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三百零六章 警察来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六章 警察来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的回合,抽牌。[ 就爱]”

    薛莹凡看着自己的手牌后,稍微想了想。说道。

    “我发动魔法卡,奇迹同调融合,将自己场上或者墓地中把融合怪兽卡决定的融合素材从游戏中除外,把以同调怪兽为融合素材的一只融合怪兽融合召唤。我除外墓地中的次时代鼓风人和奥金魔导师。融合召唤,霸魔导师奥金魔导师(等级10,攻击力1400,守备力2800.)。霸魔导师奥金魔导师在融合召唤成功的时候,给这张卡放置两个魔力指示物。同样,他的攻击力会随着每有一个指示物,攻击力上升1000.所以攻击力是3400.然后舍弃手牌中的霞之谷的幼怪鸟,发动装备魔法,异次元苏生,将自己除外的一只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次时代鼓风人攻击表示特殊召唤。霞之谷的幼怪鸟在从手牌舍弃的时候,在场上特殊召唤。我攻击表示特殊召唤,次时代鼓风人在特殊召唤成功的时候,将卡组中一只名字带有次时代的暗属性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盟军次时代鸟人。然后召唤盟军次时代鸟人。战斗了。霞之谷的幼怪鸟,攻击黄泉青蛙。”

    幼怪鸟扑闪着翅膀飞向了天空,在天空中用力向着黄泉青蛙煽动了一下翅膀,两道风组成的风刃瞬间便穿透了黄泉青蛙。

    “盟军,次时代鸟人,攻击玩家。”

    鸟人这次也同样煽动自己背后小小的翅膀,数道羽毛立刻便向着吴月飞去。瞬间便穿透了吴月的身体。

    “在这瞬间,发动手牌中冥府之使者格斯的效果,自己场上没有卡片,自己受到战斗伤害的时候,这张卡在场上特殊召唤,然后特殊召唤一个和伤害同等数值攻守的格斯衍生物。我将格斯和格斯衍生物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吴月立刻就将卡片盖在场上说道。

    吓了我一跳,要不是格斯大哥在手上,这下子就输了。没想到这货能从两张手牌直接就召唤出四只怪兽。果然决斗就是各种出乎预料。

    “终于在你需要的时候上手了吗?还真是危险。”

    薛莹凡笑着说道。

    “那么战斗继续。次时代鼓风人,攻击格斯衍生物。霸魔导师奥金魔导师,攻击冥府之使者格斯。这么一来,战斗阶段结束。我发动霸魔导师的特殊能力,这张卡除外一个魔力指示物,我抽一张卡。因为少了一个魔力指示物,霸魔导师的攻击力下降1000点。等级3的次时代鸟人和等级4的鼓风人同调,同调召唤,黑玫瑰龙(等级7,攻击力2400,守备力1800)。然后等级2的霞之谷的幼怪鸟和等级7的黑玫瑰龙同调,同调召唤,鬼岩城(等级9,攻击力2900,守备力2800)。然后鬼岩城的攻击力上升这张卡调整以外的素材数量乘以200的数值,所以鬼岩城的攻击力为3100.埋伏一张卡。这样,我的回合结束。”(2700,0)

    “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看着薛莹凡的场上,又看着自己的手牌。[ 就爱]然后说道。

    “我发动墓地中黄泉青蛙的效果,从墓地特殊召唤。发动魔法卡,双重魔法,舍弃手牌中一张魔法卡,使用对方墓地中一张魔法卡。我舍弃手中的灵魂交错,使用你墓地中的死者苏生。我复活墓地中的光帝克莱斯。发动光帝的效果,特殊召唤成功的时候,破坏场上两张卡。我破坏你的盖牌和鬼岩城。”

    “连锁光帝的效果,发动速攻魔法,禁忌的圣衣,选择场上表侧表示的一只怪兽,攻击力下降600点,选择的怪兽不会成为卡的效果对象,不会被卡的效果破坏。然后处理光帝的效果,破坏禁忌的圣衣reads;。我抽一张卡,因为禁忌的圣衣的效果,鬼岩城不会被破坏。所以我不能抽卡。”

    薛莹凡看着吴月说道。又看着自己的手牌。不禁在心中无奈的叹气,这个时候给我来大风暴有毛用啊。不过如果这回合能够撑下去的话,下回合也能够利用大风暴破坏它的后场,然后利用怪兽进行总攻击。这样就是我赢了。

    但是也要撑下去才行啊,这货现在的手牌挺多的,估计应该会进行总攻了。小心点吧。

    “我将我场上的黄泉青蛙回到手牌,发动手牌中次时代鸟人的特殊能力,特殊召唤。在发动手牌中鬼青蛙的特殊能力,舍弃手中的黄泉青蛙,特殊召唤。接着......”

    吴月展示出自己最后的一张手牌。薛莹凡在看到吴月的那张手牌的时候,无奈的叹口气。

    “又神抽了吗?太让人无语了。”

    “嘿。这次是我自己的死者苏生了。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复活墓地中的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等级3的次时代鸟人和等级6的光帝克莱斯同调,同调召唤,鬼岩城。”

    这次是吴月的场上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城堡怪兽。和对面的那个与自己一摸一样的城堡怪兽对峙着。

    “什么?”

    薛莹凡惊讶的说道。

    “没办法。因为光帝在特殊召唤,召唤的回合不能攻击。所以只能拿他当同调素材了。那么开始战斗了。混沌战士,攻击鬼岩城。”

    吴月指着薛莹凡场上的那只巨大的怪兽说道。

    混沌战士抬起了自己手中的刀刃,一个束劈,混沌战士面前的空间直接就被混沌战士劈开。空间被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里面闪耀着阵阵七彩的光芒。裂缝突然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周围的空气呈现为漩涡状被吸入裂缝中。紧接着裂缝猛然扩大,直接就变为了和鬼岩城同等大小。鬼岩城虽然不断的向后退,但是瞬间就被吸入了裂缝中。

    薛莹凡的生命值下降了500点。到达2200点。

    “混沌战士的特殊能力发动,战斗破坏对方怪兽的场合,一回合只有一次,可以再次进行一次攻击reads;。混沌战士,攻击霸魔导师奥金魔导师。”

    因为混沌战士的斩击而产生的裂缝在吸收了鬼岩城之后没有消失,而是再次产生了巨大的吸力,霸魔导师也同样被吸入了裂缝之中。薛莹凡的生命值再次下降了600点。到达1600点。

    “最后一击了。鬼岩城,对玩家直接攻击。”

    这次是鬼岩城,抬起了自己那巨大的岩石手臂。猛然向着薛莹凡的场地砸去。薛莹凡场上爆发出了一次巨大的爆炸。产生的巨大旋风瞬间就让薛莹凡的生命值下降到了0.

    “唉!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薛莹凡无奈的抓着自己的头。

    “本来还期望手里不要出现帝王呢。不过虽然手牌中没有帝王,墓地的帝王倒是忽略了。我输了。你要继续加油啊。”

    薛莹凡咧开嘴笑着向吴月摆摆手。

    “那再见了。”

    “拜拜。”

    吴月也笑着向薛莹凡挥手说道。

    这家伙人还不错嘛。

    “哈哈哈,没想到这样也能赢。看来今天还是会有好事发生的。好,继续加油。”

    吴月掐着腰哈哈大笑。

    “好,下一位找谁呢?”

    “你好。”

    这个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了吴月的肩膀上。吴月转身看去,就看到一个穿着便服的中年男人看向自己。而他的手里的证件此时正向吴月展示着他的身份。

    那个证件上方那特有的金色国徽标志和下方那严肃表情半身照已经完全表示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份。

    警察证......

    “我想问你一些问题,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打扰你一些时间reads;。”

    男人温和的看向吴月说道。虽然说话很随和,但是吴月已经觉得有种想哭的感觉了。

    我真的是个好人啊。但是为什么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没发生过几件顺心的事情啊。

    附近的咖啡厅

    吴月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裤子,额头上的汗从一开始就没停止过。脸色早就开始变绿了。

    虽然说面对那些乱七八糟的组织的人和龙组的人自己就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在面对警察的时候,虽然自己从来没犯过什么罪,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感觉到超紧张。八成是小时候课本上警察叔叔那威严严肃的形象已经深入灵魂了。

    “那个......”

    吴月再次将手中的第十三张纸巾给扔掉。为什么这个咖啡厅内的冷气开的这么恰到好处我还老是手心冒汗。

    “不要紧张。我这只是职业习惯。实际上我找你并非是因为你犯了什么罪,放心,找你只是因为有些事情让我很在意,所以我想了解一下而已。不用紧张。”

    面前的这位警察淡定的拿起面前的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

    “是......是这样吗?”

    那为什么警察叔叔你从一开始那让我觉得坐立难安的凝视就没停止过呢?大叔你明明是个普通人啊,我在你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能量啊,但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阵阵的紧张呢。到底是为什么呢?大叔你又不是鹰眼,你那眼睛我为啥就觉得不敢直视。话说我怎么老觉得面前这位警察大叔在什么地方见过?

    “那请问...请问有有什么事?”

    “那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张翰。”

    张翰说话不紧不慢,语气沉缓,这样反而让人觉得心里更紧张了。

    “你似乎很紧张啊。先喝口咖啡冷静一下吧reads;。香醇的咖啡可是能够尽快让人冷静的最佳饮品。”

    “是......”

    的确自己有些太过失态了,不过是格斯大哥不在身边而已,自己怎么就这么废了。淡定淡定。好,喝口咖啡......

    “实际上我想了解一下关于十月23号晚上七点左右发生于本市的一家银行的抢劫事件。”

    “噗!!!!!!!!!”

    好不容易喝进口中的咖啡结果一口不剩全喷了。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些什么吧?”

    看到吴月的样子,张翰那双堪比鹰眼的眼睛似乎眯的更深了。

    “咳咳......”

    吴月再次拿起旁边的纸巾擦擦嘴巴。

    “那么警察叔叔,请问你想要知道些什么?当时的我仅仅只是个围观群众而已。看到的应该不多。”

    “......”

    看着吴月,张翰的嘴角似乎微微上扬了下。

    大叔,能不能别笑。我现在超紧张啊。还有你那堪比格斯大哥的超浅微笑是干什么啊?

    “那么,能不能把你看到的事情给我说一下。可以的话,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

    张翰再次拿起面前的咖啡缓缓的喝了一口。

    “这个......”

    卧槽我怎么知道,当时我在银行里啊。这大叔能不能别给我一开始就问的这么一阵见血。

    “实际上我之后就走了,详细的情形我也不知道。”

    “那么请问你是什么时候走的?当时你看到的银行情况是什么时候?”

    “是在其中一个匪徒带着一个小女孩出来*迫你们离开的时候走的。”

    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不要再吞吞吐吐了,会让自己觉得可疑的。

    “也就是说时间是在六点五十三分左右是吗?”

    张翰的嘴角似乎更加上扬了。

    “差不多吧,我也不清楚准确的时间。。”

    感觉好像给自己挖了一个不得了的坑。

    “那之后你干什么去了?”

    “去参加女朋友的生日派对。”

    “什么地方?”

    “华源酒店。”

    “怎么去的?”

    “坐车。”

    “什么车?”

    “出租车。”

    “什么时候到的?”

    “我也不知道。”

    “你到的时候酒店发生了什么情况吗?”

    “起火了。”

    看来这位大叔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根本就是在给自己下圈子等着自己跳啊。

    “哦~~~”

    张翰已经完全不掩饰自己的笑意了。一双慑人的眼睛散发出阵阵令人不安的光芒。

    “起火的时间是七点三十五分。而华远酒店和银行之间的距离坐出租车的话只需要十分钟左右。那么之间的二十多分钟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别说你在女朋友过生日的时候你还会有别的要紧的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