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二百零二章 面无表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二章 面无表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样就好了,省的你畏手畏脚,看着就不舒服。 ()1,gz

    暮云毫不在意的说道。

    “另外音乐系列的同调卡就这一张,我也没办法。”

    “哦。”

    话是这么说吴月看向旁边的格斯,看他面色如常,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算了,这样也比较好出手。

    “精神界恶魔,攻击吴月场上的守备表示怪兽。”

    精神界恶魔听到暮云的命令,慢慢的抬起自己巨大的拳头,猛然,向着吴月场上的怪兽砸去。在那巨大的拳头下,吴月场上浮现的那张卡片是那么的渺小reads;。只听到彭的一声,就看到那只巨大的拳头下爆发出一阵碎片。精神界恶魔抬起手,鬼青蛙的身影浮现出一下,便立刻消失。

    “发动精神界恶魔的特殊能力,这张卡战斗破坏怪兽的时候,可以恢复那只怪兽攻击力数值的生命值。鬼青蛙的攻击力是1000,所以生命值增加1000。”

    “发动盖牌,陷阱卡交叉的心,对方怪兽在攻击过后,战斗阶段结束的时候可以选择攻击的一只怪兽获得控制权。精神界恶魔,来到我场上。”

    吴月场上的盖牌立刻便立了起来,从立起的卡片中,有两只透明的手迅速伸出向着精神界恶魔冲去。

    “发动精神界恶魔的特殊能力,对方发动以一只念动力族为对象的魔法陷阱卡的时候,通过支付1000分的生命,可以让魔法陷阱卡发动无效并破坏。交叉的心,无效。”

    暮云的生命值瞬间下降1000分,而这时候,那双手已经来到了精神界恶魔的面前,但是精神界恶魔只是一挥手,就将那双伸向自己的手给打开,手被弹开的时候,立刻便化为了碎片。

    果然是这样。

    “我的回合结束。”(8000,3)

    高速计数:吴月6,暮云6。

    “我的回合,抽牌。”看到卡片的时候,吴月眼睛一亮。来了。“发动墓地中黄泉青蛙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在自己的准备阶段场上没有魔法陷阱卡的时候,可以从墓地中特殊召唤。然后除外墓地中的鬼青蛙,特殊召唤墓地中的粹蛙。粹蛙可以通过除外墓地中的名字带有蛙的怪兽来进行特殊召唤。黄泉青蛙和粹蛙为祭品,召唤光与暗之龙。光与暗之龙,攻击精神界恶魔。”

    光与暗之龙从卡片中飞出来到场上,从空中喷射而出那特有的黑白火焰,形成一道火焰柱向着精神界恶魔冲去。尽管精神界恶魔伸展出自己的双翼护在身前,但是火焰柱却直接穿透精神界恶魔的双翼,穿透了它的身体。

    “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抽到了那张卡片,这还真让我惊讶。”

    暮云看到这笑着说道。

    “多谢夸奖了reads;。”

    吴月很不客气的说道。然后直接结束了回合。(6000。3)

    高速计数:吴月7,暮云7。

    “我的回合,抽牌。”

    暮云将一张手卡放到决斗盘上。

    “召唤死之音乐家亨德尔(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600)。死之音乐家亨德尔的效果发动,可以通过将攻击力变为一半,对玩家直接攻击。”

    “光与暗之龙的效果发动,对方发动卡片效果的时候,无效那张卡。然后降低此卡的攻守500分。”

    “不过很可惜。”

    头盔下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得意。

    “亨德尔的效果并非是一回合一次。亨德尔的效果发动,攻击力减半。”

    “光与暗之龙的效果发动,无效。”

    “亨德尔的效果发动,攻击力减半。”

    “光与暗之龙的效果发动,无效。”

    就这样,光与暗之龙的攻击力被消耗到了800点。无法在发动效果。

    “唉,攻击力又不行了。”

    吴月看着面前这个状况无奈的想道。不过还好,光与暗之龙破坏后还能在召唤一个怪兽,到时候把鬼青蛙召唤出来就好了。现在的手中是两张高速魔法卡和次时代鸟人,本来是打算到自己回合用鸟人的效果把光与暗之龙拿回来的,看来是不行了。

    “亨德尔的效果,攻击力减半。”

    在光与暗之龙的攻击力降到800的时候,暮云仍旧没有停止亨德尔的效果,继续发动。

    “咦?为什么?”

    吴月不解的看着暮云问道reads;。用亨德尔攻击光与暗之龙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来攻击我?

    “亨德尔在晚年的时候,视力过差。所以这里的亨德尔是不能够看清你的怪兽的,所以无法攻击对方玩家场上的怪兽。这张卡只能够攻击玩家。”

    暮云解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暮云的怪兽虽然都强,但是有的也有弊端啊。

    “不过这张卡攻击玩家成立的时候,对方玩家要随即舍弃一张手牌才行。”

    暮云又突然神秘的笑着说道。

    我收回刚才的话,暮云卡组里的卡果然没一个好鸟。卡片都太坑了!

    “死之音乐家,亨德尔。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暮云指挥着亨德尔。在攻击命令下达的瞬间,一群肉眼可见的音符出现在空中,迅速向着吴月冲去。音符在穿透吴月身体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音符还击中了吴月中间的手牌。

    “亨德尔的特殊能力发动,攻击玩家成立的时候,对手随即舍弃一张手牌。舍弃你中间的那张手牌吧。”

    sp起爆化吗?真是麻烦的效果。

    吴月将卡片送入墓地。

    “亨德尔在攻击过后会变成守备表示。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7900,2)

    高速计数:吴月8,暮云8。

    “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在抽出卡片后立刻便将一张手牌插到决斗盘上。

    “自己的准备阶段场上没有魔法陷阱的时候,黄泉青蛙可以从墓地特殊召唤。发动高速魔法sp快速偷盗,出去自己四个高速计数,获得对手场上一只守备表示怪兽的控制权。亨德尔,来到我场上。”

    “启动盖牌,陷阱卡音乐家的尊严。音乐家是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屈服的高尚存在reads;。选择自己场上一只名字带有音乐的怪兽发动,该回合选择的怪兽不会被魔法陷阱怪兽效果和战斗破坏,控制权也不会变更。我选择亨德尔,所以sp快速偷盗,无效。”

    在暮云场上的盖牌立起来的时候,立刻便爆发出一阵光芒。原本已经双目失神开始站起来慢慢向吴月场上走的亨德尔,眼神立刻恢复了神智。赶忙摇摇头,再次走回到暮云的场上。

    更恶心了这张卡。

    不过吴月看着自己抽到的这张卡一脸奸笑。

    虽然脸部被头盔盖住无法看清楚表情,但是暮云明显能够感到吴月身上所散发的无耻气场。

    呼~~看来是抽到可以除外的卡片了。邪帝吗?吴月你也真是,这么多次了还真是令人无奈,就不能学着隐藏一下自己的表情。

    “我以黄泉青蛙为祭品,上级召唤邪帝,盖乌丝。邪帝盖乌丝的特殊能力发动,上级召唤成功的时候,可以将场上一张卡除外。死之音乐家亨德尔,除外。音乐家的尊严只能防止音乐家被破坏,而不能防止他被除外。”

    吴月指着亨德尔大笑着说道。

    邪帝在来到场上之后,手指向仍旧蹲在空中的死之音乐家亨德尔。原本平静蹲在空中的亨德尔不知为何,身体突然痉挛起来。一身黑色的烟雾从身上涌出,迅速掩盖住亨德尔。瞬间的功夫,亨德尔立刻就被烟雾所笼罩,化为了一个黑色的球体。直接就凭空消失在了场上。不过消失的时候,还有一片烟雾留下,向暮云弥漫而去。暮云在碰到那片烟雾的时候,生命值立刻便下降了1000分。

    “亨德尔的属性是暗属性,所以我要受到邪帝效果所追加的1000分伤害。”

    不是吴月,反而是暮云在那解说着。

    “看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呢,难道说一开始就察觉到了?”

    看到暮云生命在下降的瞬间的时候,就非常敬业的解说给自己。难道说是一开始的时候就察觉到自己会召唤邪帝吗?说起来一开始的时候也是,自己要发动某张卡之前,暮云就立刻解说给自己,避免自己做出失算的事。难道说自己被监视着吗?

    听到这的瞬间,漂浮在空中的格斯和露茵,以及被头盔遮住看不清面容的暮云都齐齐的叹了口气。

    “啊肋?”

    吴月奇怪的看着周围人的表情。

    “吴月你啊,要不要下次给你那个镜子放你面前,那你应该就知道了你的表情是多么的显眼。我真的无法理解你到底是如何赢过来的?”

    暮云的声音从机车里传来,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真的吗?”

    吴月赶忙看向旁边的后视镜,自己的脸蛋很正常啊。

    “真的这么没自觉吗?”

    连格斯都无奈的说道。

    “噗。小月真是直爽。”

    露茵漂浮在空中捂嘴魅惑的笑道。

    “我知道了,知道了。面无表情就行了是吧,面无表情。”

    吴月实在受不了周围这三人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大囧的说道。然后慢慢的闭上眼睛,因为现在机车属于自动驾驶,而且是自动导航,所以就算闭上眼睛也不用担心会撞车。

    “哈哈,我真的很难想象吴月你会面无表情的决斗”

    暮云听到吴月的话,刚想笑的时候,就觉得骑在自己面前的吴月给人的感觉突然改变了。

    “吴月!”

    空中的格斯慌忙大叫道。因为现在吴月给人的感觉就和上次和恶魔铲土虫决斗的时候,最后一点吴月的感觉一样。那时候的吴月虽然看起来和平常的吴月没两样,但是感觉和气质差太多了。现在的吴月就是这个样,身体散发着和往日完全不同的冰冷气质。格斯立刻冲向吴月身边,这次不同,格斯很轻易的就靠近了吴月。漂浮在吴月旁边仔细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后才松了口气慢慢的飘起来。

    “那么决斗继续吧。”

    吴月的声音从头盔里传出,但是奇怪的是声音也和平常完全不同,冰冷无一丝的感情reads;。就像格斯在掌管身体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一样。

    “”

    暮云和露茵三人都诧异的看着现在属于骑乘状态的吴月。

    “光与暗之龙,邪帝,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吴月指挥着自己场上的怪兽进行攻击。光与暗之龙的黑白火焰瞬间向着暮云冲去。

    在火焰覆盖住暮云身体的时候,吴月再次发动了攻击。邪帝的黑色烟雾立刻向着暮云冲去。

    这次在暮云的生命值再次下降的时候,暮云的场上立刻出现了一个衣着华贵,看起来严谨认真的人。手中一只指挥棒轻轻的挥舞着,给人一种帝王般的感觉。

    “发动手牌中死之音乐家卡拉扬的特殊能力。在自己受到2500以上的伤害的时候,这张卡可以从手牌中特殊召唤。以这个效果特殊召唤成功的时候,可以再从卡组中将死之音乐队伍守备表示召唤。”

    暮云场上的那个怪兽的攻击力出现,为2500点。而在他出现的瞬间,身后又出现了几个类似音乐队伍的人。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乐器。在他们出现的瞬间,卡拉扬的攻击力再次上升,上升500点,变为了3000点。死之音乐队伍的攻守也出现,守备力2000点,攻击力0。

    “当死音乐队伍在场上,自己场上名字带有音乐的怪兽攻击力上升500点。而且在攻击的时候,对方不能发动魔法陷阱。”

    暮云习惯性的解说着,她不想占任何的便宜。但是感觉这次和刚才不同,自己在说出怪兽效果的时候,吴月没有显示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只能遮挡住鼻部以上的头盔下,暮云没有看到吴月的嘴型有任何的改变。

    吴月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说真的面无表情了吗?

    “我发动手牌中盟军次时代鸟人(等级3,调整,攻击力1400)的特殊能力,将自己场上一只怪兽回到手牌,这张卡可以从手牌中特殊召唤。如果回到手牌的怪兽是风属性,则可以增加500点的攻击力。我选择光与暗之龙加入手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