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异能小神农 > 第325章 这是什么新颖的惩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25章 这是什么新颖的惩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被鸟粪包裹的费逸明顿时就有想死的冲动了,你们是来羞辱我的吗?明明我是费逸明,不是张斌,你们眼瞎看不到吗?

    他也不吭声,没脸见人啊。

    昔日他可是堂堂的金丹初期大高手,纵横天下很多年,在全世界都是有名的强者。

    但是今天,他莫名其妙被张斌制住了,飞剑和空间戒指也被张斌夺取了,而且他还被吊在树上,更让他愤怒的是,连鸟儿也欺负人,在他身上拉屎,现在连特动队成员都来羞辱他。

    要知道,昔日他在特动队成员面前,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的下巴都要和地面保持着六十度角的。

    “费逸明,你这个混蛋,竟然这么卑鄙,你收缴了张斌的飞剑空间戒指和灵药也就罢了,怎么还要把张斌都吊在树上。”

    覃永浩继续义愤填膺地说。

    “费逸明,骄横惯了,做事情太绝,总有一天他要遭报应的……”

    “费逸明就是一个大混蛋,竟然敢这么对待张斌,我都看不过眼……”

    另外两个特动队成员也破口大骂,把费逸明骂得狗血淋头。

    费逸明差点气死了,明明是张斌夺取了他的飞剑和空间戒指,空间戒指之中还有他这次在豪杰拍卖会上拍卖到的几株灵药,那可是近百亿米金啊,都属于张斌了。现在你们这些如同蝼蚁一样弱小的家伙,竟然敢指着和尚骂秃驴?你们怎么敢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很想大喊一声,表明自己的身份。

    但是,现在他被鸟粪包裹,就连嘴巴也被鸟粪糊住,说话必须就要吃鸟粪。

    这鸟粪的味道太恐怖了,他可不敢再次尝试。

    所以,他只能继续紧紧地闭上嘴巴,眼睛也继续紧紧地闭上。继续听三个异能组成员破口大骂,把他费逸明的八辈子祖宗都骂了一遍。

    很多村民听到了,也看到了。

    连张父张母还有张乐乐也同样听到看到了。

    他们一个个忍俊不禁,捂嘴偷笑。

    但他们就是不说破。

    三个特动队成员其实很想马上把“张斌”解救下来,但是,鸟粪太臭了,他们一时之间,也不敢靠近。

    而且,锁链是钢铁打制的,他们要砍断也不容易。

    所以,他们才有这么长时间破口大骂。

    他们真的很愤怒,过份,太过份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么羞辱张斌就不对了啊。

    终于,他们骂累了,覃永浩从车上找出一块毛巾,走了过去,开始抹去费逸明脸上的鸟粪。

    他担心“张斌”窒息而亡。

    而且他一边抹,一边大骂费逸明的祖宗十八代。

    把费逸明气得肺都要爆炸了。

    等封住嘴巴的鸟粪一被抹去,他就愤怒地大喊一声,“给我闭嘴。”

    覃永浩就愣住了,两个也在骂骂咧咧的队员也愣住了。

    因为声音不对啊,这不是张斌的声音啊。

    似乎是费逸明的声音……

    由于天已经黑了,所以,即使现在他们也还没有看清楚这人的面容。

    一个队员很机灵,他马上就从车上找出一个手电筒,照在费逸明的脸上。

    这是一张老脸,上面有一些皱纹。

    当然,皱纹基本被黄白色的鸟粪填平,让他看上去更加年轻一些。

    但是,他们还是认出来了,这人绝对不是张斌。

    似乎,似乎是费逸明!

    “你你你是费逸明前辈?”

    覃永浩的声音有点结结巴巴,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

    另外两个队员也把眼睛瞪大到极限,而且他们连连后退,脸上写满了恐惧之色,因为刚才他们把费逸明骂惨了。

    这可如何是好?

    “你是瞎子吗?我不就是费逸明?你们好大的胆子,敢这么羞辱我?”

    费逸明愤怒之极,如果不是因为修为被张斌用秘法封禁,他早就几个耳光把这三个羞辱他的混蛋打飞了。

    “你你你怎么会是费逸明前辈?”

    覃永浩的脸上也浮出了恐惧之色,连连后退。

    当然,更多的是疑惑。

    费逸明那可是金丹初期的超级高手,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上一次就是他代表道义门处罚张斌,张斌丝毫也没有反抗,眼睁睁地看着费逸明夺取了他的宝物。

    怎么,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样了?

    费逸明被吊在树上了?

    难道,张斌的师门——太清门的前辈出手了?

    所以就把费逸明活捉了?吊在这里,而且用鸟粪裹住?

    “卧槽,这是什么新颖的惩罚?”

    想到这里,覃永浩惊呼出声。

    费逸明听到这一句话,羞愧欲死,他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实,就是到现在他也还迷迷糊糊,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张斌制住的?

    似乎,张斌没有出手。

    但却是有一股恐怖如同山岳的力量压在他的身上和飞剑上,所以飞剑掉落,而他的人也不能动弹。

    所以,他噎得两个眼睛翻白,只能愤怒地说:“一群白痴,还不快禀报道义门,让他们拿赎金过来赎我?”

    从这样一句话可以看出来,费逸明绝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话虽然短,但却是包含了很多消息。

    第一,张斌不接受道义门的处罚,反抗了。

    第二,费逸明这样一个金丹初期的高手被抓住了,吊在树上。说明太清门很强大。

    第二,太清门还不罢休,扣住了他费逸明,当成了人质。要道义门给出赎金。

    这简直就是逆天的大事,太不可思议了,太震撼人心了。

    竟然有一个从来没有什么名气的小门派要挑战道义门的权威,等于是挑战华国所有修真门派。

    这是多么的荒唐可笑?

    但是,覃永浩和两个队员却是笑不出来,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不容他们不相信。

    “这要出大事啊。张斌,你也太疯狂了吧?不会你已经疯了吧?”

    覃永浩在心中惊恐地大喊。

    那两个队员却是已经吓傻了,脸色都变得惨白。

    覃永浩强行冷静下来,转身大喊:“张斌,张斌,我是覃永浩,你出来,我有事情和你说。”

    “我哥在公司加班呢。”

    张乐乐淡淡地说。

    “快带我去找他,出大事了。”

    覃永浩焦急地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