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封印的小提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七章 封印的小提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好。 %%%%e%%f%%%%e%%f%d”

    舞蹈三姐妹全部都伸手表示赞同。她们都很喜欢吴月,在吴月梦中的时候就喜欢拉着正在休息的吴月到处乱跑。

    微风也笑着点点头。

    会场的出口同时也是这个小提琴挂饰的出口。出口是一扇高约两米,宽约两米多的一扇圆形门。五人向着出口处走去。但是奇怪的是,在五人刚刚走出出口的时候,面前的景色却仍旧是音乐会场的场景。简直就像他们是刚刚进入这个会场一样。

    “怎么回事?”

    多尔瓦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的情景。在平常的情况下走出了这道门后直接就从小提琴的世界中走出去了。但是现在这情况是为什么?

    微风四人摇摇头表示不知。

    多尔瓦抬起手。慢慢的闭上眼睛。

    半饷,多尔瓦睁开眼睛。脸色极其凝重。看着微风四人说道。

    “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被封印了,而且凭我们的能力根本就打不破这层封印。”

    “发生了什么事?”

    微风奇怪的看着多尔瓦。这个小提琴大致情况下都是由多尔瓦*控的。如果多尔瓦本身都无法解决这件事的话,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舞蹈三姐妹也都担心的看着多尔瓦。

    “这把小提琴被一种特殊的能量包裹住,已经无法出去。”

    多尔瓦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严肃。

    “看来吴月是出事了,格斯现在应该也腾不出手。否则不会没有注意到这边。”

    “再试一次。”

    舞蹈三姐妹回头再次跑向出口处。多尔瓦和微风都没有动。果然不出所料,舞蹈三姐妹在刚刚跑出去的时候,立刻又从出口的地方跑了进来。

    “哎?”

    舞蹈三姐妹看到微风和多尔瓦时明显愣了一下。但是随即同时叹了口气。

    “唉,困在这里了。”

    “总之现在还是在这里等吧。这个小提琴挂饰是由吴月的能量作为后盾来维持的。如果没有了能量的话就会变为原本的小提琴,从现在还是挂饰的样子可以说明吴月还没事。”

    多尔瓦想了想说道。随即再次闭上了眼睛。周围的音乐会场景开始逐渐变得虚幻,似乎有什么逐渐取代了周围的场景。

    在周围的场景变得清晰的时候,原本的音乐会场景变成了一间教室。教室内的装饰很简单,32张桌子整齐的排列在屋内。温暖的阳光透过教室内的三扇巨大的窗户折射在教室内的各个角落。从窗户外面可以看到繁花锦簇的花园。这间教室的墙上没有任何的装饰,但是最后方的墙上却贴着很多很奇特的蜡笔画。画的种类很多,有花,有动物的,也有小河的,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画的很烂,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画的。实际上的确是,就是舞蹈三姐妹画的。对于没接触过画画的她们来说,画的和小朋友差不多也不奇怪。

    微风坐在了最前排中间的位置,舞蹈三姐妹欢呼的跑向教室内的各个角落,随后也都随便找了一个位坐了下来。多尔瓦走到讲台上,手上的教棍敲了一下讲桌。

    “既然等也是等,那么就在这个时间,继续讲解一下关于音乐的历史。”

    原本多尔瓦身上的笔挺黑色西装也变成了一身职业套装,眼睛上戴上一个银框眼睛。多尔瓦推了一下眼睛上的镜框,框架顿时发出一阵晶光。

    “今天来讲一下中国的音乐史。在初民的原始狩猎与祭祀等活动中,产生了最早的中国民歌,也揭开了五音汇聚的音乐史页”

    下面的威风四人全都兴致勃勃的听着。她们对于音乐的痴迷可不是一点半点。多尔瓦虽然以前的记忆已经不在了,但是对于音乐的各方面知识却是一点都没忘。五人之间是相处的其乐融融。(话说,你们就不能关心一下外面的情况吗?)

    他们也知道担心没有用。不仅会扰乱自己的心,也不会对事情的发展有任何的帮助。

    时间不知持续了多久。

    教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格斯的身影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

    “格斯?”

    “格斯先生?”

    “格斯大哥?”*3

    众人在看到格斯的时候都是一脸错愕的表情,既然自己出不去,那么外面的人也该进不来才对。格斯能够来到他们面前也就是说

    “能出去了!”

    舞蹈三姐妹和微风同时高兴的说道。

    “格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多尔瓦放下了手中的教棍,看向格斯问道。

    “发生了很多事。走吧。”

    格斯也没废话,转身离开。

    =============时间再次回到现在================

    “你们所遭遇的,应该是空间魔法的一种reads;。”

    迪欧斯听到多尔瓦的话后,沉思了一下后说道。

    “但是我不知道空间魔法在器具中也能够使用。格斯有告诉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还没有。”

    多尔瓦摇摇头。看着迪欧斯说道。

    “你应该也是一样。对于今天的事情有很多疑问,所以才在这里等待着吴,与他来探讨一下今天的事。但是”

    “嗯。这次如果不是你们的话”

    迪欧斯看着微风和舞蹈三姐妹说道。声音中有着丝丝的自责。

    “如果我们来的再晚一点的话,说不定现在的吴月,早已经心灵崩溃了。”

    一开始所有的人聚集在吴月的意识中,等待着吴月的到来。对于今天发生的一系列离奇的事他们也都有着很多的疑问。但是奇怪的是,根据格斯所说,吴月早已经沉睡,意识应该已经到来这里才对。可是众人左等右等没有见到吴月。

    而这时候,微风的心中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精灵是与自然最为接近的存在,他们的预感几乎和预言相差无几。而精灵,对于能量的敏感程度又是最为强大的。即使是格斯,迪欧斯这样的高手,在感应能量这方面也无法敌得过她们。

    就是微风和舞蹈三姐妹,利用着自身对能量的完全感应。才在吴月的内心深处找到了那个将吴月团团围住的黑暗。他们看不到吴月发生了什么,但是只是看到在那团黑暗中吴月拼命地抱着自己的头颅,拼命的诉说着什么。脸上的表情痛苦而又充满着挣扎。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旁边的格斯立刻便冲了上去。而后面的众人也都赶忙跟了上去。

    当时格斯的表情,以及后来格斯抱着吴月时的表情,自己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格斯对于吴月所受的伤害,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想是这么想。迪欧斯却摇摇头。

    还是算了,那是属于他们两个的事情reads;。我们这些外人就不要随随便便搅和进去比较好。

    “这个没关系。我们不像多尔瓦先生可以教授音乐。也不像格斯先生和迪欧斯先生那么厉害。平常吴月又这么照顾我们,能帮上一点忙我们也很高兴。”

    微风笑着摆摆手说道。旁边的舞蹈三姐妹齐齐点头。

    “看来今天的事只能到此为止了。大家还是都回去休息吧。”

    多尔瓦看到现在这个状况,提议道。

    “格斯和吴月的事,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在这等着也不是办法。还是先将自身调整到最佳状态。也好为未来的不时之需做好准备。”

    “好。”

    迪欧斯,微风和舞蹈三姐妹都点点头。

    多尔瓦和微风,舞月,舞咏,舞云五人化为了五束光飞向了天空,成为了一个光点。迪欧斯知道他们是离开了吴月的意识,回到了小提琴里。毕竟如果一个身体里过长时间搭载过多的灵魂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虽然平常训练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吴月的身体发生什么异状。

    “帮不上什么忙吗?”

    迪欧斯抓抓头,无奈的喃喃道。

    ==============吴月的心之房==============房间内,吴月正安稳的躺在房内的床上。呼吸均匀,面色沉静。与平时那不雅的睡姿完全不同。

    格斯面沉如水站在床沿边,一开始那嗜血的眼神现在也已经逐渐变得冷静。身体的脊梁挺得笔直,看着面前熟睡的吴月,手中的拳头已经握到青筋暴漏。

    “暗影!!!”

    甚至额头上都出现了青筋,但是格斯仍旧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他不想要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吴月的睡眠。

    “噔噔。”

    这时,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格斯轻轻的说道。门外的声音是迪欧斯,那么也就没有必要防备。

    “打扰了。”

    迪欧斯打开门,慢慢的走进来。一脸的赔笑。看来是对自己擅自进入觉得不好意思。

    “你怎么来到这里的?”

    格斯看着迪欧斯说道。这里的心之房是属于身体内的灵魂才能进入的。迪欧斯并非是这具身体的灵魂,是如何进来的?

    “我现在毕竟也是灵魂。以前又学过一些黑暗魔法,所以想要进入一个人的心灵也并非不行。”

    迪欧斯笑着说道。看到熟睡在房间内床上的吴月。脸色也慢慢变得平静,看着格斯问道。

    “吴月他还好吗?”

    “”

    格斯缓缓摇摇头。看着吴月说道。

    “身体上没有任何伤痕,但是心灵上”

    格斯抬头看着周围,欲言又止。

    “原来如此。”

    迪欧斯看到格斯的动作,也抬头看着周围。刚才进来的时候,因为只有注意到格斯和熟睡的吴月,所以其余的并没有如何注意。但是现在仔细看着周围的话,才注意到,这个房间周围的墙壁上有着大大小小的裂痕,就好像是被刀子划得口一样。但是屋内的设施并没有任何的奇怪,也没有伤痕,所以自己刚才才没有注意到。

    心之房,是一个人心灵的房间。房间的设置,大小,颜色都表示着主人的心灵纯净程度。吴月的房间很小,房间内的设施也只有最简单的基本设施,这可以看出吴月并不是一个有着强烈要求的人。房间内很明亮,说明吴月本身对于生活还是有着很乐观的心里。房间的完整性也是说明主人心灵健康的标志。但是现在周围墙壁上那大大小小的裂痕,却说明了心之房主人此时心中的伤痕。

    “那团黑暗是对精神进行打击吗?”

    迪欧斯看向格斯问道。

    “房间内的光亮还很充足,说明吴月现在还没有陷入绝望痛苦之类的负面情绪。既然没有什么负面情绪,那么为什么这里的心之房仍旧存在着伤痕?”

    “这些伤痕并不是这次的攻击所造成的。而是旧伤。”

    格斯走到吴月的旁边,温和的看着吴月。但是语气明显的沉重起来。

    “旧伤?也就是说吴月以前遭受过及其痛苦的精神打击,而这次的黑暗又再次让吴月记起了那次的伤害吗?”

    迪欧斯疑惑的看着熟睡中的吴月,他很难想象像吴月这种乐观性格的人会有什么强烈的精神痛苦。但是周围墙壁上的伤痕仔细观看的话,会发现到的确有些陈旧。

    “唉。”

    格斯叹了口气,转身向外走去。

    “到我房间内吧。让吴月好好休息。”

    “好。”

    迪欧斯点点头。在吴月的房间内谈论的确有可能会影响到吴月的睡眠,但格斯那表情也就说明,吴月以前真的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还很严重。

    在格斯打开自己房门的时候,眼前的黑暗顿时让迪欧斯感到一阵心寒。一个人的心之房是根据主人心灵的乐观程度来表明光亮程度的,如果吴月房间里温暖柔润的光芒能够让人觉得舒畅的话,那格斯的心之房中那放佛连自身存在都会吞噬的黑暗就只会让人觉得恐惧了。真不知道格斯内心的黑暗已经恐怖到什么地步了。

    “放心吧。只是习惯了自己房间这个样子而已。”

    格斯看到迪欧斯的神情,大致猜到了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平淡的说道。

    “进来吧。”

    格斯自顾自的走入自己那黑暗的房间,还不忘对着后面的迪欧斯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