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碰见羽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一十五章 碰见羽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是的。 如果是一般的卡片的确没问题,但是这些卡片的确非常难得。而且有部分卡片电脑内根本没有资料,凭卡片本身的精美材质和精致做工可以看出应该是刚出的卡片。如果是真卡的确是千金难求,但是如果是假卡,我们小点可承受不起损失。”

    男人苦笑着说道。

    “所以如果吴月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希望可以压低一下价格。我们出五万元把这些卡片都买下来。如何?”

    “三十万变成五万了。我这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了。”

    吴月不好意思的搔搔脸蛋。

    “虽然不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情啦。但是这前后价格差的也太大了承受不住。那么要怎么样才能确定这些卡片是真卡呢?”

    “很可惜。因为你的卡片太过精美,说是真卡都不会有人怀疑。只不过吴月你一个孩子拿出这些卡片就有些让人在意了。这样吧。如果吴月你能够提供你的详细家庭地址和承担人的话,我们可以按照刚才的价格进行收购。”

    “家庭地址啊...这个还真的没办法呢。”

    吴月摸着后脑勺苦恼的说道。我现在倒是真的想找个好地方住下呢。

    “这样就真的没办法了。我们没办法按照原价收购。当然,如果吴月你真的缺钱的话,你倒是有个别的东西可以卖。”

    “你指这个?”

    吴月抬起左手,指指决斗盘。从刚才开始你的眼神就跟黏在上面一样,再傻都知道你想要这个决斗盘了。

    “是的。不瞒你说,我的兴趣是收集决斗盘。吴月你的决斗盘和卡片一样非常的精美。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愿意出五十万买下你的决斗盘。”

    “五十万。的确是不错的价格。不过没的谈。这是我爸给我的,我可不打算随便送人。卡片还给我吧。我去别家问问。”

    “等等等等。”

    看到吴月要拿回卡片男人立刻急了。

    “要不这样吧吴月。你是决斗者,对吧?”

    “这是肯定的啊。”

    “那么我们来一场决斗吧。如果我赢的话,我希望你能以六十万的价格将这个决斗盘转让给我,我同时还会送你本店最好的一个决斗盘。如果你赢了,你的决斗盘我也不要了,我用原价收购你的卡片如何?如果你的决斗实力过关的话,我想你也不会是骗子。毕竟决斗是心与卡片的碰撞,混蛋是不可能有强大的实力的。”

    “哦哦。听着不错哎。”

    吴月摸着下巴表示赞同。这老板看起来人还是不错的嘛。这样的话决斗盘给他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右手里还放有三个备用的决斗盘。

    “我答应。”

    “那好。翔太,你来和吴月决斗吧。”

    男人看向旁边的售货员。

    “好的。”

    售货员从柜台下拿出决斗盘戴上,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卡组插好。

    嘛,谁都好啦。反正决斗的话也没差。吴月也插好决斗盘。

    “那么请跟我来吧。后边有空地。”

    老板指向后方的大门。

    “了解。”

    跟着老板和售货员走入后方的大门后,吴月等人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房间。看来是用来堆放卡片货物的地方。角落里还放有一堆箱子。

    “好大啊。”

    吴月看着周围说道。

    “毕竟关于决斗的各种东西都要进货。只是今天货物比较少,这里空出来了。就在这里决斗吧。”

    老板看着二人说道。

    “可以。那他们呢?当观众?”

    吴月指着旁边的一堆人说道。这些都是刚才在店内顾客。一听到有决斗都跟着过来了。话说店内不用管吗?

    吴月从口袋里掏出决斗眼睛戴上。

    “你那是什么?怎么只有一个镜片?”

    翔太看到吴月的决斗眼镜,不禁奇怪的问道。

    “决斗眼镜。算是小型电脑,在我看到没见过的卡片时可以直接显示卡片资料。也可以确认我的盖牌和墓地。要不然卡片盖多了很容易弄混。”

    “真是便利的眼镜啊。中国那边已经出这种东西了吗?”

    “不。我想只有我这一个。不用介意,继续决斗就好了。”

    吴月和翔太两人互相洗对方的卡组后,重新插入了卡组。当然吴月的决斗盘在卡组插入后还自动进行了洗牌。

    “你的决斗盘还带自动洗牌啊。这么高级?”

    “啊哈哈哈。所以才不一样啊。”

    差了几个世纪的科技,能一样吗?不过这样就好了,决斗的话应该就不会出现什么状况了。

    两人站好后打开了决斗盘。

    ““决斗!””

    随着指令发出,两人的生命值计数器显示出来。

    吴月LP:8000.翔太LP:4000.

    ......出现状况了......

    “喂!为什么你的生命值是8000啊?玩我是吗?”

    翔太顿时大声指责。

    “啊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我这就调回来。”

    我擦咧忘了这个时候的生命值还是4000了。要赶紧调回来。

    “声控指令开启。”

    “声控指令开启。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主人?”

    决斗盘发出甜美的女声。

    “将初始生命值调为4000.”

    “了解。”

    吴月旁边的生命值计分板顿时开始不断下降,到达4000点。

    “这下好了。开始决斗吧。”

    周围的人完全愣住了。

    在吴月说完的瞬间,吴月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等人高的巨大骰子开始旋转。当然,翔太前面还是什么都没有。

    “这又是什么玩意?”

    翔太又愣住了。

    “啊哈哈哈哈。如你所见就是个骰子。”

    吴月摸着头尴尬的笑着。我擦忘了这里的决斗盘还没有投骰系统了。

    “就把这个当成是先攻的条件了。猜单双吧。你先猜,我选另外一个。猜对的人有先攻选择权,如何?”

    “不错。那么我选双。”

    “我就选单。”

    吴月和翔太专心看着场地上不断旋转的骰子。周围的观众都惊奇的看着吴月的决斗盘。中年男人看着吴月手中的决斗盘充满了欣赏的神情。

    停下后,是4.

    “很好。是我选择先攻。那么就由你来先攻吧吴月。我来看看你的卡组是什么?”

    翔太看着吴月笑道。

    “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吴月抽出五张卡。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后说道。

    “我召唤......”

    “等等!!!”

    一声大吼吓得吴月差点没把手牌扔了。

    “干...干嘛?”

    吴月赶忙抓稳自己的手牌,看着刚才吼自己的翔太问道。

    “你还没抽牌啊。到底会不会玩?该不会还是新手吧?”

    翔太看着吴月的表情明显不友善起来。

    “这样啊。说的也是。抱歉啊。”

    吴月再次摸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周围的观众都看着吴月肆无忌惮的笑。都把吴月当成是新手一样嘲笑了。

    这下不好玩了。如果被当成是新手的话就可能认为自己是利用卡片招摇撞骗的骗子了。还是认真决斗吧。

    “那么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看着抽到的卡片后说道。

    “埋伏一张卡。召唤卡片机车(等级2,攻击力800,守备力400)。发动卡片汽车的效果,主要阶段1才能发动,解放这张卡,抽两张卡。然后进入结束阶段。回合结束。”(40006)

    “开场竟然什么怪兽都没留下。果然是新手吗?话说那个卡片汽车是什么卡片啊,从来都没有见过。”

    翔太虽然抱着疑问还是抽出了卡片。

    “我的回合,抽牌。发动魔法卡,增援。选择卡组中一只等级4以下的战士族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冲锋陷阵的队长。然后召唤冲锋陷阵的队长(等级3,攻击力1200,守备力400)。发动冲锋陷阵的队长效果,这张卡召唤成功的时候,从手牌把一张等级4以下的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第二张冲锋陷阵的队长。冲锋陷阵的队长在的话,对方不能攻击其余的战士族怪兽。两张怪兽可以相互保护,这样你就无法攻击了。然后发动永久魔法联合军。自己场上的战士族怪兽攻击力上升自己场上战士族和魔法师族的数量乘以200的数值。两只战士族怪兽在,因此两只冲锋陷阵的队长攻击力都到达1600点。战斗了,两只冲锋陷阵的队长,攻击玩家。”

    “启动盖牌,速攻魔法。沉睡绵羊。我的场上出现四只沉睡绵羊衍生物守备表示。”

    吴月打开盖牌后,四只颜色各异的小羊出现到吴月场上,还在不断的打着瞌睡。但是立刻就被两位穿着铠甲,拿着双手剑的战士开为了两半。还剩下两只绵羊。

    “被躲掉了吗?不过也好。如果你真的只有那种程度的话也没意思了。”

    翔太看着吴月笑道。

    “回合结束。”(40003)

    “唉......”

    吴月突然叹了口气。抽出了卡片。

    “怎么?抽到不好的卡片了?”

    “倒不是。只是觉得有些怪怪的。不自觉叹气了。”

    吴月无奈的搔着脸颊。之前碰到的那些决斗者卡组是一个比一个诡异,实力是一个比一个强。但是现在看到中规中矩的战士族卡组,突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不过也没有继续缠下去的必要了。普通的卡组也没有太好的连锁。而且这里的生命值还这么低,感觉总有些不安心。

    “我发动魔法卡,光之援军。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送入墓地,选择卡组中一张光道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光道暗杀者莱登(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1000)加入手牌。”

    “光道?那是什么怪兽?”

    “强烈堆墓的卡组。我召唤光道暗杀者莱登攻击表示。然后发动光道暗杀者的效果,一回合一次,选择卡组最上方两张卡送入墓地。送入墓地的怪兽有光道怪兽的场合,光道暗杀者攻击力上升200.我的怪兽是......”

    吴月翻开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看了看后展示道。

    “卡片是冥府之使者和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没有光道怪兽,所以光道暗杀者攻击力不上升。将一只绵羊衍生物攻击表示,然后发动魔法卡强制转移。双方选择一只怪"shou jiao"换控制权。我选择攻击表示的绵羊衍生物。你场上两只怪兽一样,所以只能选择冲锋陷阵的队长。交换控制权。”

    吴月场上还打着哈欠的绵羊衍生物和翔太场上扛着双剑的战士所在场地发生一阵晃动,怪"shou jiao"换了场地。

    “糟了!没有两只冲锋陷阵的队长的话,封锁就不成立了。”

    看到这个情况翔太不禁流下一滴冷汗。看着自己的手牌,死者苏生,一族的团结和哥布林突击部队。排不上用场。

    “然后发动魔法卡,迷你化。解放自己场上一只怪兽,选择对方场上一只怪兽,怪兽攻击力变为0.而且怪兽在被战斗破坏的时候,给与对方怪兽攻击力数值的伤害。解放绵羊衍生物,你场上冲锋陷阵的队长攻击力变为0.战斗了。冲锋陷阵的队长,攻击你场上的冲锋陷阵的队长。”

    翔太场上的冲锋陷阵的队长半跪在了地上,手中的剑插入了地面。而吴月场上的冲锋陷阵的队长则是挥舞着手中的双剑向着翔太场上的怪兽冲去,一道寒光闪过,翔太的怪兽被砍为了两半。怪兽发出了爆炸,翔太的生命值在瞬间降低2400,到达1600点。

    “糟糕了。”

    “光道暗杀者,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光道暗杀者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向着翔太冲去。镰刀猛地一个挥舞,翔太的生命值直接化为0.

    “这样就行了吧。”

    吴月看着对面的翔太笑道。

    “能证明自己吗?”

    “论实力来看的确是没的说呢。竟然这么简单就把我一回杀了。”

    翔太摸着头无奈的说道

    “很好。虽然没得到决斗盘有些可惜,但是也看到了不错的决斗。”

    男人走过来笑着说道。

    “吴月你的实力很漂亮呢。决斗盘的技术也没的说。的确能够证明你自己。但是吴月,恕我直言,你一开始的表现有些奇怪。你又不像不会玩决斗,不可能会有一开始的那种失误。还有那8000的生命值。那是怎么回事?中国的特有决斗吗?”

    “算是吧。不用管了怎么样都好。那你能把钱给我吗?我接下来想要去找游戏先生。没钱就没办法了。”

    “既然是约定也没办法。给你,这里面是三十万。”

    男人走过来将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吴月。

    “不过那么棒的决斗盘我真的很想要。吴月,不打算考虑下吗?我可以出更高的价钱。”

    “不用了。这个决斗盘我用起来挺顺手。就不卖了。有了些钱就有了不少底气。多谢了老板。”

    吴月向两人摆摆手就打算撤退。就算游戏不在了双六老爷子应该也在,有双六老爷子在的话应该有办法找到海马。海马的话,肯定有办法帮自己解决下现在的情况吧,毕竟海马遇到了那么多的非正常事件,又和格斯大哥一样是个面硬心软的傲娇,肯定会帮自己的。

    “咻咻咻。真是有趣的决斗盘啊。”

    在吴月刚刚打算撤退的时候,一阵奇怪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

    一个小个子站在了吴月的面前。一米六的身高,穿着一身绿色的外套,绿色的短发,少爷头,还带着一个金眶眼睛。

    这么熟悉的样子,还有这下贱的笑声,没跑了,游戏中的反面路人甲,昆虫羽蛾。

    “那个啥?你想要?”

    吴月看着面前的羽蛾。作为动漫中的反派,没什么实力还一天到晚用些卑鄙的贱招,看来这次要小心点才行。

    “当然了。来决斗吧。如果我赢了,就把决斗盘给我。”

    羽蛾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一脸贱笑。

    “我赢了呢?”

    “你想要什么?”

    “带我去游戏先生的家。”

    刚才想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游戏先生在哪里。既然羽蛾在,就不愁怎么找不到头了。

    “咻咻咻。简单。那么来决斗吧。”

    羽蛾打开了决斗盘。吴月也站好打开了决斗盘。

    “决斗!”

    喊过后,吴月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骰子。

    “以此来选择先攻吗?那么我选择单好了。”

    羽蛾看着吴月面前的骰子后说道。

    “我就是双。”

    骰子停下后是5.又猜中了啊。

    “咻咻咻。运气真好。那么我就先攻了。我的回合,抽牌。”

    羽蛾似乎很自信,看着吴月一直的笑。

    “我埋伏一只怪兽。然后埋伏两张卡结束这回合。”(40003)

    “那么不客气了。我的回合,抽牌。”

    看到抽到的卡片后吴月说道。

    “舍弃手中的黄泉青蛙,特殊召唤手中的鬼青蛙(等级2,攻击力1000,守备力600)。发动鬼青蛙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中选择一只等级2以下的水属性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等级2的粹蛙。发动墓地中粹蛙的效果。除外墓地中一只名字带有蛙的怪兽,粹蛙从墓地特殊召唤。接下来两只怪兽为祭品,出来,堕天使阿斯蒙蒂斯(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

    场上的两只青蛙化为了光芒消散在了空中,而光芒在空中凝聚,突然铺天盖地的黑色羽毛席卷而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空中,淡淡的俯瞰着众人。

    阿斯蒙大哥,我就在这里,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啊。就算有你的分身在他也完全排不上用场,虽然看着阿斯蒙蒂斯觉得安心不少。

    “战斗了。我用阿斯蒙蒂斯攻击你的盖牌怪兽。”

    天空中的阿斯蒙蒂斯抬起自己的右手,一道黑色的光芒冲向了羽蛾场上的盖牌怪兽。怪兽翻转过来,是一只通体青色的昆虫。

    “发动共鸣虫的效果。这张卡被战斗破坏送入墓地的时候,选择卡组中一只攻击力1500以下的昆虫族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代打蝗虫(等级4,攻击力1000,守备力1200)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被躲开了吗?回合结束。”

    “连张盖牌都不盖吗?”

    “我的卡组陷阱卡很少。就这样回合结束。”(40003)

    “陷阱卡很少?那可真是个好消息。我的回合抽牌。”

    羽蛾猛地抽出卡片说道。

    “发动魔法卡蚂蚁增殖。献祭自己场上一只昆虫族怪兽,在场上特殊召唤出两只兵蚁衍生物(等级4,攻击力500,守备力1200)。我选择场上的代打蝗虫为祭品,在场上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出两只兵蚁衍生物。然后发动代打蝗虫的效果,这张卡送入墓地的时候,选择手牌中一只昆虫族怪兽特殊召唤。出来吧我最强的怪兽,昆虫女王(等级7,攻击力2200,守备力2400)。”

    出现了啊,等级又高攻击力又低效果又渣样子又丑的怪兽。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选择这张卡为王牌。

    巨大的丑陋女性蜘蛛出现在了场上,发出阵阵刺耳的嘶吼。出现到场上后,攻击力开始上升,到达2800.

    “昆虫女王在场上时,攻击力会上升自己场上昆虫族怪兽数量乘以200的数值。场上有三只昆虫族怪兽,所以攻击力上升600点。接下来打开盖牌,陷阱卡DNA改造手术。宣言一个种族,场上怪兽种族全部变为宣言的种族。我当然宣言昆虫族。这样加上你的堕天使,昆虫女王攻击力再次上升200点,到达3000点。”

    羽蛾打开自己的盖牌,场上的怪兽顿时开始发生了变异。阿斯蒙蒂斯的身上也开始出现了一些诡异的触角,看起来违和感爆表。真不知道虫子到底哪点好看了。

    “召唤沙漠守护者(等级4,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因为又多了一个昆虫族怪兽,所以昆虫女王的攻击力到达3200点。战斗了。昆虫女王,攻击堕天使阿斯蒙蒂斯。昆虫女王每回合必须奉献一只祭品才能攻击。我奉献一只兵蚁衍生物。昆虫女王的攻击力下降200,到达3000.昆虫女王,攻击堕天使阿斯蒙蒂斯。女王之光!”

    昆虫女王一口咬住了旁边的兵蚁,将其吞入肚中。然后张开自己的嘴巴对准了阿斯蒙蒂斯。阿斯蒙蒂斯也抬起自己的右手对准昆虫女王。昆虫女王口中吐出一道巨大的光芒冲向阿斯蒙蒂斯。而阿斯蒙蒂斯则是手中射出一道黑色的光束。光与光的冲击在空间发出一阵巨大的爆炸。

    烟雾散去后,昆虫女王还是安稳的呆在场地上。发出阵阵的刺耳叫声。而吴月场上的阿斯蒙蒂斯也没有消失。而是变为了两个。诡异的是,两个阿斯蒙蒂斯衣服却改变了。由先前的黑色盔甲变为了一个绿色盔甲一个红色盔甲。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但是攻击力却有所改变。一个是1800点的攻击力,一个是1200的攻击力。

    “沙漠守护者在自己场上的昆虫族被破坏的时候可以作为代替破坏这张卡。因此昆虫女王得以保存。但是你的怪兽是怎么回事?”

    羽蛾奇怪的看着吴月。

    “堕天使阿斯蒙蒂斯的效果,这张卡被破坏送入墓地的时候,在场上特殊召唤一只阿斯蒙衍生物和蒂斯衍生物。”

    吴月伸出食指和无名指说道。

    “而且这两个衍生物还有着个自的特殊能力。攻击力1800的是阿斯蒙衍生物,这个衍生物不会被卡片效果破坏。攻击力1200的是蒂斯衍生物,这张卡不会被战斗破坏。”

    “切。真是麻烦的怪兽效果。”

    “喂。那个白头发的好厉害啊。”

    旁边的人开始议论纷纷了。

    “竟然能和那个职业决斗者打成平手。而且还可以一回合召唤出攻击力3000的上级怪兽。手里不简单啊。”

    “但是卡片有好多都没有见过。什么时候出的新卡啊?”

    “看来我们要多抽卡才行。”

    无视旁边的议论。吴月倒是觉得有一条很有趣。

    “羽蛾。你是职业决斗者?”

    “半年前刚刚得到的职业证书。有什么意见?”

    羽蛾看着吴月。

    说起来,羽蛾的感觉都有些怪怪的。和动漫里虽然大致一样,一样的打扮和笑声,但是却总有些差别。

    “为了胜利扔了游戏的艾克佐迪亚,派人往城之内的卡组塞寄生虫,为了胜利又将灵魂出卖给多玛,在决斗中又说出那种过分的话刺激游戏先生。当初看着你做的那些事我都想过去抽你。简单的说,不论是阴暗的性格还是卑鄙的思想与手段,阴暗程度五颗星。这样的你为什么能够拿到职业证书?这玩意难道现在很好到手吗?”

    “过去的事了。别提了。”

    羽蛾捂住自己的脸蛋胡乱的挥挥手。

    “决斗继续。别再让我想起以前的混蛋事了。我也有在反省。”

    “你有反省吗?让人很意外啊。”

    “因为从多玛那件事后,龙崎那家伙和我说了很多,我也想了很多,就是这样。不废话了。继续继续。”

    羽蛾说道。

    “因为攻击力不如你的两只怪兽,所以我不在继续攻击。发动永久魔法,除虫网。这样你的昆虫族怪兽就不能攻击。只要DNA改造手术还在场上,你就不能攻击。接下来昆虫女王的第二个效果发动,战斗破坏你的怪兽回合结束时,在场上攻击表示特殊召唤一只昆虫衍生物(等级1,攻击力100,守备力100)。回合结束。”(40000)

    做好防御和攻击了吗?还有那张一直未发动的盖牌,应该是为了保护发动的卡片才是。区区羽蛾做到这种程度也算不错了。不过,就算不攻击也有办法一点点折磨你。

    “我的回合,抽牌。”

    看到抽到的卡片后,吴月嘴角咧了起来。嘛,充其量也就是那种程度的封印。

    “我召唤光道魔法师莉拉(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200)。光道魔法师可以将攻击表示的这张卡转为守备表示来破坏场上一张魔法陷阱卡。”

    “切。”

    “原来如此,盖牌不是防止召唤的吗?发动光道魔法师的效果,将光道魔法师转为守备表示,破坏你的DNA改造手术。”

    光道魔法师蹲了下来,手中的手掌发出了一阵光芒,一道光束瞬间冲到羽蛾立起的卡片上,卡片化为了碎片。

    “除外墓地的鬼青蛙,特殊召唤墓地的粹蛙。接下来将场上的蒂斯衍生物,粹蛙和光道魔法师三只怪兽为祭品,特殊召唤手中的命运英雄血魔D(等级8,攻击力1900,守备力600)。”

    “什么!”

    场地突然从口中流下一滴血。血液在地面上蔓延的越来越大,刚好扩散到两人的脚下。一个黑色的怪兽慢慢从血池中升起。

    “竟然是血魔?”

    羽蛾惊愕的看着怪兽。

    “发动血魔D的特殊能力,一回合一次,选择对方一只怪兽作为装备卡给此卡装备,上升装备怪兽攻击力一半的数值。我选择昆虫女王装备。昆虫女王的攻击力是2200点。因此血魔的攻击力上升1100点,到达3000点。血魔D,攻击昆虫衍生物。血色冲击!”

    “启动盖牌,陷阱卡神圣光照反射力量。破坏所有攻击表示的怪兽。”

    羽蛾立起的卡片让羽蛾怪兽的前面出现了一层透明的屏障,血魔D射出的血液尖锥冲到屏障上全都反射了回来。

    “果然呢。发动速攻魔法,我身作盾。支付1500分的生命,破坏怪兽的效果发动无效。”

    吴月将手牌插入决斗盘。反射回来的尖锥都奇迹的拐了一个弯,向着吴月冲过来。吴月被血锥刺穿,生命值下降1500点,到达2500点。但是与此同时,血魔D再次扇动翅膀出现了数不胜数的血液尖锥向着羽蛾冲过去。昆虫衍生物被尖锥刺穿,羽蛾的生命值开始下降,到达1100点才停止。

    “这样就完结了呢。为了打到我而将兵蚁作为攻击表示真是最大的失误啊。阿斯蒙衍生物,攻击兵蚁衍生物。”

    蓝色盔甲的阿斯蒙衍生物抬起右手的食指,食指射出一道光束冲到兵蚁身上,光束贯穿兵蚁冲到羽蛾的身体,羽蛾的生命值在瞬间归0.

    “什么?我...竟然这么就输了...”

    羽蛾惊愕的看着自己的生命值,完全接受不了。

    这么低的生命值,一回杀太容易了啊。

    “怎么样都好吧。总之现在先带我去游戏先生的家吧。别耍赖哦。”

    敢坑我小心我扁你。在看动漫的时候我就已经非常想揍你了。洒家的手刀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

    “切。我知道了。走吧。”

    羽蛾虽然还是不爽,但是还是向外走去。吴月赶忙也一起跟上去。

    游戏的家离这里并不远,只有约二十分钟的路程便走到了。关于羽蛾的问题吴月有问过羽蛾,毕竟之前他对游戏做了过分的事情,有没有向他道歉之类的。本来以为按照动漫情节,像羽蛾这种混蛋应该不会道歉才对。没想到他的回答竟然出乎预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