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九十六章 与黄奕尊在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六章 与黄奕尊在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么,现在言归正传吧。 ”看到场面好转,阿斯蒙蒂斯的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格斯,你遇到的这个难题,我也没有办法了,对吴月灵魂的打击过于深入,如果我强行用光来消灭的话可能会伤及到吴月的灵魂。”

    但是立刻场面又难看了下去。

    “没有什么办法吗?”音月在旁边担心的问道。如果照阿斯蒙哥的话吴月岂不是没救了。

    “方法的话,还是有的。”这时候迪欧斯突然说道。“第一,回到原来的世界。找到那些高等级的魔法师来进行消除。”

    这个方法估计可以,但是要立刻向吴月的学校请假才行。

    看到音月的表情,音月笑了笑。“很可惜,估计不行。因为吴月所帮助的精灵的关系,在回去的时候,必须要带上她们才行。”

    原来如此,说起来就是微风精灵和跳舞妖精她们吧reads;。阿斯蒙哥也要自己寻找她们所寄宿的卡片。卡片找到不少,目前还没有机会给吴月看的。吴月现在应该还没有找到卡片吧。

    “那岂不是没办法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话吴月怎么办好?

    “这就要靠那几个精灵了。”阿斯蒙蒂斯说道。“精灵能够对黑暗能量有着特殊的净化功能。净化的话对于灵魂是没有损伤的。”

    “那也就说总之要尽快找到精灵所寄宿的卡片才行是吗?”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听到这迪欧斯似乎喘了口气。

    “为什么?难道不知道你们为了找到那些卡片可是已经已经找了将近快几千张的卡片了,不是都没有找到吗?”对于迪欧斯的反应音月有点奇怪。“是不是对于卡片的下落有点头绪了?”

    “恩。实际上啊,格斯你干什么去?”就在迪欧斯想要说明时突然看到格斯开始往外走。

    “去找线索。”淡淡的回应了一声,脚步不减的向外走。

    “什么?”音月和阿斯蒙蒂斯奇怪的看着格斯。

    “总之卡片的下落似乎有点头绪了,现在格斯已经等不及去找线索了。就是这样。详情回头我在和你说吧。哇啊,格斯等等我。”迪欧斯潇洒的向着音月和阿斯蒙蒂斯一甩手开始向外追去。

    “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音月完全不明白格斯他今天来到底干什么了。

    “谁知道呢?”汗颜,格斯这种来去如风的性格什么时候都没有变过,真不知道吴月是怎么习惯他的。

    “对了,阿斯蒙哥,你已经没事了吗?”音月说道。担心的表情在脸上显露无疑,原本在秘书面前那种冷漠和独傲的感觉荡然无存,就似一个孩子向着亲人撒娇一样。

    “唔”听到音月问,阿斯蒙蒂斯突然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捂着嘴说道。“不提还好,一说起来我现在又感觉头疼起来了。宿醉好像还过去的样子。”

    “那我现在就让慕青准备一点醒酒的东西吧。”

    “好的reads;。”阿斯蒙蒂斯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通过电话着急的向着慕青交代各种东西的音月,眼神逐渐的深邃,就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湖水,散发着悲伤的波动。

    不知道在哪一天,我也会像你一样,为了对方忙前忙后呢?但是不是太远了吧。

    阿斯蒙蒂斯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云朵悠闲的在空中漂浮着,温度也是不热不冷刚好。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对于每个人来说,这样的天气都是能让心情豁然开朗的好天气。但是阿斯蒙蒂斯的心情却在逐渐的沉淀。自己的存在,或者说自己这类的存在还能够存在多久?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结果又是什么?

    雅典娜,你现在又怎么样了?阿斯蒙莱亚,蒂斯格,你们两个现在过得还好吗?音月,你的未来又是什么?

    “阿斯蒙哥,醒酒汤来了。快点喝吧。”

    音月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打断了阿斯蒙蒂斯飞跃的思想。

    阿斯蒙蒂斯看着音月,对方也在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哦,好快啊。”

    “恩。现在先交换身体吧。”声音中有着一丝的兴奋,就像孩子得到父母的嘉奖一样的心情。

    “真是麻烦啊。”

    格斯在出去的时候,迪欧斯也回到了卡片里。

    格斯拿出电话拨打了几个号码。稍微等待了一下。略微的说了几下,便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大约到了一个空地的时候,已经事先有个人站在那里。是瑞尔文。“竟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还真是让我惊喜啊。已经决定加入龙组了吗?”看到格斯到来瑞尔文热情的说道。

    “和我决斗吧。如果我赢了,就告诉关于我要寻找的卡片的下落,如果我输了,就加入你们的组织。”平淡的声音反而让瑞尔文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家伙,怎么回事?突然变得很有威迫感。

    “吴月,你没事吧?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瑞尔文原本想靠近吴月看看的,但是看到格斯看着自己的眼神,实在是没有办法提起勇气走过去。

    “我的提议你有什么意见吗?要决斗吗?还是拒绝?”格斯说道。宛如一潭死水般的眼神却让人感到了一种不耐烦的感觉。

    无视我“我是无所谓了,输了也没什么损失,赢了也是很有好处。只是你有自信能够胜过我吗?”瑞尔文疑惑的说道。按照上次的决斗来看,吴月的实力并不是很强,至今能够赢到现在虽然很奇怪,不过要赢自己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吴月和自己对抗这么有自信?

    “那么就开始吧。”格斯直接从口袋里拿出卡组插在决斗盘里向瑞尔文的对面走去。

    “好吧。那么就开始吧。”瑞尔文挠了挠头,既然没得谈了那么就用最直接的方法吧。

    “决斗。”

    “决斗开始,决斗骰子,掷出。”

    两个巨大的骰子在场地中央飞快的旋转,停下时瑞尔文的是2,格斯的是一。

    “那么我就不客气的先攻了。”瑞尔文笑着说道。但是看到格斯还是一脸古井无波也懒得在开玩笑了。“我的回合,抽牌。”

    瑞尔文看了下自己的手牌。略微想了一下,把一张卡插入决斗盘里说道:“发动魔法卡,光之援军。将牌组最上方三张卡送进墓地,选择一张名字带有光道的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光道猎犬雷光。”

    ad变更者,变形壶,死者转生。似乎是个不错的卡片,如果手中再有那张卡的话格斯透过决斗眼镜看到瑞尔文的墓地想道。

    “我舍弃两张手牌,发动魔法卡,魔法石的采掘。选择自己墓地一张魔法卡加入手牌。我选择死者转生。”瑞尔文直接就肯定了格斯的想法,真的有魔法石的采掘。

    格斯又看看自己的手牌,想道,要来了吗?

    “我发动死者转生,舍弃一张手牌,选择墓地一只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变形壶加入手牌。再舍弃一只怪兽。”瑞尔文刚刚从墓地中拿出一张卡后立刻又将一张手牌送进墓地reads;。说道。“特殊召唤迅捷同调士。然后覆盖一只怪兽。发动墓地中ad变更者的效果,除外墓地的此卡,将场上一只怪兽的表示形式改变。我除外墓地的变更者,将场上的盖牌怪兽翻转。”

    瑞尔文已经没有手牌了,那张盖牌是什么显而易见。

    “发动变形壶的特殊能力,双方舍弃所有手牌,抽五张卡。我没有手牌,直接抽五张。吴月你也丢吧。”瑞尔文笑着对格斯说道。自己的准备已经差不多了。这样的话应该不会输了。

    格斯没有犹豫,直接就将手牌送进墓地,然后抽了五张卡。

    “我发动墓地中的等级偷窃虫的效果。将场上一只等级五以上的一只怪兽等级下降一特殊召唤。我将等级五的迅捷同调士变为等级四。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等级偷窃虫。然后等级四的迅捷同调士和等级2的变形壶同调,同调召唤钻头同调士。发动钻头同调士的效果,舍弃一张手牌这张卡从游戏中除外,下回合自己的准备阶段再次特殊召唤回来。到时可以选择自己墓地一只怪兽加入手牌。我除外钻头同调士。”

    螺丝刺猬,看来下回合是打算进行总攻了。

    格斯看到瑞尔文送进墓地的卡片想到。

    “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瑞尔文长舒了口气。不出意外的话自己下回合就能召唤出自己的王牌了。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次的吴月总给人一种不好的感觉,自己还是尽快使出全力解决这场决斗比较好。(8000,3)

    “抽牌。”格斯看着自己的手牌,下回合就结束了?已经没有下回合了。“在我的准备阶段,自己场上没有魔法陷阱的时候,这张卡可以从墓地特殊召唤。我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黄泉青蛙,鬼青蛙,风帝,龙卷风和黑洞。还真是零碎的手牌啊,果然娃帝卡组不是很强。大致可以放下心了。瑞尔文看到格斯刚才送进墓地的五张卡稍微松了口气,但是他犯了个错误,如果是吴月的话的确是可以放心,但是是格斯的话就不一样了。天才的头脑和长久以来的冷静性格可以让他懂得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然而什么都不知道的瑞尔文一旦松懈就会是致命伤了,而且是他自己无论如何也猜不到的伤害。

    “发动魔法卡大风,破坏场上所有的魔法陷阱。”

    场上立刻刮起一阵巨大的狂风,瑞尔文场上的两张盖牌摇摇欲坠,放佛随时会被吹散似地,然而这时候场上突然响起一阵清澈的龙吟reads;。伴随着瑞尔文的一张盖牌慢慢的立起,一阵放佛钻石的碎片一样美丽的星辉从卡片里慢慢的漂了出来,在场上逐渐聚集成一只龙的形状。通体洁白的龙,散发着神圣的气息。来到场上后,猛地一扇翅膀,场上的大风立刻就消散了。

    “发动星光大道的效果,在有破坏两张以上卡片的效果的卡片发动时,可以使效果无效并破坏卡片。然后可以特殊召唤星辰龙。”瑞尔文笑着说道。真的所有的事情都在照着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发展,这样不出意外的话就能让吴月加入我们的组织了。如此一来龙组又能增加一份力了。

    “连锁发动龙卷风,破坏你的另一张盖牌。”格斯不慌不忙,立刻插入自己的另一张手牌。

    在白龙刚刚破坏掉巨大的暴风时,瑞尔文场地上却又出现了另一个巨大的龙卷风。瞬间绞碎了瑞尔文场上的另一张盖牌。

    “神之警告吗?倒是不错的卡片。”格斯看到盖牌被吹起的瞬间所显露出来的样式,赞叹的说道。

    “我是无所谓了。但是你至于这么大费周章的破坏我的盖牌吗?”瑞尔文好奇的看着格斯说道。

    “发动魔法卡埋葬咒文的宝扎(算是diy吧,这张卡在游戏王5ds里出现过,但是现实中貌似没有的样子。)。除外墓地中三张魔法卡,从牌组中抽出两张卡。然后发动魔法卡生命之壶(这张卡真的是自创的了),生命在一半以下时,支付1000分。生命在一半以上的时候,支付2000分的生命,从卡组中抽两张卡。”格斯立刻从卡组中抽出4张卡,这张卡瑞尔文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他要这么的抽卡呢?蛙帝应该没有什么爆发力的?

    “舍弃手牌中的黄泉青蛙,特殊召唤手中的鬼青蛙。发动鬼青蛙的特殊能力,将牌组中一只等级二以下的水属性怪兽送进墓地。我选择粹蛙送进墓地。发动粹蛙的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的鬼青蛙,特殊召唤。发动鬼青蛙的特殊能力,一回合一次选择自己场上一只怪兽回到持有者手牌,我选择粹蛙,然后将鬼青蛙回到手牌,特殊召唤盟军,次时代鸟人。次世代鸟人可以将自己场上一只怪兽回到手牌来进行特殊召唤。再次舍弃粹蛙来特殊召唤鬼青蛙,发动鬼青蛙的特殊能力,将牌组中的鬼青蛙送进墓地。再次除外出墓地中的鬼青蛙来特殊召唤粹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