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异能小神农 > 第1333章 手都切断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33章 手都切断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糟糕,大师兄输了。”

    三个逗比,高斯和白鹤都暗暗地大喊,脸色大变。

    “哈哈哈……我赢了。”

    “宗主赢了,太好了。”

    器夺天工和所有的炼器宗师都兴奋地大喊起来,他们的脸上也是露出了狂喜。

    因为赢了,意味着,他们就可以得到一个神奇的阵法,这阵法可以让法宝变得更加锐利。

    而一旦赢了第一次,自然可以赢第二次,那下一次,就可以把小胖子赢回来了。

    张斌没有说话,他就笑眯眯地看着器夺天工,仿佛他就在看一个傻逼一样。

    终于,器夺天工停止了狂笑,他喝道:“张斌,你输了,马上把那个神奇的阵法交出来。”

    “谁说我输了?”

    张斌淡淡地说。

    “你没有破开,当然输了。”器夺天工怒吼道,“莫非,你还敢耍赖?”

    其实,他巴不得张斌耍赖,那他就有借口围攻张斌了。

    那很快就可以把张斌杀死,把小胖子夺回来。

    “我怎么可能耍赖。只不过刚才你说过,如果我破不开,才算我输。我还没有放弃呢。等我彻底地没有办法,不能破开,才算你赢。”张斌邪笑着说。

    “嘿嘿嘿……对,大师兄还没有输,他的手段多着呢。一定可以破开那一个星核的。”三个逗比高斯和白鹤也是同时怪笑起来。

    “哼……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破?”

    器夺天工气得嗷嗷直叫。

    “你还是把星核放在地上,不要拿在手中,否则,我把你的手切断了。那可不要怪我。”张斌的手中攸地出现一把断剑,真诚地说。

    “白痴,就你这把破剑加断剑也想砍断星核铁。你做梦呢?你尽管砍来,砍断我的手,我不怪你。”器夺天工一脸的鄙夷之色。

    众多炼器宗师也是全部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张斌。

    如果先前张斌不是用一把木刀斩断了器夺天工的无敌刀,他们都要说张斌是神经病了。

    “那你就看好了。”

    张斌高高地举起断剑,然后狠狠一刀就斩在星核铁上。

    真正的快如闪电。

    他也是用上了全力。

    因为他也担心断剑的锐利度不够。

    只能用恐怖的力量来辅助了。

    “咔嚓……”

    星核应声变成了两半。

    “啊……”

    器夺天工的半个手掌也是瞬间断裂,掉在地上。

    血爆射而出。

    他发出了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

    全场震撼,所有宗师都彻底地傻眼。

    连三个逗比高斯还有白鹤也呆若木鸡。

    这断剑竟然如此锐利,不但斩断了星核铁,而且还把器夺天工的手掌也斩断了?

    “啊……”

    器夺天工跳着脚,惨叫连连。

    而他的脸上却是写满了震撼,写满了不敢置信。

    甚至,他都再一次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

    否则,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无数年来也没有办法破开的星核铁竟然被一把连法宝也不是的断剑斩断了?

    这怎么可能啊?

    简直就是颠覆了炼器的规则啊。

    难道,自己这么多年炼器,都是做无用功?

    自己这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器宗主,你输了。还是快疗伤吧。”

    张斌一脸关切地说。

    “你混账,故意斩断我的手。”

    器夺天工气急败坏地喝道。

    一副要用这个做借口来耍赖的样子。

    “刚才我可是提醒过你,而且,你也说过,手被斩断,不怪我的。莫非,你这就要否认了?”张斌一脸的无辜,理直气壮地说。

    “这老头似乎想赖皮,但是,怎么可能啊。”

    “这老头的赌品太不好了。”

    “太丢人,老头输了就耍赖。”

    “……”

    三个逗比高斯和白鹤都在鄙夷地嘀咕。

    “我们的宗主何止是耍赖啊,他可是外号赖皮赌圣呢。”

    众多炼器宗师也是在心中嘀咕着。

    不过,他们的脸色也都很不好,因为器夺天工一口气输了两局,这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器夺天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捡起他的半个手掌。

    开始疗伤,很快就恢复了。

    然后他铁青着脸,说:“我们开始第三局。”

    “等等,我问你,第二局是不是你输了?”

    张斌问。

    “这个,算我输了。”

    器夺天工竟然没有再耍赖。

    “那行,先把合同签了。”

    张斌取出了纸笔,很快就拟定了两份合同。

    让器夺天工签字画押。

    “真是天真,让我给你炼器,你做梦呢。”

    器夺天工在心中冷笑,不过,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而是真的签字画押了。

    “这老头怎么会变得这么好说话了?情况不对啊。”

    三个逗比高斯和白鹤都暗暗地担心。

    而且,他们也感觉到,器夺天工即使愿赌服输,但很可能就偷工减料,炼制的器胚达不到质量要求,误了张斌的大事。

    所以,他们也都很不看好张斌能达到目的。

    “器宗主,这一局,你要和我怎么赌呢?”

    张斌收起合同,笑吟吟地问。

    “这一局,我们就一对一地搏杀。赌注当然就是你的神奇阵法。至于我的赌注,还是你来说吧?”器夺天工用一种很淡漠的语气说。

    “我靠,你修炼到飞升境巅峰,我仅仅修炼到金丹境中期,你和我一对一搏杀?”张斌高高地跳了起来,“器宗主,你也太无耻了吧?”

    “嘿嘿嘿……我们宗主的无耻是没有下限的,小子你很快就会体会到了。”

    众多炼器宗师都在心中怪笑着。

    “无耻,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我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

    三个逗比连连摇头,气急败坏。

    “张斌,你就不要掩饰你的修为了,其实你很强大。刚才你轻松就打败了两个合体境大圆满的高手,你很可能修炼到飞升境大圆满了。而我仅仅修炼到飞升境后期。这你明显占据了大便宜。”器夺天工开始胡说八道了。

    “如果我修炼到飞升境大圆满了,已经飞升到仙界去了,和你赌毛线啊。”

    张斌气乐了。

    “即使没有修炼到飞升境大圆满,也定然修炼到飞升境巅峰境了。”

    器夺天工说,“快点,我可没有时间和你蘑菇。”

    “我不赌了还不行吗?”

    张斌把双手一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