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零五章 巨神兵出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零五章 巨神兵出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的回合,抽牌。 %%%%e%%f%%%%e%%f%d”

    李兰看着自己的手牌后立刻打开自己的盖牌。

    “启动盖牌,永久陷阱,陷阱卡DNA移植手术。这张卡发动的场合,宣言一个属性,场上所有的怪兽属性变为我宣言的属性。我当然宣言,光属性。”

    “果然是DNA移植手术。不过虚假的玩意还真的让人挺在意。”

    吴月看着场上的两只怪兽都在逐渐的变白不禁头疼起来。决战兵器遇上光属性的话可是如虎添翼。令人头疼。

    “就算是虚假的,能够带来真实的胜利也无所谓。”

    李兰指着天空中的巨大怪兽说道。

    “发动正义盟军决战兵器的特殊能力,对方场上有光属性怪兽存在的场合,一回合一次,可以破坏对方场上一张盖放的卡片。你盖放的那张卡直接破坏。”

    “那可不行。启动盖牌,陷阱卡,黑暗中的陷阱。在自己的生命值为3000以下的时候,支付1000分的生命,选择自己墓地中一张通常陷阱卡除外,然后这张卡获得那张卡相同的效果,我选择的,当然是对活路的希望。因为是直接获得效果,所以对活路的希望需要支付生命值的COST就无需使用了。我的生命值是800,你的生命值是6000.相差5200点,我抽两张卡。”

    “但是这样的话,别忘了吴月,你的生命值也就宛若风中残烛。正义盟军一击就可以结束一切。”

    “但是你似乎也忘记了一点。因为DNA移植手术的效果,你的暗属性的决战兵器也变为光属性了。如果这个时候攻击过来的话,决战兵器也会被灾亡虫给吃掉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召唤次世代冷冻兵器。然后发动魔法卡,强制转移。双方选择自己场上一只怪兽,交换控制权。我选择冷冻兵器。你场上只有灾亡虫,所有无需选择。交换控制权吧。”

    “那还真是可惜。”

    吴月看着场上的两只怪兽怪兽身形晃动一下后就直接交换了位置。这可真是让人头疼。冷冻兵器那500的攻击力还真是什么都干不成。

    “战斗了,我用正义盟军灾亡虫,攻击次时代冷冻兵器。死亡射线!”

    正义盟军的面部出现了一个小型的漩涡,光子不断的在聚集,而漩涡刚好对准了吴月场上的蓝色小怪兽。

    “轰!”

    一道巨大的光束喷射而出。

    “虽然我不是很想用呢。”

    吴月看着自己的手牌不禁叹气。将其中一张卡送入墓地。

    “发动手中的欧尼斯特的效果。”

    “什么?竟然是欧尼斯特?”

    “刚刚抽到的。我这运气真的很不错不是吗?”

    吴月指着自己场上的怪兽说道。

    “我发动欧尼斯特的效果,自己场上的光属性怪兽在战斗的时候,攻击力可以上升对方攻击怪兽的攻击力,因此因为DNA移植手术而改为光属性的冷冻兵攻击力变为2700点。反击回去,冷冻兵!”

    冷冻兵将自己右手的小小手枪抬了起来。

    “彭!”

    小小的枪口放出的冻汽射线竟然比灾亡虫放射出的射线还要粗上一倍。顺便就将灾亡虫放出的射线冲了回去。冻汽冲到了灾亡虫的身体,将其直接化为了冰块。

    “果然呢。吴月你能够站到这个地步,运气真的不是盖的。”

    李兰笑了笑。

    “先用灾亡虫试探真的是非常英明的决策。那么继续战斗了,决战兵器,攻击次世代冷冻兵。最终炮击!”

    天空中的决战兵器将自己的巨大炮台对准了吴月场上的冷冻兵。顿时,一道巨大的光线冲了下来,淹没了吴月的场地。

    吴月的生命值开始下降,到达200点。

    “稍微有些可惜呢。不能把我的生命值归0.”

    “不,这样刚刚好。我可不会让你到达这个地区的特殊规则所在地。先说好,我可没有蓝星那么好糊弄。”

    “啊哈哈,被你看到了啊。”

    吴月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当时也是没办法就试着逗了他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上当了。看来这次没这么好运了。”

    “知道就好。给我堂堂正正的决斗。回合结束!”(60000)

    “那么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看着抽到的卡片后松了口气。

    “终于能够见到那个小家伙了呢。”

    “什么?”

    “抽卡阶段发动速攻魔法,旋风。破坏你场上的灵魂抽取。”

    场地上挂起了一阵巨大的龙卷风席卷到了李兰的场上,李兰场上立起来的那张卡片也在瞬间就化为了碎片。

    “切。这个时候抽到旋风了吗?但是一只青蛙也做不到什么。”

    李兰的脸色有些变了,但是大致上还是保持着冷静。

    “我到达准备阶段,发动墓地中的黄泉青蛙的特殊能力。自己的准备阶段没有魔法陷阱的时候,这张卡可以从墓地特殊召唤。出来吧黄泉青蛙。”

    吴月的场地上涌起一阵小水花,一只穿着蓝色布偶装的粉红色头发小女生从水花里跳了出来。

    “我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特殊召唤墓地的光帝克莱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然后发动光帝的效果,破坏光帝和黄泉青蛙。我抽两张卡。”

    吴月再次从卡组抽出两张卡。

    “特殊召唤就立刻破坏。算毛的想念啊。”

    “没办法。这是我现在能够做到的唯一地步了。”

    吴月不好意思的搔搔脸蛋。

    这可不好办了啊。只剩下200的生命值还真的不容易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会被一发解决。虽然现在已经可以解决游戏了,但是李兰...好像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虽然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不过既然都碰到了,能做的话,还是尽量希望可以帮到李兰。毕竟李兰长的很可爱呢。

    说起来自己的小舅子貌似很欣赏李兰呢。自己要不还是别管了吧。留个机会给智树是不是比较好。但是智树那家伙真的会愿意帮忙吗?他要是只是纯粹的兴趣而已就不好玩了。

    “我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你从来没有说......”

    吴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嗯......”

    吴月低头看着自己的怀里。又看着李兰。

    “这个......”

    “接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虽然你的铃声让人挺在意就是了。”

    “哦。谢谢啊。”

    吴月从怀里掏出手机。

    是智树?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小子干嘛这个时候打电话啊。

    “喂!我说小舅子。我现在正在决斗呢,你干嘛突然打电话来啊。你难道没看吗?”

    吴月转过身小声的对着电话里说道。

    “抱歉啊姐夫。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电话内传来了智树不好意思的声音。

    “姐夫,你已经可以结束战局了吧。”

    “卧槽你怎么知道?”

    “你现在是能量满载的状态,面对一个普通人会打到现在我才奇怪。现在手牌既然充足了,也足够毁灭战局了。但是姐夫你现在在犹豫,我想是因为李兰那不愿意说出来的原因吧。”

    “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眼珠子变得那么尖了?”

    “只是这个原因吧。”

    “怎么说?”

    “其实之前我不是向李兰搭讪过吗?我在想姐夫你是不是也在顾虑我而不敢做出什么。”

    “......”

    “沉默我就当成是默认了。那么我就直说了,其实当时只是纯粹的出于好玩,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李兰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我喜欢胸大的。所以啊姐夫,你就冒着再收一个后宫的风险帮一下李兰吧。尽你所能就是了。”

    虽然李兰的胸部只能算是C号,比拳头稍微大一点而已。

    “真的吗?”

    “那是当然。姐夫你只要帅气的做出该做的事情就好了,我这个做小舅子的也是脸上有光。而且就我的分析,李兰貌似也对你挺有感觉。”

    “嗯......不是吧......”

    “是真的了。好了不多说了姐夫,加油啊!反正现在也不缺这一个了。”

    “好吧。我知道了。”

    吴月挂掉了电话。重新转过身来。

    “怎么,总算是打完了。”

    “是啊。稍微有些事情就是了。对了李兰。”

    “什么事?如果是想要忽悠我的话大可过来,我来看看你怎么忽悠我。”

    “我又不是职业骗子。”

    吴月不禁苦笑。

    “就是那个,你可以说一下你的难言之隐吗?说不定我可以帮你。”

    “不要。”

    拒绝的简单干脆。

    “嗯......”

    吴月无奈的抓抓头。这大姐拒绝的这么干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要知道的话就打赢我吧。因为我输掉的话,那个保密的理由也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哦。这样就简单多了。”

    “简单?吴月,你难道以为这种情况你可以简单的翻盘吗?你的生命值只有200.手牌也只有四张。我虽然没有手牌但是场上却有两只强力怪兽。生命值也是你的30倍。怎么看都是我占优势...吴月你捂脸干什么?我说错了?”

    “死亡FLAG。正宗的死亡FLAG立下了啊。李兰,这句话在决斗的时候千万不能说的。一旦说出来就立下FLAG了啊。”

    “死亡...flag?”

    李兰一脸理解不能的表情。

    “总之这么说吧。这句话就相当于宣言自己已经死了。算了,我用行动来表明吧。”

    吴月一张卡片放在了决斗盘上。

    “在对方场上有怪兽,而我场上没有怪兽的时候......”

    “什么?这个特殊的召唤条件。”

    “虽然我也希望是电子龙,毕竟如果是电子龙的话就代表你真的玩完了。但是很可惜,是另外一只,圣刻龙泰芙龙(等级6,攻击力2100,守备力1400)特殊召唤。”

    “是圣刻龙泰芙龙啊,吓了我一跳。”

    李兰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还好吧。我发动墓地中的等级偷窃虫的效果,将场上的等级6的圣刻龙泰芙龙等级下降1,从墓地特殊召唤。然后除外墓地中的黄泉青蛙,特殊召唤墓地中的粹蛙。”

    “场上的怪兽聚集到三只了。难道说......”

    “答对了。我将场上的圣刻龙泰芙龙,等级偷窃虫和粹蛙为祭品,上级召唤,出来吧,奥贝里斯克的巨神兵(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4000)!”

    晴朗的天空中顿时乌云密布,雷电不时的流窜在云朵中。突然,一道数十米宽的雷电从空中打了下来,击在了吴月后方的场地上。巨大的闪光夺去了众人的视线。但是吴月却清楚的感受到背后降临了一个巨大的怪兽。

    “果然来了吗?”

    李兰的表情不禁变了变。

    吴月还没有往后看,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就从吴月的后方慢慢走到了前方,站在了吴月的面前。一头飘逸的蓝色短发,蓝色的无袖风衣,匀称的肌肉和修长的身材,配合上那英俊的面容与面无表情的神态,绝对的冷酷帅哥一枚。

    “奥贝里斯克吗...虽然之前看过一次这个形态,但是还真的是...有够迷人的。虽然接下来可能会给我带来败北。”

    “奥贝里斯克...虽然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但是...”

    吴月看着面前身材高挑的男人,却感到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自己很久以前就和他有过交流。

    “这样就够了。发动墓地中的圣刻龙泰芙龙的效果,这张卡被解放的场合,可以从手牌,牌组,墓地选择一只龙族通常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拉长石龙(等级6,攻击力0,守备力2400)。然后将拉长石龙的等级下降1,墓地中的等级偷窃虫特殊召唤。”

    “又聚集了两只怪兽吗?”

    李兰自嘲的笑笑。

    “看来那句话真的是死亡FLAG呢。”

    “知道就好了。发动奥贝里斯克巨神兵的效果,解放自己场上的两只怪兽,破坏对方场上所有的怪兽。发动这个效果的回合,巨神兵不能攻击。但是已经够了。巨神兵,上吧,毁灭万物的神之拳。”

    巨神兵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对准了场地上的两只怪兽。在巨神兵的牵引下两只怪兽化为了两道光芒聚集到了巨神兵的身上,巨神兵的双手散发着阵阵的光芒。突然一拳挥出。

    “轰!”

    可以看到一阵风压在巨神兵的拳头下产生,风压呼啸着向着李兰场上的两只怪兽冲去。强大的风压瞬间就将两只怪兽压为了碎片。

    “被破坏了吗?”

    李兰看着天空中的两只怪兽化为碎片不禁头疼。

    “但是这样的话巨神兵也就不能攻击了。我还是有机会。”

    “不。巨神兵还是会攻击的。我除外墓地中的光帝和等级偷窃虫,特殊召唤手中的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

    吴月的墓地中飞出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冲向空中,在空中交错缠绕。最后合为了一体。光芒之中,一个全身闪烁着金色光芒的战士缓缓落到场上。

    “混沌战士?”

    “可还没完。发动魔法卡,继承之力。将自己场上一只怪兽送入墓地,怪兽的攻击力增加到我方场上的另一只怪兽上。我选择巨神兵,巨神兵4000的攻击力增加到混沌战士上。”

    “......”

    李兰看着吴月场上的两只怪兽,表情从一开始的惊讶也慢慢变得放松,后来直接是叹了口气。

    “果然是这样吗?预感果然没变。”

    “虽然我觉得和预感没什么多大联系就是了。”

    吴月苦笑着说道。

    “那么之前你说的,还算数吗?”

    “等一下出去后你想听我就告诉你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我知道了。那么就开始了。混沌战士,和巨神兵一起攻击吧!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混沌战士向着巨神兵点点头,慢慢抬起了自己的大刀。巨神兵也抬起了自己的拳头。巨神兵一拳挥出,混沌战士一刀砍下,金色的冲击波混合上螺旋式的风压,冲向了李兰的身体。

    李兰抬起手挡住冲过来攻击方式。金色的冲击波掩盖了李兰的身体。李兰的生命值开始下降,直接降到0.

    嗡!!!

    天空中突然传来了某种警报的声音,紧接着裁判的那张脸又出现在了空中。

    “这样的话所有的比赛就都完结了!最后一轮的淘汰赛结束!胜利者是吴月!”

    裁判将话筒向空中一扔,话筒在空中转了几个圈之后,裁判又华丽的将其接住。

    “通过了混战次元。吴月选手将要通过最后的路程,而最后路程的阻碍,就是游记选手。”

    天空中又出现了一个全息投影,上面分别是吴月和游记的头像。

    “这场游戏没有第二名。所以吴月选手,接下来就请你稍微休息一下吧。今晚八点。将会举行最后一场的比赛。倒是会采取三局两胜制。所以请好好的调整你的卡组吧。”

    周围的影响开始不断的消失,出现了一层层的空地。周围也在慢慢的变空犷。不一会儿的功夫,周围的热带雨林全部消失,只剩下一片空地。可以看出这里是一个房间,约有上千平方米,大的让人别扭,而且地面不是大理石地板,和刚才的投影一样,看到的是一片土地。还有一些地方是河流,应该是按照投影的情况量身定制的。而在房间的最前面,可以看到一扇大门。

    “好了。我们也走吧。”

    吴月看到那扇大门,知道应该就是出口了,转身向前走去。毕竟还有些事情要问李兰。既然这么缺钱的话,大致情况也能够猜到。

    李兰跟上吴月的脚步一脸的遗憾。

    “我已经做到我能够做到的所有的事情。没想到最终还是让你赢了。真是让人觉得可惜。”

    “嘛,怎么都好吧。你不是一开始就有我会赢的感觉吗?”

    “就算这样,真正输掉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可惜啊。”

    “那么依照约定,你的事情要说一下。”

    “好吧。等一下出去后找个地方我来告诉你吧。”

    “也好。”

    ===============================咖啡厅===============================

    吴月看着面前的超大水果拼盘,面部不断在抽搐。

    真的没有辱没这个“应有尽有”的名字啊。苹果,香蕉,西瓜,橘子,哈密瓜,草莓...我擦咧,还有很多我看不出来的水果。而且这分量,大小比自己的头颅都大上一倍,绝对是吃不完了。早知道这样就不因为好奇点这个玩意了。

    能走出来还真的是不容易。好像因为是在比赛中表现的不错。所以在从比赛场地出来后,一大堆媒体突然闯了过来,看那架势,八成是一时半会不会让吴月走了。最后还是智树从高处扔下来一个烟雾弹,吴月才得以拉着李兰逃脱。之后给乔培涵她们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下情况,便和李兰到了咖啡厅里。

    “还真的是很多呢。”

    李兰看着面前的拼盘也不禁苦笑。

    “所以...能帮帮忙?不吃的话就浪费了。”

    吴月不好意思的看着李兰说道。艾玛这玩意竟然要我七十多,七十多我都能够买多少水果了。不吃完绝对对不起自己干瘪的钱包啊。

    “不要。我才不要和我男朋友以外的男人共吃一样东西。”

    李兰头一扭,再次拒绝的干脆利落。拿起自己旁边的果汁慢慢吸起来。

    “好吧。看来这位大姐一旦喜欢上某个人的话,应该是轰轰烈烈的类型吧。”

    吴月叉起一颗草莓放入嘴里。也就是一般的味道嘛,这破玩意摆的好看点就要我那么多钱,真是坑。

    “那么就言归正传吧。你不得不胜利的原因是什么?”

    “很简单的原因啊。”

    李兰吸着面前的果汁,原本就是瓜子脸的脸庞因为吸力下巴变得更加尖俏了。

    “因为我爸爸患了白血病。我家虽然不是很贫穷,但是也只是普通人家。手术费是五十多万,而且还没有相配应的骨髓,所以需要的钱应该更多。我家里东拼西凑才弄出来四十万。现在因为参加这个游戏,赚了十万。大致手术费钱财应该是不缺了。不过之前家里有打过电话来,相配应的骨髓找到了,但是对方要价二十万。所以......”

    “你家里的人都不行吗?”

    “巧合的让人气愤。愿意捐献的都不行,而我的舅舅......他可以。但是这个时候却狮子大开口......”

    “贪财吗?”

    “应该是吧。我那个舅舅从以前开始就因为钱财的原因和家里人的关系闹得很僵。”

    “真是乱七八糟呢。”

    吴月又叉起一块哈密瓜放入嘴里,咔之咔之的咬着。

    “如果是钱财的话,我想我的十万应该可以借给你。但是这样的话还是差十万......”

    吴月摸着下巴,还有十万倒是可以拿出来。但是重点是没有说法和理由。毕竟如果这个时候帮助了别人,对方家里人之后肯定会过来感谢。那个时候一说一切就不好办了。

    “不。我不会要你的钱的。关于我舅舅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我只是遵守约定说出你想知道的事情而已。”

    李兰摇晃着手里的被子,杯子内部的冰块随着晃动咔咔作响。

    “嗯......”

    吴月一手扶额,一手的手指不断的敲击着桌子。

    “觉得困扰......”

    “吃的太快头吃的好痛。”

    吴月捏着自己的额头有些痛苦的说道。这玩意还挺冰的,吃起来带劲过头了。

    “......”

    李兰捂着自己的额头一脸的无语。

    “嗯?你怎么了?”

    “不。没事。”

    “怎么?难不成你以为我会把钱强塞给你吗?”

    “不。”

    “放心吧。一个人说的是客套话还是真话这点我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吴月这次叉起一块苹果慢慢吃起来。

    “你的语气真的很认真。我想我要是强硬塞给你的话可能只会导致你的方案吧。擅自把自己的温柔强加给别人那不过是自以为是的表现而已。我可没有那么无聊。”

    “......之前我就觉得了。”

    李兰看着吴月的表情有些奇怪。

    “吴月你这个人真的是有些特别呢。而且你的头发,好像不是假发吧。感觉太真了。难不成吴月你其实......”

    “你没猜错,我这的确是真发。染的而已。别瞎想了。”

    吴月耸耸肩说道。

    “我这个人有些特别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只是看事情比较随意而已。对了,李兰,你接下来想好怎么办了吗?”

    “既然比赛已经输掉了,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呆在这里了。我想回到自己的城市,去求求我的舅舅。我小的时候舅舅是最疼我的,那时候也不像现在这样这么爱钱。所以,我想我去求一下的话应该会有所转机。”

    “哦哦。看来事情的发展比想象中还要麻烦。算了,每个家庭都有本难念的经,我这个外人也不便废话。”

    吴月端起面前的盘子直接一股脑的把盘子里的东西全都扒进了嘴巴里。两个腮帮子撑得和松鼠一样鼓鼓的。

    “李兰,你觉得我会赢吗?这场比赛。”

    “先把东西吃下去在说话。这样很不礼貌。”

    “......”

    吴月猛地咽下口中的食物,拿起旁边的纸巾擦着嘴巴。

    “这样呢?你觉得我能赢吗?”

    “哎...吴月你这真的是...”

    李兰无奈的摇头。

    “那么就直说了。虽然吴月你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和你比赛的时候,那种诡异的感觉就让我觉得你真的不可战胜。这点在和你一同进入游戏里,站在你的旁边,那种感觉我才更加真切的感受到。也因此让我觉得更加的火大。但是,和你一样,游记身上也有着和你一样的感觉。而且,那种感觉好像更强一点。大概吧。这只是我的猜测。”

    “难以言喻的女人天生第六感吗?”

    “从小开始我的直觉可都是非常准的。”

    “那可真的让人头疼了,突然就被宣言自己会输。”

    吴月一只手拄着头笑盈盈的看着李兰。

    “也就是说,一旦有这种感觉,你觉得不发生才奇怪是吗?”

    “是。就算游记的是魔法师族卡组,我还是觉得吴月你不会赢。毕竟你们两个的卡组都不算是竞技用的。我想都不会占有太大的优势。魔法师的灵活性又比蛙帝更好一点。”

    “那么你向着去求你舅舅也是直觉?”

    “是。”

    “原来如此。那么就这样吧李兰。”

    吴月微笑着说道。

    “最后一场比赛,来做个约定吧。假如我赢了的话,那么也就说明李兰你的直觉并不准。作为败者,李兰,接受我一个要求如何?”

    “你打算提什么要求?”

    “稍微有些色色的要求......”

    “我叫警察了。”

    “切。真是不懂得玩笑。”

    吴月一脸奸笑。

    “那么就这么说吧。反正在你眼里我都是会输的家伙了。如果我赢了的话,我就把奖金都给你如何?”

    “想包养我?”

    “你愿意的话我倒是也无所谓。”

    “只是一个小游戏的奖金可都是十万。如果最终比赛胜利的话,奖金数量自然不会仅仅只是十万。如果你赢的话,你家里人难道不会觉得可惜?”

    “应该会吧。不过毕竟是我的奖金,我想他们应该不会说什么才对。如果真的说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是包养你,拉个媳妇回去他们应该不会介意。”

    “哦~~~”

    李兰的脸上反而一丝害羞没有,看着吴月。

    “说起来吴月,你好像有女朋友了吧?”

    “是啊。”

    “你这个渣男做的挺厉害的嘛。都有女朋友了和别的女生说出这种话还能这么不害臊?”

    “没办法。我现在的状态就是因为这样。”

    吴月摊着双手。谁让自己现在被能量充盈身体了,根本没有所谓的害羞。之所以这么说纯粹也是因为好玩而已。

    “看来你是打算拒绝了?”

    “那不是肯定的吗?区区几十万就把我自己卖了,我还不认为自己这么不值钱。”

    “真是麻烦呢。的确按照身体内的各种脏器性价比例来算的话李兰你应该值个上百万吧。”

    吴月笑着说道。

    “那么就这样吧。如果我真的赢了,钱就给你好了。至于你愿不愿意嫁我家来,就随便你吧。嗯...还是算了吧。我那女朋友虽然嘴上不会说什么,但是我还是担心之后会给我捅刀子。”

    “知道就好。你的要求我可不会答应。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看看你最后的比赛吧。看看你能不能完成最后的比赛。三局两胜制,应该会有机会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