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章 姐妹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章 姐妹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卡片商店吴月:“看来随着比赛的结束,这个店里的人开始变少了呢。 ”

    白雨泽:“是啊。算了,这事不要管他了。总之还是先增强下卡组吧。你刚才输的很惨啊。有什么教训吧。”

    吴月:“。。。。。。”(开始丧失自信中)

    “哈哈,抱歉抱歉。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不是赢了吗?充分运用自己的手牌就行了。”看到吴月脸色开始变黑。白宇豪也只好安慰安慰。双方都要加油才行。

    “算了,这事不要管他了。我会长记性的。去买卡吧。”说完吴月向着卡柜走去。

    白雨泽:“恢复得好快。”(惊愕)

    大约在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吴月终于把自己的卡组整理好了。新的战术也有了。这次不会在输得那么惨了。看向白宇豪时。他只是在盯着自己的卡组在深思。刚才好像也只是换了几张卡而已。

    吴月:“小泽,你在干什么啊,想新的战术吗?”

    白雨泽:“。。。。。。”

    吴月这下无语了。竟然无视我。算了还是别打扰他了。我也再想想新的战术吧。

    这时店里的广播也响了:请下面需要决斗的选手去公告牌查看自己的对手。

    “决斗开始了。好。加油了。小泽,走了,别发愣了。”吴月听到广播后就拽起仍然在发愣的白雨泽往公告栏走去。

    “嗯~~~对手是女生吗?雨润。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女生。小豪,你的对手是谁啊?”看过公告栏后吴月问道。

    白雨泽看着公告栏说道:“我的对手竟然也是女生reads;。雨慧。不错的名字。但接下来要怎么找到她们啊。”

    “简单。就照我今天上午那样做就好了。”“驳回”“为什么啊?”“因为太丢人了。”“你。。。。。。”

    “你们就是吴月与白雨泽吗?”这时候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声音。

    吴月回头一看,哇呕,美女啊。来的人是两个长的很漂亮的女生。一高一矮。高的身材非常好。明明看上去只是个初中生。身材竟然已经呈现出s曲线了。披肩的长发柔顺的散在肩膀上。瓜子性的脸上五官恰到好处的分布着。白稚的皮肤配上身上那白色的洋装。整个人散发着一阵温柔的气质。

    而说话的是矮的女生,这个女生也是个非常可爱的女生,皮肤虽然不是很白但是却是有着健康的颜色。头后系了一个马尾便。大大的眼镜,挺翘的鼻子。粉红的小嘴。圆圆的脸蛋。上身穿着一个白色的短袖。下身是一条七分裤。脚上穿着一只白色的凉鞋。粉红白嫩的脚趾调皮的裸露在外。整个人给人一种健康活力的感觉。

    “是你们吗?”那个矮个女生看吴月他们不回答又再次问道。

    “是的,你们是。。。。。。”说话的是白雨泽。

    “我是雨慧,而她是雨润。既然已经确认是你们了那就来决斗吧。”矮个女生介绍过自己之后就把决斗盘拿了出来。

    “好,来决斗吧。我的对手是你吗?我是吴月。”吴月对着高个女生说道。

    “是的,你好,我叫雨润。请多多指教了。”果然连声音也是很温柔啊。

    “那么来决斗吧。啰嗦的自我介绍就不必了。”白雨泽突然说道。看样子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小泽你干嘛对别人那么冷淡嘛,真是。你们别介意啊。他今天可能心情不好。走吧。我们出去决斗吧。”说完吴月就拖着白雨泽径直往外走去。而两个女生也紧随其后。

    双方找到块空地便开始决斗了。

    “决斗”

    (首先是吴月与雨润)

    双方的场上出现了两个快速旋转的骰子reads;。停下时吴月的是1,雨润的是6“那么我就不客气的先攻了。我的回合,抽牌。”雨润看了看自己的手牌。说道“我发动魔法卡封印的黄金柜,将牌组一张卡除外,第二次自己准备阶段将其加入手牌。我除外一张卡。然后我在覆盖一只怪兽。结束。”(8000,4)

    “什么!!!”吴月从决斗眼镜看到雨润除外的卡时大吃一惊。竟然是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这可是非常稀有的卡。想得到就两条路。一是抽卡包。但除了黄金卡包外几率都太低了。另外则是直接买,但是太贵了。虽然比黄金卡包便宜一些,但也比白银卡包贵上不少。一般人别想。所以能拥有这张卡的人牌组一定很麻烦。要小心了。“我的回合,抽牌。”吴月仔细看着自己的手牌,“(要充分运用自己的手牌才行,否则只会导致失败。)我将手牌中的网络龙特殊召唤,这张卡在对手场上有怪兽自己场上没有怪兽时可以特殊召唤。接着我在召唤次元合成师(攻1300)。发动次元合成师的特殊能力,将牌组最上方一张卡除外,攻击力知道回合结束前上升500点。”吴月翻开了自己牌组最上方的卡,是混沌巫师。“因为次元合成师的特殊能力,这张卡除外。然后合成师的攻击力上升到1800然后网络龙去攻击盖牌怪兽。”

    网络龙从嘴里喷出一道光束冲向了雨润场上的盖牌。在光束覆盖了盖牌时这张卡显示出了真面目。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一身古铜色肌肤的人。在他出现在场上时完全不顾网络龙的攻击。将手放到了地上,然后地上出现了一个紫色的魔法阵。接着魔法阵发出一阵蓝紫色的眩光。从光中慢慢浮现出了一个一摸一样单膝跪地的怪兽。

    “我发动守墓的召唤师(攻1200,守2000)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反转成功时可以从牌组特招出一只名字带有守墓的怪兽。我将守墓的召唤师守备表示特殊召唤。”雨润在网络龙攻击后从牌组里拿了一张卡放在了决斗盘上。

    “这样就不能再攻击了。我埋伏一张卡,接着回合结束。”看到无计可施吴月也只好结束自己的回合。(8000,3)

    “我的回合,抽牌。发动速攻魔法卡旋风。破坏你的盖牌。”这时一个小型的龙卷风从雨润场上的那张卡冲了出来刮向了吴月场上的盖牌。

    “嘿嘿。连锁发动盖牌,陷阱卡和睦的使者。借由这张卡的效果,这回合我的怪兽不会被战斗破坏,我也不会受到战斗伤害。”在旋风即将刮到盖牌时吴月发动了盖牌。

    “那么我将守墓的召唤师作为祭品,召唤雷帝扎博尔格reads;。发动雷帝的特殊能力,这张卡祭品召唤成功时破坏场上一只怪兽。我破坏网络龙。”雨润场上出现了一个有着庞大身躯的狼头人身的怪物。然后这只怪兽手中散发着一阵闪电。接着闪电化为了一只长矛。雷帝将手中的长矛扔向了网络龙。不愧是闪电,速度奇快。只是一瞬间长矛就已经贯穿了网络龙。在网络龙破坏后,雨润又拿出了一张手牌,“我发动魔法卡未来融合。选择一只融合怪兽,然后从牌组中将融合素材送进墓地。我选择元素英雄绝对零度侠。从牌组中将元素英雄菱镜侠和黄泉青蛙送进墓地。接着回合结束。”(8000,2)

    “(什么?竟然是绝对零度侠,因为这黄泉青蛙也送进墓地了。而且墓地也已经有召唤混沌战士的素材了。这样下去不妙啊。虽然不知该怎么办,总之先抽牌吧。之后的事之后再想。)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看着自己刚抽到的卡,格斯。。。。。。没想到这时候你回来。啊嘞?总感觉心情好像平静下来了。周围好像也安静了。感觉自己好像会赢。虽然不知是不是错觉不过这是个好兆头。看了看自己剩下的三张手牌。“我覆盖一只怪兽,再将次元合成师变成守备表示。在埋伏两张卡,结束。”(8000,1)

    “我的回合,抽牌,在这瞬间因为封印黄金柜的特殊能力。将除外的卡加入手牌。在发动魔法卡,大风。破坏场上所有的魔法陷阱卡。”场上突然刮起了一阵巨大的暴风。但是这时吴月的生命值开始急剧下降。然后场上突然出现了三个人。一个是长着长长地花白胡子的老者。另外两个是穿着一身白袍的侍女。在吴月的生命值下降到4000时老者慢慢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然后以老者为中心慢慢的出现了一个防护罩。因为这个防护罩双方场上的魔法陷阱卡都安然无恙。

    “(花费那么大代价所保护的卡,那张盖牌是陷阱吗?)我用雷帝攻击你的盖牌怪兽。”随着雨润的命令,雷帝又在手中利用雷电化为了一只长矛投向了场上覆盖的那只怪兽。当长矛插到盖牌怪兽时怪兽显示出了真面目,是一只软软的白白的小小的怪兽。整只怪兽出了额头部位有一条裂缝外,整个身体就只有一双眼睛。是一个非常可爱的怪兽。然后在它出现在场上时它的身体发出一阵光芒。接着雨润的身命值便下降了1000点。

    “我发动的特殊能力,这张卡被攻击而翻转时,攻击此卡怪兽的控制者将受到1000分的伤害。”吴月在雷帝攻击过后也不紧不慢的发动了怪兽的特殊能力。

    “(没使用盖牌,没有必要吗?还是不能使。不管怎么说,还是谨慎一点好。还是等一下吧)我埋伏一张卡,结束reads;。”雨润结束了自己的回合。(7000,2)

    “(没召唤混沌战士吗?还真是谨慎啊。不过正合我意。)我的回合,抽牌。发动魔法卡生命之壶(自创的),当我方生命在一半以下时,支付1000分的生命抽两张卡。”吴月看了看自己新抽的卡。“在埋伏一只怪兽。结束。”(3000,2)

    “(不攻过来,在做什么打算。算了。我的盖牌能派上用场了。)我的回合,抽牌。在这瞬间,发动未来融合的特殊能力,将绝对零度侠(攻2500)特殊召唤。我再除外墓地元素英雄菱镜侠和守墓的召唤师特招出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攻3000)。”雨润一改前面的谨慎,直接召唤出了混沌战士。

    此时,大地寂静,天地失色。周围的一切仿佛在害怕什么似的,没有任何生物敢喘一声大气。因为此时场上充满了一股威压。一种深入骨髓的威慑感充斥着全身。然后,“喀拉,喀拉,喀拉。。。”一阵好似金属摩擦的声音和脚步声从虚无中传来。明明场上根本没有人,脚步声却充斥在没一个角落。

    此时,“刺”突然一把刀的刀尖出现在场地中央的空间。就好像是一把刀从某个空间刺向这里。然后刀尖越变越长,突然猛地往下一划,这把刀把空间辟出了一道口。接着那把刀又收回了空间里。接着从空间里出来的是一双手。将那道裂缝扯得越来越大,直到那个裂缝能容一人通过时才停止继续撕裂空间。然后从拿到裂缝里出现了一个人。是一个内部穿着蓝色紧身衣,外部穿着将身体八成都包裹的金色铠甲。爆炸般的肌肉,冰冷的眼神,散发着让人窒息的的压迫感,无疑不再说明着这个战士的危险。手中那把散发着恐怖寒光的大刀,可以看出就是这把刀把刚才的空间撕破的。

    看到混沌战士吴月在心里奇怪道。“(啊~出来了,真是奇怪啊,为什么看到这个恐怖的家伙我却不感到害怕啊,好像还很熟悉啊。最近总是发生奇怪的事。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的样子。算了,还是不要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专心决斗吧。既然不害怕就应该不会乱了手脚吧。)”

    “不发动吗?那么我发动混沌战士的特殊能力,一回合一次,将场上一只怪兽除外。我除外。”雨润指着吴月场上的说道。

    混沌战士拿起了手中的刀,只是随便一挥,就有一道半月性的斩击冲向了。本来不会战斗破坏的竟因为对方只是随便一挥就消逝于场上。真是厉害的人啊。

    “真可惜,它可是我牌组里的最强肉盾啊reads;。”吴月似乎很惋惜的说道。

    “(这家伙在想什么?为什么一点紧张感都没有?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的发动总攻。)我用绝对零度侠攻击你的守备怪兽。然后用雷帝攻击次元合成师。”雨润指着吴月的场上说道。

    绝对零度侠从手中发出了一阵冻气冲向了吴月的盖牌怪兽。而雷帝也再次利用闪电长矛投向了次元合成师。次元合成师发出一阵惨叫就伴随着身上的闪电化为了碎片。吴月场上的盖牌再被冻成冰片时展现了真面目。是一个长着三只眼的毛茸茸的小怪兽。然后也化为了碎片。

    在怪兽被破坏时,吴月从除外区和牌组各拿了一张卡加入手牌。“我发动三眼怪(攻1000)的特殊能力,这张卡从场上送进墓地时,将牌组一张攻击力1500以下的一只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荒漠的死者(攻0)。再发动次元合成师的特殊能力,这张卡被对方破坏时,选择自己除外的一只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混沌巫师。”

    “我覆盖一只怪兽,然后启动盖牌,永久陷阱王宫的通告。这张卡在场上时除这张卡意外的陷阱卡效果无效。虽然不知那你盖的是什么但如果是麻烦的陷阱卡就别想用了”雨润在攻击过后便发动了自己的盖牌。

    吴月紧随着发动了盖牌“那我连锁发动,永久陷阱生死的呼声。选择墓地一只怪兽从墓地攻击表示特殊召唤。这张卡不在场上时那只怪兽破坏。那只怪兽破坏时这张卡破坏。我选择三眼怪。根据逆袭定律,这张卡可以使用,不过因为王宫的通告,三眼怪出来后它与生死的呼声就没联系了。”

    “(没想到他盖得竟然是这张,被摆了一道啊。)我埋伏一张卡结束。”(8000,0)

    看着吴月仍然游刃有余,雨润有点犯嘀咕了:“这家伙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一点表情都没有。从决斗开始第二回合就这样。虽然他有四张手牌,但其中两张是知道的。生命也只有3000我盖的也是收缩,这样即使他召唤出强力怪兽只要敢攻击就是自掘坟墓。我的生命还有7000,也有封印陷阱的王宫。下回合只要发动总攻就是我赢了。不过到现在我竟然没给他一点伤害。他还真厉害啊。”

    吴月没有理会雨润此时复杂的心理,自顾自的抽了牌:“我的回合,抽牌。发动魔法卡,魔法花盆。将自己场上的一只表侧表示的永久陷阱送进墓地,抽两张卡。我选择生死的呼声送进墓地,然后抽两张卡。在发动魔法卡黑洞。破坏场上的所有怪兽。”

    “什么!!!这下不好了。”雨润感到不妙了。

    这时场地中心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洞,接着渐渐扩大,在它覆盖至全场时,场上的怪兽都被吸进了洞里。

    “接着我在发动三眼怪的特殊能力,选择牌组里一只攻击力1500以下的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潜行狙击手(攻1500)。接着召唤潜行狙击手。发动他的特殊能力,舍弃一张手牌。选择场上一张卡。然后投骰子,1和6以外的场合选择的卡破坏。我舍弃手牌,再选择你的盖牌。效果发动。”

    这时吴月场上出现了一只手里拿着刻着1到6数字转盘的枪的恶魔。接着那只恶魔将枪瞄准了雨润场上的盖牌。然后那只枪上的的转盘开始旋转。停下时,落在枪口部位的数字是3然后那个数字化为了子弹进入了枪内。“彭”潜行狙击手开了枪。

    “启动盖牌,收缩。选择场上一只怪兽原始攻击力变为一半。我选择潜行狙击手。”雨润看到自己的盖牌即将失去用处。也只好发挥它的剩余价值了。

    “无所谓,我再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选择荒漠的死者特殊召唤。再发动荒漠的死者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反转召唤成功时此卡的攻击力变为对手生命的一半。你的生命是7000,所以此卡的攻击力是3500然后我将墓地里的三眼怪和次元合成师除外,特招出混沌巫师(攻2300)。在发动装备魔法黑色项链给混沌巫师。装备此卡的怪兽攻击力上升500这样合计攻击力就有7050点,刚好超过你的生命。那么攻击吧。我的怪兽们。”吴月在做好一起准备后指着雨润说道。

    根本没有任何防御的方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本来还很宽裕的生命瞬间降为零,被一回杀的感觉估计绝对不好。但也没什么怨言啊。自己已经发挥的不错了。

    “你真的很厉害啊,看来果然不能以貌取人。看你长得那么可爱没想到竟然会那么强。”雨润感慨的说道,完全不顾及被自己刚才的话给伤到的某人。

    “我又不是想长成这样,还不是遗传我老妈吗。可爱可爱的,我一个大男生老被说可爱,真是的,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某人正一脸黑线的蹲在墙角边画圈圈便嘀咕着。

    “呵呵,真是个有意思的男生啊。”雨润掩着嘴笑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