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一百七十章 格斯与雷恩的碰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章 格斯与雷恩的碰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什么!”

    众人都吃惊的看着雷恩,从刚才的录像来看,雷恩在带回了众人之后,应该立刻离开了现场才对。 ()1,gz

    是什么时候去杀掉吴月的?更别说还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杀掉那个强大到离谱的小鬼。

    “啊,不不不、”

    雷恩放开双手,再次一脸浮夸的笑容。

    “稍微有点口误,并非杀掉。而是我在他的心中种下了黑暗。”

    雷恩脸色邪魅的看着众人说道。

    “那颗黑暗的种子平常可是无法察觉的,但是呢,在主人的心完全陷入睡眠,变得毫无防备的时候,它便会立刻极速的生根发芽,迅速的膨胀,然后便会直接进入主人的内心,进入到内心中那最柔软,最不能触碰的地方。一点点一点点的给他剥开,放大。然后”

    雷恩没有在说,只是邪笑着看着众人。

    所有人的背后都冒出了一阵冷汗。他们都知道,每个人的内心中都有着一面不愿意被人碰到的地方,如果这个地方被侵入的话,况且又是让这个疯子侵入的话,吴月这次死定了。

    众人都感到一阵可惜,像吴月这么好的人才,如果能够为己所用,绝对是一大助力。尽管他现在是龙组的人,但是只要他愿意加入暗影,他们也可以保护吴月安全退出龙组。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看着众人眼中那一丝可惜的神色,那个中年人嘴角略微上扬了一下,看着雷恩说道:“雷恩,你就这么有自信这样就能够干掉吴月吗?”

    “什么意思?老板您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雷恩笑着看着那个中年男人说道。温和的笑脸配上英俊的面容,的确有几分魅力,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不寒而栗。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这个雷恩笑的越温和,那么他心里也就越阴冷。

    “对于那个吴月,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奉劝你一句,如果你想要干掉他,就瞬间干掉,不要留一丝的机会。否则,你可能就会像希尔瓦一样。”

    中年男子手肘抵在桌上,手撑着脸颊,微笑的看着雷恩说道。

    雷恩原本的笑脸因为中年男子的话,变得更加强烈。在中年男子说完后,雷恩笑着向中年男子鞠了一躬。说道:“多谢老板教诲。在下会谨记在心的。”

    “那就坐下开会吧。”

    中年男人点点头,转身继续看着面前的众人。但是雷恩却突然说道。

    “对不起老板,我突然想到还有些事,可能要请一下假。”

    “怎么了?”

    中年男人有些奇怪的看着雷恩。他当然知道雷恩是想干什么,所以才奇怪。他要如何才能找到对方呢?

    “与一个很重要的人有个约定。在今晚不得不赴约。”

    雷恩的眼神中再次折射出森森的冷光,让在场的所有人又一次如坠冰窖。

    “哦,那你就去吧。”

    中年男人也不再阻拦。很平淡的回应道。

    “多谢老板。”

    雷恩又笑着说道。但是在场的任何人已经对他的笑感到恐惧了。能够来回自如的变化自己的表情,这个人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

    雷恩立刻便离开了现场。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深思的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因为他刚才说对于吴月有些了解以及后面的那句话,那么也就是说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在场的众人却没有一个敢问的。因为他们的老板他们非常清楚,绝对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温和,运筹帷幄到了一种恐怖的境界。随随便便就套老板话的话,指不定以后哪天自己就被老板当炮灰使还没一点直觉reads;。

    中年男人看着先前那个电脑男子说道:“冷玄月,你能够连接到雷恩的决斗盘吗?”

    叫做冷玄月的电脑男子点点头。说道:“这个没问题。老板,您要现在连接吗?”

    “嗯。雷恩接下来应该是去找那个叫做吴月的少年了。凭我们的话他是不会听的。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好好收集一下资料。”

    中年男人平淡的说道。完全没有意识自己是在利用那个叫做雷恩的人。

    “好的老板。”

    冷玄月也没废话,再次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动。

    一开始的眼睛男子说道:“老板,恕我多嘴。既然雷恩先生都出动了,那么这次吴月岂不是就已经完了吗?为什么还要收集资料?”

    “洛文,你太小看那个叫做吴月的少年了。我担心的并不是吴月这个人,而是他背后的实力。”

    中年男人的话语很轻,但是却充满了令人无法质疑的权威。

    叫做洛文的眼睛男人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请问,是龙组吗?还是说那个孩子背后还有着更多的势力?”

    “洛文。”

    中年男人没有回答洛文的话,反而沉稳的叫住了洛文。浑厚的声音瞬间便让洛文的嘴巴闭紧。

    “有些事不要知道比较好。”

    “对不起老板。”

    没有任何水分的道歉。其中还夹杂着恐惧。他很清楚,自从自己加入这个组织之后,他便明白,或者说他应该明白,自己有些事绝对不能过问。即使自己现在已经是这个组织的高层人员。也随时有掉落的风险。

    “老板,接好了。”

    冷玄月的声音适时的从旁边传来,吸引了众人的注意reads;。

    棕木桌上的显示仪所显示的景色,再次变了一下。成为了一片浓郁的夜景。屏幕上的夜景飞快的闪过,就像飞翔一般。

    ================格斯的心之房================

    格斯一个人坐在自己的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暗灰色的天花板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突然,他站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

    急匆匆的脚步在走到门前得时候,却突然放缓。手缓缓的握住门把手,轻轻的打开房门,出门,关门,离去。一切的动作,仿似害怕风扬水动一般轻缓。格斯回过头看着那扇白色的房门,眼神的温和,逐渐变得清冷。回过头,径直向前走去。

    他要去报仇。为今晚的事做个了断。

    吴月的房间中,一如既往的明亮。尽管光线很充足,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房间内床上少年的睡眠。

    奇异的是,原本明亮的房间内,凭空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黑影。黑影很淡,,约一人高,且飘忽不定。似乎下一秒屋内的光线就能让其完全净化。

    黑影脸部的部分,有着两团幽幽的红光。红光注视着沉睡的少年,愈发明亮。

    “起来。”

    一种空灵但却沙哑苦涩的声音从黑影中飘出。

    原本熟睡的吴月,在这声呼唤声中,竟然坐了起来。缓缓睁开了原本紧闭的双眼,可是眼睛中并没有往日的神采。空洞无神,仿似傀儡。

    “告诉我,你的感受是什么?”

    再次,令人身体都不自觉颤抖的声音从黑影飘出。但是吴月对于这个声音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缓缓张开了口。宛若机械一般。

    “痛苦。”

    音调如常,只是无一丝的感情reads;。

    “为什么?”

    “话语。”

    “内心深处的感受。又是什么?”

    “安心。”

    吴月原本机械般平淡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温和。

    “为什么?”

    “重要的人。”

    吴月的话没有一丝的多余。但是面前的黑影并没有任何的不悦。

    “谁?”

    黑影眼睛处的红光大盛,注视着面前的吴月。声音虽依旧平淡,但是却充满了威严。

    “认识的人。”

    这次吴月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房间内墙壁上的裂痕,竟然在奇迹般的缩小。

    “厌恶自己吗?”

    “是。”

    “为什么?”

    “残忍,冷血,无情,自私。”

    “想要消失吗?”

    “不想。”

    在黑影刚刚问完得时候,吴月便接话。对于吴月的回答,黑影似乎变得更加的飘忽不定。

    “为什么?”

    “重要的人。”

    “现在有人要伤害你重要的人。”

    黑影迟疑了一下,缓缓说道。

    “杀掉。”

    吴月的口气瞬间冰冷reads;。如若不是那空洞无神的双眼,也许会把他和格斯弄混淆也说不定。

    “这样你就又会厌恶自己吗?”

    听到吴月的回答,黑影眼睛处的红光逐渐的收敛。

    “会。”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如若能够保护珍稀之人,我自甘成魔。”

    “呵呵。”

    黑影似乎在笑,但是没有嘴巴,让人无法得知他的真正表情。黑影右臂处的位置逐渐分隔开一部分,逐渐的凝聚,变成了类似手一般的存在。

    黑影将手伸向吴月,顿时,吴月的胸口处有一片绿光闪烁。绿光逐渐凝结,成为了一个类似玉石一般的物质漂浮在空中,玉石通体呈现出晶莹剔透的绿色。突然间,吴月胸口处的衣服猛然爆裂,露出了衣下精壮的胸膛。玉石仿似有意识一般,缓缓的飘向吴月的胸前,瞬间便化为一道绿光隐没入吴月的胸膛内。在玉石没入吴月身体之后,吴月胸前的衣裳竟然奇迹般得合拢,就像时间倒流一般,衣服的碎片神奇的组合在了一起,没有一丝的痕迹。

    “心意,是不足以保护的。吴月,为了未来,慢慢的成长吧。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希望你的未来,不要在有任何的机会让我能够苏醒。”

    黑影越来越淡,最后消失在了房间中。黑影消失的瞬间,吴月原本睁开的,空洞无神的眼睛,又再次缓慢的闭上,缓缓的向后倒去。房间内的墙壁光亮如初,就好像刚刚装饰过一样。

    ===============夜晚==================吴月,或者说格斯,飞快的在各个房顶间跳跃。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声音。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银色。不仅仅是衣服,瞳孔,头发,眉毛,也变成了银白色。在空中跳跃飞翔的身影,宛若一朵银月落下凡间。

    格斯在跳跃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停了下来。确切的说,没有必要在前进。因为在格斯的面前,此时正站着一个人。一个全身都被黑色袍子所罩住的一个人。冷冽的银色月光毫无保留的从他背后向前照射,反而使黑袍下的身影显得更加黝黑。

    “来了reads;。还真快呢。也不枉我在走的时候告诉你今晚的这个约定。”

    黑袍人看到格斯,语气中充满了淡淡的笑意。

    在今天晚上去带回自己手下的时候,离开之前利用传音入密告诉格斯,如果想要见他就在这个时间到这个地方来。

    这一招实际上雷恩对每个他下手的对手都这样说过。如果他的对手能够逃过他对于心灵的侵略而获得生还的话,那么就一定会为了报复自己而来赴约。如果不能够逃脱出对于心灵的摧残的话或者说因为害怕而不敢来,那么那个人也就没有必要在劳烦自己动手了。

    “”

    对方热情的招呼换来的却是格斯那冷到极致的眼神。

    “别这么看着我啊,很可怕的。”

    看到格斯这么冷淡,黑袍人不禁有些失笑。

    “你是如何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将黑暗种进我的身体里的?”

    格斯缓缓的开口,仍旧是那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声音。

    “那么我也想知道,你是如何从那黑暗的摧残中存活的?越是强大的人,他的心中就一定有着越不愿意去触碰的回忆。因为为了强大,付出的太多太多。使得一些重要的东西也同样失去了。而像吴月你这个年纪的就能有如此的能力,应该经历的更是别人无法想象的才对,心中应该有着更大的裂痕才对。”

    黑袍人饶有兴趣的说道。

    “我这招还从来没失手过。看到你的表情你就知道应该是被黑暗侵入了心中的伤痕才对。但是你却没有任何的事情。你这个特例让我很感兴趣。怎么样?要不要相互交换一下情报?”

    “无聊。”

    格斯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手腕处黑气涌现,缠绕在手臂周围。瞬间,黑气爆裂,一个蓝色的决斗盘出现在格斯的右臂。

    “决斗吧。我要你后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