烦,这点算是小小的赔礼。太贵重的礼物我也拿不出。”

    “这样啊。你还真是客气啊。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吴月直接抓起一个鸡腿就吃了起来。左手抓起一杯可乐就要喝。看到旁边还在闭目养神的欧贝里

    斯克。把手里的可乐递到欧贝里斯克的面前。

    “欧贝里斯克,尝尝这个吧。很好喝的。”

    “......”

    欧贝里斯克睁开眼,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可乐。抓住可乐将吸管放到嘴边。略微吸了几口后,移开了吸管。

    “味道不错。”

    “啊哈哈。你喜欢就好。爷爷和珀伽索斯先生也吃吧。”

    吴月看到一旁的双六和珀伽索斯还在坐着,不禁说道。不是自己点的也不心疼。

    “我吃过早饭了。”

    珀伽索斯无奈的笑道。

    “吴月你这么直接吃没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汉堡不就是要直接吃吗?”

    吴月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喝着可乐。欧贝里斯克竟然也拿起一个汉堡慢慢的吃起来。

    是害怕里面有毒吗?先不说怎么可能会下毒,就算下毒自己也不会有事,怕什么。现在自己这黑暗能量充盈的身体虽然不是说百毒不侵,但是一般的毒还真的毛事没有。

    “味道不坏。”

    欧贝里斯克淡淡的称赞着。

    “吴月,早饭你没有吃饱吗?”

    双六看着吴月吃的那么豪爽,不禁问道。

    “不会啊,我吃的很好。只不过我消化的比较快。而且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吃过汉堡了,很想尝尝。

    吴月几口咬掉鸡腿,继续拿起旁边一个汉堡吃着。

    也不是说双六爷爷家的早餐不好吃。味道的确不错。米饭和自己在家里吃的米饭不太一样,怎么说呢,似乎更柔软。但是也只能说是日本的正常早餐,就和动漫里看到的一样。米饭,味增汤还有一些小菜。虽然味道不错,但是...有些淡就是。日本人的饭注重鲜味,让自己这个口味重的人情何以堪。现在看到汉堡鸡腿的出现,绝对要吃下去补充自己的味觉。

    最后,吃完了。整整一桌子的食物,当然不可能是吴月。桌子上的食物双六和珀伽索斯都没有吃

    ,吴月也只是吃了两个汉堡一个鸡腿一杯可乐就撑了。剩下的全部都是欧贝里斯克吃掉的。至于理由

    ,欧贝里斯克说自己没有吃过这种食物,觉得很新鲜。

    神竟然来吃快餐啊。这一幕真的有够稀奇。

    一桌子足够四个人吃的食物,欧贝里斯克一个人就吃完了。旁边的人看着这一幕都是睁大了眼睛。

    但是也有不少打扮比较富裕的女人看着欧贝里斯克的眼睛充满了狂热。看来是找到了可以包养的理由。

    “吃也吃好了。是现在决斗?还是休息一下再决斗?”

    看到桌子上只有包装纸了,赛车男说道。声音虽然是机械声音,但是却很有感情,就像一个人利用

    变身器一样。是之前就把相应的语言输入进去了吗?

    “决斗的是我又不是欧贝里斯克。现在就决斗吧。”

    到了后期,基本上都是欧贝里斯克在吃。吴月根本就是在看,怎么可能还需要休息。

    “好吧。”

    赛车男向外走去。众人也只好跟着。

    就这样,吴月四人跟着赛车男来到了一处堆着一些钢管的空地,似乎是建筑工地。但是还没有怎么施工,空地很大,约有两三百平方米,足够决斗了。

    “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我们的决斗就在这里开始吧。”

    赛车男站好自己的位置。打开手臂上的决斗盘,决斗盘不是这个世界的决斗盘,而是自己那个世界的,没有怪兽卡槽的决斗盘。

    “叫我帕菲就好。”

    “你这么客气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你了。”

    吴月搔搔脸蛋。

    “算了。反正钥匙也到手了,好好的来一场决斗就好了。”

    话说这场决斗真的是黑暗游戏吗?面前这个人这么客气我真怀疑他要怎么使用黑暗决斗?

    现在周围已经挤满了人。好在刚才路过转角的时候,欧贝里斯克就趁着没人变为了卡片。要不然现在围观的女生估计会更多。

    珀伽索斯和双六站在一旁。在旁边建筑的二楼,还能看到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拿着摄像机对

    着这边拍摄。

    压力好大。

    两人戴好决斗眼睛。

    “决斗!”

    “决斗!”

    两人的中间出现了两个巨大的骰子。骰子停下的时候,吴月的是3,帕菲的是4.

    “我选择后攻。”

    看到骰子出现的面后,帕菲喊道。

    “那么由我先攻。”

    看着自己的五张手牌,吴月说道。

    “我召唤数学家(等级3,攻击力1500,守备力500].发动数学家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召唤成功的时

    候,选择卡组中一只等级4以下的怪兽送入墓地reads;。我选择卡组中的黄泉青蛙送入墓地。这么一来,我的

    回合结束。”(80004)

    “我的回合,抽牌。[看本书请到]”

    帕菲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后,将一张手牌放入了墓地。

    “发动手中辉剑鸟之影灵衣(等级3,攻击力1200,守备力2300)的效果,将手中的这张卡送入墓

    地,选择卡组中一只影灵衣的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我选择仪式魔法卡影灵衣的反魂术加入手牌。之

    后发动魔法卡,圣刻之刻印,选择卡组中一只圣刻的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圣刻龙泰芙龙(等级6,攻

    击力2100,守备力1400)加入手牌。”

    “影灵衣卡组吗?这下子真是麻烦了。”

    吴月看到这一串操作,不禁摸着头头疼。

    “哦~~~影灵衣,就是那个以仪式为主要召唤方式的卡组吗?没想到竟然能够亲眼见到。”

    珀伽索斯满脸欣喜的看着场上的情况。虽然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召唤。

    “仪式卡组?”

    双六也是满脸兴趣的看着对面的赛车男。

    可以的话我希望有人能够稍微关心一下我。我现在也是麻烦了。影灵衣可是上位卡组啊。

    “我发动手中的光枪龙之影灵衣(等级6,攻击力2300,守备力1400)的效果,舍弃手中的这张卡

    ,将卡组中的光枪龙之影灵衣之外的影灵衣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瓦尔基鲁斯之影灵衣(等级8,攻击

    力2900,守备力1700)加入手牌。然后发动影灵衣之反魂术。影灵衣仪式怪兽的降临必需。影

    灵衣的返魂术的1的效果1回合只能使用1次。1:等级合计直到变成和仪式召唤的怪兽相同为止,

    把自己的手卡·场上的怪兽解放,从自己的手卡·墓地把1只影灵衣仪式怪兽仪式召唤。2:自己

    场上没有怪兽存在的场合,从自己墓地把这张卡和1只影灵衣怪兽除外才能发动。从卡组把1张

    影灵衣魔法卡加入手卡。舍弃手中等级6的圣刻龙泰芙龙,选择墓地中的光枪龙之影灵衣特殊召唤。

    在这瞬间,发动送入墓地的圣刻龙泰芙龙的效果,这张卡被解放的时候,选择卡组,手牌,墓地里一

    只龙族的通常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卡组中的拉长石龙(等级6,攻击力0,守2400)特殊召唤。然后

    将等级6的拉长石龙,和等级6的光枪龙之影灵衣送入墓地。从额外卡组中特殊召唤,出来吧!奥特玛

    雅卓尔金!(卡片上等级为0,此卡等级也当做12,攻击力0,守备立0)。”

    帕菲将卡片放到决斗盘上的瞬间,充满威严的嘹亮龙吟顿时充斥在空地的每个角落,让人的心头不

    禁一颤。紧接着,帕菲的决斗盘发出红光,一只巨大的纯红色的龙从帕菲面前立着的巨大卡片里飞出

    ,盘旋在空中。

    “没想到是这个组合,麻烦了。”

    吴月抬起手肘挡住天空中的红龙发出的吼声所带来的压力。红龙每一次的龙吟都会让人的身体有种

    窒息般的恐惧感。这是虚拟系统绝对带不来的效果。看来这场决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了黑暗游戏

    “奥特玛雅卓尔金可以将自己场上一只等级5以上的调整怪兽和相同等级的费调整怪兽送入墓地来从额外卡组特殊召唤。之后埋伏一张卡,发动场上的奥特玛雅卓尔金的效果,一回合一次,自己在场上埋伏卡片的时候,选择自己额外卡组中一只等级7或者等级8的龙族同调怪兽或者电动工具龙特殊召唤。我选择额外卡组中的等级8的魔龙王蝇王(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3000)。出来吧!蝇王!”

    黑色的雾气弥漫在空中,随着某种猛兽的嘶吼声,一只通体漆黑,长着两颗头颅的丑陋的龙出现

    在了场上。两颗头颅中嘴巴里如锯齿般的牙齿对着吴月发出钢铁撞击的声音。

    “第一回合就出现蝇王......”

    看来对方是动真格的。

    “启动盖牌,魔法卡,抵价购物,舍弃手中的瓦尔基鲁斯之影灵衣,抽两张卡。接着召唤龙龙(等

    级4,攻击力1300,守备力1900)。发动龙龙的效果,这张卡召唤成功的时候,选择墓地中一只攻击力

    1000以下的通常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选择攻击力0的拉长石龙。然后等级6的拉长石龙和等级4的

    龙龙同调。在冥界污浊的泥潭中诞生的黑暗之龙,你的叹息之声将会每一个敌人最恐怖的噩梦。同调

    召唤。等级10,冥界浊龙,龙叹(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2000)。”

    随着帕菲的诉说,场地上紫色的闪电不断的闪动着,雷电在场地中央聚集,成为了一个紫色的小

    球。能够听到小球中传来令人腿脚发软的龙的喊声。

    突然,一双巨大的爪子从雷电球中深处,抓住球的两侧,硬生生的扯开了小球,打开了一个通道

    ,一只长相与其说是龙,倒不如说更像是恶魔的怪兽从通道中走了出来。

    “oh,mygodreads;!竟然在一回合内召唤出了等级8,等级10和等级12的超强怪兽。真是非同小可的卡

    组。”

    珀伽索斯惊叹的喊道。周围围观的人已经傻了,他们根本没见识过这种召唤方式,但是场上那散

    发着恐怖威力的怪兽也告诉他们,这三只怪兽不是说笑的。

    “龙叹,攻击数学家!浑浊龙息!”

    胸前有着一张可怕脸蛋的龙叹抬起那宛若能够撕碎钢铁的爪子,猛地向着数学家拍去,只是眨眼间

    ,数学家就被拍成了碎片。吴月的生命值下降2500,到达5500.

    一阵剧烈的疼痛感顿时从内心深处涌起,放佛要将吴月一锤子砸晕过去的痛感瞬间刺激到身体的

    每一处神经,吴月的眼神猛地恍惚了一下。身体一个踉跄,但是吴月的脚往旁边一踏,立刻稳住了自

    己的身体。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刚才的痛楚要说是一个怪兽一拳头打中自己自己都会信,如果不是以前有经

    历过数次黑暗游戏,对痛楚已经略微有些习惯,刚才已经晕过去了。但是身体内对于疼痛的那种诡异

    的熟悉感觉还没开始,看来受到的伤害看来还不达标。

    “在这瞬间,发动数学家的效果,这张卡被战斗破坏送往墓地的时候。抽一张卡。”

    吴月抽出了自己的卡片。

    “第二击!蝇王!darkanger!”

    魔龙王的两只头吐出了两道黑色的火焰向着吴月冲去。火焰席卷了吴月的身体,吴月的生命值立刻

    下降到2500点。

    魔龙的火焰席卷身体的时候,吴月感到了身体放佛要被撕裂一般的剧烈疼痛。刚想要喊出来的时候,身体却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放佛自己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疼楚一样,这种疼楚就像是呼吸,早就陪伴着自己一样。虽然身体还是痛的要死,但是自己却没有了任何感觉。

    大致就像是针刺皮肤一样,虽然疼,但是在忍耐范围内。

    出现了,我的抖m属性。虽然不喜欢这个名字,但是感觉没有其他更好的名字了。现在估计就算是有鞭子抽自己自己都不会有任何感觉。虽然疼还是会疼。

    “在这瞬间,发动手中冥府之使者格斯的效果,自己场上没有卡片,自己受到战斗伤害时,这张卡

    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然后在场上特殊召唤一只和伤害数值同样攻守数值的格斯衍生物(等级7,光属

    性),格斯和格斯衍生物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因为受到3000分的伤害,所以格斯衍生物的攻击力和守备力是3000.”

    吴月的场上也是黑气涌起,一黑一白两只盔甲武士从黑气中出现,单膝着地,蹲在吴月的面前。

    “一个是冥界的魔龙一个是冥界的使者吗?这可真有趣。”

    帕菲将一张卡插入决斗盘。

    “很可惜我现在没有解决它的方法,为了不受伤害,我发动魔法卡,一时休战。双方抽一张卡,然

    后直到对方的回合结束。双方受到的伤害都是0.抽卡吧。”

    “......”

    吴月抽出了自己的卡片。

    “抽卡。”

    帕菲也抽出了自己的卡。看了看后,将一张手牌插在了决斗盘上。

    “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80002)

    “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立刻抽出了自己的卡reads;。

    “在我的准备阶段,发动墓地中黄泉青蛙的效果,自己的准备,自己场上没有魔法陷阱存在的场合

    ,这张卡从墓地特殊召唤。出来吧,黄泉青蛙(等级1,攻击力100,守备力100)。”

    吴月场上溅起了一阵小水花,一只穿着绿色青蛙布偶装的可爱小女生从水花中跳起,双手交叉护

    在胸前,蹲在了吴月的面前。

    “又是萌卡程序吗?”

    看到这只怪兽,帕菲也不意外,只是略带笑意的说道。

    “当然了,萌是一大亮点。魔龙王不会被战斗和效果破坏,龙叹不会因为战斗被破坏,奥特玛雅卓尔金在自己场上有其他同调怪兽存在的时候不会成为卡片的对象。还真是麻烦啊。”

    吴月笑了笑。突然将一张手牌翻开,面对着帕菲。

    “展示我手中的邪帝盖乌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发动魔法卡,帝王的深怨。这

    张卡一回合只能发动一张,把手卡1只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的怪兽或者1只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

    的怪兽给对方观看才能发动。从卡组把帝王的深怨以外的1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加入手卡。我

    选择卡组中的永久魔法,帝王的开岩加入手牌。然后发动帝王的开岩。接下来在你场上特殊召唤特殊

    召唤一只家臣衍生物(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特殊召唤手中的雷帝家臣,密特拉(等级2

    ,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然后以雷帝家臣为祭品,上级召唤,出来吧!邪帝盖乌斯!”

    漆黑的烟雾从吴月场上转动的一个黑色魔法阵中诞生,黑雾在场上慢慢凝结,缓缓成为了一个恶

    魔的形象。

    “发动邪帝的特殊能力,这张卡上级召唤成功的时候,选择对方场上一张卡片reads;。选择的卡片除外,

    除外的卡片是暗属性怪兽的场合,给与对方1000分的伤害。我除外魔龙王,蝇王!”

    “启动盖牌,陷阱卡,技能禁锢。选择自己场上1张卡才能发动。这个回合,选择的卡为对象发动

    的怪兽效果无效。此外,把墓地的这张卡从游戏中除外,选择自己场上1张卡才能发动。这个回合,选

    择的卡为对象发动的怪兽效果无效。这个效果在这张卡送去墓地的回合不能发动。我选择魔龙王蝇王

    。这样你以魔王龙为对象的邪帝效果发动无效。”

    帕菲立刻打开了自己的盖牌说道。

    “不是技能突破而是技能禁锢吗?这样的话想要依靠怪兽效果是没办法破坏魔龙王了。不过没关系

    ,慢慢来。”

    吴月说道。

    “在这瞬间,发动永久魔法,帝王的开岩效果,只要这张卡在场上存在,自己不能从额外卡组把怪

    兽特殊召唤。此外,自己上级召唤成功时,可以从以下效果选择1个发动。帝王的开岩的这个效果

    1回合只能发动1次。和上级召唤的那只怪兽卡名不同的1只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的怪兽从卡组加入

    手卡。或者是和上级召唤的那只怪兽卡名不同的1只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从卡组加入手卡。

    我选择卡组中的怨邪帝盖乌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加入手牌。然后这时候发动送入墓

    地的雷帝家臣的效果,这张卡为上级召唤而被解放的场合才能发动。这个回合,自己在通常召唤外加

    上只有1次,自己主要阶段可以上级召唤reads;。我将等级6的邪帝盖乌斯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怨邪帝盖乌

    斯。怨邪帝可以将自己场上一只上级召唤的怪兽解放做上级召唤。然后发动怨邪帝的效果,这张卡上

    级召唤成功的场合,以场上1张卡为对象发动。那张卡除外,给与对方1000伤害。除外的卡是暗属性怪

    兽卡的场合,从那控制者的手卡·卡组·额外卡组·墓地把同名卡全部除外。这张卡把暗属性怪兽解

    放作上级召唤成功的场合,那个时候的效果加上另外一个效果。”

    吴月竖起食指和无名指。

    “这个效果的对象可以变成2张。这样的话我就除外你场上的家臣衍生物和龙叹这两张。龙叹是暗

    属性。因此你要受到1000分的伤害。然后将同名卡全部除外吧。”

    比邪帝的样子还要恐怖更多,放佛是真正可以摄人心魄的恶魔的怨邪帝抬起自己的右手。面前的

    黑雾化为了两只标枪,向着帕菲场上的两张卡冲去。卡片瞬间被贯穿,成为了虚影消失在了场上。而

    这个时候,帕菲的额外卡组打开,里面弹出一张卡。

    “我还有一张龙叹,一同除外。”

    帕菲将卡片拿出,放在除外区。

    “那可真是可惜。本来这张卡是想要用来对你的红龙的。”

    吴月可惜的晃着手里的卡,然后插入决斗盘。

    “接下来发动魔法卡,精神操控,选择对方场上一只怪兽得到操控权,选择的怪兽无论如何也不能

    作为祭品,不能攻击。结束阶段回到你场上。有其他的同调怪兽在,奥特玛雅卓尔金不会成为卡片的

    效果对象。因此只能选择你的魔龙王蝇王。过来吧魔龙王。”

    魔龙王发出一声啸声,飞了起来,落到了吴月的场地上reads;。

    “战斗。我用怨邪帝,攻击你的奥特玛雅卓尔金。”

    怨邪帝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虚空一握。放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抓住自己一样,红龙的脖子明显凹陷

    了下去,凹陷的形状是一只爪子的形状。红龙在空中拼命扭动身体,但是还是失败。身体在空中突然

    爆炸,化为了碎片。

    “在这瞬间,发动魔法卡,强欲之喜。将对方的同调怪兽战斗破坏或者效果破坏的回合才能发动,

    我抽两张卡。”

    吴月没有了手牌,抽出了两张卡。

    “因为一时休战的效果,我不能给与你伤害。因此接下来就不攻击。将等级8的魔龙王和等级8的怨

    邪帝叠放,以两只怪兽构筑叠放网络,超量召唤,神龙骑士,闪耀!(阶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

    1800)。”

    天空突然变为了绚烂多彩的银河,两只怪兽化为了光芒冲向空中,在空中螺旋缠绕,闪烁出宛若

    太阳一般的光芒。一只穿着银色铠甲,散发出强大威慑力的怪兽从空中缓缓降落。

    “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25000)

    “保持空手防止我的三叉吗?那么我的回合,抽牌。”

    帕菲看了看吴月,然后抽出了卡片。

    “在我的准备阶段,发动影灵衣的反魂术的效果,我场上没有怪兽存在的场合,除外墓地一只影灵

    衣的怪兽和这张卡,选择卡组中的一张影灵衣的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我除外瓦尔基鲁斯之影灵衣和

    影灵衣的反魂术,将卡组中的影灵衣的降魔镜加入手牌reads;。然后舍弃手中的尤尼科之影灵衣(等级4,攻

    击力2300,守备力1000),发动尤尼科之影灵衣的效果,舍弃手中的这张卡,将墓地的一只尤尼科之

    影灵衣以外的影灵衣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光枪龙之影灵衣加入手牌。然后舍弃光枪龙之影灵衣效果

    ,将卡组中的决战兵器之影灵衣(等级10,攻击力3300,守备力2300)加入手牌。然后发动魔法卡,

    黑洞,破坏场上所有怪兽。”

    “卧槽用黑洞,不敢堂堂正正打过来吗?”

    吴月立刻打开了盖牌。

    “启动盖牌,陷阱卡神之宣告,支付一般的生命,魔法卡的发动无效并破坏。我的生命值为2500,

    支付1250的生命,破坏黑洞。”

    “那么我发动魔法卡,影灵衣的降魔镜,将墓地里等级4的尤尼科之影灵衣和等级6的光枪龙之影灵

    衣除外,仪式召唤,决战兵器之影灵衣。”

    “彭!”

    一声巨大的声响,一个巨大的物体落在了后方的场地上,震起了阵阵烟雾。烟雾散去后,一只背

    着一把巨炮,肩膀的两边分别也有一个大炮的怪兽出现,慢慢的向着场地中央走去。

    “发动决战兵器之影灵衣的效果,以对方场上的一张盖牌发动,那张卡破坏并除外。”

    帕菲指着吴月场上的另外一张盖牌。

    “破坏你的盖牌并除外!”

    “连锁你的效果,发动盖牌,陷阱卡对活路的希望,自己基本分比对方低1000以上的场合,支付

    1000基本分才能发动。双方基本分差每有2000,从自己卡组抽1张卡。我的生命值是1250,你的生命值

    是7000,相差1000以上。因此我支付1000分的生命,这样我的生命值是...总之和你的生命值相差6750

    。我抽三张卡。”

    吴月立刻抽出了自己的手牌。

    “躲过去了吗?但是这同时也是你的最大失误。决战兵器之影灵衣,攻击神龙骑士闪耀,最终炮击!。

    这次攻击成立的话你就输定了!”

    “呵呵。忘了我卡组的特性吗?在你攻击的瞬间,发动手中的工作列车红色信号(等级3,攻击力

    1000,守备力1300)的效果。对方发动攻击宣言时,这张卡从手牌特殊召唤。然后对方的攻击怪兽和

    这张卡战斗并计算伤害。而工作列车不会因为这次的战斗被破坏。”

    吴月立刻将一张手牌放在了决斗盘上。

    “这样决战兵器之影灵衣的攻击对象就转到了红色列车上。而红色列车不会因为这次战斗被破坏。

    在决战兵器之影灵衣身上的三架炮台发出巨响的时候,吴月的后方传来了嘀嘀的声音,一辆小小的

    红色的列车突然冲了出来以一个漂移的姿势停在了神龙骑士的面前。炮击毫不留情的打到了列车上面

    硝烟散去,列车完好无损。重新驶回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又被躲过去了。明明生命值只有这么一点了。而且你场上也有五只怪兽,下回合总攻击我就麻烦

    了。”

    帕菲看了看自己的手牌,说道。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