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战而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战而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乔沛涵在原地转了一个圈。 这时候吴月才发现到,乔沛涵身上此时穿的并非是拉拉队用的比赛服,而是一种便服。未过膝盖的白色短裙加上上衣的黄色小衫,在配上脚下那双白色的公主鞋,整个人看起来宛若白莲花一般的清新可人。裙摆因为乔沛涵的轻轻转动而略显飞扬。让裙下那双洁白的大腿显得半遮半掩。

    “还还不错吧。”

    吴月有些脸红的转过头说道。同时在心里也不禁暗骂自己。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突然觉得脸红了呢?就算看到乔沛涵那双弹性十足的大腿自己本来不是没感觉吗?

    吴月的反应让乔沛涵楞了一下,但是随即嘴角开始不断的上扬。走到吴月面前,弯下腰靠近吴月笑道。

    “害羞了?”

    笑容纯洁的有种花香的味道。

    现在吴月是坐在地上,在加上乔沛涵的裙子本来就不是很长,这下那双腿看的更清楚了。上帝,我不是什么大腿控啊,只是作为一个男人对于女生身上的**和**有着自然的生理反应而已。

    “没有reads;。”

    吴月赶忙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强装镇静的说道。要是让这小妞在抓到把柄指不定以后怎么玩自己。

    “哦~~”

    乔沛涵看着吴月脸上光芒连闪。八成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

    瞬间一阵恶寒在背后涌起。

    “我回来了,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就在吴月还在全身恶寒而瑟瑟发抖的时候,后台的入口处传来一个温和的女声。

    小枫手提着两个塑料袋缓步走入。

    乔沛涵转头看向入口处。

    然后两人四目相对

    “这不是小枫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乔沛涵笑着看向小枫说道。宛若白莲花一般的清新气息铺面而来。

    “是啊。因为担心吴月就过来了。乔小姐,您才是。大小姐平常的安排应该很多才是,为什么也会在这里?”

    小枫也放下了手中的袋子,同样微笑的看着乔沛涵。荷花一般的笑容让人感到清爽如夏。

    何等清爽美丽的笑容。

    但是

    我咋看到这两人脚下升起一股火焰呢?她们俩的背后怎么好像有一条龙和一只虎在相互瞪视啊?

    哈哈哈,是错觉啦。错觉。

    嗯,一定是错觉。

    (再次逃避现实中)

    “唉。”

    智树在吴月旁边拍了一下吴月的肩膀,缓缓的摇摇头reads;。一切尽在不言中。

    瞬间吴月那个泪奔。

    还是咱爷们懂爷们的心啊

    “活该了吧。”

    智树用他那沉重的表情说着这种同样沉重到将吴月砸入井底的,落井下石的话。

    个屁啊!!!

    周边的男同胞们看着吴月的眼神中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还多了一层怜悯。全部都知趣的看向一边。

    就在这种极度让人抓狂的情况下,吴月等待着时间的结束。

    在吴月的强烈要求下,乔沛涵和小枫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到了观众席上。整个赛场周围偌大的座位现在就只有她们两个在那坐着,看起来是那么的显眼。

    尽管两人的眼神还是在彼此产生着火花,但是因为离开了自己身边,火花也仅仅只是在产生,而没有发生爆炸。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时间在煎熬中宛如一个背着偌大旅行包在爬着那种接近九十度山的旅行者,一步一步的,艰难的,痛苦的向前移动。让关心着他的人心情也不禁受到他的影响,变得艰难痛苦。

    比如说现在的吴月。因为乔沛涵和小枫两个人的目光此时正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神啊,赶紧让比赛开始吧。对手是谁我都不介意,只要让我不要在接受这种状况。

    随着越来越临近八点半,来到会场的人也在陆陆续续的增加。

    在后台的众人也都摆脱了先前松松垮垮的气氛,都在紧张的做着热身运动。

    吴月一边坐着上下蹲,一边看着周围。发现到在场的几个队伍中,没有看到暮云所在的队伍。说起来也是,在目前为止自己所看到的比赛中,暮云所在的队伍似乎一直都没有上场过。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算了,暮云既然有露茵陪在身边的话,应该不会弱。毕竟露茵似乎和混沌界有关系,那么实力应该不弱reads;。露茵说起来

    对了啊,露茵让迪欧斯昨天到花语花园等着她的。但是自己貌似发生了那场事之后然后就晕了。后来的事也不记得了。不知道迪欧斯大哥有没有帮忙赴约?

    “格斯大哥,露茵的那件事”

    吴月在心底向格斯问道。

    但是格斯的回答瞬间让吴月绝望。

    “忘了。”

    呵呵呵,也是呢。当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怎么可能还记得?脑子里估计都是那个恶魔铲土虫的事吧。迪欧斯大哥更别想了,如果格斯大哥都忘了话,迪欧斯这位就算不忘也当自己忘了。

    暮云也不在,又不知道要如何联系她?想道歉也道歉不成。

    这要怎么办才好?

    “吴月,还是先关心比赛的事情吧。暮云的话早晚会见到的,到时候在道歉吧。”

    格斯漂浮在吴月身旁说道。看到吴月有些苦恼的神情总是无法袖手旁观。

    “也好。”

    无奈的答应。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比赛开始=================“不知道这次的比赛对手是什么样的人?”

    吴月站在擂台上还在不断的伸腿扭肩,看着面前的空地不断在心里假想着。

    希望这次的对手能够厉害点。越是遇到厉害的对手,自己也能学到更多。

    自己要尽快的变强才行,要不然像这两天一样,赢了睡几天,指不定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也不能总是麻烦格斯大哥。

    来吧,管你是谁我要全力以赴。

    漂浮在旁边的格斯看着吴月跃跃欲试的样子笑了笑,回到了吴月的体内。

    加油啊吴月。

    裁判原本还在急着等待。这时候一个工作人员跑到裁判的旁边将手中的一样资料似的东西递给了他。裁判看了看后,转头看着吴月说道:“吴月选手,刚才得到通告。你的对手选择弃权,你们队伍这次不战而胜。”

    什么?

    弃权?

    不战而胜?

    吴月变成了雕像,还在不断的产生裂痕。

    老天你玩我吧,我刚刚充满了干劲的说。

    “哈哈哈,不愧是吴月啊。什么都没干就让对手弃权。王霸之气飞射而出啊。”

    吴月刚刚走下台到了后场的时候,樱一把勾住吴月的脖子笑着说道。

    “说,怎么做到的?”

    “别问我。我现在脑袋上的问号也足以压死我。”

    吴月捂着脑袋无奈的说道。他现在自己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周围的观众里有不少奇怪的看着这边。八成是以为自己收买了对方而让对方弃权的吧?

    所以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下,周围的眼神也感觉变成了鄙视。

    吴月在心里问道:“格斯大哥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既然是今天的对手不战而胜,那估计就是昨天事情的影响。也不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应该是我昨天做的有些过火了。”

    格斯平淡的声音从心中响起。

    “昨天心情不好,所以将对手打残了。”

    语气平淡的仿似在说昨天的天气很好这样没营养的话。完全无一丝波澜。

    打残?

    隔着防弹衣?

    那今天的对手肯定不会参加的啊!!谁会和自己过不去啊!!

    格斯大哥你还是太强了啊。

    “虽然不战而胜是好事啦。”

    智树走到吴月身边拍了一下吴月的肩膀,往一个方向努努嘴。立刻让吴月的意识回到现世。

    “接下来对你来说才是考验。”

    吴月向智树指示的方向看去,瞬间变成了一层白粉,哗哗的散落。樱蹲在地上好奇的看着已经变成粉末的吴月。

    小枫和乔沛涵两个人宛若偶像一般共同坐在那个方向的观众席,向着这边微笑着。那眼神,都在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传说中的修罗场不期而遇。

    “那我下面在这里帮大家一起观察别的比赛队伍好不好?说不定可以收集到有用的资料。”

    吴月求助似的看着智树。

    “啊,抱歉。这里有我就足够了,反正剩下的队伍已经不多了。时间也不会需要很长时间。就不用麻烦你了。”

    智树微笑,微笑。微笑的让吴月很想把他的脸皮往两边在扯扯。

    “那我们替换吧,昨天也是你,今天就由我来。队长你说是吧?”

    这次转换向樱求助了。但是吴月忘记了一点,那就是樱是个什么样的人?

    “啊,无所谓了。”

    樱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眼神朦胧的看着两人说道。

    “男孩的是你们自己解决吧,我要去睡美容觉了。白灵你呢?”

    “我?”

    一直在旁边的白灵被突然问道有些不知所措,想了想后。说道。

    “我就在附近稍微逛一下吧。也许能够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说不定。”

    “这样,那吴月”

    樱转头看着吴月,但是立刻就楞了。吴月和智树此时两个人双手握在一起,以一种相扑的姿势正在拼命的推着对方。嘴里念念有词。“我来监视。”“不,我来。”“是我来。”之类的。

    “你们两个!!”

    樱全身冒着一层黑色的气息出现在两人的面前,用她那仿似在看臭虫一般的眼神看着两人说道。

    “想死或是不想活?选哪样?”

    不论哪边都不是好结果吧?

    吴月和智树两个人瞬间分开,老老实实的站在樱的两侧。静待队长的发话。(从这可以看出樱平时的威严)

    “智树,你就负责去观察一下这次比赛的队伍。下午的就是最后的比赛,胜利的话就会直接挑战冠军队伍。所以和我们对战的对手的实力要好好观察。”

    樱看着智树吩咐道。干练的姿态和刚才散乱的样子完全不同。

    冠军队伍??

    什么意思??

    “简单的说冠军队伍就是一种保送的队伍。是由各个比赛组织共同推荐的一个队伍,中间不会参加任何的比赛,只会在最后一场比赛的时候进行战斗。如果能够胜了这个队伍就能够成为冠军。”

    看到吴月有些疑惑的表情白灵走到吴月身旁说道。

    也就是说那个所谓的冠军队伍最差也是亚军啊。这牛掰。

    “虽然最差也是亚军,但是一旦输掉的话那么所有的荣誉也将会消失。他们之所有有着这样特殊的享誉就是因为他们是在一直胜利,才有了这种招待。如果输掉的话,哪怕一局”

    白灵貌似看清楚吴月心灵一样说道。

    那么也就变成了和我们一样普通的队伍,那他们压力估计不小“我刚才难道有说出自己的想法吗?为什么小泽你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吴月突然意识到白灵这接话的时机太恰当了。

    “吴月你啊,太不懂得隐藏表情了。想什么脸上写的一清二楚。”

    白灵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是吗?”

    “至于吴月你”

    樱适时的出现在吴月旁边说道。

    “白灵女孩子一个人逛街太凄惨,吴月你陪着。”

    凄惨?这什么说法?

    白灵的脸蛋也一瞬间羞红。

    “樱,凄惨什么的?别这么说。”

    白灵有些为难的看着樱说道。

    “难道不是吗?像白灵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一个人在街上逛街的话难道不凄惨吗?而且那些自以为条件不错的**丝估计也会像苍蝇一样凑上来,到时候就不再是凄惨而是悲惨了吧。”

    樱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状况的发生,吴月你负责陪着白灵。作为男人要懂得保护女人才行。”

    看着面前樱掐着腰的两侧,俨然一副老妈子的感觉。吴月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不行,要忍住。否则会被杀掉的。

    “姐,我呢?我也是男人啊。”

    智树一脸幽怨的走到樱旁边拍着樱的肩膀说道。

    “为什么吴月是作为男人陪女孩子我就要那么苦*的去当监视劳力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