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心灵的房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一章 心灵的房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们有收集过情报,所以知道我是龙组的人。 龙组为了避免以后还有大多数的组织来烦我,对于我加入的消息并没有过多封锁。想知道的话会知道也很正常。”

    “那他们呢?”

    乔沛涵突然紧张的问道。刚才那三个人突然不见了?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他们毕竟是普通人,如果出了什么事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被黑暗吞噬了。”

    格斯看着乔沛涵平淡的说道。放佛刚才所说的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一样。

    “什么!”

    乔沛涵惊讶的看着格斯,眼神中带着些许恐惧。

    “凡是想要伤害吴月的人,不论是谁,我都不会让他留在这个世上。”

    格斯的声音很缓和,但是却绝对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喂喂,吴月你平常到底和一个什么样的疯子在一起啊reads;。

    智树在旁边狂汗的想到。

    “什么?”

    乔沛涵的声音中已经失神,因为一直以来接触的不多,乔沛涵对于格斯的了解并不深刻。一直以来只是觉得格斯只是那种表面上冷淡,其实是个好人。毕竟从他对吴月那种爱护的态度便可以看出来。但是现在才知道格斯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从格斯刚才身上所散发的那种让人觉得全身直至骨骼都冰冷的气势来看,格斯刚才所说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假话。这种感觉,和以前自己动手打了吴月那次一样,绝对的冰冷。当时如果不是吴月突然离场,格斯他一定会对自己动手吧。

    但是乔沛涵又哪里知道格斯以前的生活经历,格斯可是从一个默默无名的普通人,在暗黑界那种弱肉强食的地方一步步的爬到使者的地步。使者是代表一个国家的,格斯能够当上冥界的使者来在人界和天界之间进行谈判,可知格斯被冥界是有多重视了。这期间的经历,辛酸,痛苦,和格斯所经历的血路,怎么可能是乔沛涵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所能想到的?但是这些情况,格斯却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连吴月也没有说,当一个在受伤时本应该独自*伤口的野兽遇到了一个愿意为他治疗伤口的纯真时,那这个野兽会做出什么?所以格斯他在怕,他害怕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会消失,所以他要消灭,对于吴月的爱护自然也是一方面,但是俗话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只有消灭所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现在周边的事物,才不会在未来而感到担心。格斯没有在理会乔沛涵,独自向一边走去。

    “格斯,你去干什么啊?现在不去和大家会和吗?”

    智树看到格斯离开赶忙喊道。

    “我有些事。你去叫白灵过来把这里的花恢复一下。时间到了我会去赛场的。”

    格斯头也不回的说道。不待智树和乔沛涵两人还有什么反应,便已经离开了两人的视线。

    “真是,明明是一个身体,在一起生活又那么久了,怎么差距就这么大?”

    智树挠挠头无奈的说道。这时看到了旁边已经坐在了地上有些呆滞的乔沛涵。不禁又问道。

    “你怎么了?难道刚才的事还没有让你释怀吗?”

    “吴月”

    乔沛涵喃喃的说道。突然站起来看着智树问道。

    “吴月会怎么样?他会离开我吗?我以前对吴月拒绝过一次,他会不会也会讨厌我?”

    “等等等等。你淡定点。注意保持形象。平常那个冷淡的冰山大小姐哪去了?真是。”

    智树赶忙将乔沛涵推开一段距离整理了下衣服说道。

    “吴月的想法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他。但是”

    智树又抓抓头,想了想,然后又不确定的说道:“从刚才那种危险的情况看来,你没有受到一点伤,只是衣服脏了一点。我想,他应该是重视你吧?”

    听到智树的话,乔沛涵原本有些涣散的眼神顿时有了些神采。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立刻又低下头去,乌黑的秀发在低头的瞬间垂过眼帘,遮挡住了大半的脸。说道:“我先回去了。接下来的比赛我就不参加声援了,你帮我和主将说一下。”

    “哦。好。”

    智树点点头。

    乔沛涵拨打了一个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然后便花园外走去。

    看到乔沛涵离开之后,智树无奈的摊摊手。感叹道:“情之一字,害人不浅啊。啥时候我也能被祸害一下就好了。”智树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不禁感到头疼。无奈的道:“为什么到最后反而是我收拾残局呢?白灵还是算了,就不要叫她了。也不好什么事都麻烦别人。”

    智树摸出一个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接通之后,说道:“啊,我是智树。我在花语花园啦,刚才这里吴月和一个能力者进行对抗了。啊,对对,当然是吴月赢了,要不然我能和你在这闲扯吗?但是这里的周围因为刚才的打斗有些损伤,你马上带人把这里清理一下。还有帮我调查一下一个叫做黑色音符的队伍,里面的成员要给我仔细的调查,对对,包括他内裤穿什么牌子。好,就这样。”

    “呼。”

    打完电话之后智树长出了口气。喃喃的说道:“接下来,还要去会会那个黑色音符的主将,那家伙倒是对自己的成员放心的很啊,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成员刚刚都消失了。真是。这场比赛怎么这么乱七八糟啊?”

    格斯在离开所有人的视线之后,找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拿出了口袋中的卡组,一张张的仔细看着。直到所有的卡片都看完。

    果然,没有刚才的那张极限抽取。那张卡片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格斯又拿出了自己的那张卡片,说道:“出来吧,冥府之使者,格斯。”

    冥府之使者格斯这张卡立刻散发出一阵光芒,在光芒中瞬间爆裂。爆裂的光点在空中凝聚,竟然变成了另外一个格斯。

    “怎么样?能使用能力吗?”格斯看着面前这个自己利用黑暗能量制造出来的怪兽。虽然利用黑暗能量制造出幻象同时又利用分裂灵魂来充实幻象是只有少数人先天拥有,但是只要能力够强,灵魂的能量足够,即使先天不是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也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习得这种能力。格斯这种便属于后者。

    由黑暗能量制造出来的格斯摇摇头。显然还是没办法使用能力。因为幻象内拥有格斯的灵魂,能有属于自己的意识也不奇怪。

    “回来吧。”

    格斯叹了口气。将面前的格斯召唤了回来。面前这个格斯身体变成一团光芒,回到了格斯手中的卡片里。在将卡片放回到怀中时,格斯慢慢闭上了眼睛。

    在意识的走廊中,格斯独自在走着。鞋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在这种空阔安静的地方,显得异常沉闷。和上次一样,格斯来到了吴月的那扇门前,看着面前这扇白色的门和对面那面属于自己的黑色的门,格斯叹息了一声。轻轻地敲了一下吴月的门,半响之后才打开。屋内的摆设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单调,房间内那扇占据了巨大面积的床上,吴月正以一种极其不雅观的姿势抱着被子呼呼大睡。

    看着面前的吴月,格斯的眼中却出奇的显现出一丝温和的光芒。走到床前,看着面前酣睡的吴月,格斯脸上闪出一丝笑意。轻轻的拿起旁边还没有被完全抱住的被子,缓缓的盖在吴月的身上。动作很轻,很慢,就像面前的人是一触既碎的泡沫一般。看着面前这个毫无防备之心的吴月,格斯再次笑笑,躺在了吴月的旁边。因为床的面积很大,吴月又是侧身睡,所以格斯躺在旁边也并不会拥挤。格斯双手枕在脑后,慢慢的闭上眼睛。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格斯又再次睁开眼睛看着旁边的吴月,看到他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无奈的摇摇头,探手过去,轻轻的拍拍吴月。

    “吴月,吴月。”

    声音很轻缓,动作也不是很大。看起来不像是在把人叫醒,反而是在哄人睡觉。

    但是吴月还是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看着面前的格斯的时候,睡眼惺忪的说道:“早上好啊,格斯大哥。呼”

    打招呼的时候竟然又睡着了。这让格斯大为无奈。

    “已经不早了,都是中午了。”

    格斯笑笑说道。然后看着面前这个随时可能下一秒立刻又躺会床上的吴月说道:“睡觉的话也可以,但是吴月你不是和乔沛涵有个约定吗?你的状态应该是没有办法遵守了,难道不想说些什么吗?”

    听到格斯说道乔沛涵的时候,吴月立刻惊醒。赶忙站起来说道:“对啊,我还和乔沛涵约好今天的预选赛结束的时候好好陪陪她的哎呀~~~”

    吴月在站起来的瞬间,就脚下一软往前趴去。不过格斯就在他的前面,格斯坐起身接住了吴月,吴月就这样躺在了格斯的怀里。格斯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的瘦俏,全身充满着极富弹性的肌肉,吴月摔上去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头好晕啊~~~”

    吴月嘴里打卷的说道。眼睛里两团漩涡,看来是累的够呛。

    “那你现在要做什么?继续睡觉吗?”

    格斯看着怀中的吴月,笑笑说道。

    “这个不行。”

    吴月瞬间起身,往床下走去。尽管脚步还有些踉跄,但是也慢慢向门外走去。格斯坐在床边微笑的看着吴月,并没有说什么也不打算做什么。在格斯看来,吴月现在这个样子很明显就是能量用过头的现象,先前的一幕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看着现在的吴月,格斯也不舍得去再追问。等到吴月的精神养足了之后再说吧。

    =================乔沛涵的家里======================乔沛涵在离开花语花园之后,便让时间打电话叫好的人把自己接回了家。一头摔在在自己的床上,乔沛涵搂着床上的一个巨大的泰迪熊不断的在床上打滚。

    “吴月怎么样了呢?”

    “彭。”

    也许是动作太大,乔沛涵的头撞到了床边的床头柜处,发出一声闷响。

    “好痛。”

    “可恶。”

    乔沛涵原本心情就不好,这时候又遇到这档子事自然是怒火冲天。立刻就坐了起来,拿起旁边的枕头准备好好利用这个床头柜泄泻火。然而,在坐起身的时候,放置在床头柜上的那张照片也映入了眼帘。

    就是当初吴月和乔沛涵进鬼屋之后拍的那张纪念照。看着照片上自己那完全挂在吴月身上,已经完全因为害怕而扭曲的脸庞和眼角的泪光。乔沛涵不禁莞尔。那时候虽然场景有点可怕,但是因为在恐惧的时候,旁边还有个能够让自己安心的所在。所以乔沛涵并没有觉得过多的恐惧,只是觉得很有趣罢了。

    拿着照片乔沛涵再次躺回了床上,看着照片上那故作镇定的吴月,不禁嘟着嘴道:“吴月真是个笨蛋,不知道坚持就是胜利吗?那种要求哪有第一次就会让女生同意的啊。真是的,那次之后完全都不在和我提了。多提几次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让你占点便宜的。吴月你个笨蛋,傻瓜,木头,宇宙第一的负心汉”

    突然,放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一阵刺激的音乐声,立刻就让乔沛涵吓得惊坐起来抱着头说道。

    “啊,对不起吴月,我不是故意要骂你的。”

    但是立刻乔沛涵就注意到是手机铃声,瞬间,乔沛涵的怒火就升到了极点。如果手机上的来人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的话,立刻就把手机丢进马桶里。但是来电显示上吴月这两个字立马就像一盆凉水将乔沛涵的火气给降了下去。

    吴月有这么神吗?刚骂着他立刻就打来电话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