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二百零五章 我是m?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五章 我是m?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记住吴月,逢人只说三分话。 ()”

    格斯突然靠近吴月正色说道。

    “露茵是混沌界的人,与我们没有任何的交接。就连朋友,也称不上。对于我们并不熟识的人,没有任何必要将自己的一切都呈现给对方。况且暮云还是你接下来要面对的对手。”

    “可是,格斯大哥,露茵姐和暮云并不是坏人啊。难道说他们还会加害我吗?”

    吴月疑惑的看着格斯说道。

    “这个并非是好与坏的界限。而是生存与否的问题。”

    格斯看着吴月说道。

    “信任你的人,爱着你的人,珍惜你的人也同样有可能会加害你。有时也并非是本意,但是一些理由也可能会让他们伤害到你。所以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把只属于自己的事全部说出去。给自己留一点底线,会为以后的事留点后路。”

    格斯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清冷,但是吴月却感到一丝丝的激动。格斯大哥以前发生过什么吗?

    “我知道了格斯大哥。以后会注意的。”

    吴月点点头说道。

    “本来我还以为可以和露茵商量一下,也许会知道点什么的。不过算了,这些事都无所谓。”

    “吴月,将当时和恶魔铲土虫决斗时所发生的事和我说一下,详细点。”

    格斯点点头,飘到吴月的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看着吴月说道。吴月所在的停车位是个较为偏僻的地点,并且吴月现在是背对着公路的,所以就算说话也不会担心被误解。

    “嗯。”

    吴月点点头说道。

    “当时”

    ==================================

    暮云疾驰在公路上,不断的加大着速度。

    “暮云,为什么会突然离开?难得可以和男生说上话不是吗?”

    露茵以同样的速度飞行在暮云旁边问道。

    “这点没有必要。露茵姐你也该看出来了,格斯并不相信我们,就算我们继续问下去,也不可能得到什么有用的答案。”

    暮云平淡的说道。随即看着露茵说道。

    “露茵姐也是,为什么不将我们一开始就在玫瑰花园这件事说出来?”

    “因为我也不相信格斯。”

    露茵摊手随意的说道。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话语是多么的恐怖。

    “将话说到一半,可以更好的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

    “说话说道一半?”

    暮云奇怪的说道。

    “格斯就是这样,他在说出吴月决斗时的情况时,只说出了一半。当时的情况你也该看到了,格斯被排除在了黑暗游戏之外,甚至想要靠近都无法达成。吴月的情况我们虽然无法看清,可是和吴月一身同体的格斯都无法靠近游戏的话,吴月当时一定也发生了奇怪的事。但是格斯却把这一段给隐瞒了,看来是担心吴月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事而我们又有相关的情报,会在以后的日子中对吴月不利。不愧是格斯,一瞬间就将利害关系给考虑到了。”

    露茵平淡的说道。对于格斯的心理分析出来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为什么格斯会有这么深的心机啊?吴月和他在一起会不会也会变成那样?”

    听到露茵的话,暮云说道。

    “格斯和我一样,都是由最底层的人一步步爬上去的,所经历的事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到的。如果万事不给自己留点后路的话,也许早就被作为工具用到死为止了。格斯会这么做也不奇怪,吴月的话也不用担心。我和格斯差不多,你只要想想和我在一起的你有没有事就能知道吴月有没有事了。”

    露茵笑着说道。

    “哦,也许没有事吧。”

    听到露茵的话,暮云明显松了口气。随即又正色说道。

    “关于吴月说道的这件事,我有点担心。吴月的身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露茵姐你说的魂压感应,这点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在尝试,但是都失败了。而吴月却不自觉的就做到了,难道说我和吴月实力相比就差那么多?”

    “不,吴月的力量刚才我有探查过,虽然很强大,但是却并非很稳定。我想吴月本身能够控制的能量应该很少。关于实力这点不用担心,和暮云你相比应该还要逊色少许。让我担心的是另外一方面。”

    “什么?”

    暮云看着露茵奇怪的说道。能让自己身旁的这个露茵担心的事情可不多,但凡她担心的事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吴月本身的能量是黑暗能量,和单一能量不同,是一种混合着各种能力的特殊能量。”

    露茵说道。

    “这种能量的颜色是黑色。是一种可以和无月之夜相比的深邃的黑色。”

    “所以呢?什么地方奇怪?”

    暮云奇怪的说道。她本身看不到能力颜色,自然不清楚暮云这么说的理由。

    “第一次见到吴月的时候,他体内的能量是黑色的,甚至在前天比赛刚开始时见到吴月的时候,吴月体内的能量还是黑色的。但是现在,吴月体内能量的颜色却变成了银色。”

    露茵的脸色变得凝重许多,这让熟知她的暮云有些奇怪reads;。

    “颜色变成银色指什么?有什么奇怪的吗?”

    “在所有的能力颜色中,金银两色,是最高贵的颜色。也代表着最强大的能力。金色,是神界的那些家伙自身能力代表的颜色。银色,则是冥界之神能力的颜色,是处于和太阳光芒对立的月光一样的光芒。是普通的人类绝对不可能拥有的颜色。”

    “吴月吗?他是神?”

    暮云沉思道。

    “谁知道呢?反正这些我也只是从书里面看到的。毕竟不论是神界的那些家伙还是冥界的那些神,我都没有见过就是了。也许是吴月的能力变异而导致颜色改变。不管怎么样,明天的比赛就能见分晓了。到时候好好发挥就好。现在还是回去先休息吧。”

    露茵始终都是随意的态度,完全都不在意自己所说的话。

    “哦。”

    暮云点点头。但是立刻又陷入沉思。

    吴月,似乎身体内有着一种奇怪的存在。不知道以后吴月会不会发生改变。

    而露茵则抬头看着天空,看着那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升起的皓月。

    银色,是一种冰冷刺骨,没有一丝温度存在的颜色。也是一种柔软温和,冷静清凉的颜色,同时也是一种高贵孤独,散发着阵阵悲哀的颜色。

    是神是鬼都无所谓,我只想知道,和那个恶魔在一起的你,吴月,你小子的银色到底属于哪一种呢?月,还真是符合你的名字呢。

    ===================================

    “也就是说,所有的异状全都在你沉睡之后发生的?在这之前还维持着以前的状态?”

    听完吴月的叙述之后,格斯缓缓的说道。

    “是啊。”

    吴月点点头。然后摸摸头说道。

    “格斯大哥,难道说这些事情不是格斯大哥你做的吗?身体强度也增强了,能力也增加了,而且好像还多了很强的精神力,虽然很厉害,但是都是身体方面的增幅,不是我的话,也只能是格斯大哥做的不是吗?”

    “如果只是这些的话,应该和我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我担心的并不是这,而是另外一件事。”

    格斯严肃的看着吴月。

    “吴月,对于和恶魔铲土虫决斗时的事,你难道没有感到任何的异常吗?”

    “异常?”

    吴月托腮想了一会。最终还是摇摇头。

    “当时的我抽到极限抽取也很奇怪,我的卡组里我很肯定没有那张卡,不仅没有,那张卡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事后我也找过,但是也没有迹象。查看过自己决斗盘的资料,关于那次决斗的资料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所以什么线索都没有。这件奇怪的事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原因。至于其他奇怪的事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什么意思?”

    格斯有些疑惑的看着吴月。

    “当时的我,被恶魔铲土虫的攻击击中之后,身上疼痛的感觉怎么说呢?好像很平常一样,明明很痛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不适。也说不好,好像很痛又好像不痛。”

    吴月摸着头不明所以的说道。但是看到格斯大哥突然变得怪异的眼神,吴月不解的问道。

    “格斯大哥,你怎么了?”

    “吴月。”

    格斯怪异的看着吴月,缓缓说道。

    “是?”

    “你是不是遭受攻击的次数变多了,m属性觉醒了?”

    从格斯的口中吐出了格斯绝对不可能说出的话。着实让吴月楞了半天reads;。然后

    “不可能!这个绝对不可能!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我的考试得了第一名,铁树会开花,母猪会上树,我也绝对不可能会是m。绝!对!不!是!”

    吴月双手交叉成一个叉的形状异常坚决的说道。

    “真的不是吗?”

    格斯还是不太信任的样子。看着吴月的眼神还是有些古怪。

    “应该不是吧?”

    看到格斯的眼神,到了最后连自己都不相信了。

    “呵呵。”

    看到吴月变得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表情,格斯温和的笑笑。

    “这些事的确有些奇怪,但是我们在这瞎猜也没用。先把需要的事情做完,今晚和微风她们仔细在研究一下吧。”

    “也只能这样了。我不是m,我绝对不是m,我怎么可能是m,我应该不是m,大概不是吧”

    吴月的声音由原本的坚定越说变得越来越没有自信,这让在旁边的格斯无奈了。

    刚才自己只是难得的开了一个玩笑,没想到吴月你竟然这么配合的失落。还真的是异常好骗啊吴月。

    不过也不能否定没有这个可能性,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呵呵,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爱玩了呢?

    格斯看着下方不断抓耳挠腮,一脸苦恼的吴月。眼神中的温和的仿似一汪湖水。

    ================比赛赛场休息室门前==================

    夜已开幕,黑色的帘幕不知何时已经将天空遮挡。

    夜下,城市一片灯火通明。

    “你说,吴月他会来吗?”

    芸亭无聊的斜靠在墙上,歪着头向旁边问道。

    上次战斗的人都在休息室门前的庭院处无聊的站着。站在芸亭旁边的是瑞尔文,此时正在摆弄着手机。听到芸亭的问话,头也不抬的说道:“有两种可能。如果吴月醒过来的话,他就会来。如果吴月没有醒的话,那么他就不会来。”

    “什么醒会来,不会醒不会来?难道说吴月在睡觉吗?”

    听到瑞尔文的话,芸亭头上冒出几个问号,完全没有理解瑞尔文的意思。

    “我也不是很明白,瑞尔文。是什么意思?”

    站在一旁的陆明也不明白瑞尔文的意思,奇怪的看着瑞尔文。

    “很简单。”

    瑞尔文继续飞快的按着自己手中的手机。平淡的说道。

    “我们平常见到的吴月都是那副真正符合外表的吴月,而并非上次见到的那个冷酷的吴月。也就是说,那个冷酷的吴月只有在原本的吴月没有办法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才会接手那个身体。原本的吴月如果没有出现的话,那么一定是受到什么重大的打击而不得不在身体内进行沉睡来自我治疗。所以如果睡醒的话,那么那个冷酷的吴月就不会接手那个身体。如果是原本吴月的话,如果知道需要到这里进行看守工作的话,就不可能像那个冷酷的吴月一样,找个没人的角落自己去呆着。而是好好的过来和我们大家打招呼。”

    “会来吗?而且还是边打着招呼边过来?”

    芸亭听到瑞尔文的话,怀疑的喃喃道。

    “嘿大家,都已经来了啊,还真快。”

    就在大家还在无聊的看着周围的时候,从门口处立刻就传来一个声音。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所有人转头看向门口处看去,就看到吴月正笑吟吟的向着这边一边挥手一边走来。

    竟然真的好好的过来和我们大家打招呼了!

    所有人看到吴月的时候全部齐齐的想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