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十八章 乔培涵打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八章 乔培涵打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reads;。 %%%%e%%f%%%%e%%f%d

    “喂。”

    “啊,吴月吗?”

    “怎么了?”

    “下午有空吗?”

    “倒是很闲。”

    “那一起去玩怎么样?”

    “玩?玩什么?”

    “我有几张水上乐园的门票,今天天气不错,要一起去游泳吗?”

    “水上乐园?游泳啊”

    “怎么了?哦,难不成你不会游泳?”

    “嗯。”

    “没关系,我会。我教你就好。”

    “好吧。”

    “那现在要一起吃午饭吗?”

    “不了,我吃过午饭后会和你打电话的。”

    “那好吧,就这样。”

    吴月挂掉电话加速向着社团走去。别人做给自己的便当还没吃呢,除小枫外还是第一次有人给自己做饭,可不能浪费了。至于乔沛涵,除外了。那是她让家里的厨子做的。

    在吴月刚刚离开树林,一个身影从离吴月刚才所在地不远处的一棵树后走了出来,零零碎碎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射到她的眼睛上,有些刺眼。抚摸着树的白稚纤嫩的手掌,青筋毫无遗漏的分布在手背,表明着此时手掌的用力。

    “水上乐园”

    ========================社团“吴月你刚才干什么去了?这么急?”樱走到此时正扒着饭的吴月的身旁,两手掐腰,一脸生气的问道。看来对于刚才吴月无视自己的行为还在生气reads;。

    “这个啊,解决生理需求。不过分吧。”吴月正在努力的咽下口中的食物,被樱突然一问,顿时觉得咽喉处一片难受。“哦唔”吴月不断的拍打着胸口。

    “来,水。”白灵递过来一杯水,吴月赶紧接过来一口喝光,长长的输了口气。

    “主将啊,你这可是谋杀未遂,小心我去告你。”吴月放下手中的茶杯抱怨着说道。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吴月,你可是帮了不少忙,有没有什么要求?就当做是奖励吧。”樱笑笑说道,对于自己的冒失完全没有反省。

    “这倒没有,只是遇到的对手比较弱而已。所以也不用这么在意。”吴月想了想,还是摆摆手放弃,自己想要的樱又不可能给自己。还是卖个人情好了。

    “那么今天下午有什么计划吗?”白灵走到吴月旁边,向吴月笑笑说道。

    “去水上乐园。”吴月含糊不清的说道。嘴里此时已经被各种食物充满了,这个便当可以看出主人做的很认真,而且味道和夏枫做的也差不到哪去。真是不错。

    “你一个人吗?”白灵好奇的看着吴月,为什么平白无故回想去水上乐园?

    “和乔沛涵。”吴月端起最后一盘菜,一口气往嘴里扒光,最后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嗯~油箱加满。啊嘞,怎么气氛好像不太对。吴月看看周围,怎么大家都盯着自己?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和乔沛涵啊”智树走过来一脸坏笑的说道,那表情怎么看怎么欠揍。

    “她没和你们大家说吗?”吴月转头看向智树,好奇的问道。

    “怎么可能说呢?她可是你女朋友不是吗?谁约会会带电灯泡去。”智树拍着吴月的肩膀大笑着,然后直接被樱拎着领子扔到一边。

    “看不出来啊,那么你今天下午好好玩吧。”樱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说道。是不是想歪什么了?还有什么看不出来?

    吴月伸手弱弱的问道:“请问你什么意思?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

    “嘻嘻。”樱拍着吴月的肩膀一脸诡异的笑容,到底是什么?

    嗯~大致能够想到的原因应该是苍蝇吧。算了,到时候应该就知道了。至于白灵,则是看着吴月笑了笑。

    “总之吴月,你今天下午就和乔沛涵两个人好好玩吧。”樱拍着吴月的后背一脸奇怪的笑容,吴月是彻底不明白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在家里“吴月,你现在肚子饿了吗?”吴月坐在玄关上换鞋的时候,背后传来夏枫温和的问候声。

    吴月低头换鞋的手停了下,然后继续换鞋,平静的说道:“不用了,我并不是很饿。”

    吴月站起来,向夏枫笑笑。然后慢慢向楼上走去。

    在自己的房间中吴月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床上,平稳的呼吸放佛是在睡着一样。格斯出现在吴月的身旁说道:“怎么了?心情不好?”

    吴月缓缓张开了口,但是眼睛还是闭着,放佛梦话一般的说道:“不,只是觉得今天的事有点蹊跷。好像赢的太轻松了点。”

    “不,吴月的确是你赢了。”格斯慢慢飘到吴月的身旁。“但是并不是因为你的实力,而是你。”

    “我?”吴月睁开了眼,眼神里充满了疑惑。自己做了什么吗?

    “还记得前几天你做的那次暴力事件吗?亲眼看到的还好,没有亲眼看到的,则是听信那些看到的传言过来的。而留言,是会成长的知道吗?”格斯平淡的揭开了事件的真相,是那些无谓的恐惧使得对手的剑变得沉缓。

    吴月冷哼了一声:“无聊,如果是因为那些事就害怕,那也没可能赢得了我”

    “怎么了?”对于吴月的突然沉默格斯感到有些奇怪。

    “我刚才是在不屑吗?为什么?对于那些狠毒的人感到害怕不是很正常吗?以前的我要是面对会把人打残的人估计也会害怕吧。但是现在的我为什么对于那种人之常情反而感到不屑了呢?”吴月看着自己的手,还是像以往一样的白稚,但是它的主人却有点不一样了。

    “”格斯静静的看着吴月,没有说话reads;。空旷的房间中只有闹钟上的秒针走动的声音,反而更凸显房间的死寂。

    “格斯大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吴月坐了起来,抬起头看着格斯。清澈的眼神中此时充满了复杂。

    “唉,没想到你进步的那么快。现在的你因为暗冥心法的原因,内心中开始逐渐变得冷静。你今天在打斗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格斯的声音仍旧古板无波,让吴月无法理解话中的含义。

    吴月想了想,疑惑的说道:“好像没什么啊?”

    格斯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并不代表没发生。现在的你在无形之中变得越来越冷静。暗冥心法原本就是冥界刺客特修的一种心法,为了让刺客随时保持冷静的心态才会让这种心法拥有如此特殊的特性。力量越强,持有者反而越冷静。这也是我让你在这次暑假回到我的世界的原因,你必须要让一个强者去重新疏导你体内的能量,否则就会走火入魔。成为一个内心冰冷,无一丝感情的人。”

    吴月挠挠头,说道:“会这么惨吗?冷静的话不是很好吗?而且这个世界的人就不行吗?”

    格斯摇摇头,说道:“必须要有一个充分了解暗冥心法而且是修炼暗冥心法的人来疏导才行,如果是全盛时期的我的话应该不是问题,可是现在的我根本就连原本一半的力量都无法使出,所以对你无能为力。只能回到我的世界找人了。”

    的确这样的话就不好了,这个世界的人修炼暗冥心法的人根本就没有吧。话说回来,格斯大哥心中已经有人选了吗?

    格斯点点头说道:“嗯,修炼暗冥心法的人除了我,你,现在仅存的修炼者应该是师傅的那个朋友了吧。”

    朋友?师傅?是吗,格斯大哥的师傅已经格斯慢慢飘到吴月的身旁,手轻轻的抚摸着吴月的额头说道:“不用担心,现在的你并没有什么不良症状,只是比较冷静而已。这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并不是坏事。”

    “我倒是没有担心什么事,有格斯大哥的话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只是在想,事情会这么顺利吗?”

    “是啊,估计不会顺利吧。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说吧reads;。”格斯收回了手回到了吴月的身体里。吴月再次躺会到床上,陷入了沉思。

    暗冥心法既然会因为修炼者力量的增强而使主人变得冷静,以至最后冷静过头变得冷血。但是会由于外界的介入疏导自身而避免这种状况的产生。可以说是自身无法完成的修炼方式。因此修炼暗冥心法的人必须要有一个绝对信赖的朋友。格斯大哥是由师傅疏导来完成修炼方式,但是格斯大哥的师傅呢?是由谁呢?那个朋友吗?但是如果是那个朋友的话就要像追求鸡生蛋蛋生鸡一样,他朋友又是有谁疏导的?疏导者必须要比修炼者强上很多才行。然而格斯所说修炼暗冥心法的只有自己,格斯大哥和师傅与其朋友而已。也就是说,虽然暗冥心法是刺客专修的心法,但是修炼的却没有几人。是刺客少吗?不对,应该说暗冥心法是某种特有的心法。可是格斯大哥对于这却是只字未提,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格斯大哥从来没有谈过任何关于他师傅的事,又是因为什么呢?

    无所谓了,回到另外一个世界的话应该就能知道所有的事了吧。

    下午“太慢了,为什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

    吴月将手机拿的离耳朵远远地,避开手机对面那能够扯破鼓膜的声音。过了一会,听到对面没有声音了,才小心翼翼的重新将手机放回耳边。“不好意思,我回到家后本来打算眯一会就找你的。没想到一下子睡着了。不过幸好没一下子睡到晚上。”

    “切,真的吗?”吴月似乎能够看到对面乔沛涵那一脸怀疑的表情。

    “真的了,你现在在哪?家里吗?我去找你吧。”吴月赶忙赔笑着说道,毕竟是自己不对在先。

    “你家门前。”

    “”吴月拿着手机愣了一会,掏了掏耳朵,没堵东西。摸摸额头,没发烧。吴月重新把手机拿回耳朵旁说道:“抱歉,小的刚才可能有点愣神,没听清您刚才的话。能否在说一遍?”

    “我,在,你,家,门,前。听清楚了?”

    “你说什么!!!!!!”吴月赶忙爬到桌子上投过桌前的窗户向外看,从二楼的窗户处可以清晰一览家门口的景色。

    厄吴月将身体探出窗外,看到家门口旁果然站着一个俏丽的身影在拿着手机。真的有啊“你竟然真的来我家了,不至于吧reads;。”吴月重新把手机拿回耳旁,无力的说道。

    “咦?”乔沛涵发觉到什么,抬起头,刚好与吴月的视线碰齐。“哈喽。”乔沛涵仰头向着吴月挥挥手。

    “我知道了,这就下去给你开门。”吴月将身体回到屋内,和乔沛涵说过后便挂掉电话下楼。

    “打扰了。”吴月在下楼打开门后,乔沛涵立刻跑进屋内笑着说道。

    “我说乔大小姐啊,你不至于吧。还大老远的跑我家来。”吴月关上门没好气的说道。

    “你家的人呢?”乔沛涵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一个人。好奇的问向吴月。

    “大家应该都在午睡,所以你要小声点。”吴月走到冰箱旁,说道。“喝点什么?矿泉水?绿茶?还是可乐?”

    “矿泉水就好。”乔沛涵非常随意的坐在沙发上说道。

    “给。”吴月从冰箱里拿出两瓶矿泉水走到乔沛涵身旁递给乔沛涵一瓶,然后打开另一瓶做到另一边沙发。“你要休息一下在去吗?还是要现在去。”

    乔沛涵打开矿泉水喝了几口,然后说道:“难得来你家一趟,难道不请我四处看看吗?”

    “看什么?我家又不像你家那么全,也没什么东西。”吴月好奇的说道。

    “怎么会?”乔沛涵笑着摆摆手说道。“我可是很有兴趣的,青春期的男生的房间。”

    我说你不是吧,就为看个思春期男生的房间大老远从家里跑到这,至于吗?

    吴月汗道:“凭你乔沛涵大小姐的能力还能有男生会拒绝你进入他们的房间吗,干嘛对我的房间那么好奇啊?”

    “嘿嘿,就是因为没看过才好奇的啊。在哪呢?”乔沛涵站起来不断的在原地转着看着周围,看到楼梯的时候立刻说道:“发现目标了。”

    乔沛涵立刻“噔噔噔”的往楼上跑,吴月只好在后满喊:“麻烦你小声点。”听到这乔沛涵的脚步立刻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