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一章 初获卡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章 初获卡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游戏王在以前开始就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卡牌桌游,因为其集合了战略,思考,观察,信赖于一身,对于人的智力有很大的好处。 %%%%e%%f%%%%e%%f%d所以大约在22世纪左右,一个玩具厂商为了能够有更多的顾客,于是选择了这个游戏,像动漫里一样,与一个大公司合作,共同开发幻影系统。(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个大公司的老板有个孩子,也爱玩游戏王,听说有这样的事,就缠着老爸要他合作,连哭带闹的,她爸最终没辙,同意了)

    在大约2年之后,在两家的努力之下,决斗盘开发出了。然而就像预定好的一样,世界也随之开始发生了变化,但是,却没人发觉。

    早上8点,清晨。在一个凌乱的房间中,一个生物在房间内的床上乱滚,一边滚还一边喊:“老爸呢,怎么还不回来,老爸,你快点回来。”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阵巨响,这个房间的门被轰然踹开,走进来一个满面怒容的美丽女性,喊着:“吴月,吵死了,赶紧给我起床,别赖在床上了。”说着走到床前一把把覆盖在穿上不明生物身上的被子给拽掉。

    这时候,床上的那个生物才露出真面目,是一个长得有点可爱的男生,眼睛大大圆圆的,瓜子型的脸,皮肤也很白稚,虽然一脸的抱怨表情,不过看着更可爱了reads;。说着;“妈,老爸什么时候回来啊,说好今天回来会给我带个卡组的,到现在还没回来,真是太不守信用了。”

    听到这,老妈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井”字。“你还给我抱怨,快起来,如果五分钟后我在楼下看不到你,卡组别想要了。”老妈怒吼着。

    听到这,叫吴月的男生立刻以神风似的速度从床上爬起来,穿衣,刷牙,洗脸,一系列繁琐的事在三分钟内全部搞定。然后立刻奔向厨房,大喊:“报道。”

    “彭”的一声,刚说完头上挨了一下暴粟。

    “别耍宝了,赶紧去吃饭。你爸刚才打电话回来,说正在往家赶。马上就回来了。”听到这,吴月立马就跳了起来,“好耶,老爸要回来了。赶紧把卡组带回来吧。”听到这老妈直汗颜:你到底是想要老爸?还是想要卡组啊?

    在吴月往嘴里扒饭时,门口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我最亲爱的老婆和儿子,我回来了。”

    这时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中年男性,虽然一身的笔挺西装,一脸的激动降低了西装给人的那种绅士感。但身上有一种独特的男性魅力却使他看着很给人亲切感。

    吴月一看到中年男性,立马扑了过去。:“太慢了老爸,我的卡组呢,决斗盘呢。在哪在哪在哪啊?”

    听到这老爸的脸原本阳光灿烂的脸立马垮了。:“儿子啊,是老爸重要还是卡组重要啊?”看到这,吴月立马改口:“当然是老爸啦,怎么有比您还重要的呢,除了老妈外,是吧老爸。”听到这,老爸的脸上再次阳光了起来。“没错,哈哈,这才是我的宝贝儿子。给,你的卡组和决斗盘”爸爸还没说完,吴月就一把抢过跑楼上去了。看到这,爸爸失去了做父亲的信心。妈妈在旁边也无语中。

    楼上吴月坐在床上看着自己手中的决斗盘,天空一样的天蓝色,柔和的光芒覆盖着整个决斗盘。决斗盘的棱角分为三层。戴在手上就像一个护甲。给人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吴月又拿起卡组,看了看卡,哇,好多好卡啊。好,去试试卡组。吴月又立刻跑下楼,跑了出去。“我出去玩了。”在下楼时他看见老爸正在一脸阴影的缩在一个角落,老妈在旁边不断劝说着。

    (现在介绍一下,吴月,初中二年级,很喜欢决斗,前一阵子因为不慎掉了河里,结果决斗盘和卡组都不能用了,至于为什么掉河里,吴月本人也记不清了reads;。老妈,林云丽,服装设计师。为人比较随和。对儿子也是严柔并使。老爸,吴耀,公务员,经常出差,是个性格开朗的好父亲。)

    在大街上随处可见有人在决斗,吴月为了找寻对手也在不断搜索中。“要来决斗吗?”这时候传来一个声音。吴月回头一看,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男生在看着他。“要决斗吗?”男生又问了一次。“啊。是,没错。”这时候吴月才反应过来。仔细打量这个男生,白净的脸庞,瘦削的身材,一身白衣恰到好处的穿在身上。衣服与身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真是个帅气的家伙啊。

    吴月对着对方打着招呼。“我叫吴月,你的名字是?”

    对方也礼貌的回了一句:“我叫白雨泽,请多指教了。那么来决斗吧。”

    “决斗”

    双方同时喊了一句。这时决斗盘上积分器显示出生命值,8000。两人带好决斗眼镜。(决斗眼镜,就像游戏王zexal里的一样,主要就是确认自己的盖牌,确认自己的墓地,看对手的墓地一类的。要不然可没人能记住。毕竟不是动画啊。)同时两人面前出现了各一只骰子,不断旋转着。停下来时,吴月是3,白雨泽是2“太好了,是我先攻。”吴月兴奋的说。决斗盘这时也完成了卡组检索。(什么是卡组检索啊,就是决斗盘记录卡组的信息。这也是避免卑鄙的决斗者在决斗中偷换卡片)。

    双方抽好卡后。“我的回合,抽牌。发动魔法卡,愚蠢的埋葬。这张卡的效果是将自己卡组一张怪兽卡送进墓地。我将黄泉青蛙送进墓地。然后覆盖一只怪兽,埋伏一张卡,结束。”吴月一口气做完准备。(8000,4)

    看到这,白雨泽想:黄泉青蛙,蛙帝吗?第一回合只是盖卡,为了加强防御吗?还是陷阱?总之还是先试探一下。”白宇豪看了下自己的手牌,说:“我发动魔法卡,太阳交换,借由这张卡的效果,将手牌中的光道怪兽送进墓地,抽两张卡,再将牌组上方两张卡送进墓地。我将光道龙格拉尼古斯送进墓地,抽两张卡,再将牌组两张卡送进墓地。我再发动光之援军,将牌组三张卡送进墓地,选一张光道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光道魔法师莉拉,我再发动太阳交换,将手中的光道兽沃尔夫送进墓地,抽两张,丢两张。我在召唤光道魔法师莉拉。”

    “我发动陷阱卡,奈落的落穴,攻击力1500以上的怪兽召唤,特殊召唤,反转召唤时,破坏怪兽并从游戏中除外。光道魔法师莉拉除外。”

    白雨泽:“(果然是陷阱吗。)我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将一只怪兽从墓地特招回来。我将我墓地的真红眼暗铁龙(攻2800)特殊召唤。再发动暗铁龙的特殊能力,一回合一次,将墓地或手牌一只龙族特殊召唤。我将墓地里的光道龙(攻2000)特殊召唤。光道龙的特殊能力发动,墓地每有一只光道,攻击力上升300点,我墓地因为刚才的魔法卡有光道兽,光道圣战士,光道猎犬3只光道怪兽,攻击力上升900,为2900光道龙攻击你的盖牌表示怪兽。”

    光道龙吐出一道龙息扑向覆盖怪兽。伴随着一阵爆炸。吴月的生命下降了2400,变为5600白雨泽的生命下降1000,变为7000“原来如此,吗。那我盖一张卡,在我结束阶段,光道龙效果发动,将牌组3张卡送进墓地。回合结束。”(7000,3)

    吴月擦了擦汗。:幸好盖的是。如果是其他卡就要受大伤害了。真是危险。这家伙还真强,要加油啊。”“我的回合,抽牌。在这瞬间,发动墓地得黄泉青蛙的效果,自己准备阶段自己场上没有魔法陷阱时,可以特殊召唤。我将青蛙守备表示召唤回来。再以青蛙为祭品,召唤邪帝盖乌丝。邪帝的特殊能力发动,祭品召唤成功时,除外场上一张卡,是暗属性怪兽的场合,给对方1000的伤害。我将暗铁龙除外。给你1000分的伤害。”

    “发动盖牌,陷阱卡,奈落的落穴,将邪帝除外。”“但效果继续。”话音刚落,暗铁龙身上出现一道黑烟,然后空间一阵震动,暗铁龙消失不见了。接着白雨泽生命下降1000(6000,3)吴月又说道:“我再发动地碎,破坏光道龙。再发动魔法卡,光的护封剑,3回合你不能攻击。在埋伏一张卡,结束。”(5600,1)

    白雨泽说:“我的回合,抽牌发动魔法卡,死者转生,舍弃一张手牌,将墓地一张怪兽卡加入手牌。我将裁决之龙加入手牌。然后发动魔法卡,旋风,破坏你的盖牌。”吴月这是赶紧说:“连锁发动,和睦使者。这回合结束之前,我的怪兽不会战斗破坏,我也不受战斗伤害。”

    白雨泽:“浪费一张卡吗,我将手牌中的裁决之龙特招出来。这张卡在墓地有4只以上不同名的光道怪兽时可以特招出来,我在支付1000分的生命,将除此卡之外的所有卡破坏,在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阶段时,裁决之龙的效果将牌组4张卡送进墓地reads;。结束。”(6000,0)

    “这时候,要怎么办。”吴月急的焦头烂额,1张手牌,别的没有,对方还有张强卡,可以说陷入困境了。“总之要相信自己的卡组。”“我的回合,抽牌”吴月闭着眼慢慢抽出了卡,当他慢慢睁开眼,看到卡后,顿时眼中充满了兴奋。“在这瞬间发动黄泉青蛙的特殊能力,将其召唤会来。攻击表示。”

    “什么,攻击表示。”白雨泽也慌了。因为大致猜到下面要发生的事了。

    “我再发动魔法卡,强制转移,双方选择自己场上一张怪**换控制权。”双方只有一只怪兽,换什么也很明显了。双方场地一阵晃动,然后,青蛙和裁决之龙都到彼此的场上。“我再发动裁决之龙的效果,支付1000分生命,破坏卡片。”裁决之龙吐出一阵白色的火焰,将白雨泽场上的两张盖牌破坏了。“哦,是神之警告和旋风啊。还真是危险啊。我再发动魔法卡,武器洞,将牌组最上方一张卡送进墓地,选择一张装备卡加入手牌。这回合我不能通常召唤。我选择巨大化(自己生命比对方低时,装备怪兽攻击力加倍。比对方高时,装备怪兽攻击力减半。)。再装备给裁决之龙,攻击力增加一倍。变为6000然后对玩家直接攻击。”

    面对着裁决之龙的火焰,白雨泽毫无办法,没手牌也没盖牌。毫无悬念的挨了一击。生命值瞬间降到零。“啊,真可惜,我本来以为肯定能赢的,真可惜。”白雨泽遗憾的说道。

    “哈哈,没想到我这么人品啊。不过你真的很强啊,差点就输了呢。”吴月摸着后脑勺讪讪的说道。

    “好了,别说了,就跟讽刺似的。运气在决斗中也很重要的。你还不错。交个朋友吧。”说着白雨泽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好的,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吴月也伸出自己的右手去握了一下。“而且,白雨泽。。。。。。”吴月好没说完,白宇豪打断道,叫“小泽就好。”

    “好的,小泽,我是想谢谢你,托你的福,我想到一个更好使用我这牌组的方法了。”

    “哦,什么方法?”白雨泽疑惑的看着吴月。

    “走吧,我们去卡片商店。嘿嘿。一会再告诉你。”吴月只是神秘的说道。白雨泽头上出现了几个问号在晃悠。但也跟着吴月一起去附近的卡片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