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异能小神农 > 第198章 脑袋被驴踢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98章 脑袋被驴踢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哈哈哈……好人来救你们?你这是在做梦吧?哪里有人敢来管我的闲事?”那个鹰钩鼻嚣张地大笑起来,“马上同我们走,否则我只能杀死男人,带走女人了。”

    “你再拖延一会,我已经发了短消息给我姐夫。他很快就会赶到。”

    柳若梅在张斌耳边低声说。

    “我拖延个屁啊,我就是你姐夫,他怎么可能来得了?”

    张斌在心中暗暗叫苦,只能按照自己的计划继续愤怒地说:“我就不相信,恶人就真的可以横行霸道,就没人惩罚。我还真不相信,世界上没有凹凸曼。”

    “我就让你见见什么是凹凸曼。”

    那个鹰钩鼻少年猛然就拔出了长剑,狠狠一剑刺向张斌的胳膊。

    但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啪……”

    鹰钩鼻少年就横飞了开去,狠狠地摔在地上,脸上出现了一个淡淡的掌印。

    柳若梅和那个少年还有那个大汉几乎同时都傻眼了,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没人出现?但却是打了他的耳光?

    “谢谢前辈出手,小子感激不尽。”

    张斌一脸惊喜和感激,恭敬地对着虚空行礼。

    “难道,真有什么高人出手了不成?”

    柳若梅、还有那个大汉都在心中惊讶地嘀咕着。

    “哪个混蛋敢和我青云门作对?”

    鹰钩鼻站起身来,身上流露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和威压,他手中的剑也是爆射出两尺长的剑气。

    他游目四顾,同时一步步向张斌走去,每一步踏下,都会陷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但他也仅仅走了两步,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因为他感觉到似乎有一个无形的拳头凭空出现,狠狠地打在他的一个眼睛上。

    幸好他一直在提防,及时地闭上了眼睛,而且飞快地滚倒在地上,眼睛才没有打爆。

    旋即,更加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仿佛这里来了一个隐形人一样,他就在疯狂地攻击那个鹰钩鼻少年。

    “啪啪啪……”

    拳拳到肉的声音如同雨点一样密集地响起。

    打在鹰钩鼻少年的脸上,腿上,胯下,眼睛,耳朵,鼻子等重要部位。

    蛋蛋都差点打爆了。

    幸好这个混蛋还算机灵,赶紧用两个手抱住了裤裆,否则他铁定要成为新时代的太监。

    “啊啊啊……别打了,别打了,饶命,饶命啊……”

    鹰钩鼻少年发出了无比凄惨的声音来。

    其实他很强大,已经冲开14条经脉了,但他却是防御不住这无影无形的攻击。

    对方的攻击虽然不是很大力,但却是攻击他的要害部位,他自然就承受不住。

    张斌自己都暗暗震撼,原来我的隔空摄物异能是如此厉害啊,估计所有冲脉境高手都抵挡不住,估计只有气海境高手可以防御得住。毕竟,气海境高手可以让真气密布躯体表面,有强大的防御能力。

    看来,我的异能大有可为啊。

    他没有停顿,继续使用异能攻击对方,直打得那个鹰钩鼻少年彻底地昏迷过去,他才放过他,但他没有放过那个已经吓傻了大汉,使用异能狠狠几个耳光抽在对方的腮帮子上,把大汉打得跌倒在地,几颗带血的牙齿也是飞出来了。

    “多谢前辈。”

    张斌还妆模作样地感谢。

    但让他愕然的是,柳若梅却是铁青着脸,蹭蹭蹭地就往山下走,也不招呼他。

    “若梅,你怎么啦?”

    张斌暗暗感到有点不妙了,赶紧追了上去。

    但是,柳若梅却是继续快步往下走,看都没有看张斌一眼,似乎当张斌不存在一样。

    “怎么回事儿,难道露出什么破绽了?应该没有啊,我处理得很好了啊。”

    张斌在心中嘀咕着,装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快步追了上去,追到山下,柳若梅已经上车了,正要启动,他气急败坏地说:“若梅,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让你生这么大的气?”

    “你演戏演过头了。”柳若梅打开窗户,冷笑着说,“那六个大汉是你请来的吧?好手段,我竟然被你蒙骗了。”

    “怎么那六个大汉是我请来的?”张斌的眼睛都瞪大了,浑然不明白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难道她的脑袋被驴踢过?

    “那六个大汉打你打得那么凶残,但是,你一点伤痕也没有。可见你们就在演戏。本来我还没有怀疑,但是,等那个少年出来,我就感觉到情况不对了,你们是打算让那个混蛋把我和你一起虐走,把我和你关在一起,那你乘机就可以占我便宜了,说不定就可以把生米做成熟饭了……”

    “我熟你妹。”张斌气乐了,气急败坏地反驳说:“那后面又是怎么回事?是你喊来高手教训了那个混蛋吗?才没有让我的计划得逞?”

    “后面,是因为你听到我说,我通知我姐夫过来救援了,你害怕我姐夫马上赶到,揭穿你的诡计。你不得不马上就改变了计划,炮制出一个高人,凭空攻击那个少年和大汉,打得他们很凄惨的样子,其实还是在演戏。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再见。”柳若梅狂怒地说完,一踩油门,法拉利就如同一只暴怒的猛虎,爆射出去,眨眼就消失在路的尽头。

    “卧槽,丢下我不管了?”

    张斌气得差点吐血,心中一万匹草泥马飞过。

    本来还计划着要去购买房子,和小姨子同居了,哪里知道竟然是白欢喜一场。

    竟然被彻底地误会了。

    “怎么办?”

    张斌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把柳若梅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小姨子果然就是一个磨人精,自己都被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本来他这样的应对方法已经很高明了,他自己没有展露出任何战力和能力,终于把那个鹰钩鼻少年带来的危机应对了过去。

    但挡不住柳若梅的脑袋古怪啊,她就爱联想,直接就认定一切都是陈俊恒在演戏,而且联想到把生米做成熟饭的桥段了,不愧是做警察的。

    “唉……看来只有我这个姐夫出马救场了。”

    张斌叹息了一声,寻了个无人的地方把衣服和装备换了回来,恢复了原来的摸样,才取出电话,打给柳若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