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零八章 夺取光之创造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零八章 夺取光之创造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刚才看到光之创造神的时候听到的,似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很朦胧,根本看不清楚,她似乎说我叫做什么,但是被游记打断了没有听到。 ”

    吴月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游记。

    “等一下在和格斯大哥说吧,我现在继续决斗。”

    “吴月,就算你拿到了光之创造神又怎么样,你现在的手牌只剩下光之创造神,已经没有手段......”

    游记突然发现了什么,表情有些深思。

    “看到了?”

    吴月笑着看着游记。

    “那张一开始就盖下去的盖牌吗?”

    游记的额头上留下一滴冷汗。

    “但是根本没用。双重魔法的话你手牌没有魔法卡,死者苏生你已经用过,魔法石的采掘你手牌不够,到底会是什么卡?”

    “都不是。而是一张有些无赖的卡片。”

    吴月嘴角咧起一抹贱笑。

    “毕竟对我来说,如果没有我想要的东西的话,我就会选择一些非常手段。”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个。启动盖牌,陷阱卡盗墓者!”

    吴月的盖牌突然立起来,从里面跳出一个扛着铲子的绿衣小人嘿嘿的笑着。

    “什么?”

    “盗墓者的效果,选择对方墓地中一张魔法卡加入手牌,使用那张卡片时我会受到两千分的生命。我选择你墓地中的,当然是死者苏生!”

    游记的墓地中弹出一张卡,在空中旋转着向着吴月飞去。吴月抬手接住展示给游记,嘴角不断的上扬着。

    “这样就足够了。”

    吴月将死者苏生插入决斗盘。这样你对于神的那份亵渎就足以承担了。

    “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选择墓地中一只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你墓地中的欧西里斯的天空龙。”

    天空中再次闪耀起一阵雷光,伴随着一声充满威严的怒吼,欧西里斯的天空龙从天空中盘旋而出,冲到了吴月的上空。

    吴月抬起头看着天空。站在自己身后的巨大蓝色巨人,盘旋在天空中的红色巨龙以及散发着巨大光芒的太阳神。

    真是奇怪啊,为什么会有种淡淡的怀念呢?难不成我是中二之魂真正的爆发了?还是我的前世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嘛,不论怎么样,自己这一世已经足够了,还是不要被乱七八糟的东西束缚住就好。

    “怎么...怎么可能?”

    游记惊讶的不断退后。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我将场上的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欧西里斯的天空龙,太阳神的翼神龙为祭品,出来吧,给与世界光与未来的神,光之创造神,哈拉克提(等级12,攻击力?守备力?)!”

    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奥西里斯的天空龙和太阳神的翼神龙分别化为了蓝色的光芒,红色的光芒和金黄色的光芒冲向了天空,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丝曙光。光芒并不耀眼,非常的温和,也非常的温暖,但是却充满了神圣,让人不禁觉得有种产生信仰的感觉。

    一位女性缓缓的从光芒中诞生。全身都穿着黄金制成的衣服,光芒下闪烁着淡淡的流光。女性出现在光芒中后并没有继续降落,而是静静的漂浮在空中,微微俯身看着地面。周围的观众都被这一幕看傻了,愣愣的看着天空。

    (“从现在开始,你叫做阿难陀。这是我创作的词汇,它的意思是未来。所以不论你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害怕。你拥有着未来。”)

    又是那个声音,阿难陀...未来...这句话明明不是自己所了解的任何语言,不是汉语,英语,日语,甚至发音都听不清楚,但是自己还是理解了意思。阿难陀,那不是我之前写的妄想日记里自己的名字吗?而且据格斯大哥之前说的,阿难陀是冥界四邪神之一,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和光之创造神扯上关系。

    吴月摇摇头,指着对面的游记喊道。

    “发动光之创造神的效果,这张卡在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决斗者无条件获得这场决斗的胜利。光之创造神出现的瞬间,我的胜利已经奠定了。是我赢了!”

    光之创造神微微抬起了自己的手掌,双手聚集到了自己的胸前。手心中光芒涌动。突然间,光芒闪烁,巨大的光芒眨眼间笼罩在了整个场地。光芒让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禁闭上。而在同时,游记的生命值开始疯狂的下降,数字不断的变换着。眨眼间,降到了0.

    “啊!!!!!!!!!!!!!!!!!!!!”

    游记在被光芒笼罩的时候,发出了恐怖的惨叫。在光芒中放佛受到冲击一样突然向后跌去,在地上撞击了数次,躺在了地面上一动不动。

    游记的生命值降到0之后,哈拉克提慢慢的升上空中。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啊...啊!!!!!!!!!!!!!!!!!!!!!!!!!!!!!!!!”

    这个时候观众似乎才反应过来,发出了震动整个场地的呼喊声!

    “哦哦哦哦哦!!!没想到最后是吴月选手利用了游记选手的卡片获得了胜利,真是出乎意料!”

    一直漂浮在空中打着酱油的裁判再次展示了那巨大的嗓门,吼声配合上话筒的提音,让吴月不禁捂住了耳朵。

    “那么请二位选手到台下休息三分钟,整理一下自己的卡组,然后三分钟之后请再次开战。我们,期待着你们新一轮的精彩决斗。”

    吴月转过身看着对面已经慢慢从地面上爬起来的游记,拿起卡组上的光之创造神,走向了游记。

    “还给你。”

    “......”

    游记抬起头看着吴月,瞳孔飞快的抖动着。抬起头缓缓的接住了吴月递过来的卡片,手也在轻微的颤抖着。

    因为刚才的冲击,精神受到了太大的伤害吗?

    吴月看着渐渐站起身走向台下的游记。

    笼罩在游记身上的那层奇怪的光消失了,现在的游记和之前判若两人,太弱了。这样的话根本毫无挑战性可言。

    吴月走入了观赏室,进入观赏室后,吴月不禁楞了一下。

    有一堆双胞胎正坐在观赏室的沙发上。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环抱着双手倚在沙发上闭目沉思。另一个穿着类似古代算命一样的中国服,端着一杯清茶正在慢慢品尝。

    命......又遇到这个让人感觉不详的家伙了。旁边这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人又是谁?

    “首领......”

    看到命和旁边的黑衣男人时,游记有些无助的说道。

    “对不起...我输了。”

    “没关系。虽然再次出乎意料,但是也在情理之中。”

    命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游记微微笑着说道。

    “毕竟吴月也是打败了我的人呢。真是精彩的决斗,吴月。”

    “......”

    黑衣男人微微睁开了眼睛,转过头看着吴月。虽然脸庞和命长的一模一样,但是气质和感觉却截然相反。这种生人勿进的冰冷感觉,就好像拒绝着别人靠近自己一样。这种感觉,和格斯大哥好像,但是更冰冷一些。

    “你们来到这里干什么?”

    吴月绷紧全身的神经。真的不想碰上这些家伙,就算是现在感觉还是很危险。

    “为了让比赛更加有趣一些。”

    黑衣男人站了起来,身高比旁边的命竟然还要高上一头,要一米九多。居高临下用着清冷的眼神看着吴月,散发着阵阵的威压。

    “我给与游记的力量被你打散了。现在游记的精神力又受到太大的伤害,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游记连接下来的比赛都无法继续。那样无聊的比赛我可没有兴趣。”

    “是吗?如果不是我凑巧加了假面的话输掉的就是我了。”

    吴月无所谓的看着黑衣男。

    “黑暗游戏也是他自己发动的。这一切纯粹是自找。”

    “我知道。”

    黑衣男走向游记。

    “还想要吗?力量。”

    “是...是的。拜托...首领了。”

    游记全身都在颤抖,声音都在颤抖。但是听到黑衣男的声音还是扭出笑容看着黑衣男。

    “哼。不错。”

    黑衣男抬起自己的右手,放在了游记的额头上。顿时,一阵黑色的能量出现在了黑衣男的右手上,又慢慢的倾斜到游记的身上。在能量逐渐覆盖到全身后,游记颤抖的身体也缓缓的平静,表情慢慢冷静下来。

    “好了好了。这样就可以了。像刚才那种黑暗游戏还是不要继续了。”

    命突然站起来笑着拍拍手。

    “毕竟我也不想因为自己而每次都要治疗。那么这次,就开始另外一种黑暗游戏吧。”

    命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珠子。

    吴月在看到那个柱子的时候,眼神不禁冷了起来。

    那个珠子......曾经害的乔培涵的家庭乱七八糟的那个人使用的珠子。

    “不要那么恐怖的看过来啊。”

    命微笑着看着吴月。

    “放心。这个珠子不会威胁到生命,相反,这个黑暗游戏是关于心灵的。每次怪兽的召唤都会挖掘心中的一片记忆。曾经尘封的记忆,忘却的记忆,讨厌的记忆和喜欢的记忆,都会随着怪兽的一次次召唤而一次次觉醒,很有趣不是吗?”

    “给我住手!”

    吴月愤怒的看着命吼道。

    “你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随随便便就开启黑暗游戏,随随便便就擅自做决定。你以为你是谁?你这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吴月突然身体猛地后退,而同时,刚才吴月脖子所处的方位一只手略过。

    吴月猛地一脚抬起踢向面前的黑衣男。黑衣男抬起手挡住吴月的攻击,但是仍旧被吴月踢得向后滑行几步。

    “切。”

    黑衣男晃动了下手臂,不屑的咂咂嘴。

    “不错的攻击力。”

    “你又想干什么?”

    吴月凝视着面前的黑衣男。

    “好了运。现在的战斗可不是靠拳脚,而是靠卡片。”

    命笑眯眯的说道。

    “抱歉吴月。这孩子是我弟弟,对我很依赖。所以你在对我大吼大叫的时候他貌似有些不爽。对了吴月,关于刚才的情况,我也不想多说废话。毕竟你们的时间不多。那么就只说重点吧,吴月,如果你在这场黑暗游戏中胜利的话,游记的三幻神还有光之创造神都送给你。如何?”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有趣而已。”

    命始终像个土地爷一样笑呵呵的说话,但是吴月的神经绷得越来越紧。

    “......”

    吴月转过身,走向外面。

    “好吧。”

    卡片的情况自己还是有些在意。如果真的胜利了就好。失败的话......

    “失败也不会有什么情况。大可放心。这场黑暗游戏的重点只有过程而已,不会造成任何损伤。”

    命在后面微笑着说道。

    “那么首领,我走了。”

    游记向二人鞠躬后向外面走去。

    “哼!”

    运重新坐回沙发,环抱起自己的双手继续闭目养神。在游记离开后,运睁开眼看着旁边继续喝茶的命。

    “命,你既然说出这种条件,你觉得游记会赢?”

    “不。游记还是会输。你刚才输入的能量不是命运之力,而是保护游记不会被黑暗游戏侵蚀不是吗?”

    命看着运笑着说道。

    “我不明白你让我这么做的原因。也不明白你让这两个人开启这场奇怪的黑暗游戏的原因。”

    运疑惑的看着命。

    “因为我也很好奇啊。”

    命啜饮了一口清茶。

    “那个吴月,竟然能够对光之创造神有感应,这让我很奇怪。所以趁着这场黑暗游戏,来看看吴月内心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毕竟这个黑暗游戏是以我的能力制造的。我可不想被多余的记忆扰乱,所以才会让你在游记周围施加结界。”

    “吴月的身上也是明显的命运之力,不过没有我之前施加给游记的强。现在一头银发应该就是之前开发的决斗游戏导致的能量暴走,构不成威胁。但是游记却输了。这让我有些好奇。为什么?”

    “因为一个女人。”

    命看向电视。电视中刚好转到了李兰所在的地方。

    “这个女孩?”

    运看着电视,瞳孔突然变为了银色。之后摇摇头,瞳孔重新变为银色。

    “不对。这个女孩很普通,没有任何的能力。”

    “不需要能力。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天生就有着异常敏锐的直觉。偶尔能够感觉到一些自己不应该感受到的东西。她似乎感觉到了游记身上的命运之力,知道游记身上的能量要超过吴月,所以警告了吴月。这也导致了吴月进行了卡组的调整,才会出现这个出乎意料的结局。命运之力这种东西本来就说不准,又不是肉搏谁强谁赢。”

    命喝完了杯中的茶水。运端起旁边的茶壶给命添入新的茶水。

    “多谢了。”

    “不用。”

    运放下茶壶。

    “但是这样的话,那个女孩岂不是很危险?或者说是一大战力。”

    “安心。那个女孩充其量只是有这种预感,不能运用。这样的人在世上有很多,只不过很多人都没有太过注意而已。”

    命说道。

    “现在继续观赏比赛吧。吴月的这场决斗说不定能为大门的开启推进一大步呢。”

    “知道了。”

    比赛场地上

    吴月看着场地上旋转的骰子。

    “格斯大哥,这种黑暗游戏你有听过吗?”

    “没有。在我的认识中,黑暗游戏从来都是你死我亡的战斗。虽然也有不会死亡的黑暗决斗,但是像这种只是纯粹挖掘记忆的决斗根本毫无意义。”

    骰子停下了,吴月的是4,游记的是6.

    “我选择后攻了。”

    “我的回合。”

    吴月看着自己的手牌,在心中继续问道。

    “那么命开启这场黑暗决斗到底是为了什么?就算挖掘记忆,也是我的记忆啊,应该没办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才对。”

    “不清楚。但是现在已经无法退却了。战斗就好。”

    “知道了。”

    吴月将一张卡片塞入决斗盘。

    “舍弃手中的粹蛙,特殊召唤手中的鬼青蛙(等级2,攻击力1000,守备力50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我儿子啊!真是太可爱了!长的真像你啊老婆。”

    在一间白净的房间,一个小小的婴儿床前,吴耀趴在床沿看着床上熟睡的小婴儿笑呵呵的说道。脸上几乎都笑的要扭曲在一起了。

    “好了老公。小声点。会吵醒孩子的。”

    躺在床上的妈妈微笑着说道。

    “哦!”

    吴耀赶忙捂住自己的嘴。)

    原来如此,黑暗游戏的方法是这个啊。

    吴月抚摸着自己的头颅。刚才的情景突然出现在了脑海中,一时间还真的有些不适应。吴月摇摇头,继续说道。

    “发动鬼青蛙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时候,选择卡组中一只等级2以下的水属性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卡组中的黄泉青蛙。我除外墓地中的黄泉青蛙,特殊召唤墓地中的粹蛙。两只怪兽为祭品,上级召唤,光与暗之龙(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2500)!”

    一个由黑色的土壤堆积起来的土堆,土堆的前方插着一个纯黑色的十字架。那是一座坟墓。一个黑头发的少年站在坟墓前,低着头,长长的头发遮挡住了脸颊。少年的身体很匀称,但是却宛若木偶一般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刚才...那是什么...

    吴月捂着额头不禁晃晃头颅。

    好奇怪。那个回忆应该不可能出现在我的记忆中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件事。而且那个黑色的土壤,地球上有可能有吗?而且自己的身材在以前可没有好,根本不可能是我。

    “我的回合结束。”(80002)

    “我的回合,抽牌。”

    游记没有理会吴月的异状,自顾自的抽出卡片。

    “格斯大哥,刚才的记忆你看到了吗?”

    吴月看着游记,但是在心里和格斯说道。

    “不。参加黑暗游戏的是你,我没有办法看到你的记忆。怎么了吴月?是不是看到了以前那件事。”

    格斯的声音隐隐有些担心。

    “不,如果是那件事倒也无所谓。是一件从来没有见过的事情。”

    “我发动速攻魔法,墓地封印。舍弃一张手牌,这回合从墓地发动的效果无效。”

    “光与暗之龙的效果,无效。”

    吴月立刻挥手说道。但是在心里仍旧和格斯说道。

    “刚才我看到了一座坟墓。一个由黑色的土壤堆积起来的坟墓,前方还有一个黑色的十字架。而且还有一个少年站在分目前,但是我没有看到脸庞。”

    “......”

    格斯没有说话,似乎在沉思。

    “但是目标是送入墓地的卡片。”

    游记将手放入墓地说道。

    “发动墓地中的黄泉青蛙的效果,自己的准备阶段没有魔法陷阱存在的场合。可以从墓地特殊召唤。”

    “因为光与暗之龙的效果,无效。”

    “黄泉青蛙的效果你是最清楚。发动黄泉青蛙的效果,继续从墓地特殊召唤。因为可以无限次特殊召唤,所以光与暗之龙的攻击力直接到达800点,无法再次发动效果。所以我从墓地特殊召唤黄泉青蛙。”

    吴月抬着头,但是心里却有些怪怪的。

    “格斯大哥,那个记忆,是你的吗?”

    “嗯。我一百二十三岁的时候,师父死去的时候。”

    格斯深呼吸一口气。

    “没想到这个黑暗游戏所挖掘的,是参与者灵魂的记忆。没想到连我的记忆都会被挖掘出来。”

    “......讨厌的感觉。”

    “我发动永久魔法,冥王的宝札。然后召唤手中的太阳神的使徒(等级4,攻击力1100600)。发动太阳神的使徒的效果,将卡组中的另外两张太阳神的使徒特殊召唤。魔法卡二重召唤,这回合两次召唤。将场上的三张太阳神的使徒为祭品,上级召唤,奥西里斯的天空龙(等级10,攻击力?守备力?)。”

    天空龙雷光闪烁。伴随着一道巨大的闪电,巨大的红龙从乌云中冲到了二人的上空,发出阵阵吼声。

    “我发动冥王的宝札的效果,解放两只以上的怪兽场合,抽两张卡。”

    游记抽出了卡片,看了看后便将卡片插入决斗盘。

    “发动魔法卡生命之壶(DIY),支付1000分的生命,抽两张卡。这样就有三张手牌了。奥西里斯的天空龙攻击力到达3000,战斗了,奥西里斯的天空龙,攻击光与暗之龙。超电导波!”

    奥西里斯的天空龙下方的嘴巴张开,巨大的雷光不断的闪烁。

    轰!

    一道巨大的雷光从天空龙的嘴巴中冲出,掩盖了吴月场上的光与暗之龙。

    吴月没有理会,只是微微闭上眼来防止烟尘冲击眼睛带来的不适感。

    “发动光与暗之龙的效果,这张卡被破坏送入墓地的场合,选择墓地中一只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鬼青蛙。”

    “但是在这瞬间,连锁天空龙的效果,对方特殊召唤,召唤,反转召唤怪兽成功的场合,怪兽的数值下降2000,下降到0的时候直接破坏怪兽。鬼青蛙的攻击力和守备力都是2000以下,直接破坏。”

    “但是连锁已经达成。连锁一,是鬼青蛙的送墓效果,连锁二,是天空龙的破坏效果。因为天空龙的效果,鬼青蛙送入墓地,在墓地中发动效果。我选择鬼青蛙送入墓地。”

    吴月的卡组中弹出一张卡,吴月将卡片抽出放入了墓地。

    “这次可别指望我和上次一样悲剧。我的回合结束。”(70003)

    游记看着自己的手牌自信的笑着。

    “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看着自己的手牌,又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盘旋着身体的天空龙。没有了缚神冢的束缚,天空龙发出阵阵惊人的威压。但是吴月心头的那份不爽越来越严重。

    为什么?我会这么讨厌别人使用神之卡。

    “我也发动魔法卡,生命之壶,支付1000分的生命,抽两张卡。我将你场上的天空龙和黄泉青蛙为祭品,上级召唤,熔岩魔神(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

    游记场上的黄泉青蛙和天空龙的身体突然迸发出一阵巨大的火焰。火焰慢慢凝聚变为了两只手,紧紧的握住了场上的两只怪兽。怪兽在火焰手的握力下发出阵阵的哀鸣,化为了碎片。游记的身后慢慢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火焰怪兽,怪兽出现的瞬间,游记的脚下也出现了火焰组成的圆圈,圆圈向上涌起火焰,火焰靠拢,变为了一个火焰的牢笼,将游记困在了其中。

    “切。吃人怪兽就是这点最让人厌烦了。”

    游记不爽的看着自己身后的巨大怪兽。

    “我继续发动墓地中的粹蛙的效果,除外墓地中的鬼青蛙,特殊召唤。我攻击表示特殊召唤粹蛙。然后发动魔法卡,强制转移。双方选择怪"shou jiao"换控制权。我场上只有粹蛙,你的场上只有熔岩魔神,好了,交换吧。”

    “交换。”

    游记周围的火焰牢笼消失,取而代之的,吴月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座火焰牢笼,而同时,巨大的熔岩怪兽则是出现在吴月身后。

    “战斗了,我用熔岩魔神,攻击你场上的粹蛙。魔神火焰炮!”

    熔岩魔神口中开始不断的凝聚火焰。

    轰!

    一道巨大的火焰柱冲向了游记场上的粹蛙,粹蛙在火焰的冲击下变为了碎片。游记的生命值下降2900点,到达4100点。

    “再次发动墓地中粹蛙的效果,我将墓地中的最后一张鬼青蛙除外。特殊召唤粹蛙守备表示,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48001)

    “我的回合,抽牌。”

    游记猛地从卡组中抽出卡片。看到卡片后说道。

    “看来这次我的运气要比你强上一些。”

    “......”

    “我召唤王立魔法图书馆(等级4,攻击力0,守备力2000)。发动场地魔法,魔法都市恩底弥翁。王立魔法图书馆增加一个魔力指示物。然后发动魔法卡,魔法吸收,我每次发动魔法卡都会恢复500分生命。发动魔法卡,卡通目录,将卡组中的卡通目录加入手牌。这样图书馆就有了三个魔力指示物,因此我除外三个指示物,抽一张卡。发动第二张卡通目录,将卡组中的第三张卡通目录加入手牌。发动第三张卡通目录,将卡组中的卡通假面魔导士(等级4,攻击力900,守备力1400)加入手牌。发动魔法卡,暗之诱惑,抽两张卡,除外手中的卡通假面魔导士。然后发动图书馆的效果,除外三个指示物,再次抽一张卡。魔法都市恩底弥翁的效果,王立魔法图书馆需要指示物时用此卡的代替,除外魔法都市上面的三个指示物,抽一张卡。”

    游记看着自己的四张手牌和6100的生命值自信的笑着。

    “发动魔法卡,手牌抹杀,双方舍弃所有手牌。但是你没有手牌,因此我单独抽三张卡。魔法卡,死者苏生,特殊召唤墓地的魔力引导者,每次发动魔法卡的时候,魔力引导者增加两个指示物。魔法卡,贪欲之壶,将墓地中的三张太阳神的使徒,奥西里斯的天空龙,和黄泉青蛙回到卡组,抽两张卡。发动图书馆的效果,抽一张卡。发动封印的黄金柜,将卡组中的光之创造神哈拉克地除外,两回合后加入手牌。我特殊召唤手中的糖果小丑(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糖果小丑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然后发动魔法卡,神奇魔杖,准备给糖果小丑。在发动神奇魔杖的效果,将神奇魔杖和糖果小丑除外,抽两张卡。发动魔法卡,哥布林暴发户,你增加1000分的生命,我抽一张卡。发动图书馆的效果,抽一张卡。”

    这样恩底弥翁就有八个指示物了。魔力引导者有8个指示物。游记的墓地中也有夜尽巫师。完结了吗?

    “这样就足够了。我发动魔力引导者的效果,除外这张卡的任意数量魔力指示物,然后从手牌或是墓地选择指示物数量等级的魔法师族怪兽特殊召唤。我除外魔力引导者的两个指示物,从墓地中选择夜尽巫师(等级2,攻击力1300,守备力400)特殊召唤。夜尽巫师的效果,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时,选择对方墓地中最多两张卡除外。我选择你墓地的粹蛙和光与暗之龙。等级2的夜尽巫师和等级4的王立魔法图书馆同调,同调召唤,暴风魔术师(等级6,攻击力2200,守备力1400)。”

    天空中光芒闪烁,拿着一把透明镰刀的魔法师降临到了场地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