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十四章 六五众卡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四章 六五众卡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月说道:“我是青井主将所在社团的团员。 ”

    “哦,是吗?”男人站了起来,将旁边的武士刀拿了起来。递给吴月一把,说道:“听小樱说你的剑道不错,来吧。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吴月不解的看着手中的刀,问道:“您的意思是?”

    “意思很明显了吧。来吧。”男人拿着刀走向外面。

    小枫在旁边说道:“没关系的,爸爸很强,不会伤到你的。”

    我担心的不是这。是你爸干嘛突然想和我比试剑道啊?我好想又没惹他。不过既然是对方的要求,还是来吧。

    走向外面的时候,吴月在心里问道:“格斯大哥,你觉得用你上吗?”

    格斯摇摇头说道:“就像樱说的,对方应该只是想试探你一下,所以大概不会为难你。好好加油吧。”

    吴月没底的应了一声。实在无法理解,但既然格斯大哥都说没事应该就是没事。

    “啊嘞,吴月,你怎么来了?”

    吴月占到樱的父亲对面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吴月看去,看到智树正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

    智树这时又看到吴月面前的父亲,说道:“啊,父亲。为什么你们手里拿着刀啊?吴月你做错什么了吗?那赶紧道歉吧。我会帮你求情的。”

    “安静。”威严的声音直接让智树冷静了下来。

    “是。对不起父亲大人。”智树鞠了一下躬,走到一旁。

    樱走到智树旁边说道:“没事的,父亲只是想试探吴月一下而已,不要在意了。”

    智树点了点头。

    吴月拔出刀,松了口气。还好没开锋。那么,就上了。

    “青井叔叔,小心了。”

    吴月单手握刀,立刻向前冲,手中的刀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了过去。不过被青井给挥了开来,而青井也开始向吴月进攻起来。

    今天真是乱七八糟,总是决斗啊,而且对手还都非常的强。自己这个才学功夫没多长时间和那些研究功夫几十年的人根本是没得比的。要不是自己会暗冥心法,早被一招秒了。

    最终的接过还是以吴月的刀飞人倒为结局。但是看到青井先生的表情,估计自己是过关了。但是话说回来,樱她爸爸到底想干什么啊?到底想试探什么?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能力,真是不错。今天就在这吃个晚饭吧。”青井先生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原本严肃的表情也变得和蔼了起来。

    “那就打扰了。”

    智树跑到吴月的面前惊奇的说道:“吴月你还真是厉害啊,没想到你竟然能和父亲打倒这样。”

    樱也在旁边说道:“你的这个打斗让我再次证实了观点,你这家伙根本就是彻底的扮猪吃老虎。说,到底有什么目的?”

    吴月一步步的后退来抵挡樱一步步的紧*。“那个,目的是”

    樱直接上前一步抓住吴月的衣领说道:“你这家伙既然那么强为什么还要加入我的社团?”

    吴月双手一摊说道:“我真的没有什么目的,当初加入你的社团就是想多练练基本功和实战经验。而且,樱主将你应该是知道的,现在的我和刚加入社团时的我是不同的。所以我现在的实力可都是青井你的功劳啊。”

    对于吴月的回答樱似乎很满意,放开了吴月的衣领,说道:“嗯,也是。那么下面就由智树带你四处走走吧。”

    智树走到吴月的面前说道:“说的没错,不过在那之前,吴月,来决斗吧reads;。”

    吴月说道:“卡组我是有随身带着,但是我没有决斗盘啊。”

    “没事,决斗盘我又不止一个,我去帮你拿。”说着智树便跑到一个房间里,开始乒乒乓乓的找东西。

    “上次输的不甘心啊。”吴月有点苦笑的看着离开的智树。

    “吴月,这把小提琴是你的吗?”这时青井先生从客厅里走出来,手里拿着吴月来的时候拿着的小提琴。

    吴月赶紧转过身对青井先生说道:“是的。”

    “嗯,音乐可以净化人的心灵,带给人快乐。喜欢音乐,很不错。那么,可以演奏给我听吗?”青井先生走到吴月的面前,将小提琴递给吴月。温和的说道。现在的态度和刚才完全不同啊,我到底是通过了什么试炼啊?

    “好的。那么献丑了。”

    吴月接过小提琴,走到一旁,将琴弓搭在琴弦上,开始缓缓的拉动。

    这次的曲子是略带点忧伤的乐曲,因为这个乐曲是来源于一个古老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从小就很要好的两个人,两人从小时候就开始在一起玩耍,嬉戏。不过在成长的过程中不知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于对方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友情。于是两个人相爱了,约定要永远在一起。虽然生活有些清苦,但是能够在一起的幸福让两人不再去奢求别的什么。可是,造化弄人。一次,丈夫在上山砍柴的时候,被猛兽追赶,于是丈夫拼命的逃跑。可是慌不择路,丈夫被猛兽赶到了悬崖边。悬崖高达万丈,下面也是湍急的河水。一定要活下去。这是丈夫此时内心的想法,于是丈夫跳了下去。得知噩耗的妻子伤痛欲绝到几乎要死去,终日浑浑噩噩。后来一个老人不忍心看到这个妻子如此痛苦,便告诉女孩一个方法。前往西方的终端,那里有着冥界,是死与生的连接地。去那里求冥王的话,冥王也许会让丈夫重新回到人间。妻子听从老人的话,开始不断的往西边赶路,后来,终于来到了老人所说的冥界。冥王答应了妻子的要求,答应让她丈夫的灵魂重新回到人间。但是让死者复活是大忌,必须要付出同等的代价。于是,妻子献上了自己的灵魂。复活后的丈夫回到家发现不到妻子的存在,于是慌忙的到处寻找。后来得知自己的复活原因,于是也前往冥界。丈夫跪在冥王的面前,大声的喊道:“我愿意以我的灵魂来让我的妻子复活。”可是在冥界,同样的事不能发生两次,然而两人永不割舍的爱情也深深的打动了冥王,于是冥王便让丈夫的灵魂和妻子的灵魂合并在一起,永远也不再分离。然后两人的躯体和灵魂被化为了一棵由两棵树交织缠绕在一起的树,生长在两人生前生活的村子里。永远的守护着这个村子。

    一曲终了,吴月睁开眼睛的时候,稍微有点高兴,因为自己终于能够以乐曲来表达故事了。

    不过,另外几个人就愣了。

    “嗨”

    吴月摆摆手。

    “啪啪”

    几人在醒来后,不断的拍起手来。

    “啊,谢谢。”吴月有点受宠若惊。

    “不错,吴月。你的音乐水平又增加不少。”多尔瓦也在旁边拍着手说道。

    “谢谢。”再次受宠若惊。

    “我说吴月,你音乐才能这么好平常怎么没见你显露过?”智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吴月的旁边说道。

    “这个,咱低调半人高调做事。啊哈哈”吴月灿灿的说道。

    “嗯,非常棒的音乐。能告诉我老师是谁吗?”青井先生走上前问道。

    吴月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没有老师,是在学校学习小提琴的演奏方法,然后买了本乐谱自己回家练。就这样。”

    “是吗?那么我先失陪下了。你和小樱与智树一起玩吧。”青井先生说完便离开了。

    “吴月,再来一曲。”樱在旁边说道。听到这,青井先生往前迈出的脚停下来,然后保持着往前走的姿势退了回来。

    “没错没错,再来一曲。”智树也在旁边不断的怂恿着。

    不好拒绝啊,就这样,吴月再次拉了几曲。最终以自己手酸为理由,停止独奏。青井先生走的时候那表情,还真是让人想笑。樱去继续训练剑道,真是努力。而智树,则是拿出另一个决斗盘递给吴月。

    “决斗。”

    决斗骰子停下的时候,吴月的是4,智树的是1智树轻松的说道:“吴月,你先攻啊。加油啊,说不定到我回合的时候就把你秒了。”

    虽然不爽,但是的确不得不承认六武众卡组的特招能力是非常的恐怖。小心点好。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看看手牌,暂时安了下心。“守备表示覆盖一只怪兽,回合结束。”(8000,5)

    “嘿嘿,只有这样吗?”智树露出让人非常不安的笑容,抽出一张卡说道:“我发动手牌中六武众的隐退者的效果,对方场上有怪兽我方场上没有怪兽的时候,这张卡可以特殊召唤(等级3攻400,守0)。然后发动速攻魔法,六武众的荒行。选择自己场上一只六武众怪兽,然后把选择怪兽相同攻击力的一只同名卡以外的名字带有六武众的怪兽从卡组特殊召唤。特招的怪兽回合结束破坏。我选择六武众的隐退者,从卡组特殊召唤六武众的影武者(等级2,攻400,守1800,效果。调整)。等级2的六武众的影武者和等级3的六武众的隐退者同调。同调召唤真六武众紫炎(等级5,攻2500,守1400)。发动魔法卡紫炎的狼烟,从卡组将一只等级三以下的六武众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真六武众阴鬼(等级三,攻200,守2000召唤真六武众阴鬼,发动阴鬼的特殊能力,此卡召唤成功时,可以将手卡一只4星以下的名字带有六武众的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六武众斩次。阴鬼在自己场上有阴鬼之外的名字带有六武众的怪兽时,攻击力上升1500阴鬼攻击吴月你场上的盖牌怪兽。”

    阴鬼挥动自己的四只手臂,向着吴月的场上冲了过去。四道剑光闪过,吴月场上的盖牌变为了碎片,一个青蛙的虚影转瞬即逝。

    “哦,果然不出所料是黄泉青蛙啊。那么斩次攻击玩家。”智树一脸自信的说道。然后指挥着斩次攻击吴月。

    斩次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冲向吴月,一个华丽的劈砍。吴月的生命下降了1800点。吴月生命下降的同时,吴月的场上一阵光芒闪过,立刻出现了一只很像螃蟹的黑色怪兽。

    吴月说道:“发动手牌中特拉歌迪亚的特殊能力,自己受到战斗伤害的时候,这张卡可以特殊召唤reads;。此卡的攻守为自己每有一张手牌上升600点。”

    看到吴月场上的怪兽,智树原本洋洋得意的表情瞬间变为灰色。大喊道:“啊~~可恶,早知道先让紫炎攻击了。为什么吴月你的运气总是那么好啊?”

    吴月苦笑,你让我说什么好,这家伙老上手又不怪我。

    “我发动地碎,破坏你场上的特拉歌迪亚。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智树有点愤愤的结束了回合。(8000,0)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的墓地弹出一张卡,吴月将其放在决斗盘上。“发动墓地中黄泉青蛙的特殊能力,守备表示特殊召唤。以黄泉青蛙为祭品,召唤邪帝。发动邪帝的效果,移除紫炎。”

    智树场上的盖牌立了起来,是奈落的落穴。

    “发动盖牌,奈落的落穴。怪兽召唤,特殊召唤,反转召唤的时候,破坏卡片并除外。”

    “效果继续。”

    邪帝刚到场上的时候,脚下便出现一个满是冤魂的大洞,邪帝在掉下的时候抓住了洞得边缘。这时洞内的冤魂伸出一只只绿色的手抓住邪帝,不断的将其向下托,邪帝抓住边缘的手不断的下滑。邪帝的手滑到洞内的时候,手化为了一阵烟雾冲向紫炎,紫炎挥舞着手中的武士刀来阻挡,但是烟雾还是抓住了紫炎的脖子。结果紫炎和邪帝一起被拖进了洞底。

    吴月将邪帝放在除外区后,再次选择一张手牌放在决斗盘上说道:“发动手牌中电子龙的特殊能力,特殊召唤(攻2100)。电子龙攻击阴鬼。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6200,2)

    智树抽出一张卡时,看了看便盖在场上,将斩次转为守备表示结束了回合。(7600,0)

    吴月抽出一张卡,看着智树的场上想道:“要攻击斩次吗?但是盖牌怪兽还是有点让人在意。我现在手牌没有怪兽,盖牌”

    吴月看了看盖牌。

    算了,既然是背面表示,应该不是六武众怪兽,攻击斩次吧。也可以避免下回合可能自己怪兽的全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