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四十八章 李云阳的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八章 李云阳的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还是一如往常的上学。

    上课,下课,聊天,发愣,多么重要的和平啊。

    至于李云阳,早上看到他的时候班里的人都把他的学生看了好几遍,最终确认他就是李云阳才罢休。原因就是李云阳不想平常那样把头发披下来,这次好好的打扮了一下,头发也束到了脑后。果然啊,班里女生都花痴了。

    问他为什么他说他父亲希望他能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不是当个自闭症患者。

    中午的午饭时间,吴月又被乔沛涵拉到了教学楼楼顶。

    “是你做的吗?那个闹鬼时间?”

    拉到屋顶后,乔沛涵也没废话,直接就问起了正题。

    “你怎么知道?”

    吴月倒是很惊讶,难道昨天她来了吗?

    “今天早上来的时候,看到废弃教学楼上弥漫的黑气消失了。昨天还弥漫的异常恐怖。只能是有人解决了那件事。然后呢?是不是你?”

    乔沛涵直接拉着吴月的领子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reads;。这是疑问吗?根本就是确定啊。

    “你都说的那么肯定了我也就不狡辩了。”

    吴月一脸苦笑的说道。李云阳的事还是先保密吧。

    “那你班的李云阳呢?为什么经过昨晚之后也发生了那么大改变,他和昨晚有什么关联吗?还是说昨天你在解决学校时间时李云阳也参与了,然后你看到他的真面目,劝诫他做个真实的自己。所以今天李云阳才会有那么大的改变。我说的没错吧。”

    “你脸靠的太近了,没错没错。你说的简直就像你看到一样啊。真是厉害。”

    吴月一边把乔沛涵一步步紧*的乔沛涵的俏脸推了回去,一边说道。这女的智商多少啊,只凭一些不正常的现象就将事件的原委推理出来,真是厉害啊。隐瞒估计也没用了,以后估计也会查出来得。

    “也就是说李云阳也是个很厉害的人啊。算了,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来吃饭吧。这次我做了两盒便当。”

    乔沛涵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两个便当盒,递给吴月一个。吴月打开后,看到里面豪华的菜色,已经不惊讶了。明明昨天还一脸惊讶的,今天就习惯了。

    不得不说,人的腐败真的是很快啊。

    “等等。”

    乔沛涵按住吴月正在夹菜的双手。

    “?”

    “啊~”

    看着面前张着诱人小嘴的乔沛涵,吴月是明白了。真是饭来张口的大小姐啊。

    算了,有了前车之鉴,今天喂的是有点习惯了,没有昨天的那么僵硬了。

    一顿辛苦的午饭下来,吴月是筋疲力尽了。这饭吃的太麻烦了。

    然后没有然后了,接下里就是一场平淡的学校生活了reads;。昨天那一下后也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了。直到星期六。

    嗯我记得是下了车之后,转过街角就到了。

    吴月此时正站在公交车站前伤着脑筋。

    李云阳邀请自己到他家来玩,虽然告诉了自己地址。但是到底在哪里啊?????

    (一直以来忘了说了,吴月有点路痴。)

    “请问你是吴月大人吗?”

    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年男人,站在吴月的身旁恭敬的问道。说是老年男人,好像也不对,眼睛那么有神,站的那么笔直。男人雄风依旧啊。

    “大人就不必了,我是吴月,你是?”

    “我是管家,无名无姓。少爷已经在等着你了。”

    “少爷?难道说”

    “请随我来。”

    吴月跟随着管家进到旁边一辆看上去很高级的车,看着周围一点都不懂的一堆仪器。在里面吴月是一点都不敢动。不小心碰坏了,估计一辈子也赔不起吧。

    没想到车子开了没一会就进了一座大庄园里,吴月透过窗户惊讶的看着周围的景色,钱砸得真多啊。这地方打个高尔夫球,踢个足球干啥绰绰有余。说白点就是好大!!!

    驶到一座看上去很精致的房子面前时,停了下来。

    李云阳正站在房子面前等待着。

    吴月下来后看着周围,脑袋好像有点当机。

    “hell?”

    李云阳将手放在吴月面前晃了晃。

    “这件事你应该早说啊,我现在脑袋有点反应不过来。”

    吴月揉了揉现在还有点晕晕沉沉的脑袋。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reads;。好了。进来吧。”

    跟随者李云阳进了屋里,吴月看了看,难不成古家族都那么有钱啊。

    “啊呀,你就是吴月吗?真是可爱的小家伙啊?”

    这时候走过来一个少妇,和李云阳有着几分相像,应该是李云阳的母亲吧。

    “你好,阿姨。我叫吴月。”

    “嗯嗯,不错。阿姨我叫唐宛如。你能和小阳做朋友真是不错,这孩子都被他爸教坏了,结果现在没几个朋友。”

    “妈,爸又没错。只是我理解错意思了。”

    “这孩子,为什么和他爸爸那么亲呢?”

    吴月有点插不上嘴了。在旁边当空气吧。

    “总之你们两个继续玩吧。阿姨出去了。”

    “阿姨再见。”

    “不送了。”

    “臭小子。”

    唐宛如拍了李云阳一下就出去了。

    “让你见笑了。”李云阳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

    “没有关系,感觉和我妈还蛮像的。李云阳,你家那么有钱,为什么要上那种小学校呢?”

    “不是说了吗?我爸希望我像个普通人一样。所以才会让我去的。以前学校里的人我有点承受不住。我还是比较喜欢现在这种普通的生活。”

    你这种说法可是让俺们这些小市民阶级的压力很大。

    “(李云阳,你这里能够感受到一种很强的力量,是怎么回事?)”格斯看着周围说道。

    李云阳说道:“哦,格斯先生真亏你能感受到啊。那应该是我爸爸吧。”

    格斯似乎很感兴趣:“(如果可以的话,介意我去拜访一下令尊吗?)”

    李云阳很爽快的点点头:“正好,我爸爸似乎也很想见见你reads;。走吧。”

    吴月和格斯跟随着李云阳来到一个房间,里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明明看上去只有三四十岁左右,但是却让人感到异常的威严。而且,吴月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感到一种奇怪的感觉。至于是什么就说不上来。

    男人站了起来,说道:“你好。你就是吴月吗?欢迎你来到这。”

    吴月赶紧回应:“叔叔你好。我叫吴月,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早知道就不来了,这里太让人神经衰弱了。

    “嗯。真是有礼貌的好孩子。”男人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吴月的后面。“这位兄弟就是这个孩子体内的另一个灵魂?”

    “叔叔你能看见吗?”吴月惊讶的问道,难道现在能看见幽灵就这么白菜吗?

    “嗯。看来这位就是另一个灵魂了。请问尊姓大名?”男人走上前一步问道。

    “格斯。”格斯大哥也没废话,直接就蹦俩字。

    “格斯大哥,这太没有礼貌了。真是对不起叔叔,格斯大哥一直以来就是这样,请你不要见怪。”吴月赶紧道歉,对方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肯定惹不起,格斯大哥这样的话“哈哈哈”男人突然笑了起来。“真是不错,格斯。虽然很冷漠,但是却不冷淡。虽然很狂傲,但是却不狂放。真是一个让人欣赏的人。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李泯。”

    “嗯。”格斯淡淡的点了下头。

    “格斯大哥啊”

    “哈哈真是不错的脾气。对了,昨天的事我还没有道谢。从犬儿这得知昨天晚上如果不是有你相助估计犬儿可能会遭遇不测。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了。我们也是互帮互助啊,如果没有李云阳估计我也不会好好的站在这里。”吴月诚惶诚恐的说道,对方一个比自己年龄大几倍的人物向自己道谢,伤不起啊reads;。

    “虽然谦虚是好事,但是属于你的就是你的。没有必要推脱。今天就请在这里吃一顿家常便饭。让我们好好招待一下。”

    “那真是麻烦叔叔了。”

    “不会不会,那下面就让李云阳带你四处逛逛。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一下,回来的时候会带一些好酒的。格斯可以喝酒吗?”

    格斯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样,真是可惜。那么再见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叔叔再见。”

    “再见了。”

    在李泯走后,李云阳有点歉意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他们两个一直以来都很忙,平时也和我说不了多少话。今天难得你来,却无法和你好好说说话,真是不好意思。”

    吴月慌忙摆手:“不用不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能理解,我家父母就经常不在家,更别说你家了。你家挺大的,带我参观一下吧。”

    “嗯好,跟我来吧。”

    果然就像才开始才想的一样,他家真的有足球场,建立的原因就是小时候他想玩,他爸爸就帮他建了,但是因为自己一个人玩的太空虚,所以就一直荒废了。有钱人家,真是“李云阳,难不成古武世家就那么有钱吗?”吴月好奇的看着李云阳。这么有钱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不,古代武术只能算是以前爷爷那一辈子有点用处而已,对于现在这个热武器的时代来说根本没有用。我家只是因为我爸爸利用爷爷以前所打下的基础,来进行公司建设,投资一类的,才会发展成这样而已。”李云阳的话是解除了吴月的疑惑。的确嘛,历史在悠久也不可能白白有钱的。

    “你独生子吗?”自从到他家之后就没有怎么看到别的人,只有偶尔几个家务型机器人在打扫着庭院而已。

    “嗯。”

    吴月看着李云阳此时有点寂寞的神情,若有所思。自己也能理解,小时候的自己就是经常一个人,那种想要哭诉但是却又不想哭,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口的复杂心情自己就经常感受,如果不是格斯来的话,自己这些年得生活会把自己养成一个什么样的人真的很难说。

    “李云阳,以后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不能经常来找你玩?我嘛,是个大闲人,在家又坐不住。所以如果我没事可以来找你玩吗?”

    “当然,非常欢迎。”李云阳的眼神因为吴月的话此时绽放出了神采,吴月看着也是非常的高兴。寂寞的感觉,虽然安静但是无法分享快乐,并不是好事。

    “李云阳,你的那些能力是怎么学的?可以教教我吗?”吴月想起前一阵子李云阳使得那些阵法和法术,帅气又历害啊。

    “那个”李云阳的脸色好像有点为难。“那个是家族祖传的,所以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你可以和我一起来教我武术的老师那儿,虽然无法教你法术,但是那些老师一定也能教你很多有用的东西的。”

    “好好。”吴月直接拉起李云阳就走。“那快点吧,你的体力也很厉害啊,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练得呢?”

    来到李云阳的老师面前时,吴月看着面前的三个人。虽然也都是中年人,不过都站的笔直,身材健硕,双目炯炯有神。而且三个人从体态上可以看出习武的特点。

    一个身体匀称,手脚都比较长,手掌中心有着老茧,应该是经常用棍棒一类的。

    另外两个手臂都比较粗壮,不过一个手掌也是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应该是经常握着刀或剑一类单手用的兵器。另一个的手虽然没有很厚的茧,但是可以看到手掌异常的结实,应该是赤手空拳的,拳法吧。

    看到这三人后,格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当时旁边的李云阳立马两眼直冒星星。听过李云阳的介绍后,吴月也加入了星星阵营中。

    分毫不差啊。

    三个人的确是分别教李云阳拳法,枪法(长枪,不是手枪一类的枪械),刀法。进攻的拳法,远攻的枪(都说了不是枪械,是古代人用的那种长枪),还有远近适中的刀。真是齐全。不过为什么都是冷兵器,现代社会好像不需要的啊。算了,他爸也不可能让他儿子真去学习那些枪械的学习方法,又不是**世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