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二百八十章 梦-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八十章 梦-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呜啊!”

    这只脚踹的非常重,吴月有种胸闷的感觉,感觉肋骨似乎都要断几根。 %%%%e%%f%%%%e%%f%d而这个时候吴月的身体,还是小时候的身体。

    第一脚踹完后,小枫却又继续抬起脚再次狠狠的踩在了吴月的胸部上。下压的脚部不断的用力,吴月甚至能够听到骨头摩擦的吱吱声音。而这个时候,脚突然松开,小枫却一个横踢将吴月踢到了一旁。吴月被踢得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上,趴在地面上,放佛灌铅一样的身体根本就动弹不得。

    吴月费力的抬起头,全身因为疼痛而颤抖,看着慢慢走到自己面前的小枫。但是迎上的,却是一双仿似看着臭虫一般的厌恶眼神。这次,这双眼睛的主人抬起了自己的脚,对准的,是吴月的那双眼睛。

    “不要用你那恶心的眼神看着我!”

    但是着双脚却没有踩下来,因为在吴月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周围的场景再次放佛玻璃一般,化为了一块块碎片。

    这次出现在吴月周围的,是雨。和之前看到的同样的夜色,同样的街道,但是天空却在下着雨。

    雨中,有两个幼小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挡雨物品,雨水尽情的向着两个幼小的身体上倾斜而去。两人身上早已湿透。这两个人,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小枫reads;。

    为什么,那个人明明是我,我却能够看到站着的那两个人。

    现在的吴月完全没有任何的意识。

    “为什么妈妈死了你却活下来了?为什么是妈妈死了而不是你死了?为什么你还能有脸活在这个世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站在吴月对面的夏枫,幼小的身体此时在不断颤抖,清秀的脸庞也早已扭曲,竭斯底里的喊声好像一根根针,不断的刺激着吴月的耳膜。

    “你这种人,死了才好啊!!!!!!”

    满怀恨意的一句话,狠狠的撞击到了吴月的大脑,让吴月的瞳孔猛地收缩。

    “哗啦!”

    周围的场景再次变为了碎片,接下来的景色再次改变。变回了小时候自己在街道上被邻居包围的景色。

    “你这家伙,都是因为你瑞瑞才会生病的。以后离我们远点。”

    景色改变,这次是乔沛涵站在自己的对面。但是她的眼神,却充满了厌恶。

    “真是恶心。”

    和平常一样的声音,现在却让吴月觉得,那不是一句玩笑。

    “我堂堂的校花和你在一起,你竟然还能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风流。真是恶心,一想到自己曾经将身体给了你我就恶心。只要想到我曾经和你在一起我就恶心。啊!真是太恶心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你这种人。我永远,永远都不想在看到你了!”

    “哗啦!”

    在乔沛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连同乔沛涵,整个空间又化为了阵阵的碎片。

    碎片聚合在一起,化为了白灵。

    小泽???

    但是白灵却也没有说任何话,冷淡的眼神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reads;。白灵的整个身体也化为了碎片。这次是樱,看着吴月,樱只是一脸唾弃的表情。转身向后走去。吴月想要去追,但是身体却完全动不了,嘴巴也说不出任何声音。

    樱!!!

    吴月努力的想要伸出手去抓住樱逐渐远离的背影,可是在吴月努力抬起手的瞬间,樱的身影和周围不知何时已变成黑色的场景瞬间又化为了碎片。

    =====================================

    吴月猛然睁开眼睛。

    入眼的是木质的天花板,还有一个日式的方形吊灯。

    “呼......”

    旁边传来了微微的鼾声。吴月没有转头,从旁边呼吸传来的香味吴月就知道那是谁。只不过睡觉的时候自己和樱不是各自睡在了被子的两角吗?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变为了两人相拥而眠的场景。

    不过自己还真的是够奇葩的。一场梦竟然能从前半场春梦诡异的变为了后半场的噩梦。话说回来为什么小泽会出现在我的梦境中啊,难道说我真的欲求不满。以前也是,貌似自己做春梦的主角好像都是小泽。

    吴月抬手用袖子擦掉了自己额头的冷汗。

    看来自己的心理疾病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啊。这种情况与其说是心理阴影倒不如说是自卑吧。唉,太过淡定的人生一旦不淡定了就不能接受这就是*丝的本质啊。但是这样的话,如果自己正在和樱,或是小枫做些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想起今天的这个梦,我会不会萎掉?

    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吗?

    脸颊上似乎能够感受到樱温润的略带香味的气息。吴月穿过头,樱那毫无防备的睡姿就这么直接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说起来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观察樱呢。樱在平常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姿态。但是现在睡着后安静的睡姿,秀丽的瓜子脸配合上那修长散发着光泽的黑色直发,却给人一种大和抚子般的感觉。(大和抚子,被用作性格文静,温柔稳重并且具有高尚美德的女性的代称)。樱侧身躺着正面对着自己,有几根发丝粘在了樱的脸颊上,刚好增添了几丝妩媚。不过,樱嘴边好像有一些淡淡的白色痕迹,就像牛奶留下后的痕迹一样。到底是什么?

    “醒了吗?”

    闭着眼睛,樱却准确无误的说出了这句话。怎么听都不像是睡着时的梦呓。

    “抱歉。把你吵醒了。”

    “没关系。毕竟我原本睡眠就很浅。”樱睁开了眼睛,黑紫色的大眼睛似乎比昨晚还要多了一些什么。“吴月,做恶梦了吗?”

    “有一点。”

    吴月伸出右手捂住自己的额头。

    “看来樱你的推测是完全正确,我没有办法反驳。”

    “呵呵。这点在预料之内。”

    “还有一点,樱......”

    “什么?”

    “你能不能把你的头从我的脸旁离开。”

    刚才还好,樱只是睡在自己旁边。但是现在每说一句话,樱就毫不留痕的往前移动,现在直接就躺在了吴月的脸部旁边。樱的身上那独特的香味直接就进入了吴月的大脑中。吴月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又有点晕了。

    “吴月,你这可不像正常青春期男生应该有的反应哦。”

    樱虽然这么说道,但是还是向后退了一点。

    “废话!我也想像个正常青春期男生一样干点该干的事。”

    要不是害怕自己在紧要关头脑中突然想起那些诡异的画面会把自己搞得终身不举的话,自己绝对会老实遵从自己内心的*的。

    “那现在你要怎么做呢?”

    “这点......”

    吴月搔搔自己的脸蛋。

    “因为没办法给你正常的男女生活,而且,还让你因此和别的女生一起......那个......所以,我会尽我所能让你觉得开心的。”

    犹豫了一阵后,吴月还是缓缓的说道。

    “樱......姐。”

    记得智树说过樱是弟控。既然樱是喜欢自己的,那么自己叫她姐姐的话应该会很开心吧。

    但是樱的反应既不是兴奋,也不是喜悦。在听到吴月的话后,樱瞪大了眼睛,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彭!”

    樱突然起身双手重重的压在了吴月头部的两边,双目圆睁的看着吴月。

    “吴...吴月,你刚才叫我什么?再叫一遍!”

    “樱...樱姐,您的样子好吓人啊。”

    樱现在的呼吸很浓重,而且眼睛瞪的很圆。一不小心就用了敬语了。难道说樱不喜欢别人叫她为姐?

    但是下一秒这个想法就烟消云散了。

    “啊~~~姐姐,多么令人心旷神怡的称呼啊。”

    樱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满脸陶醉的说道。似乎连周围也散发出阵阵粉红色的小花。

    好像很高兴......“那个...樱姐...”

    虽然说是为了让樱高兴才这样称呼的,但是好像还是有点不太习惯。

    “是。”

    樱歪着头看着吴月。粉红色的花瓣仍旧不断的从樱的背后飞出。

    “能吻你一下吗?”

    “咻————彭!”

    啊肋,怎么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穿的声音?

    “吴吴吴吴吴吴吴吴吴吴吴月,你你你你你你你说说说说说说说说什什什什什什么呢?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直拳太太太太太太太卑鄙了reads;。”

    樱的身上出现的不再是樱花,而是阵阵直冲云霄的水蒸气。脸蛋也开始疯狂的红。

    樱在害羞啊。看来胖子那货说的还真不错。虽然说胖子也是处男一枚,不过宗师级的理论似乎也不是盖的。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是姐姐。这种时候一定要占据主导权才行。”

    樱突然背过身去,双手捂着自己的双颊在那里喃喃自语。

    你为什么会在在这么奇怪的地方这么认真啊。姐姐不是那种角色啊喂。

    就坐在樱背后的吴月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不禁在心里吐槽。

    接吻吗?说起来我算是初吻吧。

    樱有些脸红的抚摸着自己的嘴唇。这个时候,手指碰到了嘴唇边那抹白色的痕迹,略带粗糙的磨砂感让樱的嘴角立刻露出了一种非常诡异的笑容。

    “吴月~~~”

    樱立刻以一种非常甜腻的笑容转过身看着吴月。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此时已经眯成了两条缝。

    “什么?”

    吴月瞬间退后三尺。

    “呵呵......吴月,对于你的要求我是求之不得的。我也很希望能够与你接吻......”

    该说但是了。虽然没什么根据但是就是有这种感觉。

    “但是......”

    果然......

    “吴月,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樱指着自己嘴唇旁边的白色沙痕说道reads;。

    “什么?”

    “嗯哼哼......”

    樱露出了更加狡黠的笑容。

    “那吴月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说现在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昨天晚上奇怪的事情?和你的春梦算不算?算了,这句话说不出口。

    吴月有些不好意思的将眼神转向一边。

    “看来似乎发生了一下事呢。”

    不,不是一下。老实说时间不算短呢。话说我是在对谁解释啊。

    “那现在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奇怪的感觉?”

    吴月双手环抱在胸前闭上眼睛左思右想。但是却没有什么头绪。

    樱没有说话,看着吴月一脸让吴月阵阵寒意的笑容。

    奇怪的感觉倒是没有,只不过感觉身体好像变得轻松了很多。

    嗯......身体变得很轻松,昨天晚上诡异的春梦,樱嘴角的白色痕迹......

    厄......

    好像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看来好像是猜出来了。”

    樱一种胜券在握的笑容。

    “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但是应该不可能吧。樱,那到底是什么?”

    “*液。”

    樱一脸满足的笑容。

    哎......好像听到了一个非常不得了的词汇reads;。你那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我怎么不记得有发生过这么好的事情啊!!!”

    虽然身体的确和之前相比感到非常的轻松,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憋屈的感觉。

    “因为吴月昨天晚上突然就抱住人家,然后就上下其手,然后就......”

    樱双手捂住双颊,背景都变成了散发着阵阵粉红色光辉的樱花场景。

    “吴月的技术真的非常好呢。全部都对准了我的敏感点了。当时人家被弄得没办法了,当时觉得也应该回礼一下才对。所以就......”

    “开什么玩笑!那种好事我竟然完全都不记得了。怎么可能会睡得这么死?”

    “在睡前的那杯茶里我一不小心加了一点料。哎嘿嘿~~樱真是个笨蛋~~”

    樱假装可爱的敲了一下自己的头。

    “哎嘿嘿你个头啊!别随随便便就往给别人的茶里乱加安眠药啊!”

    我说怎么在睡前突然为我泡了一杯日本茶了。虽然味道是不错,但是果然心意是不对劲的。可恶!那种好事我竟然睡着了。

    吴月的眼神不自觉的移向了樱那粉嫩的嘴唇,嘴角边的白色痕迹虽然不是很显眼,但是若有若无的反而更添加一丝妩媚。刚刚睡醒的娇态,以及因为夜晚身体的移动而让身体上的睡袍有些隐隐的滑落。樱胸前的那抹乳沟甚至都有些隐隐显现。

    “吴月~~你兴奋了?”

    樱感觉到吴月的眼神,特意将身体略微往下低了一些。这让身上的睡袍更加往下滑落了一点。

    “才没有。”

    吴月赶忙将头硬掰向一旁,顺道将身体也扭了过去。双腿也不自觉的夹紧。

    可恶,怎么会这么有诱惑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