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二百零四章 感受魂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四章 感受魂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时恶魔铲土虫突然来到吴月的面前要求决斗,并且在决斗过程中发动了黑暗游戏。 ()在游戏中吴月受到过大的冲击,虽然最后胜利,但是在胜利的时候心神放松,疲惫与伤势共同袭击大脑,所以便晕了过去。当时的我担心吴月,所以便急着找地方去养伤。便忘记了和你的约定。”

    格斯平淡的说道。这让吴月都有些惊奇了,还是第一次听到格斯大哥说这么多的话。虽然话语还是符合格斯大哥的风格,言简意赅。

    可是格斯大哥好像省略了很多,自己在决斗后面所发生的一些列奇怪的事似乎都被格斯大哥给和谐了。为什么?

    “原来如此,当时的事情也是没办法了。”

    露茵似乎没有听出格斯中间所省略的话,恍然大悟的说道。

    “刚才迪欧斯召唤出来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生气。迪欧斯应该并没有附身在卡片上出来,他怎么了?”

    “迪欧斯在休息。”

    同样是吴月在说话之前,格斯突然说道。

    “看来最近玩的很严重啊。算了,既然你们也已经道过歉了。那么今天我来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露茵松了一口气说道。

    “露茵姐,为什么你会想要找迪欧斯大哥呢?”

    吴月看着露茵说道。面前的这个露茵似乎总是在寻找着迪欧斯,而迪欧斯又好像总是在躲着她,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啊?如果有自己说不定可以帮忙和解。

    “如果是什么要紧的事的话,要不要让我转告?”

    在一旁的暮云也一脸好奇的看着露茵,看来也不知道露茵总是找迪欧斯的原因。

    “这种事要你转告就没有用了。”

    露茵摊摊手,一脸平淡的说道,

    “是吗?是那种只属于你们之间的事吗?如果这样的话,回头我问问迪欧斯大哥吧,看看他什么时候能够见你吧。”

    吴月抓抓头,露茵这么关心迪欧斯,也许是真的有什么要紧的事吧。可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别人重要的事。

    “因为要告白啊reads;。所以如果要是你来帮我告白的话就没有诚意了不是吗?”

    看到吴月这样说露茵一脸微笑的说道。那表情放佛是在说今天的饭很好吃一样的平淡。

    瞬间,吴月和暮云那个楞。当然,格斯还是那副一脸淡然的表情,反正要被告白的也不是他。

    吴月歪着头看着露茵:“告?”

    暮云也同样歪着头看着露茵:“白?”

    两个人脸上的疑惑表情简直一摸一样。

    “哈哈哈,你们两个的表情好有趣。”

    露茵看到吴月和暮云的表情之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看着两人笑道。

    “嗯,我从以前开始就非常的喜欢迪欧斯,不过那个木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我怎么暗示都没用。结果在我下定决心告白之前,迪欧斯就来到了这个世界。所以在这个世界看到他的时候,我打算无论如何也要说出来。可是,唉~没想到这么艰难。”

    说道最后,露茵脸上一阵无奈。

    “这个”

    吴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说起来,自己也要有责任。但是格斯大哥告诉过自己,最近一段时间迪欧斯大哥都会休息,最好不要打扰他。所以,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不用这么苦恼。”

    看到吴月又变回了那副藏不住心理活动的样子,露茵又捂嘴轻笑。

    “这事也不是说做就做,等一段时间也好。什么时候迪欧斯有时间了,然后他又想见我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好。”

    吴月点点头。然后又问道。

    “露茵姐啊,为什么迪欧斯大哥会这么回避你啊?是不是他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哈哈哈哈”

    听到这,露茵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始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还说着。

    “对对,他就是对我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所以才会不断的回避我。所以,我一定要见到他才行。”

    “哦~~下次如果碰到他有时间的话,我会转告他的。”

    吴月摸摸头,奇怪的看着露茵。像迪欧斯那种随意的性格在加上嗜酒成性,该不会真的曾经干过什么吧?

    “呵呵”

    暮云和露茵看到吴月那呆楞的表情,都笑起来。

    “说起来”

    吴月想起一件事。看向暮云问道。

    “暮云,你所在的队伍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冠军队伍?”

    “哦~对于吴月你这个万事都不关心的性格竟然也知道我所在的队伍是你接下来要面对的队伍,这让我很惊讶啊。”

    暮云看着吴月笑道。看起来是承认了。

    “虽然以前你也说过你会剑术,但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冠军队伍。我说怎么就刚开始的时候见到你,后来的比赛你的影一点都没见到。”吴月恍然大悟的说道。“因为你不用比赛,所以就没来。明天就是最后的比赛了,希望到时候我别碰到你。”

    “一般情况下应该是希望和我好好比赛吧。”

    “也是吧。”

    吴月不好意思的笑道。然后又问道。

    “最后一个问题,说不说随你。”

    “?”

    暮云有些奇怪的看着吴月。

    “你应该是有一些能力的,这我理解。然后就是,你的队伍,剩下的三个女生,嗯~~她们”

    吴月抓抓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reads;。

    “想要她们的联系方式?”

    暮云看着吴月好笑的说道。

    “不是。就是你们的队伍是不是都是能力者?当然这只是我猜的,你回答与否都无所谓,我就是好奇而已。”

    吴月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因为别的队伍中如果有能力者的话,那绝对是王牌之类的存在,如果随随便便暴漏的话也许会导致一些意外的后果。不过吴月还是很好奇,所以没忍住就问了出来。不过也只是问问,暮云说不说都无所谓。反正比赛时应该就会知道了。

    吴月只是很平淡的问问,但是旁边的暮云,格斯和露茵则是非常震惊的看着吴月。

    “咦?你们大家怎么了?”

    看到众人的表情,吴月疑惑的问道。

    “吴月,你是怎么猜到暮云所在的队伍有能力者的?根据是什么?”

    格斯看着吴月正色的问道。他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吴月在他身边的时候,没有任何时间去观察暮云所在的队伍,就算是自己,也是在充分感应的情况下才察觉到暮云队伍中队员灵魂波动的奇特,而吴月是怎么察觉到的?

    “没错,吴月。你是怎么知道的?”

    露茵也奇怪的看着吴月。因为她没有察觉到吴月有任何的探查行为,这个猜测不可能空穴来风,到底是为什么?

    暮云也是疑惑的看着吴月。看来对于吴月的提问感到很疑惑。

    “你们的这个表情也就说明我的猜测是真实的?”

    “没错。我也不隐瞒,我的队伍中全部都是能力者,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可以一直胜利的原因。然后,告诉我吴月,你是怎么知道的?格斯先生告诉你的?”

    暮云很直接的说道。

    “不,我没有告诉他。”

    格斯摇摇头reads;。

    “感觉啦感觉。”

    吴月摸摸头笑道。

    “就是看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四个人给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在碰到别的能力者的时候也有感觉过,所以就大致猜了一下。其实真的只是因为感觉所以好奇而已,并没有什么根据,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感觉?”

    暮云奇怪的看着吴月。格斯和露茵也看着吴月并不说话。

    “是啊。怎么说呢?就是一种类似开电视的时候,所感到的类似电磁波的感觉那样。从你们身上能够感受到一种特殊的波动。其实我还以为是错觉,不过看来是真的了。”

    吴月非常轻松的说道。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旁边三人越来越震惊的表情很直接的告诉吴月,这件事并不是小事。

    “所以你们怎么了?难道说很奇怪吗?”

    “吴月,你知道吗?魂压感应并非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只有经过长期修炼的人才能。”

    露茵看着吴月说道。

    “我也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修炼之后才能做到的。但是吴月,你连一年的修炼时间都没到就能够感受到魂压,是不是太奇怪了。”

    “所以说这件事很不正常?”

    吴月已经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三人。

    “魂压感应,就是将自己的灵魂波动与对方的灵魂波动联系起来,来通过感受对方灵魂波动判断对手实力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的限制就在于自己的力量和对手相比不能相差很多才能够判断,如果对手的实力远远高于自己且能控制自己的魂压的话,除非对手刻意露出自己的魂压,否则对方在你眼里也就是个普通人。”

    格斯平淡的说道。

    “就像露茵所说的,这种能力听起来简单,但是绝对不是任何人想做就能做到的。特别还是吴月你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没有特意的去利用自己的魂力感受对方的魂压,只是通过简单的接触就察觉到了对方所散发出来的魂压。这需要对方的魂压和你相比,相差太多的情况下才行。但是从吴月你现在的能力来看,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厄”

    吴月抓抓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她们就有这种感觉了。什么深奥的东西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只要知道这个不是错觉就对了。而且”

    吴月顿了顿,然后又说道。

    “这个感觉好像是最近才开始的,以前的话即使看到能力者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

    又是最近才开始的异状吗?似乎自从自己解放灵魂之后,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

    格斯听到吴月的话,不禁在心里沉思。

    “到底是怎么回事?”

    露茵听到吴月的话后,突然紧张的问道。

    “那个,就是”

    吴月正想说的时候,格斯突然说道。

    “吴月最近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异常,所以总是会有一些奇怪的事发生。原因的话现在正在找。”

    格斯的话与其说是回答,但是却什么答案也没有。再一次将吴月要说出自己那奇怪事情之前给打断。

    “的确是。最近总是有异常的状况,原因的话也不清楚。”

    吴月摸摸头顺着格斯的话说下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格斯会打断自己的话,但是既然格斯都不愿意自己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原来如此。看来最近一段时间内要发生一些事了。”

    听到格斯的话,露茵也没有在追问。而是在沉思着什么。

    不可能,因为那是发生在我体内的。再奇怪也不可能会传到外面吧。

    “吴月,今天我就先回去了。既然今天已经见到你,你的道歉也说了,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暮云突然说道。

    “哦。也就是你这次来就是专程听我道歉的?”

    吴月指指自己疑惑的说道。

    “要不然你以为呢?想你了?”

    暮云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这个绝对不可能。”

    吴月非常直接的摆摆手说道。

    “知道就好了。那就这样吧,再见。”

    暮云启动机车,看着旁边的露茵说道。

    “露茵姐,我们也该走了。”

    “好。”

    露茵也漂浮起来,跟在暮云的旁边,向着吴月和格斯摆摆手笑着说道。

    “再见,吴月小弟弟,格斯。”

    “拜拜。”

    吴月也挥手示意。知道就算反抗那个称呼露茵也会无视。自己还是老老实实接受吧,反正按照年龄来看露茵估计做自己奶奶都显年轻。

    格斯点头示意。

    引擎启动,蓝色的摩托车瞬间化为一道流光冲向公路的尽头。瞬间便消失在了吴月的面前。

    看到暮云离开,吴月才转头看着格斯奇怪的问道:“格斯大哥,为什么你不让我说出我那次决斗时发生的异状呢?”

    刚才格斯三番五次的打算自己的说话,似乎不想要让露茵知道自己的事情一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