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前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八章 前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有些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但是在那之前,这个,是备用的比赛服。”

    瑞尔文将手中的提袋抬了起来说道。先前就想找吴月商量一些事情的,但是看到吴月在和鹰眼在一起的时候,便呆在了门外等候。看到吴月出来的时候发现他*着上身,衣服也破烂的样子,便帮他找了一份备用服装。

    “谢谢,就放在那里吧。有什么事?”

    格斯没有在回头,继续看着前方问道。

    对于格斯的态度瑞尔文也没有生气,将手中的提袋放在旁边的墙壁旁边。说道:“是黑色音符的事。”

    听到瑞尔文说道黑色音符,格斯的脸色变了变。

    “你所解决的是黑色音符的其中三个人,他们还有一个队长留在了这个地方。青井智树已经将他抓住交给了我们。经过讯问后我们才知道这次他们来找你麻烦的原因,同样也是因为暗影。”

    “怎么回事?”

    格斯微微侧头问道。

    “暗影在追杀恶魔铲土虫的时候,得知了恶魔铲土虫被这些驱虫人所收复。便找到了这些人。以四人的性命为代价,让他们做一件事。”

    “找我的麻烦吗?”

    格斯平淡的说道。

    “嗯。因为你毕竟是龙组的人,如果公然找你的麻烦我们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所以他们只能暗中找人。这次的事件虽然他们亲口承认,但是毕竟只是一面之词,我们无法以这个理由对暗影发动攻击,况且现在的能力也不适合。所以这次的事也只能这么不了了之。”

    “我明白。”

    格斯自然知道,现在不论是龙组,还是暗影,抑或是谜影,都在积聚着力量,为了将来的某一天,发动总攻击。

    瑞尔文有些歉意的说道:“现在的我们还什么都不能做。所以很抱歉吴月,这次的事情还要你先忍耐。”

    格斯说道:“没关系。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先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我的事是已经完了,但是吴月你还有事啊。吴月你现在的伤势很重,还是赶紧去治疗一下吧。”

    瑞尔文急切的说道。心里也在奇怪,为什么吴月还这么镇静,那胸前的伤口自己光是看着就觉得很痛了。他难道就不觉得痛吗?现在的吴月又是怎么回事?怎么有时候吴月的性格会变得这么冷淡?难道吴月身体内有另一个人格?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并未受到瑞尔文的重视。

    格斯并没有理会瑞尔文,说道:“不需要。”

    “尽管已经不流血了,但是你的身体一定还很虚弱。硬撑的话对你的身体不好,很难保证下一秒不会有别的人袭来。所以”

    瑞尔文原本还想在继续劝说格斯,因为他知道吴月是个不可多得的战力,如果不小心被对手俘获的话对龙组是相当不利的。可是格斯身上的气势却瞬间让瑞尔文无法在说出任何话语。

    “我说了,不需要reads;。”

    格斯略微侧过头,缓缓的说道。声音很平淡,但是其中却蕴含着无法反驳的气势。

    “我”

    看到格斯这个样子,瑞尔文无法在提起勇气在说什么。

    “对不起,我多管闲事了。”

    “抱歉,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稍微一个人静一静。”

    听到瑞尔文话语中的惧意,格斯也放低了语气。

    “那再见了。”

    瑞尔文也没有在停留,转身便离开。

    格斯一直没有回头,直到听到后方关门的声音后,格斯才微微叹息。抬头看着面前那空旷的天空,格斯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自己,输了。

    格斯抚摸着胸前的伤口,原本硕大的伤口竟然已经开始结疤。但是格斯已经不再感到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吴月的身体似乎与平常人不同。

    没错,现在这是吴月的身体,不是自己的,自己根本没有权利输掉。自己没有大意,也没有轻敌,但是仍旧无法战胜鹰眼。尽管那是在特意压制自己实力的情况下,可是输了就是输了。失败之后的理由,那是狡辩。

    弱?不是。现在吴月身体内的黑暗能量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自己原本需要疏导体内的黑暗能量是在修炼了三年暗冥功法之后才进行疏导的。但是吴月修炼的时间连半年都没有,体内的能量就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当初三年修炼所获得的能量总和。身体内的能量和鹰眼相比,绝对是超过的。

    运用的不足?不是。自己在冥界已经生活了两百年了,对于能量的运用程度自己是绝对自信不输给任何人。

    但是自己还是输了,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能力。不是吴月,而是自己的能力,太渺小了。

    格斯慢慢闭上了眼睛,来到了心之房。

    站在黑与白两扇门之间的走廊,格斯缓缓的推开了门,然而格斯这次打开的门不再是属于吴月的那扇白色的门reads;。而是属于自己的那扇黑色的门。

    门在打开的时候,房间内部的情况也是漆黑一片。因为对面吴月的那扇门所折射出来的一线光线,可以让门口附近的一点地方隐约看到,但是房间内大部分的景象还是隐没于黑暗之中。和吴月那虽然狭小但是却明亮的房间完全不同。

    看着面前漆黑一片的房间,格斯却没有犹豫,走了进去。

    在格斯走到房间内的时候,身后的门竟然自行关上。格斯没有理会,独自走到房间内的深处。在门关上的一刹那,吴月房间的折射的那最后一丝的光源也消失。格斯就这样独自处在了黑暗之中。没有声音,没有影像。格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甚至自己知道自己的右手就近在咫尺,仍旧无法看到自己的右手分毫。在这种情况下,会觉得自己的存在难道就是真正存在的吗?

    格斯没有在理会周围的黑暗,慢慢的向前走着。然而只是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手慢慢的抬起,向前探入,然而只是立刻,手却像碰到什么一样被阻挡在了空中。

    而这时候,格斯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光点。接着,光点在不断的移动,留下了一条光的痕迹。同时,格斯的上方,左侧,右边以及下方也都相继出现了不断移动的光点。点动成线,线动,便成了面。随着各个光点的移动,格斯的面前逐渐出现了一道锁。

    锁为纯黑色,半径约一米的大锁因为周围不断移动的光线闪耀着耀眼的黑色光芒。而随着光芒的逐渐扩大,围绕着锁周围的场景也能够清楚的看见。

    锁所在的地方是一扇门,一扇同样也是纯黑色的铁门。门高约15米左右,宽约8米。门上无一丝的花纹,但是在整个门上却密密麻麻的围绕着一圈又一圈的铁链。铁链的宽度有一分米左右。同样也是纯黑色的铁链在周围耀眼的光芒下显得异常突兀。这样一扇被严重封印的门就这样出现了格斯的面前。

    格斯看着面前的这扇门,伸出的右手没有迟疑,直接伸了过去。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吴月,为了你,也为了我的未来,这扇我原本打算一生都不再去触碰的门,解封了。

    格斯的手在触碰到门上的铁索的瞬间,门上的铁索,立刻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

    =======================白灵在回到休息室后,在休息室里只看到樱一个人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樱在看到白灵进来后,打了一下招呼便继续无聊的换着节目。

    “就你一个人吗?”

    白灵看看周围奇怪的问道。整个偌大的休息室里就白灵一个人在看电视。

    “要吃吗?”

    樱从旁边拿出一盒饼干递给白灵,白灵只是摆摆手说不要。樱就自己一个人拿出一块,一边放在嘴里,一边说道。

    “这个休息室是比赛人员专用的地方,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拉拉队的人可以来这里拿一下比赛服之外,以后是不允许在来这里的。所以这里当然就看不到那些家伙的身影了。至于我们的带队老师,敬爱的校长先生,我们不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见不到他了吗?”

    也是。

    白灵有些无奈的在心里赞同道。其他队伍的带队老师都是尽职尽责的在一旁出谋划策,加油打气。就自己队伍的带队老师从一开始连影都见不到。

    “那住的地方呢?这里我们四个是可以住下,那他们呢?”

    白灵想到那十几个人晚上住在哪,这次的比赛要在后天才能结束,那自己这边队伍的十几个人要怎么办?难道让他们睡大街上去吗?

    “我们不睡在这里,我们在二楼。”

    樱指了指上方说道。

    “至于我们的拉拉队,这次的举办方会专门为他们定的酒店。不用担心。”

    “哦,那就好。”

    白灵松了口气,既然大家的落脚点都有着落就好。

    “那,主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带我去我们接下来要住的地方看看吗?我想先熟悉一下环境。”

    听到白灵的话,樱用遥控器将电视关掉后扔到一旁便站了起来说道:“可以啊,正好我现在闲的发慌reads;。”

    说完便开始往外走,对着后头的白灵说道:“走吧,还愣什么。”

    “哦。”

    白灵点点头,赶忙跟上。

    “还有一件事,白灵。”

    樱在握住门把手的时候,突然说道。因为面向门得关系,白灵无法看清楚樱的面容。

    “什么?”

    “在知道地方后,今天晚上我们两个能打牌吗?”

    樱突然转头笑着向白灵说道。一如既往的爽朗表情。

    “啊,可以啊。我们是住在一个房间吗?”

    “当然了,谁要和那些臭男人住在一起。”

    樱甩了一下头发,理所当然的说道。

    “呵呵。”

    樱捂嘴轻笑。对樱说道。

    “既然主将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义不容辞。”

    “k,那就这么说定了。”

    樱打开门向外走去。樱紧随其后。

    “白灵,能再说个事吗?”

    “什么?”

    “对我能不能不要老是主将主将的叫,听着蛮别扭的。”

    樱转过头脸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白灵笑了笑,看着樱说道:“可以啊。樱。”

    “太好了,还是我可爱的白灵最好说话reads;。”

    樱听到白灵这样叫自己,立刻就扑了过去,一把将白灵搂在怀里。

    “白灵果然好可爱啊,给吴月那个家伙真是太可惜了。”

    “主樱,我和吴月只是朋友而已。樱你不要这么近啦。啊,这里是在外面啊,不要摸那里”

    (就自己脑补吧)

    ==============================夜晚,漆黑无月。

    尽管月亮隐藏于天空的黑云之中,但是下面的世界仍旧灯火通明。每隔一段距离就设置的路灯让夜晚已经不再显得神秘。

    一个身穿休闲运动衫的青年穿过层层灯光照射的地面,向着比赛赛场走去。因为不会限制比赛队员的外出,所以即使是在夜晚,这个赛场也不会关门,只是有几个保安偶尔拿着手电筒巡逻经过而已。赛场的门口处也有门岗室在进行看守。

    在这个青年刚刚靠近赛场的时候,门卫拦住了他。

    “请出示证件。”

    这个证件就是参赛证明,只有参加比赛的选手并晋级的选手才能够自由出入这里。不论他认不认识,只要是进来的,他都要例行公务的检查一下。没有的,不管是刚出去的还是没出去的,都不准进来。

    “啊,证明啊。”

    青年笑了笑,手伸入了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卡片。

    “是这个吗?”

    保安接过卡片,但是刚刚看清楚的时候,就生气的将手中的卡片扔向面前这个青年。因为那张卡片并非所谓的证件,只是一张酒店的优惠卷而已。

    “你这个家伙耍我吗?”

    青年弯腰捡起地上的卡片重新放回口袋里。遗憾的说道:“不要以偏概全啊,这个酒店很不错的。虽然地方不大但是里面很齐全哦。不要真的可惜了,本来我可是忍痛割爱才给你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