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百零三章 遇到永火卡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零三章 遇到永火卡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嗯...好像也不对。 之前也遇到不少事,也都是卡组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看来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就是好好相信自己的卡组了。之后的事情还是之后再说吧。

    只有五场比赛,而且选手之间也多是超水平发挥,所需要的时间并不多。大约一个半小时,所有的比赛都已经完结。经过仔细观察后也知道,能够造成威胁的人似乎没有。

    “经过了惊心动魄的五场比赛。第二轮的淘汰赛终于完结了。现在的选手还剩下五个人,分别是吴月选手,游记选手,李兰选手,蓝星林选手和王跃选手。但是这样的话五个人无法配对。所以现在有一个特殊的规则要实行。那就是次元之门。”

    裁判在天空中挥舞着手里的话筒大声说道。

    次元之路?

    站在台上的五个人都一脸疑惑的看着天空中的裁判。顺便说一句,裁判让五个人站着位置呈现五角星的形状。

    “在剩下的五个选手中,将会有一个选手通过混战的次元,直接到达最终的终点。路过次元之路,直接到达最终一轮的比赛。剩下四位选手进行两轮淘汰赛选出最终的一个,与通过次元之路的选手进行最终决赛。”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从五个人中直接选出一个选手直接到最后一轮吗?通过次元之路...好像不是简简单单的抓阄吧。

    “那么现在开始进行次元之路。”

    裁判打了一个响指。五个人的面前突然光芒一闪,出现了五面巨大的银白色的大门。

    “现在在你们面前的五扇门中,有一扇是可以通过你们的混战次元直接到达彼岸的次元之门。当然,如果你们觉得自己面前的这扇门不是所谓的次元之门的话,可以与其他的选手商量一下,你们之间可以选择互换大门。机会只有一次,请各位仔细思考一下吧。”

    哦,3D大门吗?这样的话想要作弊不是非常简单吗?

    吴月直接抬起手就打算推开大门,但是立刻就被旁边的李兰抓住了手臂。

    “怎么了?”

    吴月转过头奇怪的看着李兰。

    “吴月,你不在意自己面前的门是不是次元之门?”

    “那种东西是又怎么样呢?反正对我来说是不是都无所谓。”

    “哦对了。忘记说明一点了。”

    天空中的裁判看着地面上的五人,突然说道。

    “通过次元之门的人,会赋予幸运之星的称号。将会奖励一万元的奖金。”

    “这货成心的吧。”

    吴月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裁判眉毛不断的抽搐。这货这个时候说出这点不就是让在场的所有人互相猜疑吗?原本是不是次元之门都无所谓的情况现在牵扯到利益,众人的观念自然都会有所改变了。

    果不其然,在场的三人眼神都有些变了。气氛都有些变了。

    “吴月,你怎么想?”

    李兰看着吴月,微微咬着下唇。

    “......你希望我怎么办?”

    “没事。”

    李兰退后一步。郑重其事的看着面前的门。

    “挺麻烦的。”

    吴月抓抓头。伸起手正打算再次推开自己面前的门时,手臂又被抓住了。

    吴月看向抓着在自己手臂的壮实的男生。好像叫蓝星。

    “这位壮士,请问有何贵干?”

    “那个队长。咱俩能不能缓缓?”

    “可以啊。这有什么问题?”

    吴月也不狡辩。本来这玩意有没有都无所谓。另外一边,游记好像也被王跃选手说着同样的话。干嘛这么正式呢,这些只是程序,想作弊你们想破脑袋也别想有办法识破。

    “那就谢谢队长了。”

    蓝星尴尬的笑了笑。

    吴月站在了蓝星的位置,手刚刚抬起来,又放了下去。

    “各位还有谁想换的?”

    “没了队长。不打扰你了。”

    蓝星向吴月笑了笑。王跃也摆摆手说不用。

    “我不打算换了。”

    李兰说道。

    “那么就开始吧。”

    游记站在王跃的位置,推开了自己面前的门。而同时,吴月,李兰,王跃和蓝星同时推开了面前的门。

    ......

    “原来如此。”

    吴月看着面前的大门。一片广阔无边的碧绿大草原,细雨温和的飘洒在草原的每个地方,不时的有一只青蛙从草原上跳出来。很漂亮的景色,应该是场地魔法湿地草原。但是横看竖看,也和所谓的次元之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吴月扭头看着其他人的情况。李兰门内的情况是一座巨大的机械要塞。是机动要塞超强音吗?王跃门内的情况是龙之溪谷,蓝星的是海洋。游记的却完全不是什么景色。而是一片幽蓝色的领域,领域内有着各种各样的漩涡在不断旋转。

    混沌空间。

    好吧,现在谁中奖了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了。

    “五个人大门内的情况分别是机动要塞超强音,龙之溪谷,湿地草原,海洋和混沌空间。当然,其中只有一扇门的情况与其余四扇门的情况不同。”

    裁判指向了游记。

    “混沌空间,与其他的景色场地不同,便是通向最终比赛的次元之门。游记选手,现在开始你将获得主办方提供的一万元奖金。而游记选手你也可以直接进入最终比赛。请进入混沌空间吧。”

    “......”

    游记无奈的耸耸肩膀,走进了面前的大门内,身形消失在了混沌空间中。

    “真是可惜。”

    李兰看着游记消失的身影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那么剩下的四位选手在心里准备一下。接下来开始淘汰赛了。”

    裁判再次打了一个响指。众人面前的大门景色开始扭曲变形,变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剩下的四位选手利用抽奖机也没有什么必要抽奖了。那么就由你们选择自己的比赛对手吧。现在你们的面前出现了四扇通往战斗次元的大门。进入大门,你们将会到达一个新的地区。在那里你们将会自己选择自己的比赛对手。当然,那个新的地区决斗也有一个很有趣的附加规则。至于是什么规则我就卖个关子,等各位进入之后就知道了。好了,请各位进入面前的大门,进入属于你们的战斗次元吧。哦对了对了,接下来有些情况,请带上头盔。”

    四个人后面的地板突然陷了下去,然后从地板的凹陷处浮上来一座平台,上面放置一个银白色的头盔。

    接下来到底会出现什么情况还需要戴头盔啊?而且这么重要的事情这么随随便便的说出来真的没问题?希望别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附加规则就好。

    吴月看着面前只有一个巨大?符号的大门,不禁摇头。直接就走入了大门。旁边的三人也别无选择,也只好进入了大门。

    话说回来,这里又不是游戏世界,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到达自己所为的战斗次元......

    脚下的一阵悬浮干立刻就解答了吴月的疑问。

    我去你大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吴月还没来得及把嘴里的那句话给吐出来,就掉入了脚下突然出现的洞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九曲十八弯的滑道让吴月这个连云霄飞车都习惯不了的人类当真是完全没办法适应。严重的晕眩感让吴月觉得异常的想吐。

    “彭!”

    眼前突然被一阵光亮笼罩,伴随着一阵悬浮感,吴月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撞到了一堆棉花里。发出了轻微的碰撞声。

    “啊...到底什么情况...”

    吴月手抵在自己的眼睛前来抵挡突如其来的阳光。

    一只不知名的小鸟扑闪着翅膀飞过面前,阳光在一瞬间有过闪烁。也因此,总觉得很适应面前的阳光。

    吴月慢慢睁开眼,看着周围的情况。

    热带雨林......为什么会到了这个地方?中国和热带雨林之间的距离貌似已经不是坐个滑梯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就到达的吧。难不成是真正的次元之门?那其他的人呢?

    “HELLO!各位!”

    晴朗到让人觉得刺眼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立体投影,投影里出现的是之前的裁判。

    为什么不论到哪里都能够看到这货啊。

    “现在你们四个人就在这个低下温室中......话虽这么说,其实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立体投影。至于之前各位带的头盔,就是给与你们的大脑相对应的刺激感。所以你们面前的虽然只是投影,但是触感,味道都是给与最现实的感觉。其次,投影的山坡或者陡峭之地是真正的地形制造。所以看到某个小峡谷请千万不要跳进去,否则摔伤的话就只能够放弃比赛了。如果你们怎么逛都碰不到对手的话......那么请继续找,坚持就是胜利!”

    这个裁判怎么回事!给我炒了!现在我强烈要求炒了这个说话完全不负责任的家伙!

    “现在开始告诉你们这里决斗的规则。规则很简单,称之为绝地逢生。在你们的生命值到达100的时候,正常决斗中只有一次,代替抽卡阶段,可以选择卡组中的一张卡来加入手牌。”

    相当鸡肋的规则呢。不过一卡解场的情况倒也是屡见不鲜,如果生命值真的到了最优势血量的话倒也需要极度小心才行呢。

    这时,一只看起来放佛是神奇宝贝里的生物客串一般的绿色犀牛走过了吴月的旁边,似乎发现到了吴月。前蹄蹬了蹬地,角对准了吴月。

    你这个犀牛是不是把自己的东西稍微错认成了什么,而且区区一个立体投影,还想要攻击人吗?

    “对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说了。因为是利用头盔直接与大脑直接相连感觉,如果受到了怪兽攻击的话,受到攻击的部位会感受到相应的麻痹。”

    犀牛开始向着吴月冲过来。

    嘛...麻痹的话倒是无所谓。

    “还有如果受到了攻击的话生命值也会相应的减少。如果生命值降到0的话可就直接算弃权,将会直接退出比赛了。”

    我闪!

    吴月微微侧身,躲过了犀牛的直接攻击。

    那个混蛋裁判,你这家伙早晚会遭到报应的。

    犀牛一击不中,立刻在地上停了下来,在地上滑行一阵后,转过身再次面对着吴月。

    “邪帝。出来!”

    吴月抽出一张卡片,直接放在了决斗盘上。吴月的面前涌现出一阵黑雾。黑雾化为了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冲过来的犀牛,扔飞了。

    扔飞犀牛后,黑雾在吴月面前凝聚,变为了邪帝的样子。看着吴月在等待下一个命令。

    “接下来就麻烦你在我身边负责守卫吧。”

    邪帝点点头。

    另外一方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宇在飞快的奔跑。后面有一大群蜜蜂穷追不舍。

    似乎还没有发现如果舍弃这一状况。

    “啊啊啊啊啊啊!!!!”

    王跃也在飞快的奔跑,后面是一群毒蛇。

    好像也没有发现如何舍弃这一状况。

    “出来吧。次时代太阳能人。”

    金黄色的太阳能人出现在了李兰的面前,抬起自己的拳头将面前的荒野盗龙给打飞。

    “太阳能人,接下来麻烦你负责护卫了。”

    点头。

    好像是发现了如何正确处理这里的状况。

    =============================吴月这边============================

    “那个裁判难不成是成心玩我的。走了那么久都没有碰到人。想要找事的怪兽倒是碰见不少。”

    吴月站在一个山坡的顶端,有些无奈的看着周围。邪帝静静的站在吴月背后,当着自己称职的守护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像听到了对面的森林里传来了异常惨烈的声音。

    “出来吧永火恶魔!给我把面前这对恶心的蜜蜂全部烧死!”

    “轰隆!”

    传来惨叫声的森林里又接着发生了爆炸,森林里直接发生了火灾。

    “......”

    吴月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什么样的表情。

    “嘛,总之是找到了对手就是了。”

    吴月跳下了山坡,向着声音的源头冲去。

    ================================================

    “永火恶魔...呼呼...干的漂亮!”

    蓝星双手撑着膝盖不住的喘气。

    “为什么我来参加淘汰赛总是会碰到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周围的树木已经全部烧着,巨大的火焰将蓝星的脸颊映的通红。

    “这点你也该习惯了吧。”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让正在喘气的蓝星立刻站直身体向前跑去,跑出一段距离才往后看。

    “队长?我说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是你太专注了没有发现我而已。”

    吴月无所谓的耸耸肩。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回来吧邪帝。接下来还有需要你做的事情。”

    邪帝点点头,化为了一道黑光回到了吴月决斗盘上的卡片中。

    “怎么队长,想要和我打吗?”

    蓝星打开了自己的决斗盘,一脸的自信。

    “队长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卡组吧?”

    “永火啊。”

    “队长你是蛙帝,确定要和我打?”

    “虽然不是很想和永火打,但是现在好像没有别的选项了。刚才我可是逛了大半圈都没碰到人,难得碰到你,如果真的输掉也是没办法。”

    “之前就觉得了,队长你的心态好像好的不正常。不,与其说是心态好...倒不如说是什么都无所谓的那种感觉。”

    “嘛...因为毕竟不是什么攸关性命的决斗,所以觉得参与最重要。”

    虽然真正的原因是黑暗能量导致的心态过于平和。

    “那么...开始吧。”

    “当然了。”

    ““决斗!””

    周围熊熊燃烧的大火中间突然涌起一阵大风,一部分的火焰消失,在吴月和蓝星周围出现了一片空地。火焰却牢牢实实的将两人包围。出现了一个火焰场地。

    两个人中间的骰子在停下过后,吴月的是2,蓝星的是5.

    “我就不客气的选择先攻了。我的手牌可真的是不错呢。”

    蓝星看着自己的手牌自信的笑着。

    “在我场上没有怪兽存在的场合,我从手牌里特殊召唤光子斩击者(等级4,攻击力2100,守备力0)。然后召唤地狱公路巡警(等级4,攻击力1600,守备力1200)。然后等级4的光子斩击者和等级4的地狱公路巡警叠放,以两只怪兽构筑叠放网络,超量召唤,出来吧,熔岩谷锁链龙(阶级4,攻击力1800,守备力1000)。再次特殊召唤手中的骏足之河马马力巨犀(等级4,攻击力1600,守备力600)。河马可以特殊召唤,之后你可以从墓地特殊召唤一只怪兽,但是我的墓地没有怪兽,所以效果不发动。发动熔岩谷锁链龙的效果,一回合一次,除外一个超量素材,选择卡组中一张卡送入墓地或者选择卡组中一张卡放到卡组最上方。我除外一个超量素材,选择卡组中的轨迹恶魔(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0)送入墓地。发动轨迹恶魔的效果,这张卡因为卡片的效果或者因为战斗而送入墓地的时候,选择卡组中一只名字带有恶魔的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永火恶魔(等级4,攻击力1800,守备力1200)。”

    蓝星的卡组中弹出一张卡。蓝星将卡片加入手牌。

    “发动魔法卡,简易融合,支付1000分的生命,从额外卡组中特殊召唤出一只等级5以下的融合怪兽。我选择等级4的奇迹鸟(等级4,攻击力1300,守备力900)。等级4的奇迹鸟和等级4的河马叠放,以两只怪兽构筑叠放网络,超量召唤,出来吧,第二只熔岩谷锁链龙。埋伏一张卡。除外墓地中的地狱公路巡警。地狱公路巡警可以通过除外墓地中的这张卡来特殊召唤手中一只攻击2000以下的恶魔族怪兽。我选择手中的永火恶魔特殊召唤。发动永火恶魔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在手牌为0的情况下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可以选择卡组中一只名字带有永火的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永久魔法永火炮。然后发动魔法卡永火炮。发动第二只熔岩谷锁链龙的效果,去除一个超量素材,选择卡组中一张卡片送入墓地。我选择第二只轨迹恶魔。发动轨迹恶魔的效果,将卡组中的第二只永火恶魔加入手牌。发动永火炮的效果,一回合一次,选择手中一只永火怪兽送入墓地。我舍弃手中的永火恶魔。”

    蓝星将自己的最后一张手牌送入墓地。

    这种运气真是好的不一般啊。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利。

    “我发动盖牌,魔法卡,死者苏生。选择墓地中一只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墓地中的永火恶魔。发动永火恶魔的特殊能力,手牌为0特殊召唤成功的时候,选择卡组中一只永火卡片加入手牌。我选择反击陷阱永火防护罩加入手牌。然后埋伏。两只永火恶魔作为超量素材,超量召唤,第三只熔岩谷锁链龙。发动第二只熔岩谷锁链龙的效果,除外一个超量素材,将卡组中的一张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第三张永火恶魔(等级4,攻击力1800,守备力1200)送入墓地。然后发动永火炮的效果,将这张卡送入墓地。选择墓地中最多两只永火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墓地中两只永火恶魔特殊召唤。永火恶魔的特殊能力发动,将卡组中的永火雷破和永火防护罩加入手牌。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7000))

    “我的回合,抽牌。”

    能够防止破坏的永火防护罩,破坏卡片的永火雷破,以及场上的五只怪兽,一般情况下真是令人绝望的情况。嘛...如果没有抽到这张卡的话。

    吴月的眼神微微下移,看着自己刚刚抽到的卡片。

    “队长,这种情况你要怎么办?你根本没有任何来解场的方法。你的卡组是依靠各种卡片之间的连锁来进行各种各样的特殊召唤。但是有我的三张盖牌在,你根本无法大量的特殊召唤。是我赢了,队长。”

    蓝星一脸的自信。

    “是啊。如果那三张卡片存在意义的话。”

    “什么意思。我有两张防护罩在,你根本没办法破坏。”

    “世上可没有什么完美的东西。好好的享受这一点吧。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是无所谓态度的原因。以你场上的两只永火恶魔为祭品,上级召唤,熔岩魔神(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

    “什么?竟然是熔岩魔神?”

    “所以说不完全的封印。永火防护罩虽然是万能防御,但是很可惜,在场上没有永火怪兽存在的场合根本无法使用。那么先把碍眼的防御破坏吧。发动魔法卡,鹰身妖鸟的羽毛扫(写这章的时候时间是2015年四月,已经解禁了。所以还是按照禁卡表来吧)。破坏对方场上所有的魔法陷阱。”

    “切。”

    蓝星抬起手挡住自己面前的阵阵狂风。场上的三张卡片在这阵狂风下直接化为了碎片。

    “但是这样的话我场上还是留下了一只攻击力3000的怪兽,而且队长你已经无法继续通常召唤了。”

    “话说多了可是很容易建立死亡FLAG的。所以要时刻保持冷静。”

    吴月将一张卡片插入了决斗盘。

    “发动魔法卡,抵价购物,选择手中一只等级8的怪兽舍弃,抽两张卡。我舍弃手中的光明与黑暗之龙。抽两张卡。哦~~”

    吴月看着自己抽到的卡片不禁一脸笑容。

    “看来我的运气也不错。发动魔法卡,生命之壶(DIY),支付1000分的生命,抽两张卡。我特殊召唤手中的圣刻龙泰芙龙(等级6,攻击力2100,守备力1400)。除外墓地中的光明与黑暗之龙,特殊召唤手中的暗黑龙塌缩星蛇(等级4,攻击力1800,守备力1700)。以圣刻龙泰芙龙为祭品,发动速攻魔法,敌军控制器。我可以得到你场上一只表侧表示怪兽的控制权。我选择你场上的熔岩魔神到我场上。”

    “什么?”

    蓝星惊愕的看着自己场上的熔岩魔神。巨大的熔岩身体一个晃动,就来到了吴月的场上。

    “然后发动圣刻龙泰芙龙的效果,这张卡解放成功时,选择手牌,墓地,卡组中一只龙族通常怪兽攻击力守备力变为0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拉长石龙(等级6,攻击力0,守备力2400)守备表示。”

    吴月的卡组中弹出一张卡。吴月将其抽出,放在了决斗盘上。

    “然后等级6的拉长石龙和等级4的暗黑龙塌缩星蛇同调,同调召唤,神树的守护者,牙王(等级10,攻击力3100,守备力1900)。暗黑龙塌缩星蛇的效果,这张卡送入墓地的时候,选择卡组中一只辉白龙暴源翼龙(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1800)加入手牌。然后除外墓地中的暗黑龙塌缩星蛇,特殊召唤手中的辉白龙暴源翼龙。”

    “就算是这样,我还有一只怪兽。”

    “不是说了吗?话说的太多了死的越快。”

    吴月看着蓝星一脸微笑。银色的长发配上黑色的风衣,让吴月的笑容显得尤为渗人。

    “队长,你笑什么?凭剩下的两张手牌?”

    “呐,蓝星,你听说过俄罗斯轮盘吗?”

    “......是那个自杀式的游戏吗?”

    “答对了。游戏者让自己的左轮枪中只剩下一颗子弹,然后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一边旋转弹巢,一边开枪。这种做法,与其说是玩命,倒不如说是将自己的生命与未来交给自己。自己转的弹巢,自己开的枪,那种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在自己手下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吴月的嘴咧了起来。但是不再是笑容,反而是一种很阴险的恐怖笑容。

    “对...队长,你笑的...好恐怖。”

    蓝星看着吴月的笑容,不禁退后了一步。

    “嘛,别那种表情嘛。”

    吴月将一张手牌插入了决斗盘。

    “发动魔法卡,迷你胆识。献祭自己场上一只怪兽,将对方场上一只怪兽的攻击力变为0.怪兽被战斗破坏的时候,给与对方怪兽攻击力数值的伤害。你场上的,当然是一只熔岩谷锁链龙。祭掉辉白龙暴源翼龙,熔岩谷锁链龙攻击力变为0.”

    “什么?”

    “可还没完。我发动魔法卡,继承之力。将神树的守护兽牙王送入墓地,熔岩魔神的攻击力上升神树守护兽的攻击力。因此,熔岩魔神的攻击力上升3100点,到达6100点。”

    “六...六千一百点...我的怪兽攻击......”

    “这样不就有趣了吗?战斗了,熔岩魔神,攻击攻击力变为0的熔岩谷锁链龙。魔神火焰炮!”

    熔岩魔神的面前出现开始不断的聚集火焰,周围的火焰也在不断的向着熔岩魔神的面前聚集而去。

    “轰!”

    巨大的火焰炮冲击而出,淹没了蓝星场上的熔岩谷锁链龙,火焰也在瞬间吞噬了蓝星的整个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

    蓝星双手抬起来挡在自己的面前,抵挡突如其来的火焰。火焰掩盖了蓝星的身体,也让蓝星的生命值疯狂下降,瞬间就降为了100.

    “这样你的生命值就在1000以下了。然后因为敌人控制器的效果,获得控制权的熔岩魔神将会重新回到你的场上。回合结束。”(7000.0)

    吴月邪笑着结束了回合。而同时,熔岩魔神的身体再次放佛火焰燃烧一般晃动了一下,再次回到了蓝性的场上。

    “就像我刚才说的,蓝星,这下子该你玩俄罗斯轮盘了。好了,抽牌吧!看看自己的命运抽牌会为你带来什么样的未来吧?如果不是能够解决场上情况的卡片的话,熔岩魔神的火焰会在瞬间吃掉你剩下的生命!如果是能够解决熔岩魔神的效果的话,以你零手牌战术的永火卡组自然能够在瞬间召唤出大量的怪兽来给与我总攻击。现在开始,自己的生死,由自己来掌控,自己却又无法掌握,下一张卡片,是贯穿大脑的子弹吗?还是带来胜利的空枪?”

    吴月指着蓝星一步步的紧逼说道。

    “俄罗斯轮盘游戏开始了!”

    吴月的声音大了起来。周围火焰的呼呼声放佛回应吴月的声音一样,也开始变得大了起来。周围的火焰放佛有生命一般的聚集,聚集在了吴月和蓝星的中间。变为了两把相互对立的左轮手枪。手枪的弹巢开始自由转动,发出咔咔的声响。巨大的枪口刚好对准了吴月的额头和蓝星的额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