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奇异的感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奇异的感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月看着自己的双手,因为刚刚的撞击已经有或大或小好几处的擦

    伤。 %%%%e%%f%%%%e%%f%d此时正在不断的向外渗出血液。

    不仅仅是手部,腹部不断传来的刺痛感以及胸口越来越难以呼吸的感觉

    猜到自己估计是某些肋骨断了,同时也插进了肺部。脚腕部的

    灼热感也很清楚的告诉吴月现在脚腕也扭了reads;。全身上下现在是没有一处

    完好的地方。

    但是却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明明全身上下都疼得要死,但是却并

    不觉得有什么不适。似乎是种很奇怪的感觉,简直就像自己是伴随着这

    种疼痛而生活,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一样。很平静很安稳的感觉。

    “我*。我下午还有比赛的,这样让我怎么比赛。”

    吴月气氛的难得的爆了一回粗口。

    “哈哈,小鬼。你这样还想比赛,手牌只有那地碎和灵魂交错,生

    命值也是900这点和残火没两样的数值,只要随随便便一击就能毁灭。就

    算你把我的恶魔铲土破坏,我还是能够从卡组中再拿出一张恶魔铲土虫

    来继续召唤,结局根本没变。啊,忘了说一点,恶魔铲土虫在给予对手伤害的时候,对

    方要将卡组最上方一张卡送入墓地,虽然衍生物不能够发动效果,但是

    本体还是可以的。你将牌组最上方的那张卡送入墓地吧。”

    对方的话语中已经有着玩味的语气,就像猫在逗弄老鼠一样,完全

    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那种感觉。

    的确如这家伙所说的,自己现在基本上和输掉没两样了。但是为什

    么呢?如果是平时自己应该已经担心了才对,可是现在却一点感觉都没

    有,就像这种情况很平常一样。

    吴月一边急促的喘息着,一边颤抖着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抽了出来。

    格斯大哥说起来从刚才开始格斯大哥不见了呢?因为刚才的冲击被打回到身

    体里了吗?

    吴月头没有动,眼睛只是略微移动了一下,看着旁边的乔沛涵。此

    时的乔沛涵似乎在说着什么,嘴不断的一张一合。但是距离太远听不太

    清楚。

    乔沛涵你离得太远了,你在说什么啊?大声一点。

    但是现在,自己的嘴巴似乎也不是自己的一样,完全不听使唤了。

    “哦~~是冥府之使者格斯吗?虽然是张不错的卡,但是你还要感谢

    我啊,要不然你抽到这张卡的话就彻底输了。”

    对方看到吴月送入墓地的卡片不禁又再次狂笑道。

    “吴月,让我来吧!吴月!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回答我?吴月!!!”

    格斯在吴月旁边拼命的喊着,此时焦急的样子和平常的冷静完全不

    同。焦急,一方面是因为吴月现在的状况,另一方面是因为

    “彭。”

    在格斯想要靠近吴月的时候,再次被弹了回来。已经是第八次了。

    现在在吴月的身边似乎总有种无形的屏障。只要格斯一靠近吴月身

    体周围一米的地方,就会被弹开。无论格斯如何努力的去击打这个屏障

    唯一的用处就是在击打的地方溅起一圈仿似水的波纹一半的涟漪。然

    后便再无生息。而且现在格斯无论怎么叫吴月,吴月却都没有回应,似

    乎完全没有听到一样。

    在一旁的乔沛涵自然也看到了这种情况,也一直想要靠近吴月。刚

    才也因为吴月的保护没有受伤。但是现在乔沛涵停留在原地,是因为双

    脚就像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一样完全无法动弹。

    “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乔沛涵不断的扭动身体,但是能动的也只有自己的上半身,下半身

    被牢牢的固定住。

    “小鬼,不要楞了。快点抽牌快点认输吧。”

    对方看吴月半天没有动作不禁急躁的喊道。

    “我的回合。”

    吴月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卡片之上,然而手在碰触到卡片的时候,却

    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卡片,在震动。

    “抽牌。”

    “哈哈哈哈,绝望了吗?那就快点认输吧。”

    对方在吴月抽牌过后大声笑道。

    这是什么?

    吴月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这张卡。

    极限抽取,在自己的生命比对方低的时候,且自己场上没有卡片的时候,可以舍弃自己所有的手

    牌,生命每相差500点,自己可以抽取一张卡。

    我的卡组里有这张好卡吗?

    “发动魔法卡,极限抽取。在自己的生命比对方低且自己场上没有卡片的时候,舍弃所

    有手牌,生命每相差500点,抽一张卡。”

    吴月将自己所有的手牌送入墓地后,将手中的卡片插入了决斗盘。

    “什么?!”

    对方原本还在狂笑的声音戛然而止,惊讶的看着吴月。

    “这这张卡”

    “我的生命值是900点,你的生命是7200点。相差了6300点。因此我

    可以抽取12张卡。”

    吴月平静的说道。然后决斗盘开始不断的分离卡片,最上方12张卡

    片凸显了出来。

    “开什么玩笑,哪有这种乱七八糟的卡片?”

    对方惊讶的说道。

    “我除外墓地中的邪帝和光明与黑暗之龙,特殊召唤手中的混沌战

    士,开辟的使者(攻击力3000)。发动魔法卡,大风。破坏场上所有的

    魔法陷阱卡。大树海破坏。发动魔法卡愚蠢的埋葬,将卡组中一只怪兽

    送入墓地。我选择墓地中的粹蛙送入墓地。发动墓地中的粹蛙的特殊能

    力,将墓地中的鬼青蛙除外,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墓地中的粹蛙(守备力

    2000)。将粹蛙回到手牌,特殊召唤手中的盟军次时代鸟人。盟军次时

    代表人可以通过将自己场上一只怪兽回到手牌来进行特殊召唤,但是在

    此方法召唤的情况下在鸟人离开的场合会除外。舍弃手中的粹蛙,特殊

    召唤手中的鬼青蛙,以鬼青蛙为祭品,召唤手中的邪帝(攻击力2400)。发动邪帝的特殊能力,上级召唤成功的时候,除外场上一张卡。除外

    你场上的恶魔铲土虫。等级3的次世代鸟人和等级6的邪帝同调,同调召

    唤真次时代黑机车人(攻击力2500,守备力2000)。发动真次时代黑机

    车人的特殊能力,同调召唤成功的时候,可以获得对方场上表测表示等

    级最高的一只怪兽。你场上只有恶魔铲土虫,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暗红色的天空中突然发出一阵雷鸣,然后便看到一道裂痕出现在两人之间的空间,裂痕慢慢扩大,混沌战士裂缝中慢慢走了出来。接着伴随着一阵引擎声,一只黑色的巨大摩托从吴月场上的巨大白色卡

    片中冲了出来,冲到场上后一个漂移便停了下来。然后便开始变形,变

    为了一个拥有巨大形体的黑色机器人。在机器人到场上之后,变为两只

    手的车灯对准了对方场上的恶魔铲土虫。一阵耀眼的光芒立刻从车灯处

    照向恶魔铲土虫。恶魔铲土虫在光芒的照射下立刻便钻进了地下,吴月

    场上的地面一阵晃动,恶魔铲土虫从地下钻了出来。

    “什么!”

    对方无法置信的看着场上的情况。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在上一局还是我绝对有利的情况下突然变成

    了这种情况?可恶,别开玩笑了!唔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对方的一声怒吼,上衣瞬间爆裂,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胸膛

    处不是肋骨,而是一个个黑色的小洞,不时的有蜈蚣在洞口处钻进钻出。

    “去,我的孩子们。”

    对方的手指向吴月,瞬间,数以万计的蜈蚣从洞口不断的向外冲出

    直接向着吴月飞过来。

    “吴月!!!”

    乔沛涵担心的喊道。

    然而在空中飞行的蜈蚣原本还在直直的向着吴月飞行,瞬间改变了

    航道,竟然向着乔沛涵飞去。

    “哈哈哈,看你刚才对那个女孩那么保护,只要抓住了她,不管你

    现在发生了什么事都别想赢。”

    对方狂笑道。

    “黑机车人。”

    看到这种情况,吴月却不慌不忙的说道。就在吴月的指示下,黑机

    车人猛然滑翔,手中的灯再次指向了那些蜈蚣。在强烈的光芒下原本由

    无数的蜈蚣组成的黑雾逐渐的消融,化为了无有。

    “什么?!别开玩笑了,黑机车人不是应该是幻影的假象吗?就算

    有黑暗能量,也不过只是能够在精神上给予打击而已。但是现在”对方惊讶的说道。

    格斯也同样惊讶的看着吴月。现在的黑机车人竟然能够消灭对方利

    用自身能量制造出来的实体蜈蚣,简直就像实体一样。一般情况下,就算

    将黑暗能量注入于卡片之中,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在对方恐惧的情形下加

    大对对方的压迫,从而使脑神经误认为是真实的攻击,使身体做出相应的反应。但是也有一种很

    特殊的情况,那就是灵魂。幻象终究也不过是幻象,就算有能量也终究

    是虚体。然而有些人却能够在使用黑暗能量的时候,无意识的将身体内

    的灵魂分离注入于幻象之中,使幻想呈现出暂时性的实体状态,也同样

    拥有意识。但是这种情况制造出来的实形只是个躯壳,并没有原本的能

    力reads;。吴月就是这种状况。以前吴月所制造出的实体明明只能进行普通的物理攻击而已。格斯以前被吴月利用黑暗能量召唤过

    自然很清楚当时的感觉,自己原本的能力根本一样都无法使用。但是

    现在吴月所造出的这个黑机车人,不仅仅是实体,而且还有着自身原本

    的能力,可以进行攻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吴月先前还受到

    那么大的攻击导致现在精神涣散……

    “无聊的家伙。”

    吴月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半人半蜈蚣的家伙冷淡的说道。对方在

    看到吴月的眼神的时候,竟然大喊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发动魔法卡二重召唤,这回合可以在进行一次召唤。我召唤三眼

    怪,然后发动魔法卡,一换一。舍弃手中一只怪兽,可以从卡组中将一

    只一星怪兽进行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效果遮蒙士。等级1的效

    果遮蒙士和等级三的三眼怪进行同调,同调召唤,武器手套。发动三眼

    怪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在被送入墓地的时候,选择卡组里一只攻击力

    1500以下的一只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欧尼斯特。发动武器手套的特殊

    能力,可以将这张卡作为装备卡装备给自己场上一只怪兽,装备怪兽攻

    击力上升1000点。然后”

    吴月冷眼看着在自己面前已经面庞都扭曲到了一种恐怖状态的半

    人半蜈蚣的家伙。没有再说话,只是冷眼的看着。但是吴月场上的三只

    怪兽却发出着阵阵嘶吼reads;。无时无刻不在撕扯着对手的神经。

    “啊啊啊,求你。求求你别杀我。我知道错了,绕我一命。”

    对方突然跪了下来,满脸恐惧的看着吴月说道。

    “哦~~~难道说在黑暗游戏中还有所谓的饶恕吗?说说看。”

    吴月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意的家伙说道。

    “只要你愿意不杀我,那么我认输的时候便不会被黑暗所吞噬。”

    对方瑟瑟发抖的说道。声音中已经充满了惧意,唯恐接下来吴月突

    然改变主意一样。

    “这是为什么?”

    “黑暗游戏之所以被成为游戏,那就是因为他是由居上位者所*控

    的。获胜的一方能量会高于对手,那么在失败者的精神被黑暗所击溃的

    时候便可以趁机吸收对手的能量和灵魂。但是只要获胜者愿意放过失败

    者,在对方输掉的时候不去吸收他的灵魂和能量,那么过一段时间失败

    者的神智便会恢复,从黑暗游戏中获得生还。”

    “那么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我的本体就是恶魔铲土虫,原本是在决斗怪兽界生存的。但是一

    天不知道为什么,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对于能

    量有着极强的吸附力,凡是带有能量的物品或生命都被吸附进去。我也

    被吸了进去,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了,灵魂在这个

    宿主的身体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