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格斯的失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七章 格斯的失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鬼影剑阵。 ”

    格斯平淡的说道。而在空中原本剑尖朝下的宝剑突然剑尖横移,都直直的指向了格斯面前的鹰眼。

    “冲。”

    格斯再次喊道。而在空中的无数宝剑瞬间化为了无数道浓郁的黑光向着鹰眼冲去,而鹰眼此时的身上,也爆发着耀眼的黑色光芒。高举头顶的暗月猛然向前一挥。

    “一剑隔世。”

    站在最前方格斯看到了一件奇异的景象,面前的空间似乎一分为二,从中间被砍成了两截。原本在面前的鹰眼似乎也出现了一道裂痕,而这道裂痕在不断的放大,就像正在不断的向着自己冲来。而这时候,无数的宝剑也已经接踵而至。

    瞬间,一阵巨大的爆炸从两股能量碰撞的地方产生。所发生的波动瞬间便波及在了整个房间之中。鹰眼和格斯立刻便被爆炸所产生的硝烟完全隐没在之中,无法看清楚状况。但是薛仁祥此时也完全没有心思去管那两个人的死活,因为他竟然发现,原本绝对坚硬无比的结界,竟然开始出现了裂痕。现在薛仁祥要做的,就是全力维持这个结界不被破坏,如果这个结界破坏的话,那么就照现在这个爆炸的冲击波动,这栋楼是别想要了。

    这两个人是疯子,绝对是疯子。把这两个疯子聚集在一起的我更是个疯子。哦上帝,下回我绝对不会在让这两个家伙在碰到一起了。绝对是个灾难啊。

    爆炸伴随着那些鬼影剑向鹰眼的撞击不断的在扩大着,薛仁祥一边防御着后面爆炸的波动,又一边维护着面前的结界。心里在不断的祈祷着:神啊,让这场灾难赶快结束吧。回头我会给你烧香的。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爆炸声终于停止。薛仁祥不禁松了口气。看着面前的结界,暗自抹了一把汗。

    终于,熬过去了。不知道那两个疯子还活着没有?

    薛仁祥转身向后看去,身后原本空旷的房间,此时只有一片灰色的硝烟充斥在房间内,无法看清楚状况。

    “无形。”

    薛仁祥双手合十,与刚才的白光不同的是,这次出现的是黄色的光芒,成为一个圆圈状围绕在手掌处。光圈在手掌处围绕了一周之后,便升到了空中,猛然扩大,成为了一片光芒围绕在整个房间中。奇异的是,在光芒笼罩整个房间的瞬间,原本弥漫在屋内的硝烟瞬间便突然消失不见。就像原本就不存在一样。硝烟的消失,自然也显露出了原本在硝烟中的两人。

    两个人还是保持着原先的距离相互对立。但是与先前情况不同的是,格斯的胸前,却有着一个横跨身体的巨大伤痕,狰狞的血肉从伤痕处争先恐后的往外冒出reads;。尽管这个伤痕巨大,但是格斯的腰杆却始终站的笔直。而召唤出来的混沌战士和冥府之使者都已不见了踪影。格斯身上原本由于和邪帝融合而穿上的盔甲也只剩下半身,上身的铠甲加原本穿上的比赛服都已经全部碎裂。

    而鹰眼的情况则要比格斯差上一点,全身上下有着无数细小的伤痕看起来异常狼狈。应该是刚才那数以万计的黑色宝剑所伤。同时,鹰眼背后的墙壁上除了鹰眼所在地之外,全部插入了密密麻麻的剑。剑的密度程度竟然使得无法看清楚墙壁原本的颜色,足以见刚才到底有多少只剑向鹰眼袭来。

    格斯转身向后走去。略过仍旧一脸惊讶的薛仁祥时,格斯的身体顿了一顿。

    “我会按照约定,参加异能者的保卫行动。”

    “等等,现在结界还没有消除。你的身体又受了那么重的伤,你是出不去”

    薛仁祥看到格斯直直的向门口处赶忙提醒道。既然里面的两人已经决出了胜负那么现在这个结界就由自己所管了,可是自己现在还没有消除结界,格斯如果碰到门口处的结界的话,会被弹开的。原本薛仁祥是想帮助格斯治疗好伤势之后便结界让两个人去休息的。但是薛仁祥在感受到格斯身上的气势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无法靠近格斯。

    格斯来到门口处,手伸向门得把手的时候,原本覆盖着门的光芒竟然立刻如冰雪遇火一般的消融了。

    格斯安然无恙的握住门把手,打开门离去。

    临走前一句话飘进了屋内。

    “能力我自己也无法控制,效果只有三十分钟,过后便会消失。”

    “怎怎怎怎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能够消除结界?那个三十分钟是怎么回事?”

    薛仁祥惊讶的看着此时已经远去的格斯,原本慈祥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虽然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不存在了)

    “咳咳”

    在格斯离开之后,鹰眼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随着他的剧烈咳嗽,一大口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口中喷出reads;。因为身体的剧烈抖动,身体各个伤痕开始不断的破裂,鲜血不断的迸发出来。

    “你怎么样鹰眼?你别动,我来治疗。”

    薛仁祥赶忙来到鹰眼的身边,将原本就已经凝聚好光芒的手伸向了鹰眼。顿时,一阵浅绿色的柔和光芒覆盖住了鹰眼的身体。光芒的覆盖,使得鹰眼的脸色缓和了很多。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刚才那么多的剑看起来是很棘手,但是对你来说应该并没有什么威胁才对。”

    但是薛仁祥看着鹰眼刚才吐出的一大口鲜血,以及还在不断往外渗出的血液。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般情况下像鹰眼身上的伤口自己的结界应该立刻就能够恢复才对。可是鹰眼身上的伤口却一点也不见治愈,血液仍旧在不多不少的向外渗透。现在这个结界唯一的好处也就是让鹰眼的神情缓和很多这个功效了。

    “刚才那个招数所召唤出来的剑,并非普通的剑。”

    鹰眼示意薛仁祥停止治疗,站直身体慢慢的向前走着,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说道。

    “这些剑除了数量多之外,还有三个功能。”

    薛仁祥奇怪的看着鹰眼,但是既然他都说不用治疗那就随他吧。反正那些伤痕看起来也没什么。而鹰眼原先所在地背后的墙壁,那些黑色的剑仍旧没有消失。纯黑的剑身闪耀着绚丽的金属光芒,森然的寒气从剑上冒出,让看着这把剑的人似乎都会感到不寒而栗。薛仁祥头也不会的问道:“什么功能?”一边说一边还好奇的伸出右手去摸其中一把剑。

    “不能碰。”

    鹰眼看到薛仁祥此时的举动,赶忙去阻止,但是已经为时已晚。

    薛仁祥伸出的手在轻轻碰触到剑的瞬间,手指便被刺破了一个小口,鲜血流露了出来。

    “哦,还真是锋利啊,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三个能力之一?”

    薛仁祥毫无在意的抚摸着伤口处说道,毕竟伤口连一厘米都不到。随着薛仁祥的抚摸,手指的伤口处涌现出一阵轻微的绿光。

    “嗯。拥有绝对的穿透力,这便是第一个能力。”

    鹰眼严肃的看着薛仁祥说道。

    “第二个,无法治愈。”

    “哎?”

    薛仁祥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手指上的伤痕在自己的治愈结界包裹下竟然还没有愈合。薛仁祥轻轻搓着自己受伤的手指,脸上微微的惊讶。

    “原来如此,这倒是挺头疼的。不过没有关系,这种程度的伤口而已。”

    “时间差不多了。”

    鹰眼突然说道。

    “时间?”

    薛仁祥奇怪的看着鹰眼。

    “第三个能力的涌现时间。”

    鹰眼看着薛仁祥说道。

    “嗯?”

    薛仁祥不太明白的看着鹰眼,什么能力?还有发动时间。突然,觉得手指受伤的地方有些刺痛,原本只是轻微的疼痛感似乎稍微加强了点。

    “哦?”

    薛仁祥奇怪的看着手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薛仁祥脸上的表情从原本的平静开始改变,逐渐变得扭曲起来。因为从他手指的伤口处,疼痛感竟然开始不断的扩大,现在手指处简直就像泡在了盐水里一样。就算再小的伤口如果受到过重的刺激的话,那么伤口的微小和巨大的差距就不重要了。因为功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生不如死。

    “怎么回事?”

    薛仁祥声音颤抖的问道。左手用力的握住右手的手腕处,手背上青筋闪现,一根根不断地扭曲,可以看出主人此时手的用力。

    “这便是第三个能力,疼痛增幅。”

    鹰眼看着薛仁祥此时的表情,面露无奈的说道reads;。因为即使自己的老友现在如此痛苦,自己也无能为力。

    “开什么玩笑。”

    薛仁祥这时候已经不只是声音,甚至连身体都开始不断的颤抖。手指上的疼痛已经从如泡盐水一般的感觉升级到了一边被刀割一边泡在辣椒水里的感觉。而且疼痛感还在不断增强中。

    “我说鹰眼,你现在全身的伤口,都是现在我这样吗?”

    薛仁祥身上已经爆发出一阵绚丽的绿光包裹住了身体,但是尽管这样也只是让薛仁祥的身体颤抖程度稍微小了一点,疼痛仍旧没有消失。

    鹰眼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我*。”

    薛仁祥竟然不和形象的爆了一下粗口。头上不断的往外冒出汗珠说道。

    “你丫的不是人啊。算了,重点不是这,我要赶紧去找格斯把这疼痛感给我消除掉。”

    “没用的。格斯刚才不是说了吗?能力他自己都无法控制,这个能力效果只有三十分钟。三十分钟后疼痛感应该就会消失了。”

    鹰眼阻止薛仁祥树说道。

    “别开玩笑了,三十分钟,这还让人活吗?”

    薛仁祥惊讶的说道。让他在这种恐惧的疼痛下维持三十分钟,这不是等于要了他这条老命吗?

    “现在只能这么做了。”

    鹰眼没有在理会薛仁祥,独自闭上了双眼。

    “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了。”

    薛仁祥无奈的摸摸头,这回离那片由剑插着的墙上八丈远,死都不愿意碰着了。幸好对这个疼痛感略微习惯了一点。薛仁祥也只能坐在原先的位置上让全身的光芒爆发至极致。同时在心里暗暗发誓,下次死都不会再让这两个家伙再对战了。

    “鹰眼,是你赢了吧?”

    薛仁祥原本是以为鹰眼赢了的,但是这种恐怖的招呼自己尝试过之后,实在是无法想象鹰眼那全身的伤口是怎么让他胜利的reads;。

    “嗯。”

    鹰眼点点头。

    “虽然胜利,但是也只能是胜利而已。如果刚才是关乎生命的拼死对抗,我已经死在他的手下了。那个男人不适合比赛间的决斗,他更适合隐没于黑暗中,随时撕破敌人的喉咙。”

    “是吗?真是个恐怖的男人。”

    薛仁祥不禁微微赞叹,能让那个心高气傲的鹰眼也佩服的男人,可是不简单啊。

    “简直就像一匹独来独往的狼一般。也难怪你刚才没有给他疗伤,是他不愿意接受的吧?”

    “当然了。”

    薛仁祥苦笑着说道。

    “当时那眼神很分明的说着闲人勿近。我还想多活两年的。”

    “不知道一直在这么一个男人的陪伴下,吴月这个孩子会成长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谁知道呢?未来可是那些年轻人的天下。”

    在这个赛场的屋顶处,格斯平静的站在屋顶边缘向远处看去。这里的赛场是在一楼,骑士这个建筑是有三层高。二楼是餐厅,三楼则是用来提供给参赛人员住宿用的。因为这次的比赛会持续两天的时间。格斯在到楼顶上的时候,因为有意躲闪,所以并未碰到人。胸前的伤痕仿若无物一般让格斯的身体动都不动。尽管*上身处的伤口,经过冷风的灌溉,还在显得隐隐作痛。

    “吴月。”

    在格斯看着远处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格斯回头看去,瑞尔文手中提着一袋东西正站在背后看着自己。

    “有什么事吗?”

    格斯平淡的看着瑞尔文,既然对方还在叫自己吴月,那么也就说明还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