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大邪神索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十九章 大邪神索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样吗?那么你怎么办?”

    多尔瓦有些不放心。 %%%%e%%f%%%%e%%f%d

    “不知道。我自己好像有种特殊能力,可以看清别人的灵魂能量。再加上黑暗能量也可以帮助我进入别人的梦境。如果貘良的灵魂能量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潜入貘良的梦境,说不定能够找到什么。”

    “你确定自己不会受到什么危险吗?”

    多尔瓦说道。

    “潜入梦境,更别说是一个睡了两年的人的梦,里面会有什么都很难说。”

    “谁知道呢。有危险就退缩的话,以后估计还要再依赖格斯大哥。为了不让格斯大哥总是对我头疼,我也要学着自己独立一点才行。”

    吴月给自己打着气。

    “嘛,加油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那是当然。”

    吴月来到了天顺医院的门口,抬起头看着面前偌大的医院。占地面积非常大,各种楼层建筑挡住了视线,吴月一眼都望不到头。现在尽管有十一点了,但是所有的建筑几乎都亮着灯。

    说起来,爷爷说貘良在三楼最右端的308号房间,到底那个三楼是哪个三楼啊?光是我一眼看到的就有五座楼。大部分的楼层都亮着灯,应该都有护士在值班,也不知道现在能不能进,

    算了。还是先进去看看能不能去见貘良。之后的问题之后在想。

    吴月进入最中间的大楼,里面是大厅,灯光开的很亮,可以看到两个值班的护士正坐在柜台后面玩着手机。

    “你好。”

    吴月走进柜台,不好意思的笑道。

    “啊?你是...你想干什么?”

    两个护士看到吴月的时候都吓了一条,两个漂亮的小护士抱在一起浑身颤抖的看着吴月。

    “嗯?哦哦。对不起吓到你们了。我这头发是天生的。”

    吴月才想起自己的打扮是完全遮蔽起来的状态,又是一头银发,搞不好以为自己是来抢劫的。赶忙摘掉自己的口罩向着两人笑道。

    “因为外面风有些大,所以我才戴了一个口罩。我是貘良了的朋友,他好像在三楼的308号房间。请问在什么地方?我想看看他。”

    “308号房间的貘良了吗?对不起我先看看。”

    吴月摘掉口罩后,两个小护士看吴月没有什么恶意才松了口气。一个护士对着吴月笑了笑,打开了面前的本子仔细的寻找着。

    “哦,找到了。没错,因为病人一直都在沉睡,所以挺好找。但是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了,而且病人的家属都已经走了,就算过去也只有一个沉睡的病人。你确定要现在去看他?”

    “没关系。我要是知道他还醒着就不会过来......你们的表情别那么怪异,我不是要来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是他的朋友,白天因为有事,所以没办法过来。我看完就回去。”

    吴月不好意思的搔着脸蛋。这俩护士的表情怪怪的,估计是想多了。

    “那么请您慢走。”

    两个护士笑着说道。笑的有些诡异。

    “嗯。”

    吴月左右看了看。

    “抱歉,请问哪边有楼梯?”

    “两边都有。电梯在右边。”

    “哦谢谢。”

    吴月笑着摸着后脑勺。

    利用电梯来到三楼后,吴月左右看了看。嗯,我记得是右边来着。先去看看吧。

    吴月径直向着右边走去。三楼的柜台后的两位护士看到一身银色衣服的吴月,都有些发杵。吴月也懒得管了。

    最右边的房间,吴月总算是找到了308号病房。站在门前看着周围的景象。白色的房门,白色的走廊和白色的椅子,到处都是白色,虽然白色显示干净,但是也觉得很压抑啊。所以才讨厌医院。

    是这里吗?

    吴月站在门前,抬起手敲了敲。

    “里面的人都在睡着,你敲门有用?”

    多尔瓦笑道。

    “我就是客气......”

    “请进。”

    病房内传来了一个男人清秀的声音。

    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头顶。吴月的身体都打了一个哆嗦。

    不是睡了吗?这里面的人是谁啊?

    是不是还有亲属在啊。但是柜台的护士不是说亲属已经走了reads;。不不不,一定是中途回来了而护士没有注意到。没错没错,一定是这样。

    “身边一直都有灵魂,吴月你难道还会怕鬼吗?”

    多尔瓦笑着说道。

    “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不能混为一谈啊。”

    吴月咽了一口口水。

    “算了。我管他呢。进去。”

    吴月拧开门把手,走进了病房。

    病房并不昏暗,因为这个时候窗帘是打开的,几乎占据了墙面三分之二的大窗户没有了窗帘的遮挡,皎洁的月光照射在房间的每个角落。让房间显得很是明亮。

    一个男人一只脚踩在床上,一只脚松散的垂在床边,右手抵在膝盖拄着脸颊。坐在窗户旁边的病床上,背对着窗户。月光照射在男人的背部,反光遮挡住了男人的脸庞。但是可以看到病床旁边吊瓶里的输液管正插在男子的左手上。

    “你是谁?”

    进入病房之后,吴月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反手带上房门靠在门上静静的看着男人。

    “我是谁?活的太久了把我都给忘了吗?”

    男子似乎发出轻笑声。从病床上站了起来。右手一把拔掉了插在左手的针头。声音听起来很有磁性,应该是个很帅气的男子。

    “阿难陀,你是故意的?还是真把我给忘了?”

    “阿难陀?”

    又听到这个名字。吴月的脸庞有些抽搐。

    “你到底是谁?”

    吴月走进男子。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近,光线慢慢的让吴月能够看清男子。

    看起来十七八岁,一头及肩的银色长发,瓜子脸,圆润的大眼睛,脸庞没有任何的伤疤或者沟壑,平整而且光滑,月光照射在上面都在反射着淡淡的光芒。男子的面孔很英俊,看起来甚至很温和,这种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这么可爱绝对是男孩子的那种感觉。但是现在男人圆润的眼角却勾了起来,眼神很锐利,增添了几分邪魅的气质。

    “貘良了。”

    看到男人的面孔时,吴月下意识的叫出了这个名字。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动漫里的那个貘良。但是现在这种感觉。

    “盗贼?还是索克?”

    “哼!那个所谓的盗贼竟然和我平起平坐?别开玩笑了。[看本书请到]看来阿难陀,你这家伙选择了转世。也难怪把我给忘了。”

    貘良的笑声充满了蔑视。

    “不过也好。多亏了你我的能量才能够有所增强。要不然还要和这个小男孩一直僵持下去。现在你没有了以前的记忆,我就算说出来你也不会怎么信。”

    貘良说道。

    “那么,阿难陀你现在叫什么?来这里又干什么?我们两个也有几千年没见过面了,好好叙叙旧也好。”

    “我现在叫做吴月。”

    吴月做到了貘良对面的病床上。整个病房只有貘良一个人,吴月索性也不客气。

    “你现在是索克对吧。貘良怎么样了?为什么你的身体睡了两年?”

    貘良了稍微停顿了下后,说道。

    “算了,我们也有段时间没见了。说说就说说吧。我当初被赫尔阿克地几乎消灭,不过我还是在最后一刻将我的一丝魂魄送到了千年智慧轮里面。你说的那个盗贼也和我一样将一部分灵魂锁在了千年智慧轮里企图得以生存,但是已经被我吸收。所以现在这个身体里只有我索克和这个身体原本的灵魂,没有了那个盗贼。”

    索克淡淡的说道。

    “然而这个小鬼也许是一直在潜移默化的接受黑暗游戏的缘故,竟然能够掌握黑暗能量的使用方法。我在这个身体内一直被那个小鬼所牵制。我不能占据这个身体,他也没办法掌控身体。于是就这么僵持了两年,因此两年里这具身体一直处于沉睡。现在因为你的到来,我的能量和你的黑暗能量有所感应,而有所增强,得以让我压制住这个小鬼,从而占据这个身体。至于这个压制了我两年的小鬼,现在在我的内心深处被封锁着。等着早晚有一天被我吸收。”

    “......”

    吴月的表情慢慢沉重起来。

    “索克,你现在出来又是想要干什么?想要继续占领这个世界吗?”

    “占领吗?呵呵。”

    索克竟然苦笑起来。

    “我的身体已经被完全消灭,想要重塑身体就必须要回到冥界。现在的我,这个虚弱的灵魂连打开时空之门都做不到,要如何回到那冥界。现在的我,也不过是比人类强一点。但是这个充满科技的世界,一粒子弹就足以要了我的生命。我还能够干什么呢?就算回到了冥界,我的大部分灵魂已经完全被净化为了光芒,我现在这弱小的灵魂能够寄宿的身体,也不过是弱小的魔物罢了。不论再怎么努力,我已经无法再次回到那个放佛是无限一般强大的存在了。”

    “索克。那你现在还想要统治世界吗?”

    “统治世界?”

    索克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当初老子攻击埃及根本就是为了好玩而已。因为在冥界太无聊了。所以我想试试看那个守护着埃及的称为最强的三幻神到底是个什么斤两?那个光之创造神又是个什么斤两?我的神祗比光之创造神的神祗要低,但是我不服气,我的力量是无限的,就算神祗低我也要逆给整个神界看。当初我踩碎三幻神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着对神界的蔑视。神界的三幻神,也不过如此。但是没想到,正处于巅峰状态的我,竟然被那个光之创造神一击就灭为了灰烬。真是讽刺。神祗就是力量的差距。这个早就已经知道的真理我竟然到现在这个时候才明白reads;。现在统治世界吗?就算我有这个力量,我也没有了那个心情。我的力量最强的时候,连上位神的一击都抵抗不了,我就算统治世界,又有什么意思?”

    “你现在想要干什么?”

    吴月看着面前的索克。虽然索克在笑,但是声音中却充满了凄凉。明白到无法逾越的鸿沟,心里的那份不甘心溢于言表。这个房间已经利用黑暗能量布置了结界,声音是传不出去的。但是现在,吴月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能这么一句一句的问。

    “不知道。在这两年里我只想要赢过这个胆敢违抗我这个邪神的愚蠢人类。但是赢过了,我发现我根本什么都做不到。之后我会在这个小鬼的心里沉睡吧。直到他死亡的时候,我的灵魂也跟着一起灭亡。”

    索克淡淡的说道。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我已经没有了目标。”

    “索克。”

    吴月看着索克。突然说道。

    “你有想过和人类共处吗?与你心里的那个少年,一同活在这个世界上,像那个无名的法老王一样。”

    “你说的情况我从这个小鬼的记忆里已经了解了。”

    索克右手按在自己的额头上。

    “但是我不愿意。当初的法老王,不过是借着神的名义昭告天下的人类而已,他是人类,当然能够和人类共处。但我是邪神,冥界最强的邪神。冥界里数千万的子民都要臣服于我。我是一切的主宰。如此高贵的我为什么要和卑贱的人类共处。”

    “邪神又不止你一个。你现在也只比人类牛逼上一点。怎么还留着你那连自尊心都不算的不可燃垃圾干什么。”

    吴月也学着索克的姿势坐在床上,拄着下巴无奈的说道。

    “况且逃避一切选择沉睡来解决问题就是最好的方法吗?”

    “......”

    索克躺在了床上,手背放在自己的眼睛上。

    “阿难陀。这么长时间不见,口才见长了。现在的我竟然被你说的哑口无言。呵呵呵......真是脆弱啊我。”

    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在索克的脸上。手的阴影遮挡了索克的脸,吴月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是反射出来的淡淡寒光,显得极其忧伤。

    “......”

    吴月不知道该如何看待面前的邪神。怜悯?不对。蔑视?更不对。到底是什么呢?我现在的这种感情。

    “真是一个没落贵族到达平凡人间的典型例子啊。”

    多尔瓦突然说道。

    “这样啊。”

    终于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就是好笑。没落的贵族因为自尊心而非要与平民撇开关系,但是明明自己根本没有了任何高傲的资本。这种让人看着就非常想笑的感觉。

    “算了。怎么都好。”

    索克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你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到底什么意思啊?”

    吴月愣住了。当初在动漫里牛逼到炸天的索克现在这幅德行,也的确是醉了。

    “阿难陀,那你现在准备干什么?”

    索克突然转过头看着吴月。

    “我现在不是阿难陀,而是吴月。没有了你所说的那种对于邪神应该拥有的骄傲。我现在有家人,有朋友,感觉很幸福。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和我的家人与朋友,好好的活下去。”

    “是吗?”

    索克手背又贴住了自己的眼眶,遮挡住直射眼光的月光。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在吴月以为索克是不是睡着的时候。

    索克的手突然就这么倒了下去。眼睛紧闭。好像突然晕倒了一样。

    “卧槽你怎么回事。现在就陷入沉睡吗?”

    吴月立刻跑到索克身边看着他的情况。

    但是立刻,索克的眼睛就睁开了。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吴月有种强烈的维和感。

    “你是...索克?”

    吴月不确定的说道。这双眼睛和刚才索克那充满锐利而又有些颓废的眼神不同,眼神显得很温和。

    “你好。我叫做貘良了。”

    貘良看着吴月温柔的笑了笑。声音也和刚才索克的颓废不同,也很温柔。

    貘良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刚才的事情我在内心里已经看到了。谢谢你吴月。能够说服索克。”

    “说服我?”

    一个长相和貘良一模一样,但是皮肤却是如土一般的褐黄色,并且左脸颊上有一道十字伤痕的男人灵魂出现在貘良的身旁。

    “我不会被任何人说服。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而已。”

    “盗贼?”

    看到出现在貘良旁边的灵魂时,吴月不禁喊出声。他不是被索克给吸收了吗?

    “我是索克。既然我吞噬了那个盗贼的灵魂,自然能够将我的外形变为他的样子。只是这个盗贼恰巧与这个人类长的一模一样而已。”

    索克环抱着双手漂浮在貘良的旁边。

    “既然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前进的目标,我就暂且相信一下阿难陀你所说的那个生活吧。如果不如我所想的话,我会重新占据这幅身体。”

    “......”

    吴月把嘴巴凑到貘良的旁边小声说道reads;。

    “他的意思是不是说他愿意放过你了?”

    “好像是。其实这两年里和他相处的时间,让我觉得索克其实还是挺有趣的。”

    貘良苦笑的点点头。但是表情也在慢慢的变得认真。

    “不过没关系。就算现在我的实力不如索克,我也能够牵制他。我不会再让他伤害我的任何一个朋友,任何一个亲人。”

    “啊哈哈。这样就好。看来事情算是都解决了。”

    吴月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算是松了口气。本来还以为最坏的情况要到貘良的心里去解决事情,现在只是稍微唠唠嗑就能解决事情,也算是出乎意料了。

    “貘良,现在和你家打个电话吧。你睡了那么久,你家里一定早就快崩溃了。”

    “嗯。说的也......”

    貘良点点头,正想站起身的时候,身体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貘良向后倒在了床上,全身呈现大字型不雅的躺着,闭着眼睛。身体不断的轻微起伏着。看来是睡着了。

    “怎么突然睡了?”

    吴月看着面前的貘良不禁奇怪的说道。

    “不过是在床上睡了两年而已竟然身体就不行了,人类真是脆弱。”

    “那你干嘛还用黑暗能量帮他治疗身体。”

    “废话!这是我宿主的身体。如果不治疗好我连控制都是困难。”

    漂浮在空中的索克一边用充满着黑暗能量的右手贴在貘良的身体治疗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

    “哦......”

    这就是,传说中的,傲娇?邪神在傲娇?艾玛我现在怎么肚子那么疼呢?笑的话索克会不会生气reads;。

    “索克。你说我是阿难陀,那你能不能说一下关于我的具体信息?”

    吴月又重新坐回了床上。

    明天要和那个没事找事的混蛋决斗,估计没什么时间,有什么问题就趁现在问了吧。

    “谁知道呢!”

    怒了!

    “喂你......”

    “因为我们两个根本不熟。就算我想说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索克一边持续向着这幅身体输送黑暗能量来治疗身体,一边淡淡的说道。

    “什么?”

    吴月愣住了。

    “邪神是神。是冥界里的最高级别,接近无限的存在。为了打发几乎于无穷无尽的时间,平时邪神几乎都处于沉睡状态。只有偶尔睡醒的时候出去逛逛。然后回来继续睡。因此邪神与邪神之间并没有多少联系。”

    索克说道。

    “更别说阿难陀你以前就是个喜欢独处的家伙。在我们生存于冥界的数万年时间里,我们也只有见过几次面而已。”

    “也就是说,你对我完全不了解啊。那样子呢?你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那到底是什么状态?难道真是蛇的形态吗?

    “谁知道呢。”

    “哎?”

    吴月又愣住了。

    “我们不是见过面吗?”

    “神怎么可能只有一种形态。”

    索克理所当然的说道reads;。

    “我当初攻占埃及的时候所使用的恶魔与蛇结合的状态就是我利用黑啊能量即兴创造出来的躯体而已。我们邪神不像神界里的那些神,我们只要想的话,就可以利用冥界里无穷无尽的黑暗能量为我们自己创造出任何我们想要的形态。因此经过漫长的时间,我们早就忘了自己最初的形态。而且阿难陀你又特别喜欢人类,总是以人类的状态出现。至于你的本体,估计就算见过我也忘了。”

    “这样啊。我喜欢人类吗?看来我是个不错的邪神。”

    这样的话应该不是什么喜欢毁灭人类的邪神。也是松了口气。

    “邪神不讨厌人类吗?除了我以外的。”

    “神不会讨厌任何人。不论是邪神或者是神界的那些神。就像人类不会讨厌动物一样。”

    索克说道。

    “但是邪神看待人类的方式也和人类看待牲畜的方式一样。杀人根本不会有感觉。所以如果邪神被惹怒了,同样会毫不留情的杀人。”

    “好了。”

    索克收回了手。然后高高的抬起手,一巴掌抽在了面前正在沉睡的貘良的脸上。

    “疼疼疼疼。”

    貘良捂着自己的脸立刻就醒了过来。左右看了看,看到吴月离自己比较远后,矛头立刻转向飘在身旁的索克。

    “索克,你为什么突然打我。”

    “想打你。有意见?”

    索克漂浮在空中,双手环抱着说道。

    “......”

    貘良也并非生气。扶着自己的额头一脸的无奈。

    “你连续睡了两年的确身体有些不适。刚才索克在帮你治疗。现在身体应该好多了吧。”

    吴月赶忙打着圆场reads;。

    “嗯?真的。身体的确充满力量了。”

    貘良看着自己的双手惊奇的说道。

    “那么要赶紧联系护士。我要赶紧向家里通报一下。”

    貘良立刻按动床头的呼叫电话。和那边说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真是谢谢你吴月。”

    挂断电话后,貘良站起身向着吴月低头道谢。

    “如果没有你的帮忙估计我还要和索克僵持下去,可能要睡得更久。”

    “没关系。我也没做什么。真的。”

    倒不如说你不怪我打破僵持的局面我已经很感谢了。

    “喂阿难陀。”

    索克突然漂浮到吴月的面前。

    “你的灵魂和这个世界的人灵魂格格不入,你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你看的出啊。”

    吴月惊奇的看着索克。

    “好歹我也是邪神。就算已经没有了我那无限的力量,基本的能力还是存在的。”

    索克一脸轻视的表情。

    “这种观看别人灵魂的能力你也应该有才对。”

    “这个到的确是。”

    吴月觉得头有些疼。

    原来我能够看到别人灵魂波动的能力,是因为我是邪神吗?这个设定有些乱,我是邪神的转世?这个想法也不是没想过,但是这样的话格斯大哥应该早就看出来了。可是格斯大哥说自己的灵魂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灵魂。和邪神那恐怖到极点的灵魂根本不一样。那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这么说起来,自己和邪神应该是有些关联的reads;。算了,以后再慢慢寻找方法吧。”

    “喂索克!你很赫尔阿克地吗?”

    “恨她?为什么?因为她消灭了我吗?”

    索克突然笑了起来。

    “狮子和老虎大家。老虎会因为输给了狮子而怨恨狮子吗?实力的不足是我的原因,我没有怨恨她的理由。不过,毕竟一个是光中的神,一个是邪神,算是合不来吧。”

    “邪神和光之创造神一直合不来吗?”

    “一个是神界,一个是冥界,两者又没有交集。根本不会见面。唯一见面的一次还是被人类请来消灭邪神,要说合得来,的确不太可能。”

    索克想了想后说道。

    “但是活了那么久也不是白活的。我想冥界的五位邪神对光之创造神都没有太大芥蒂。只有弱者才会对比自己强的人咬牙切齿。”

    也就是说邪神并不讨厌神界的神,只是想证明自己吗?但是邪神和光之创造神并没有往来,那么自己看到光之创造神的卡片时看到的景象又是怎么回事?不过还是不要对索克暴漏一切比较好,还是很难相信他。

    “彭!”

    病房的大门突然被打开,刚才在三楼看到的小护士站在门口。惊讶的看着坐在病床上的吴月和貘良。

    “病人...你醒了?”

    护士看着貘良声音都颤抖了。

    “医生说你绝对不可能醒过来了。”

    “我是醒了。那个,这么晚了还打扰你真是对不起。我现在想和家里打个电话。可以借一下手机吗?”

    貘良看着护士礼貌的笑着说道。白净的脸蛋闪烁着温和的光芒。

    “哦好。”

    护士赶忙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手机,走过去递给貘良reads;。

    “谢谢。”

    貘良接过手机礼貌的笑着。

    “哦。”

    护士的脸蛋有些发红。毕竟貘良长的很帅,笑起来也很好看,会脸红也很正常。

    护士扭头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些惊讶,也有些怪异。看来自己能够唤醒这个沉睡两年的人的确很让人吃惊。但是你那怪怪的眼神什么意思?难不成认为我们两个有啥不正当的关系吗?就算头发都是银色但是那是巧合。

    “给。”

    电话打的很快。只是不到一分钟就挂断了。貘良微笑着把手机还给了护士。

    “等一下我的父母就会过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没事。那个...那么我先走了。如果还有什么事情尽管叫我。”

    护士向着貘良点点头。又向吴月点点头。走出了这个病房。

    “既然你也醒了,我也该回去了。”

    吴月站起身。

    “真是麻烦你了。请问吴月,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之后我想登门道谢。”

    貘良看着吴月笑道。

    “我现在没有住所,暂住双六爷爷的家。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的。”

    吴月不好意思的说道。

    “就算你这么说。我的父母肯定也不会答应的。”

    貘良笑了笑。

    “这么晚了我也就不留你了。吴月你路上要小心。”

    “我可是那个所谓的邪神。不用担心我的安全。”

    吴月指着自己自信的笑道。

    “嗯。那么再见。”

    貘良微笑着向吴月挥挥手。自始至终貘良都是一副微笑的样子,这种笑容估计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阿难陀。在你走之前,我问你个问题。”

    飘在空中的索克突然说道。

    “什么?”

    突然被叫住,吴月转过头奇怪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索克。

    “你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一次意外吗?”

    “嗯。”

    吴月点点头。

    “阿难陀。看来你当人类太久了已经忘了,我来告诉你一件你当初经常说的话吧。”

    索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